冬天來了!旅行團推薦衝鋒外套 贊助
2021-11-14 10:37:20uni2019

正當懷疑

鴉雀無聲的會場是各人低頭錄著筆記,筆尖寫在紙面上的細響。耐心的等到各人再次抬頭看著螢幕,陳嘉達手一揮,尖銳的雙眼掃過在座眾人的目光,「各位,以下來我要跟大家談談這兩個我們極度感興趣的人。在我開始前,我們要提醒大家,到現時為止,他們只是讓我們感興趣的人,我們只是要找到他們跟他們了解一下對我們感興趣的一些問題。好了,現在回到主題。」

「大家現在所看到的兩個名字都同是把鎮上在十八年前發生的一場災難性火警把醫院告上法庭的原告人。他們兩人也都同時在當年的那場火災中失去了他們的親人。」

「薩克海明頓在災禍中失去了妻子。因為他的妻子是在醫院急救室中去逝,他就把這個不幸轉嫁到當時擔任急救室護士長的安妮貝斯女士身上。他的理由是身為護士長的貝斯女士把其他傷勢比他太太輕的排到他太太之前。就因為這樣他的太太因而沒有得到應得,及時的護理而喪命。他訴訟的理由是以過失因而導致他人失去生命為由把整件事呈交法庭。各位,就算事後醫院對死者的解剖所得出的結論也認證了貝斯女士當時的決定為正確的,死者因傷勢過重被送抵急救室已沒有生命跡象。但海明頓還是沒法釋懷而堅持提告。」

隨著陳嘉達話語的停頓,螢幕上換上了另一個嫌疑人的名字。

馬卡菲。

「馬卡菲,當年在火災發生後全家罹難唯一的倖存者。當年馬卡菲十六歲。因為他在事後把當時參加營救的幾個部門都列入為被告,因此他的個案比較複雜。根據統計,十六歲是一個性格反叛的歲數,這也是我們懷疑他是最有報復傾向的。根據訴訟案中的資料,馬卡菲之所以對醫院,警方和消防隊提告全是由於一個熱衷於追蹤警消短波無線電通訊的愛好者的唆使。這個,我們暫時用熱心市民來形容的人告訴馬卡菲,根據他當時收聽到的通訊對話,警消當時是缺乏人手去營救馬卡菲的一家才延遲了把馬卡菲家人送院的時間。然後到了醫院又遇上急救室護士的不公平對待才讓悲劇發生。」

「我們已印發了關於以上兩人和他們去逝家人的資料,留心看看印發的資料,回憶一下你們在過去執法的過程中有否跟這兩個人有過交集。無論多微小的事情都可以成為我們破案的關鍵。」

「就我們所知,兇手有跟蹤目標,把目標的日常生活摸清摸透再下手的傾向。所以我要提醒大家就算十八年前跟現在的長相會有可能發生很大的變化,就算認不出什麼也要特別留意你們有沒有被跟蹤的跡象。出門前,回家前都要留意,最好跟親人報備你的去向,晚上把門窗鎖上。無論門外是自稱警方前來還是你自己報案,在開門前一定跟警方報案調度處核實認證才開門。」

「這兩人有案底嗎?」在座的都不是省油燈,有人問。

「很好的問題。海明頓有醉駕的案底。馬卡菲因為當時是十六歲,又沒有犯過少年過失所以沒有。」

「為什麼要採取這麼繁瑣的步驟?」

「你指的是?請說明一下你的問題。」陳嘉達示意其中一個提出問題的警員解釋一下。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兇手要等到現在才採取報復?為什麼他要穿州過省的去犯案?當地發生,就在當地解決不是更省事?」

很好的問題。

重要的要想兩遍才回答。所以陳嘉達沒有立刻回應對方的發問。他在心裡琢磨著。










重要的要想兩遍再寫。哇哈哈哈!Gotcha!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