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更貼心的乘車體驗 贊助
2021-10-01 12:07:37uni2019

正當懷疑

兩人就這樣,一個滿懷對案情呈不可捉摸的著急,一個回復對舊情復燃甜蜜回憶的在走廊上走著。忘記了經過多少個轉彎抹角,陳嘉達來到一扇關上的門前敲了敲,沒聽到任何回應,陳嘉達按下門把,把門推開一線,往裡頭看了看,扭頭示意沒人,然後一馬當先的走了進去。

房間裏只有簡單的陳設,兩椅,一桌,壁上安設的錄音設備,天花板上的隱藏式喇叭,再來就是一面可以看到隔壁幾乎擺著同樣陳設的單向雙層鏡。隔壁的椅和桌唯一跟這裡不同的是,椅子和桌子都是被拇指般粗大的螺絲固定在地上。

昏暗的監視室跟隔壁明亮的訊問室形成強烈的對比。已鬆開了西服的鈕扣,高挺的陳嘉達叉腰站在單向鏡前看著隔壁燈火通明的訊問室,有點逼不及待的問:「怎樣了?」

「我混在人群中裏裏外外看了遍,對方沒上鉤。」同樣高挑的綾芫霞手插褲袋,同樣看著隔壁的空置偵訊室回答。

「你剛不是還在警局裏嗎?還是…?」

「對,我是剛回來。」綾芫霞把在記者會的所看所聞大概說明了一下,然後說:「替夢納斯找到醫院工作的職業介紹機構的負責人也來過,我跟他傾談了幾句,不會是他。我看那些鄰居防止罪案組織的成員看來是有備而來的,局長有沒有走漏消息給他們我是抱肯定態度。其他在場的男性聽眾都沒有符合兇手的外貌特徵。對了,我剛把拍攝停靠在警局附近街道上汽車的車牌號碼短片傳了給你。」

「怎麼在人群裏我沒看到你?」

沒答話,綾芫霞笑了笑,然後把監視室跟偵訊間的燈光明暗來了個互換。霎時間,陳嘉達和自己的樣貌身形倒映在單向鏡裏。可能是被自己弄出來的光線明暗對比影響,綾芫霞跟陳嘉達錯身而過。再次站立在單向玻璃鏡前。「看,記者會現場裡你找的是現在長相的我。」鏡中的綾芫霞秀髮及肩,笑著繼續說。「你卻沒有想到去找一個會騎滑板的男生。」

陳嘉達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說:「在人群裏我確實看到過有兩個騎滑板的,但就沒法想像其中一個居然是你!」

「另外的那個還偷了這裡縣警局其中一名便衣的皮夾。」

「你還撈過界抓了個小偷?你在開玩笑吧?」陳嘉達驚訝的說。

「職業病嘛。沒有看到小偷不代表天下太平吧。沒什麼大不了。達,我在想,兇手之所以不出現有兩個可能。第一,他真的不在附近。第二,正如我們在記者會上所說,安妮貝斯可能認識或是記得兇手,那麼既然我們都知道了,兇手一定也認為我們已對他的樣貌有著一些的了解。你說他還會出現自投羅網嗎?」

陳嘉達聽後轉過身,坐在桌沿上仔細的思考著綾芫霞剛才的分析。不想打斷對方,綾芫霞也坐在桌前的椅上給予對方一個他在主導著對話的感覺。其實由一開始,綾芫霞就是強勢的主導者,只是她不想讓對方知道而已。阿達,我珍惜你我的重聚,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或者對方真正的目標其實就是貝斯女士,他殺害其他的人只是要引開警方的注意?」

「絕對有理由相信你是對的。又或是他以前所殺害的七個裡只有幾個才是他真正的目標,其他的都是烏賊戰術?」綾芫霞以贊成代替鼓勵。

「達,你再看看其他方面的細節吧,我還要去為剛才小偷的事情寫份報告。」說完,綾芫霞笑著把陳嘉達的皮夾遞還了給對方。「組長,你太緊張了。」

「我的?」陳嘉達接過自己的皮夾,對著跟自己揚手遠去的綾芫霞背影問。







他盯著站在講台後發表著對記者們發言的亞裔男子。那個聯調局前來的亞裔男子說的是什麼他一點都沒聽進去。

他所看,所注意的就只有講台後的那個亞裔男子。

就是這他毀了他的父親。

就是他奪去了他的一切。他的所有。

深吸了一口氣,他發現那個所謂的聯調局探員似乎在說著一些有關於兇手的重要話題。集中精神,留心的聽下去!他在心裏命令著自己。



然後他閉上眼,全神貫注的聽著對方每一句,每一個的字眼。

(悄悄話) 2021-10-01 12:1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