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san將推出Z Nismo 贊助
2021-06-19 13:35:38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羅穎一副滿頭問號的在羅慧身邊坐了下來,問羅慧:「他沒告訴你?」

「沒,沒有。他為什麼要事事跟我說呢?我們到底只是鄰居而已。」

「羅慧!」羅穎是嗅到羅慧跟鄰居起了什麼的變化,但又說不清楚是哪出了問題。所以擔心的馬上點名訓導。

「姊!你快跟姐夫去吃飯吧。我..我沒事。」話是這麼說著,可是羅慧已哭的像個淚人兒的在羅穎的懷裏。

「傻妹。你這樣我還有心情吃飯嗎?」輕輕的拍著羅慧。羅穎安慰著說。

「姊,快去。這種職場的互動你和姐夫一定要出席。更何況是老闆請客。我這就沒事了。看!」羅慧手背擦了擦淚,在小櫻櫻面前她不想因為自己的懦弱而引起小孩的不良反應。

「姨!媽!」淩涵櫻小手捧著姨媽的臉,不解的看著從來沒看過姨媽的眼睛也會滴汗,用剛學會的單字跟羅慧說。

「嘻,櫻櫻看姨媽的眼睛也會出汗哦。姊,有阿櫻陪我,我不會有事的。快去。」

「那我每三十分鐘給你電話一次。羅慧,你別逞強!有什麼事馬上給我電話。」羅穎隨手在自己包包裏抽了一把面紙遞給羅慧,說。

「不用了吧!有夠誇張的。你專心吃飯吧。」

「不可以!要不拉倒。」

「好,好,這吧。我有事短訊你。你沒收到就證明我沒事。扯平?」羅慧把談判手段使了上來。

將信將疑,羅穎親了自己女兒,又親了自己的妹後跟羅慧和女兒道了別。

「跟媽媽說再見。」羅慧提著淩涵櫻的小手跟步出門外的羅穎說。

說再見。一等門關上,羅慧忍不住的又被再見兩個字勾起了下午的回憶。剛才信誓旦旦不會有事的又再情商插水!羅慧!你到底在騙誰啊!你心知肚明你在拒絕了對方後自己是強顏歡笑的外強中乾。被抱著的淩涵櫻看到姨媽又開始滴汗,自己也跟著小嘴一扁。哇!一大一小的兩個,大滴大滴的以淚洗臉!邊哭羅慧邊清算著對方。那個鄭俊山又再一次隱瞞了自己。這樣一個的拍賣聚會肯定是醞釀蠻久的事情,他起碼有充足的時間跟我說!羅慧覺得今天受的打擊太大了。罪狀一。首先是對方瞞著自己他爸爸的事情,罪狀二!竟然再次瞞著我去讓那些自命有氣質的人,那幾個女人為他出價!我是記住你的!我問過你今晚有沒有時間跟我和櫻櫻一起,你竟然說沒空。沒空你卻有空去拍賣會給別的女人拋身賣身!羅慧越想越氣!

「我已經跟他說我不會再原諒他的!從他一出現我就知道他是個問題人物!當晚你也看到他是怎麼對我的。對不對?」羅慧一瓢眼淚,一句傷心的跟手上的淩涵櫻說。「早知如此,我真不應該給他進來跟我說話。」

剛剛才停止了哭哭啼的淩涵櫻淚水又再次在打轉。羅慧不知道到底侄女是要停止再哭還是要繼續進行。

「我跟你說,這人有一個很討厭的惡習。是什麼?謝謝你問到重點了。就是把很重要的事情不告訴別人!但是沒所謂啦,我現在是完全不再理他了!今晚誰願意價高者得把他買去吧!隨便!慢用!」

淩涵櫻可能是哭累了要休息一下再另行計較。把小臉窩在姨媽的頸窩裏發出著小孩滿足的吱咕。

「你也明白我的意思哦,真是我的好姪女。其實有時想想,真的有點像失去了一個好朋友一樣。對嗎?」

「吱咕,吱咕。」

「我一開始也是把他當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以為可以信賴他,他也信賴我。但是啊,當你以為你可以相信對方的時候,他卻出賣了我。也不是什麼天崩地裂的大震盪,但還是對你姨媽我打擊蠻大的。」羅慧看著窗外漸漸露出的晚霞,「他最討厭的地方就是我在他心裡永遠分享不了他心裡的秘密。」

淩涵櫻似乎聽的很認真的看著這個一直說一直說的姨媽。羅慧像是受到鼓勵的再次開始:「我希望他在今晚的拍賣會上洋相百出!」邊說羅慧牙癢癢的在想著鄭俊山被台下多隻飢渴難耐的手在拉扯各個部位的畫面。等等!羅慧抱著姪女打開平板電腦。快速輸入當晚拍賣會的搜尋字句。天啊,羅慧發現前五年,每年參加拍賣會的單身男都會為大會籌到六位數字的捐款。更要命的是,前五年站台上的單身男的樣子跟本不是鄭俊山的對手!這幾個極其缺乏陽光的白小鴨也可以有六位數的進帳,那我的…不,那個鄭俊山那副身材,那張臉!怪不得下午他行情那麼看漲!我看你漲到什麼模樣!

「唉,還說愛誰愛誰的。男人都是說一套,做一套的。你要記住哦,長大了別給對方亂說話而上檔。你最好就是跟一些不愛說話的人交朋友。他們才實在。櫻櫻!」羅慧自哎自嘆的說。「姨媽就不需要那些。我自己獨立,我喜愛我的工作,一份我愛的工作。還有就是朋友,不多,但都是可以互相理解的朋友。當然這也包括了你媽媽,也就是我的姊姊在內的要好朋友。哦,謝謝你哦。」羅慧對剛幫自己擦去淚痕的淩涵櫻道著謝。

「姨媽。」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一定是在說姨媽你為什麼要哭?這是個很好的問題。但是我也不知道耶。我就知道我在想著他,可能就是這樣才會覺得矛盾吧。你知道他今天還說了什麼嗎?喔,不是說,他是寫在餐巾上問我的。他問我以後生活裡要不要一個丈夫。」羅慧也不知道怎麼跟一個還不夠兩歲的女孩解釋什麼是丈夫,但有個知音在聽她也就不計較什麼的繼續進行下去:「你知道讓那些服務人員看到他們會怎麼想嗎?我們還是坐在VIP桌。」

「姨媽。」這次淩涵櫻的小手不規矩的在羅慧的鼻子尖上探索。

「對了,還有就是他問我要不要小孩。」鼻子被不規矩的扭動加上心酸,羅慧幾乎是哭不成聲的繼續:「我以為我不會喜歡小孩,但是一抱著你,就讓我又覺得將來有個小孩跟你一樣的可愛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緊緊的抱著姪女在胸前,輕撫著姪女烏黑發亮的兩條小辮,羅慧閉上眼睛,讓過去的回憶一幕一幕的再重現:「櫻櫻,他讓我好討厭他。」

這次淩涵櫻的雙手攀上了羅慧為出席演講會而盤起的髮髻。一根一根的把髮夾抽掉丟在地上,羅慧柔軟的長髮順從的散落在雙肩上。「櫻櫻也喜歡姨媽這樣的打扮?今天我把它盤起是因為工作的關係,讓自己看來更有威信嘛。後來當看到他的時候我知道他也喜歡我把頭髮放下來,我就好想跑去洗手間重新打扮一下。老實說,Michelle,姨媽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你有什麼建議給姨媽呢?」

「姨媽!棒棒!」淩涵櫻檀口樱唇初開。

「哇,好窩心喔!櫻櫻竟然聽的懂耶!櫻櫻也是棒棒!」這一次羅慧再也不管落下的淚水,任憑眼淚溼透了用來擦乾淚水的兩袖:「我以為登上事業的高峰後我會更快樂,我真的快樂就是了,但我的內心卻有著一股莫名的悸動和空虛。櫻櫻,我很難跟你解釋。每一個晚上都是無盡的黑夜,就算是我加班還是一早回到公司,我還是無法不去想下班回到家的時候會不會碰上他。我發覺我對工作的態度已到了極度疲倦的狀態。今天還跟別人說毅力,自律,加上擁有強大的心理因素去面對種種的挑戰。但一切對於我來說卻是虛假的。我簡直有什麼資格去演說,去做模范例子?回來的時候我在海邊閒逛,讓我遇上了一個大學時期的朋友。她現在已經結婚還有了一個比你大一點的小孩。我同學看上去好漂亮,好開心。」停下來用袖子揉了揉眼睛,「同學問我最近過得怎麼樣,我把我晉升的事也跟她說了,她真心的祝福和替我高興。但高興過後我還是覺得心裡不踏實。好像在走鋼索一樣。櫻櫻看過走鋼索嗎?姨媽下次帶你去看馬戲團表演。我該怎麼辦?」

「uh-oh。uh-oh。」

「對哦。un-oh 真的就是我要說的。你說那個鄭俊山今晚會不會遇上一個超級大美女然後就跟美女墮進愛河。大美女肯定會為他出很高很高的價,好多好多的錢。他一定會為了對方是大金主而且能夠為主辦單位籌到很大數目的籌款,他一定會讓美女…」想到以後的情境,羅慧忽然停了下來, 腦筋急轉彎,「Michelle!我說了你可能不相信,是有點瘋狂,但應該是可行的。」

https://youtu.be/vNoKguSdy4Y

https://youtu.be/cMPEd8m79H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