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訓致死的第一大原因是? 贊助
2021-04-12 10:50:55uni2019

你我,從這揭開

「這個。」鄰居站在浴室門口說。

只顧低頭檢查尿布會不會再出意外的羅慧頭也不抬的說:「什麼這個?」

「找你的電話。」

「有說是誰嗎?」不會是公司連自己唯一的週末休息也找上門來了吧。一切在週四已交待清楚了嘛,會是突發狀況嗎?羅慧心念急轉的想。

「對方說她叫羅穎。」

羅穎!比公司打來的更難應付的名字。公司來的電話羅慧可以三兩下就可以讓事情重新回到軌道。但是如今是自己這個姊來的電話,肯定會有無數自己沒法回答的問題等著自己。硬著頭皮,羅慧說:「姊,追夢蜜月旅行還好吧?」羅慧決定以進為退,先下手為強。

「剛那個誰來的?」羅穎直接跳過所有禮貌性的客套開門見山的問。

「誰?」羅慧不是在拖延,而是她被姊的直接拷問問的頭腦一片星星海洋加笨豬。

「你說是不說?」

「噢,他...他是我的鄰居。」

「叫什麼名字?」

「這...這我還沒問對方。噢...對了,好像姓鄭。」如果不是自己及時打住,羅慧怕已坦白的告訴了姊這人昨晚在自己家過了一夜。說到底這種事羅慧真的很想找個人可相信的人訴說一下。但後果真的是很難預料。姊可能會老懷大慰,又可能會直接繼續盤問。

「我沒跟你的這個見過面吧?」

老懷大慰欠奉,直接繼續盤問接踵而來!

「我這的鄰居?我想你沒跟他見過面。」

「你的這個...鄰居,哦,聽來蠻帥的。」

天啊!羅慧心裡叫苦。「姊,櫻櫻一切都好。她很乖,還讓我長了不少見識。你不用擔心。你那邊玩的開心嗎?」人最重要的就是學懂藏倔。沒必要讓姊知道的就打死不說。

「後面在尖叫的是不是櫻櫻?」

「她剛睡醒,我想她還有點餓了。」羅慧抬眼看到那個鄰居已抱著外甥女在客廳沙發上喝著奶。這小傢伙怎麼這麼容易被這人搞定的?羅慧有點莫名其妙的感覺。

「就知道你會喜歡照看櫻櫻。你什麼時候認識你鄰居的?我怎麼沒聽過你提起過一個姓什麼的?」

「鄭。」

「我怎麼沒聽你提起過這人?」

「就是鄰居吧,剛認識不久。對了,你跟姊夫一起玩的開心嗎?」

「妹,我跟你說,其實你姊夫一早就說對了,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無論多忙也應該拿點時間出來再談談戀愛的。我是說重溫一下戀愛的節奏。嘿。三藩市這邊真的很多有趣的地方和美食,再來一起看看日出,海邊散散步,做戀人的感覺真的不錯...」

「對,對。姊,我想櫻櫻的奶夠熱了。你跟姊夫繼續玩的開心點。我忙去了。」羅慧急於金蟬退殼的且戰且走。

「你有沒有想想我剛說過的話,有時候除了工作以外還可以考慮...」

「姊,你明天下午幾點班機?」

「下午二時三十分。我們會直接過來接回櫻櫻的了。她老爸現在已開始對我冷淡了...」

「那你大概會三點半左右來到這裏吧。沒問題。掰。」再來二十四小時就可以恢復自由了。再堅持一下吧。羅慧在心裡為自己打氣。

放下電話後羅慧極力不去想她姊所說的話。羅慧自己也不是沒跟其他異性有過交往;自信時尚的英俊,風度翩翩的迷人都是商界才俊。但以前的跟如今坐在沙發上抱著一個跟他沒有任何關係的小孩還為小孩喂吃著奶,一臉倦容,兩腮因沒時間清理而長著的鬍渣的陌生男子,羅慧就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比起以往的所有都更在自己的心坎裏留下了不著痕跡的痕跡。(根本語病的可以,哈,自己寫自己高興,管他的!)但想歸想,自己跟這人實在是有太多的差異了。就像雞蛋糕跟混凝土一樣的距離。事業如日中天的羅慧現在最不希望的就是讓自己陷進一段回報率極低的感情裡。想到這裡,連作者也頭大。先去山山兩兩哪頭看看發生了什麼事。聽說有歌聽...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uni2019 2021-04-13 06:26:08

余風彥對陳雨恩的態度。
他對阿恩的態度由頭至尾都是出於同性間的關心。就算他和阿恩一起相擁而眠也是出於同性閨蜜那樣的態度。因為他自己很清楚自己除了身體結構是男性之外他的行為心態都是女性化的。我想就是因為他把自己定位了是一個女生困在了男生體內的女性,除非體內的她喜歡同性,所以她是不會接受阿恩的愛的。

陳雨恩的就比較簡單明瞭。她是個異性戀者。但是她沒有搞清楚她為余風彥付出的愛對方真的也會以異性的愛回報她嗎?還是對方對她付出的只是同性出於憐憫的愛?
我的讀後感。解釋的不通順請指出。

陳雨恩的遭遇也發生過在我的一個朋友身上。我深感其痛。

好了,你說的是什麼戲?

陳跡 2021-04-12 14:22:36

最後那出戲的兩句是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