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4 12:39:59陳跡

[是愛暖了少年涼]番外---敢動我男人試試1

 

 

不知道睡了多久,沈雲是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的。

 

「唔........

 

呻吟了幾聲,因為她的頭好暈好痛。睜開眼睛,視線還是模糊的,她伸長了手在床面上摸索,冰冷的觸感,她終於找到了手機,在手機響了兩三遍之後。

 

有人在對她索命連環call

 

 

 

「喂?」

 

沈雲聲音含糊。

 

「沈雲妳睡死了?都幾點了還不來?我好不容易說服社長把這條重大新聞交給妳去跑,讓妳有所表現,妳現在不來討論是怎樣?憑妳一個菜鳥你以為什麼都不必準備就可以披掛上陣?妳知不知道明天是現場LiveLive,那是啥?不能修改不能剪接的意思,要盡善盡美的意思.......馬上給我滾過來!」

 

手機對面有個女人連珠砲似地罵了一陣沈雲聽不懂的內容,不等沈雲回答就掛了電話。

 

沈雲頭已經很痛了,更是一頭霧水。

 

打錯電話了吧?

 

 

 

沈雲把手機往床上一丟,想下床洗個臉,因為醒了一段時間,這才恢復視力,看清楚身邊的環境。

 

咦?這是哪裡?這不是我房間啊?

 

沈雲發現她置身在一個完全陌生的房間,是極簡工業風的布置。她記得她租的那個房間完全沒布置,一張床一個櫃子,一張桌子一把椅子,牆壁都掉漆了,雖然不是頂樓,下雨還是會漏水,但她沒打算活多久,所以將就著住了。

 

但這個房間看起來很整齊,所有的家具布置都採用黑色駝色為主的金屬工業風,看起來很有文青範。

 

自己怎麼會睡在這裡?沈雲記得她在陪大山,然後下了一場傾盆大雨,她很冷,但沒人可抱,她只好抱著大山的墓碑,想像自己抱著大山取暖。

 

然後,就失去知覺了。難道,是有人把她救到了這裡?

 

 

 

沈雲進了浴室,洗把臉,照照鏡子,不照還好,一照沈雲差點又暈了過去。

 

她的臉,不再是Giselle那張臉,而是恢復的沈雲的長相。

 

有人把她從墓碑那裡救了回來,順便替自己整容恢復原貌了。這......可能嗎?

 

 

 

沈雲跑出浴室。

 

對了,跑......她的腳也好了,沒有任何不適,健步如飛,好像從沒斷過。

 

所以,有人把她從墳墓救了回來順便幫她整形還替她醫好了腳......可能嗎?

 

 

 

沈雲在房間裡面晃,所有的東西都是她所陌生的,包括架上的黑色登山背包。她從來不背這種包,她背的都是最新款的精品包。

 

門口都是運動鞋或廉價包鞋。她從來不穿那些鞋子,都是紅底鞋起跳。

 

還有,她手腕上的表,卡西歐?卡西歐是啥?她只知道沛納海。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房間到底是誰的?可不可以跳出個人來讓她問一問?

 

包包裡多半會有錢包,錢包裡多半會有身分證。沈雲跑向黑色登山包,動手翻找,發現包裡有幾個L夾文件,一本記事本,一台平板一個黑色長夾,長夾的品牌見都沒見過,應該又是網購的便宜貨。

 

她打開皮夾,夾裡有兩三千元現金,一些卡,當然不負眾望,有張身分證。

 

那明明是她的身分證。

 

所以,這個包是.......我的?

 

開什麼玩笑?

 

然後,她又在包裡找到一張識別證,上面寫著『芭樂日報社會組 實習記者沈雲』。

 

上面貼的還是自己的照片。

 

天啊!這世界瘋了嗎?我什麼時候改行了,我怎麼不知道?

 

 

 

還沒來得及釐清狀況,門鈴聲就叮咚叮咚地響起,一聲急似一聲。

 

好,很好,有人。那我就可以好好問問了。

 

沈雲過去開門。

 

是沈霖。

 

 

 

「啊!」

 

沈霖尖叫了一聲,當場飆淚。

 

「雲雲妳沒事嗎?妳還好吧?妳嚇死我了........

 

說完,沈霖把沈雲推了進去,關上房門。

 

「妳看你傳這什麼簡訊,嚇死我了,不過沒關係,人沒事就好。」

 

沈霖一邊說,一邊熟門熟路地坐在小沙發上,拿出手機遞給一臉懵逼的沈雲。

 

沈雲看了看手機,她竟然傳了一通這樣的Line給沈霖。

 

「霖霖,梁軒說要去娶那個BMW小姐,不要我了,我們從大學時代就交往到現在,我沒法接受,永別了霖霖,我最親愛的妹妹。」

 

梁軒?那個淫賤男?從大學跟他交往到現在,還為他自殺,搞笑吧?沈雲沒吃東西,不然她一定有什麼吐什麼。

 

 

 

「雲雲,我知道妳對梁軒的感情,我也知道妳現在很痛苦,但天涯何處無芳草呢?這世上帥哥那麼多,不要吊死在一棵爛掉的樹上,好嗎?」

 

沈霖一面勸,一面從小冰箱裡拿出一罐柳橙汁開了喝。

 

「感情?什麼感情?梁軒那就是個淫賤渣核廢料,我怎麼可能對他有什麼感情?」

 

沈雲啐了一口,又問。

 

「霖霖妳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是實習記者?又怎麼會跟梁軒交往?」

 

 

 

沈霖正逛到床邊,果然看到一罐啤酒,和一瓶吃了一半的安眠藥。

 

「妳妳妳妳.........妳混吃了這些東西?」

 

沈霖大叫。

 

沈雲跑了過去,她的確聞到自己身上,有淡淡酒味。

 

這些東西混吃了可能會死,這常識她還是懂的。

 

雖然大山死後她就像具行屍走肉,可她沒自殺啊?

 

 

 

「走.......去洗胃.......洗胃.......

 

沈霖拉著沈雲的手往外拽。

 

「我沒事。霖霖,我只是需要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沈雲甩開沈霖的手,抓了床上手機,和黑色登山包,回到沙發上坐好。

 

她發現所謂她的手機,也不是她原來那隻香蕉手機,而是國產的CTH

 

通訊錄裡有一堆派出所和廠商和不認識的人的電話,Line裡都在跟人家約採訪時間和傳送稿件。

 

 

 

「什麼怎麼回事?妳安眠藥吃太多昏頭了?」

 

沈雲一口氣問了沈霖很多問題,例如我們不是沈氏企業千金嗎?妳不是跟藍天結婚了嗎?妳女兒呢?

 

沈霖回應得莫名其妙。我們爸媽就是一般上班族哪裡來沈氏企業?藍天是誰我怎麼不認識?我都還沒結婚哪來的女兒?

 

 

 

「那大山哥哥......大山哥哥的墳呢?是妳把我從那裡救回來的嗎?」

 

沈雲急切地問。她覺得她一醒來,這世界全都不一樣了,變成她陌生的樣子。

 

「什麼大山哥哥的墳?大山哥哥是什麼東西?雲雲,我還是覺得妳去洗胃比較好。」

 

沈霖伸手要來抓沈雲。

 

 

 

「所以,沒有藍天,也沒有........大山哥哥?」

 

沈雲快瘋了,難道之前她的一輩子,那些關於大山的一切刻骨銘心,都只是一場夢?

 

「沒有啊?那些都是誰啊?雲雲妳先跟我回家吧!妳都為了梁軒自殺了,妳自己在這裡我不放心,跟我回家待個幾天再說。」

 

 

 

「我沒事。我只是需要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妳說,我跟梁軒交往,我是個實習記者,那妳呢?」

 

「我在幼兒園實習啊!看起來安眠藥真的傷腦啊!」

 

沈霖憂心忡忡看著沈雲。

 

 

 

「妳說的......都是真的?」

 

她知道沈霖的個性,不可能騙她。

 

沈雲心想,難道她是像小說跟戲劇裡描述的一樣,下雨天雷一打,打在她身上,魂穿了?穿越到某個時間點的平行時空?

 

而這裡的沈雲吃了那些東西,真的過世了,自己穿越而來的魂魄,進入了她的身體?

 

而自己原本那個世界的沈雲,已經死了?

 

幸好,這裡還有個熟人沈霖可以依靠。她必須盡快冷靜下來。

 

既然這個世界和她原來的世界有些相同,有些不同,那麼會不會在這裡,大山和寳寳都還好好活著?

 

如果是這樣,她要找到他們。

 

這麼一想,沈雲激動莫名。可是這世界的一切都是她所陌生的,她必須冷靜,釐清頭緒,才能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我.......我可能真的傷了腦子了。霖霖妳今天有空嗎?可以陪著我,讓我熟悉一下四周環境嗎?」

 

「還好今天是星期六。不過我還是覺得妳要去看醫生,做個徹底檢查。」

 

沈霖道。

 

 

 

沈雲正想回答,手機鈴聲又突然響起。

 

「喂?沈雲我看妳是不想做了!看在妳爸媽的份上,我向社長極力推薦妳,讓妳去跑明天的軍中陳姓上士暴斃案,讓妳表現表現,到現在還沒看到人!限妳二十分鐘內到報社,不然就走人!」

 

手機說掛就掛,可見對方很憤怒了!

 

「是盧姊嗎?雲雲妳也別怪她。媽媽跑去找她請她好好照顧妳,當記者出報導本來就有時效性,壓力很大,雲雲妳就打起精神,生活中很多事都比愛情重要多了,妳不是說妳以後想得普立茲獎嗎?莫忘初心啊!」

 

沈霖勸慰道。盧姊是芭樂日報社會組的組長,沈雲上司。

 

 

 

「好吧。不如霖霖妳陪我去吧。」

 

她可不知道什麼芭樂日報報社在哪。

 

 

 

「嗯,先去一趟。跟盧姊交代一下,但結束後還是得去醫院檢查。」

 

沈霖拿出機車鑰匙。

 

「我載妳。妳不要騎車,我擔心。」

 

 

 

於是,沈雲簡單漱洗換個衣裳,登山包背著,就和沈霖一起出門了。

 

 

 

一進芭樂日報報社,沈雲才發現,這家報社規模真不小,放眼望去,員工少說破百人。

 

「沈雲妳快去,三樓會議室,盧姊看起來很想殺人,妳皮繃緊一點!」

 

有個端著咖啡的女同事,長得很像王學姊,走過來提醒沈雲。看她身上的識別證,也是實習記者,商業組,名叫王可心,跟她的秘書王學姊一樣的名字。

 

 

 

沈雲朝她點點頭,逕朝三樓去了。

 

「霖霖,妳在外面等我,我進去看看。」

 

沈雲看見會議室外有座位,讓沈霖先坐了,她走進會議室裡。

 

 

 

會議室裡,已有兩三位同事圍在一起開會,其中坐在主位上的大概就是盧姊了。

 

盧姊?沈雲一看呆了一下。那不是東埔酒店的萍姐嗎?萍姊姓盧嗎?這她倒不記得了。

 

 

 

「大小姐妳終於來了!快過來!妳的資料雪婷都幫妳收集好了.......唉我可真對得起妳媽了........

 

盧姊嘆了口氣,叫沈雲趕快過來開會。

 

「喔,好。」

 

沈雲背著她的包,走向盧姊身邊那個位置。

 

盧姊將一部平板遞給沈雲,道。

 

 

 

「那個軍中上士疑似大太陽底下出操因而脫水猝死案,之前是雪婷跑的,但雪婷再來要請喪假,就讓妳遞補上了,這條新聞鬧得很大,因為它反映了軍中許多霸凌黑幕,不只記者,很多民代都等著抓這案子的把柄,年底就要立委選舉了,這會關係到執政黨的選票,這新聞做得好,咱們報紙和電子報的銷量也會跟著提升,妳給我打起精神!」

 

說著說著,盧姐還在沈雲背上拍了一下,嚇了沈雲一大跳!

 

「是.............

 

 

 

沈雲接過平板,那畫面停在死者資料上。

 

「上士.......陳銓?死者是陳銓?」

 

看著平板上的基本資料,不就是陳銓那痞樣?只是剃了平頭,不是她印象中的金毛。沈雲忍不住笑了出來,越笑越大聲!

 

「喂喂喂.......不要對死者不敬!」

 

盧姊念叨道。

 

「是是是.......

 

沈雲點點頭。

 

對不起,我實在太開心,太爽了,剛來到這世界就死了個禍害還不用自己動手。

 

後面還有陳金生和吳麗秋在記者面前,控訴軍方霸凌聲嘶力竭的影片。字字句句表現得很悲痛,句句字字不離國賠。

 

這兩個人,有錢拿還不卯足全力嗎?

 

等等,在這世界上,我不會還是他們的親生女兒吧?不會那麼倒楣吧?

 

 

 

「盧姊妳等我一下,我確定一件事。」

 

沈雲把平板放下,衝出去問沈霖。

 

「霖霖,妳告訴我,我們是親姊妹嗎?都是爸媽生的嗎?爸媽是沈崇南和葉寧嗎?」

 

 

 

正在滑手機的沈霖抬起頭,一臉莫名其妙。

 

「不然ㄌㄟ?雲雲我跟妳說,我已經幫妳預約腦神經外科了,妳待會跟我去掃描一下腦子.........

 

 

 

還沒說完,沈雲又回到座位,盧姊拳頭都硬了。

 

「沒事沒事.......我不是正在看嗎?」

 

沈雲又將視線溜回平板上,心裡盤算著。

 

「不甘心啊.......誰說人死燈滅?雖然在另一個世界裡解決了他們,還是不甘心......要怎麼以一個小記者的身份,讓他們一毛錢都拿不到........

 

 

 

沈雲滑向下一頁,是明天國防部要召開的記者會,有四名長官,兩名士官會出來道歉。

 

「沈雲,妳明天就去這個記者會現場Live,跟阿祥配合,至於要提問的問題,雪婷也幫妳擬好了,明天麥克風拿著輪到妳的時候妳就發問。這麼簡單的事,不要再給我搞砸了!」

 

阿祥是攝影記者,沈雲跟他搭過一兩次,算有一定的默契。

 

 

 

「好。」

 

沈雲朝阿祥點點頭,視線又溜回平板上。那些出來道歉的長官中,官階最大的是營長,再來是連長,他們都說這些事他們雖然不知道,但下屬犯錯,他們也有連帶責任,會自請處分,兩個都調職。那個營長進國防部轉文職,那個連長到其他營去當副營長,名義上雖是調職,但都是升官吧?

 

還什麼都不知道ㄌㄟ!沈雲一聽就知道是官腔。打算讓下面不知道是哪個倒楣鬼扛了!

 

還有一個是副連長,他說,雖然連輔導長沒有及時將陳姓上士的身心狀況報告給他,讓他採取預防措施,但他也會概括承受,自請記過。

 

最錯的就是那個連輔導長。他沒有確實掌握士兵的身心狀況,才會讓陳姓上士在出操時猝死。另外兩名士官都是直接處罰陳姓上士的人,他們都會被記大過懲處,並且調離現職。

 

兩名士官官階不高,處罰他們也不痛不癢地,看來內定替死鬼是那個懲處名單中官階最高,被指不負責任的中尉連輔導長了。

 

明天他大概很難全身而退,記者們的口水都能淹死他,社會輿論的砲火都能轟死他了!

 

這倒楣鬼是誰啊?

 

 

 

沈雲滑了兩下,畫面跳出那名連輔導長的資料。

 

陸軍35552連中尉輔導長

 

宋還山。

 

 

 

 

 

 

 

 

 

 

 

 

 

 

 

 

 

 

 

 

 

 

 

 

uni2019 2020-05-25 12:39:25

唐心殺手這不就說:「小陸你敢看別的!看今晚九局後老虎獅子加時你看著辦!」

這鳥給我Nightmare~

uni2019 2020-05-25 12:28:24

報告班主任!

左營磐石艦艦長隨時候命!聽您指揮!立正。敬禮!行注視禮!班主任好!

出什麼事?霧剎剎海上~~~~

uni2019 2020-05-25 11:57:27

就像阿和說的
山哥有事
山嫂也不會推
「這不出事了嗎」

阿和有說這句嗎?

另,

敢動我男人試肄試
敢動我男人試貳試
敢動我男人試肆試

還是用回羅馬數字?
他只是在重讀故事中的繆思不用理他。

「盧姊拳頭都硬了」

OMG,我笑到拳頭伸嘴裡了~~~是姓盧名攝嗎?跟英文的loser同音梗~

你確定沈雲不是要去左營嗎?那個卸責排場好像...

版主回應
左營都海軍啦~~~
大山是陸軍~~~
[這不出事了嗎]這句話是我說的~~~
2020-05-25 12:1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