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7 00:39:46陳跡

我願意為你朗讀---我讀「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2」



MOBILE




讀完了「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2」,有些失望,以作者的思路,應該不會再出第3集了吧?

 

為什麼覺得失望呢?因為我對這本書有種期待,我希望它是真實案例,而不是創作。就算是創作,也不要給人這就是作者虛構故事的感覺。這本書的最後,作者帶入自己,成為故事中的一份子,他被病人陷害,也被診斷為精神病人,沒有人相信他是清醒的。他索性抽了一管自己的血,去攻擊將他診斷為精神病的那位醫生,因為他相信,他的血液裡有一種叫「瘋狂」的病毒,而這種病毒是會傳染的。

 

所以,在這本書的最後,作者瘋了。這是我相當不喜歡的結局,你瘋了,那麼你之前探討的病例,有公信力嗎?我有種被愚弄的感覺。

 

我有個假想,作者可能沒有那麼多精彩的病例可寫,所以寫小說來充數。

 

好吧,不管他的爛尾,這本書還是給了我一些啟示。和它的第一集感想一樣,我只介紹我印象深刻的幾篇。

 

我最喜歡的一篇,是「逼出本我」。有個病患常常鬧自殺,然而他自殺的原因並非厭世,而是,他想「逼出本我」,進而和「本我」對話。他相信人的大腦裡,還有一個本我的存在。本我的聲音偶爾會出現,出現的時機不一定,但它最常出現的時機,就是身體面臨危險的時候。大家都知道,人有感知危險的本能,例如當我們往懸崖衝時,往往會在崖邊停住腳步,因為腦海裡會有個聲音告訴你,再下去就危險了,這腦海裡的聲音,就是本我的聲音。因為面臨危險時,本我就會出現,所以這位病患常常自殺,他的用意就是逼出本我,最終和他的本我對話,知道他的本我究竟在想什麼。

 

作者問他,那你成功了嗎?病患說,他已經能和他的本我,進行數秒的對話,他正在試圖讓時間延長。

 

為什麼我喜歡這篇?我對危險時,在腦海裡提醒身體主人的本我沒有興趣,我有興趣的是,讀書時的本我。

 

那名病患說,當你專注於閱讀時,本我也會出現。你看著一本書,一篇文章,會感覺腦海中有一個聲音正在朗誦它,這也是本我。

 

我在閱讀的時候,腦子裡就是會有這樣一陣聲音。如果我在閱讀時出現這樣的聲音,那表示我讀得很專注,書本文章裡的東西往往記得住。可如果我是在一個無心閱讀隨意翻翻的狀態下,那陣聲音就不會出現,而我也會不大能理解,眼前的文章內容講的是什麼。

 

同理,我在創作的時候,腦海裡也會有一陣聲音,在複誦我寫出來的字句。因為創作時基本上都是專注的狀態,不專注根本寫不出東西。

 

按這樣的說法,我的腦海裡真的有一個本我存在,為我朗讀,真是這樣,我也很想跟它對話,想知道它的想法和我的想法是否一樣,它又是怎麼看待我的。

 

有人說,十二星座裡,處女座的人,可以自己和自己聊天。我雖然是處女座,但我還沒達到這樣的境界。也許,真的有我們處女座的同胞們,已經可以做到和本我對話?

 

另外一篇我也很喜歡的,就是『女性化社會』。我覺得這篇很有警世的作用。有個病患死不結婚,他是男生,他的家人很著急,把他送到作者這裡來。作者一問才發現,他不結婚,連女友都不交,不是因為性向問題,而是,他覺得女人『很可怕』。他認為在人類互動關係裡,『社會』是假的,『家庭』才是真的。社會的起源是男性,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園,孔武有力的男性聯合起來抵抗外侮,形成社會。但現代的情況是,已經很少外侮侵略,所以男性失去他們的優勢,畢竟和女人比起來,男人的優勢就是體力,這點在現代社會越來越不需要。

 

而『家庭』,基本上是以女人和孩子為主,當男人貢獻了精子後,除了賺錢,就已經失去的他在家庭的作用,而現代女性也賺錢,所以男性又失去了他們在家庭的僅剩的優勢。對女人來說,男人就是提供精子的工具而已。

 

而女人的潛意識是傾向於一夫多妻的。這點和我們一貫認知不大符合,為什麼他會這樣說呢?女人為了孩子,會傾向尋找優秀的男性基因,這就是為什麼崇拜偶像,女人要比男人瘋狂的緣故。優秀的男人會讓女人趨之若鶩,想生下他的後代,至於劣質的男人,就只能被淘汰。

 

但被女人喜歡的優秀男人就能夠擁有他的優勢嗎?不,他也是女人的寵物而已,喜歡的時候逗一下,傳完宗接完代後,也是可以丟棄的存在。

 

這名病患的觀點,妥妥的女兒國現實版啊!

 

身為已婚婦女,對這則案例還是心有戚戚焉的。我們不但要工作,回家還要做家事,帶小孩,賺的錢也要拿出來供家用,要上班,家管媽媽該做的事,我們也沒法避免。男人如果不想被家庭淘汰,為什麼不一起為家庭付出呢?你願意付出,你在妻子的心目中就很重要,你在家庭裡扮演的角色也會很重要,自然就能推翻這位病患的論點,女人很可怕。

 

如果有了家庭卻還是閒閒沒事做,或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去付出,家事和小孩的事都丟給老婆處理,那麼你也別怪大家,把你看成可有可無的存在了。

 

另外還有一則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半天使,一半魔鬼』,有個病人半癱,他說他半癱的原因不是因為中風,而是他的左半身躲了一個魔鬼,想搶他的身體,他的左半身沒法動是因為被那個魔鬼控制了,然後,祂想繼續搶他的右半身,等到右半身也被祂搶了,他就會死,失去身體的主控權。

 

他的情況不只是精神上的問題,需要接受很多治療,後來作者見到他最後一面時,他的屍體臉上,露出詭異的表情,一半臉邪惡地笑著,另一半則是痛苦哭泣的臉。

 

我對這篇印象深刻依然是因為它的餘韻,它讓人覺得也許真的有個魔鬼,在搶那個病人的身體。

 

最後我要提的一則病例比較像小說,可以成為小說的靈感繆思,但就少了幾分真實,『世上最孤獨的人』。

 

病患是一名大學生,他也是不肯交女朋友,他不肯交女朋友的原因是,他已經有女朋友了。但他的家人跟作者說,根本沒有那個女人的存在。作者覺得好奇,耐心聽著大學生的主訴。

 

大學生說,他家附近有個隧道,有一天晚上他離開他就讀的大學回家時經過那個隧道,出來後,他覺得怪怪的,景色是一模一樣,但當他回到家後,他爸媽不認他,說他們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

 

他也見到了那個女兒,他發現那個女兒除了性別跟他不一樣,其他包括喜好看法會的東西,都跟他一模一樣,根本就是另一個他。

 

這才覺得,他應該是到了另一個平行世界,遇見了那個世界裡的他。

 

他們可以透過隧道往來,他會過去找女孩,女孩也可以跟他一起過來,他們相處起來沒有隔閡,彼此的世界也大同小異,他們就像一般的情侶約會,感情很好,不必說什麼,就能知道彼此的心意。

 

但是理論上,平行世界是不能容許兩個自己存在的。後來大學生買了一塊玉佩送女孩當定情信物,送女孩回她的世界後,男孩發現,他再也去不了她的世界了。

 

隧道恢復正常,她當然也進不來。於是,他們從此失去聯繫。

 

大學生說,他曾經談過一段完全契合的戀愛,他再也無法找到比她更契合自己的人,因為,她就是他。

 

還有一篇『真正的死亡是遺忘』,我覺得很適合安慰痛失親友的人。裡面提到一種宇宙觀,宇宙是一部大電腦,每個人的腦,都是其下的虛擬電腦,而人就是一串程式,當你的親友過世,他其實沒有消失,他的程式還在你的腦海裡跑,所以你能記得他。但如果你死了,他的程式沒地方執行,他也就徹底消失了。

 

所以,當你很愛很愛的人去世了,你要活得更好。因為只有你活著,他的程式才會繼續跑,他才得以存在。

 

大概就是這樣,其他則故事因為印象不是很深刻,或者牽扯到較高深的物理或數學概念,不是我這文學腦能懂的,所以就不提了。大家可以去看看這套書,因為同樣的一套書,我讀和您讀,也許會有不同的收穫。

 

uni2019 2020-03-18 22:35:32

就十年了...很沉重啊,你自己最喜歡的是哪?

版主回應
我所有作品裡~~~
我還是最喜歡[射手之箭]啊~~~
2020-03-20 09:53:09
uni2019 2020-03-18 21:09:19

I think you locked the documents so to prevent privacy issues, which is understandable. I decided to do it so to show my appreciation toward your excellent achievement for such fantastic writing and also I choose that charter as the ending.

版主回應
對啊~~~
我是鎖住文檔了~~~
因為以前有過不大愉快的經驗~~~
會待在這個新聞台~~~
也是因為它能鎖右鍵的緣故~~~
謝謝你對[射手之箭]的讚賞~~~
我覺得它是我的巔峰之作~~~
後來寫的作品~~~
包括沉澱十年後現在的作品~~~
都沒能及得上它~~~
我也有出它的CP問答~~~
http://mypaper.pchome.com.tw/tzaito/post/1380002459
2020-03-18 21:45:26
uni2019 2020-03-18 21:00:42

ye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