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5 19:44:40Aher

【荷蘭時期馬卡道族人與荷蘭人的「塔加里揚之戰」又稱「聖誕節之役」】

【荷蘭時期馬卡道族人與荷蘭人的「塔加里揚之戰」又稱「聖誕節之役」】
「塔加里揚之戰」(又稱聖誕節之役),荷蘭人與臺灣原住民馬卡道族之間的一次戰役,發生於1635年,主要戰場在今大岡山地區的北邊。這場戰役被視為是荷蘭人奠定台灣統治權的關鍵。
荷蘭東印度公司來到台灣時,1629年,發生麻豆社事件,東印度公司擊敗麻豆社,簽下《麻豆協約》,擴張在此地的勢力。荷蘭人意圖控制台南至高雄一帶,第四任荷蘭台灣長官漢斯·普特曼斯決定與平埔原住民族新港社結盟,驅逐麻豆社與搭加里揚社,以方便引進中國漢族移民來進行開墾。
1635年11月23日,荷蘭人與新港社進攻麻豆社,以清空進攻道路;謂之《麻豆社之役》。12月25日,進攻塔加里揚社,焚毀他們的村莊。塔加里揚人落敗,撤退到屏東,謂之聖誕節之役。
這場戰爭在甘為霖(W. M. Campbell)所著「Formosa under the Dutch」,有著清楚的進程,摘要如下: 12月21日:隨著遠征搭加里揚日子的到來,周圍村落都收到通告,出發到大員,近午,許多人已經到赤崁集合…由新港人準備船,花了半天因為起風了,決定第二天才出發。 12月22日:很早就登船,氣候還是具威脅,有轉成風暴的可能,所以轉為陸路,中午到達新港,晚上到一處叫「殺人窩」(Den of Murder)過夜。 12月23日;看到新港人突然放下擔子往南衝,長官跟上去看個究竟,原來新港人看到搭加里揚人打獵,他們一看到就跑走了,我們繼續向前到達一座森林,尋一些水源,決定過夜。 12月24日,晚上已經相當接近敵人村落,爬到樹上就可以看的到,這深深激勵我們。
12月25日,我們的敵人在渡河後就出現了,首先新港人和敵人有場衝突,但只有使用原始的矛,直到我們的前鋒出現,用火槍攻擊他們的中間,敵軍才四散開來,從此通往村落的道路就被打開來。進入村子,沒有半個人,所以決定放火燒村,首先在村外找到一個讓火燒不到的合適地方,晚上很快來臨,在提高警覺下我們便休息。 12月26日,一大早我們重整軍隊經過該村落,決定北返回家。…當我們到達河邊的平原,看見幾個敵人,武裝拿著矛與盾,但因為害怕火槍,所以不敢靠近,為徹底擊垮他們,長官下達射擊命令,敵人就此逃走了,在勝利之下行軍離開了搭加里揚。
聖誕節之役發生後,鳳山一帶的原住民馬卡道族也紛紛與荷蘭人簽定和約,接受荷蘭人的統治。其他的馬卡道族,如放縤社,則南移到屏東避禍,形成後來的鳳山八社。
台南到高雄一帶的廣闊平原形同真空。此後,荷蘭人順利引進中國移民來開墾,以鞏固自己在台灣的統治地位。
 

呂自揚
2020年9月3日·4 分鐘 (閱讀時間)

堯港東岸有東番
天蒼野茫不知年
荷蘭槍火衝天喊
搭加里揚屏東遷──〈搭加里揚之戰〉


作者10年前探討荷蘭時期高雄平埔族的歷史,發現1635年荷蘭攻打台灣原住民搭加里揚的「搭加里揚之戰」,是荷蘭時期最有名的戰爭,影響了後來之台灣四百年的歷史。就像204年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戰爭三國「赤壁之戰」,影響了後來之中國二千年歷史的最重大戰爭。

荷蘭時期的1635年12月25日,荷蘭500士兵和新港社組成千人大軍,進攻堯港東方(今高雄興達港)大崗山附近的原住民搭加里揚社。搭加里揚戰敗,和高雄平原其他各社皆驚慌逃遷屏東平原。

1636年2月4日,搭加里揚和大木連(上淡水)ヽ麻里麻崙(下淡水)ヽ搭樓三分社(都在屏東平原),與荷蘭簽約投降受統治。戰後,屏東平原其他各社與大員(台南)附近各社,皆先後簽約受統治,並逐漸征服中、北、東部。1646年,在今屏東的搭加里揚改名為阿猴。
這荷蘭攻打搭加里揚的戰爭,是台灣原住民開始被外來荷蘭人統治的戰爭。作者很自然的把這場戰爭稱為「搭加里揚之戰」。



1635年時的福爾摩沙台灣原住民,每個大小村社等於各自獨立的大小國。村社名就是居住地的地名。
這場荷蘭時期影響最重大的戰爭,被荷蘭攻打的台灣原住民叫搭加里揚社,戰爭地點也是叫搭加里揚,搭加里揚是原住民語。不論依戰爭地名或戰爭對象;不論依一般史學歷史觀或台灣主體歷史觀,戰爭名稱都應稱之為「搭加里揚之戰」,歷史意義清楚,明確顯示這是荷蘭攻打搭加里揚社或戰爭地在搭加里揚的戰爭,是發生在台灣本土時空的歷史戰爭。
就像古中國著名的赤壁之戰與淝水之戰,都是以戰爭地名的赤壁、淝水作為戰爭的名稱。古歐洲的拿破崙「滑鐵盧之役」和二次世界大戰的「諾曼第登陸」,也都是以戰爭地名作為戰爭的名稱。


作者2010年發表〈屏東阿猴就是岡山搭加里揚的第一手史料〉論文,就稱這場台灣歷史上影響最重大的戰爭,叫做「搭加里揚之戰」。
2010年之前,有研究者不知是以基督徒或荷蘭為主體的觀點,把這場1635年12月25日荷蘭攻打搭加里揚的戰爭,稱為「聖誕節之役」,感覺很奇怪。

阿公店溪 搭加里揚之戰中,荷蘭軍隊所度的河流。圖/呂自揚攝影
12月25日是荷蘭基督徒的聖誕節,沒錯。可是,那時台灣原住民只新港社極少數人信教。當時台灣原住民其他各社皆與荷蘭對立,連文字、日曆都沒有,對聖誕節更是一無所知和不相干。
荷蘭文獻《熱蘭遮城日誌》和《巴達維亞城日記》,都未記載發動戰爭的這一天是聖誕節。隨軍隊參加戰爭的傳教士尤紐斯,在其戰爭經過的報告書中,也未寫說戰爭這天是聖誕節。
荷蘭人都不稱這場戰爭是在聖誕節,為何台灣人卻稱之為「聖誕節之役」?這名稱明顯不適當,既不合一般歷史學以戰爭地名或特殊關係,來取戰爭名稱的慣例,更不合台灣主體的歷史文化史觀。
「聖誕節之役」的名稱,明顯缺乏台灣歷史觀,與當時台灣這塊土地的居民,可說完全脫節,是早就應該改正的歷史記寫。即使有西洋文獻稱為「聖誕節之役」,台灣人也應有自己的歷史觀的稱呼。

可惜,這場台灣四百年歷史影響最重大的戰爭,被稱為「聖誕節之役」明顯不適當,卻一直被許多高屏文史工作者所沿襲。
一年多前的《高雄文獻》,刊登施雅軒〈17世紀高雄搭加里揚地域的重構〉一文,經二個台灣史學者審查,竟仍舊沿襲照抄,仍舊稱之為不合台灣歷史觀的「聖誕節戰役」。


呂自揚著《打狗 阿猴 林道乾》內文。把「搭加里揚之戰」簡寫成通俗歷史小故事。圖/呂自揚提供

{凱達格蘭的族名探討-吳智慶2002}
北台灣平埔族現况調查研究著作記事
當近代西方人類學術興起,常會以強國強勢自創文明名詞。百年前的清治年代台灣沒有任何原住民族群 稱為:凱達格蘭族或是巴賽族。當時以社為單位,只自稱或被稱淡北蕃社〈清雍正至同治年間新竹淡水廳署以北部平埔原住民稱呼〉,清光緒年間改稱淡水縣平埔蕃。
1895年以學習西化強國的日本國佔領台灣,展開統治者所謂西方式人類民族學調查。大台北盆地千年前由內海水退陸化成河川沼澤地,台北各社平埔原住民將大沼澤;族語叫大加蚋。
故清康熙48年大台北陳賴章墾開就寫出大加蚋荒埔,雍正元年淡水廳署在新竹市地設立,廳署管轄地台北為大加蚋堡。當日治年間日本學者要台北平埔原住民硬稱族名:族人用「卡大加蚋」, 被譯音成「凱達格蘭」而成族名。
而台灣北海岸及東北角的各社同語糸族親,因非住在大台北沼澤地區,就不認同自己為大加蚋平埔原住民族,日本人類學者只得用國際學術慣用方法,以其族語「人」叫「巴賽」冠稱為族名。自此台北平埔原住民叫凱達格蘭族、北海岸東北角同語言系平埔原住民叫巴賽族。這種混亂現象自日治年間至近期;百年來困擾著學界及民間。
敝人2002年間參與中央研究院台史所平埔會,常在研討中為稱巴賽族或凱達格蘭族爭糾不已,當時的台北市長陳水扁,1996年強勢的將台北總統府前的介壽路,改為台北平埔原住民族名稱凱達格蘭大道。
敝就向李壬葵老師及詹素娟老師反映,日本學者留下的未解亂象,現今學術界如何解決改善,減少以後推辦台灣文化教育,再造糾結不斷的困擾!提議真的不久後被實現了,但省思是否為最好的推定。
山水人文學會 2002 吳智慶 0935606657 LineiD:OTK 2018 (02)25812765 電子信箱:a0935606657@yahoo.com.tw
我祖先開墾過「霧裡薛圳」有旁證霧裡薛地名範疇古契擁有霧裡薛圳水權直到日治。
古契載明道光年間已擴至大佳臘族域灌溉(達格藍族域)陳悅記子孫公業管理擁有霧裡薛圳及青潭口至留公圳的四分之一以上的所有權,水權直到日治與林本源因股權與廣域水梘保養成本帳目不清提告林本源,訴訟後日政府政策被迫捐贈日本政府成立XXX水利會至移交給國冥黨歪割土匪變成縮水的「瘤公圳」毒瘤水利會產。
這與我家族私有財產收租谷捐給學海書院及樹人書院⋯台北府內宜蘭⋯北台灣書院的私有土地也是被日本政府視為捐出成為學租的今日學產基金會原本巨大的私人捐助專用學術教育專款基金被國冥黨魔鬼們五鬼搬運後縮水的學產基金一樣可悲!中央歷史研究機構有責任盡量讓國人知道歷史過程的見證應有的轉型正義追查!才不會讓不法有樣學樣,反正歷史人才想混吃等禮券沒人想當有機會撈不撈的心態,就遭到沒人想查了⋯我想不會吧⋯好!我對中央研究機構有責任名譽榮譽心!他在許雪介姫所長的豐富經驗下很快的就會查的一清二楚的,大家放心。
先提醒老友:閩南語的語音「霧裡」是不同「麻里」,音韻差很大!「貓貍」或「苗栗」我還可以認為差不多亂用在那個時代沒法訂漢字地名,都隨便找個同音字就將就一下~^_^
[賽夏族達路烏茂總頭目-吳智慶]
台灣原住民調查-平埔入山社群記事
臺灣北部新竹苗栗淺山一帶原住民賽夏族,可能為平埔被迫入山的社群,族名原意相傳用閩南語被稱:獅頭山下的族人。達路.烏茂 (1871年-1952年),漢人稱太達祿,日本名伊波.幸太郎,漢名趙明政。為賽夏族大隘社頭目,也是北賽夏族最後一位總頭目,曾參與北埔事件、霞喀羅戰役。
1900年代前後,達路·烏茂是北賽夏族大隘社中最有勢力的頭目,殺敵7人胸前黥六條槓,以驍勇善戰、善於狩獵聞名。他出身北賽夏族的趙姓(賽夏語:Tawtawazay);趙姓世代為敵首祭(賽夏語:pas’ala’)的主祭姓氏家族,達路.烏茂當時負責保管獵首專用的火器袋(賽夏語:tinato)。
北埔事件1907年11月15日,客家人隘勇蔡清琳起事攻擊日本人,達路.烏茂在他的勸說下加入,率大隘社青年進攻新竹廳北埔支廳,產生殺曰本學童五子碑案,史稱「北埔事件」。行動失敗後,達路.烏茂逃往山區,遭圍捕後投降。達路.烏茂及其他10名族人被判死刑,但因他與上坪派出所日本籍巡查田桑是好友,警方以死囚替換,放了他一條生路。
霞喀羅事件:1917年,泰雅族霞喀羅群羅卡火社(luaxkhu)、野馬敢社及基那吉群田埔社襲擊賽夏族部落,警方派人支援,鎮壓霞喀羅四社,史稱「第一次霞喀羅戰役」。達路.烏茂的一個女兒迪瓦斯.達路,嫁給了北埔中興庄客家人李傳慶之子李金文,改漢名李豆。1920年(大正9年)10月8日,李傅慶之妻李徐新妹,帶著女兒及媳婦迪瓦斯,達路採茶時,遭遇霞喀羅群的泰雅族人出草,李徐新妹與迪瓦斯.達路遭獵首而死。
當時五.六名泰雅人衝來時;迪瓦斯用泰雅語大聲叫說:我是賽夏頭目之女兒迪瓦斯.達路,您們不能殺我們,但是泰雅人不管將婆媳兩人獵殺,並在迪瓦斯肚子裡的胎兒首級同時奪走。
只有李傳慶之女逃出,達路.烏茂的長子伊彎.達路(漢名趙興華)隨後率領族人追擊兇手,在泰雅族五峰鄉桃山村西北側白蘭社附近擊殺兩人。經過白蘭社指認,其兇手來自於泰雅族霞喀羅群,達路.烏茂帶著族人,破壞霞喀羅群的水源,要求他們交出兇手。但是兇手已逃往霧社部落,霞喀羅群無法交人,兩族開始陷入相互仇殺。
日本警察當局當時實施「以蕃制蕃」政策,分別向兩邊部落提供槍枝。當年12月警方動員賽夏族及泰雅族各部落,進攻霞喀羅群,霞喀羅群四社隨後逃往深山。1921年,警察當局開鑿霞喀羅警備道及薩克亞金警備道,沿途設置警備駐在所;霞喀羅群各社只能以游擊戰方式在山區生活。警方利用雙方恩怨,聯絡賽夏族及泰雅族各社,組成奇襲隊輪番攻擊霞喀羅群,史稱「第二次霞喀羅戰役」。
因「李豆事件」影響,達路·烏茂及大隘社在其中出力不少。1926年,經6年戰鬥,霞喀羅群決定投降。由新竹州知事及臺灣總督府理蕃課長出面,召集當地各部落代表見證,包括賽夏族及泰雅族人;參與者在桃山清泉部落埋石立誓,約定以後不再以獵首祭祀。
霧社事件:1930年10月27曰爆發。日軍利用賽夏族與泰雅族之間的恩怨,命令達路.烏茂派遣族人潛入霧社部落,作為日軍內應,協助平定此事變。達路.烏茂與日本官方友好,長期擔任日本人類學家的報導人,曾接待學者古野清人進行人類學調查,及協助音樂學家黑澤隆朝進行民族音樂調查。 在皇民化運動時,他改日本名伊波幸太郎。
1945年日本投降後,國民政府派員接收臺灣;他改漢名趙明政。1951年其子趙興華受官方委任為當地行政長官;父子倆曾受蔣中正總統邀請接見。1995年6月在趟家族人趟山河協助下,由山水會推辦;北賽夏-文史研習營,來到這早期傳說和矮人族相遇恩仇發生地,深入北埔內大坪五子碑,五峰十八兒開基舊社,大隘部落達路.烏茂總頭目的家,和賽夏族人兩天相處互動。
山水人文學會 1995 吳智慶 0935606657 LineiD:OTK 2018 (02)25812765 電子信箱:a0935606657@yahoo.com.tw
我拿據給你看 ,日本時代番並沒有醜化的意思。
(番)就是大清定義的外國人,日本人沿用這個稱呼而已,後來日本時代中期 改成平埔族,高砂族。蔣家集團為了中國化鋪天蓋地醜化台灣人,並且暗中推動罵番風潮,利用政治力量把熟番平埔族改成閩客,而達到中國化的目的。其實台灣根本沒有閩南人客家人。
清代根本沒有(外國)這個字眼 古代稱諸侯或君王的封地為「國」「國」和現在所謂的外國 意義上完全不同 所以民國以前稱外國為番或夷
台灣人會被稱為番 很明顯就是外國人之意 全世界五大洲包括歐美和海上霸主的大英帝國都被稱為番
威權時代台灣的罵番風潮是世紀大笑話
大明百姓稱呼奴爾哈赤為(番將)
大清也是(番) (番) 就是外國人的意思
大清消滅大明帝國 而大明百姓自稱唐人 不是漢人
漢人國民黨說的
(台灣人)何必害怕(番)這個稱呼?
清代福爾摩沙百姓 歸化大清就必須留辮子
前額剔光這時才被稱為熟番
沒有歸化大清就被稱為生番
熟番和生番都是原福爾摩沙百姓
台灣並沒有 原本就被稱為熟番及生番的種族
《華工史 》近千萬 卑微可憐的人口移外史
貧窮的唐山人一窩蜂 到(番)的國家取代黑奴空缺
地位遠比黑奴還低 黑奴升級成為華工管理者
威權時代隱藏這段歷史
國民黨電視劇 把唐山人 形容成富豪神醫俠客
不斷的宣傳唐山過台灣 到處發生罵番風潮
網路時代出現《華工奴隸史 唐山人豬仔販賣史》
戳破洗腦臺灣人 美化中國人的大騙局
也令人感慨 威權時代政治操弄 種族扭曲太過荒謬
瞭解華工奴隸史之後
有一句話形容(罵番風潮)很貼切:
《自己一文不值 卻把台灣人罵到一無是處》
所以《華工史 》的出現 國民黨中國化政策 已經(破功)
台灣人根本不必害怕(番)這個稱呼
台灣歷史被顛倒寫 (番)比唐山人高級太多了
台灣人不能迴避(番)一詞
避開(番)一詞 歷史就沒有連貫性
番是台灣歷史很重要的關鍵
長達212的歷史稱呼
(番)就是外國人之意
日本人沿用熟生番稱呼
中期才改用平埔族高砂族
我們要追究的是國民黨時代的(罵番風潮)
國民黨的政治操弄
(罵番風潮) 讓台灣人互相以番來賤視對方
企圖把日本時代佔台灣總人口95%的熟番
變成閩客的(中國化)目的

上一篇:鋁材的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