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Porsche變成電動車 贊助
2017-09-22 21:59:46小金老師

龍鳳奇緣之雪影俠蹤(三):藏雪

第三章 藏雪

 

那少年「司馬藏雪」四字方離口,人群中「啊!」的數聲驚呼,夾雜著幾聲「恩公」,突然校場邊一陣騷動,衝出幾個男子來到司馬藏雪面前,不約而同「噗通!」一聲雙膝下跪,其中一名竟是陝西飛刀門的首座弟子荊無華,原本場上對司馬藏雪美貌或讚嘆或調戲的喧鬧聲,被一聲聲疑問取代,司馬藏雪見一群陌生人跪倒塵埃,臉上也不禁露出驚訝之色。

 

只見荊無華跪在地上,激動得全身發抖說道:『感謝恩公一年前救了鳳冠山腳下差點遭百名山賊屠村的全村三百多位村民,其中一戶就是我的家人,若當時不是恩公……恐怕我拜師學藝這麼多年卻不能保護自己父母,也無顏活在天地之間。』

 

聞言司馬藏雪臉色一緩,走向前欲扶起眾人,說道:「這......大家快快請起,在下受不得此等大禮,這樣會折我壽元的。是說先生怎麼會認出是我?」

 

荊無華說道:「先生離開村莊後,村裡有擅長丹青者為您留下畫像,我們村裡家家戶戶都供著您的長生牌位,返家後母親再三囑咐,若今生我有幸能遇上恩公,一定任憑恩公差遣,願今生當您的僕人。」

 

司馬藏雪揮手道:「真的不用如此,練武之人本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以後若你也遇上弱小遭難,用你所學一身武藝去幫助對方,就是對我最好的回報了。」

 

聽到這裡,校場邊眾人無不開始對司馬藏雪重新打量審視一番,見他外表像書生一般弱不禁風,竟能一夫當關趕走大批山賊,武功必然是深藏不露。

 

另一位身穿錦袍的老人跪在地上,身側身後跪了一群人,細看赫然是河南丹鳯書院掌門司徒無悔,跪在他身側的是他的眾弟子們,只見他老淚縱橫說道:「一年前在下統理的丹鳯書院,門生突然開始接二連三生起不知名的重病,連我的老伴也跟著一病不起,請來各地名醫都說藥石罔效,結果先生如神人一般出現,遍尋書院才找出病因竟是在書院井中,不知何時來了一隻萬毒金蟾,身上的毒液污染水源,導致我書院一脈差點滅門,所幸先生擒金蟾,以金蟾涎為藥,以毒攻毒,救了書院上下數百人。眾人得救後先生竟不告而別,這一年來我們無時無刻不在江湖上留意先生的消息,想不到今日竟然在比武大會上遇見您,請受我們一拜,若先生有任何需要,書院上下萬死也要為您達成,若先生想要這個武魁之名,丹鳳書院所有人拼一死也要為您打倒皇甫先生。」

 

司徒無悔說得壯烈,許多人大聲叫好,卻沒人發現在一旁的皇甫少華已變了臉色。

 

司馬藏雪說道:「請大家起來,真是折煞在下了,當年是我初學風水之術,四處遊歷尋龍探穴,剛巧經過,順手幫了一個忙,真的不算什麼,請大家快快起來,切莫如此。」

 

「且慢!」人群中一陣騷動,一陣驚呼聲中,兩位灰袍大漢扶著臉色蒼白,右手袖子仍有血跡的獨孤鶴走了出來,獨孤鶴內傷在身,用微弱的口氣問道:「你可記得…..兩年前在雲南大理蒼山的絕龍崖,有一位少婦帶著還在襁褓中的嬰身跳崖,當時那位奮不顧身也跟著跳下斷崖在半空中救人,又以絕頂輕功將她們母子二人從鬼門關前拉回人世的…..可是你?」講到這裡,竟看出這位絕世高手眼中含著淚光。

 

司馬藏雪道:「的確是有這麼一回事,請問她們與閣下是什麼關係?」

 

只見獨孤鶴也雙膝跪地,大呼:「恩公呀,她們是我的妻子和唯一的獨子,當日因與我口角,我一時氣昏頭想休了她,個性剛烈的妻子一怒之下攜子跳崖輕生,幸得恩公所救,不然我可能因為一時口頭爭勝痛失妻兒了。據吾妻描述,恩公一身白衣,名為藏雪,剛才沒有認出恩公來,請恩公恕罪。」獨孤鶴臉上縱橫都是感激之淚,不斷地磕著頭,司馬藏雪心感不忍,再次將他扶了起來,說道:「當日我跟大嫂說,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既然有緣結成夫妻,就要好好惜緣,更何況稚子無辜,未來還有大好前程等著他,怎能這樣任性為他決定生死呢?敢問夫人和公子現在都好嗎?」

 

獨孤鶴擦了擦眼淚說道:「託恩公的福,愛妻聽了恩公的話,大徹大悟,回點蒼派後開始修佛,少了許多戻氣,我的兒子現在也兩歲大了。」

 

原本劍拔弩張的校場,被這麼一大群人恩公來恩公去,又是流淚又是破涕為笑,氣氛變得無比歡樂,但這卻讓在冷落在一旁的皇甫少華臉一陣青一陣白,不知該怎麼面對這場突來的鬧劇。

 

見現場情況漸漸失控,身為裁判的玉虛真人又站了起來,以深厚的內力再次將他語調冷靜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傳到每個在場人的耳中:「請大家肅靜!」

 

眾人被這夾帶雄厚內力的聲一壓,均感到氣息為之一滯,校場內外再度安靜下來。

 

「今日乃慕容世家的比武大會,並非司馬少俠的認親之所,老道只問司馬少俠一句,比,或是不比?」玉虛真人問道。

 

司馬藏雪輕輕拍了一下獨狐鶴等人的肩頭,揮手示意他們退回人群之中,轉頭向皇甫少華與玉虛真人說道:「事出意外,是晚輩一時忘情失禮了,既然來此,就是仰慕皇甫前輩第一快劍的名號才來的,比,當然要比!」

 

玉虛真人長袖一揮,代表比武開始。

 

相較一刻鐘前司馬藏雪甫現身挑戰,此刻場上眾人多了一顆擔憂且焦急不已的心。因為在此之前大家都見識過皇甫少華那無形無影的快劍,根本無人能敵,如今恩公在場上,這幾位想報恩的武林人士,每個人都恨不得自己可以代司馬藏雪上場。

 

皇甫少華不愧是慣走江湖的老前輩,斂去了臉上不悅的神色,冷冷的問道:「小兄弟,你要和我比劍,那你的劍呢?」

 

司馬藏雪正色道:「前輩誤會了,晚輩只想和前輩比快,並非比劍,論劍法前輩的無影神劍應屬天下第一,晚輩怎敢和前輩比劍?」

 

皇甫少華愣了一下,臉上再度露出微怒的表情,說道:「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想要怎麼比快?」

 

司馬藏雪見皇甫少華面露不悅,連忙道歉道:「前輩莫誤會,在下只是想看出前輩的劍是怎麼出鞘入鞘的。」

 

這種回答更讓皇甫少華怒不可遏,只見他眼神一凜,似乎化成千道劍意想射穿司馬藏雪,冷冷的說道:「那就注意來!」

 

司馬藏雪站在校場上,輕拂手中羽扇,雪白的衣袂和帽帶隨風飄揚,姿態有如天上謫仙,靜靜地等待傳說中皇甫少華那最快的一劍!

 

<待續>

 

藏雪.jpg




日本藤素 2019-12-31 03:34:43

感謝分享!

http://www.yyj.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