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5 23:37:34小金老師

百鍊生與我的緣份

話說幾年前我寫了「我與百鍊生」一文,紀錄了我自己改的那尊百鍊生的故事,之後就很少再寫我的木偶文了。(原文:http://mypaper.pchome.com.tw/trueshin/post/1290934815

沒想到日前竟然有個朋友問我是否還在找當年的那尊百鍊生?原來當年我剛收偶時在偶友阿修家的那尊百鍊生竟然在他家,剛好他有意要出售,價格也很合理,就這麼收到當年想收的這尊偶了。

說來我開始玩偶也不過七年的短短時間,偶界很多人都是我的前輩,比如最近因為三昧堂展覽才第一次見面的黎曼大哥、誌哥、四無勳、竹某人等等,大多數的人年紀比我小,卻要被我叫前輩,雖然他們都很歹勢,但這都是事實。我在收第一尊素還真的時候,這些朋友早就是偶界的名人,只是最後都因為三昧堂才有機會見面,也算是難能可貴的緣份。

我自己的那尊百鍊生其實偶骨不是很對,眉毛的後端畫法也不正確。百鍊生的本尊是普生大師本尊偶頭去改的,所以帽子底下還有短髮的平頭,普生大師的眉毛不是素還真的臥蠶眉,眉尾如刀,不像素還真的劍形眉尾。這幾年我一直想找一顆素還真的偶骨來重粉,畫成普生大師,這個想法我的前輩河馬大哥完成了,他先把偶頭做成普生,再改百鍊生,在偶界河馬大哥和超人大哥的巧手早有盛名,當然他們改出來的百鍊生就沒話說啦。我想做的第二尊百鍊生,偶衣阿偶早就幫我做好了,只是找不到適合的偶頭,就這樣一直放著。

時隔多年,再收到這尊百鍊生,已經比較會看偶骨的我,發現還是有一些些問題,不過有一些是可以補救的。前一任偶主保存得非常好,和當年的照片幾乎一模一樣,但現在仔細看來,就有很多地方要改。






(以上兩張照片為前任偶主拍攝!)

先是帽子載得太低了,這個很簡單,用去膠水溶掉熱溶膠,把帽子往上移即可。額頭少了那點朱砂,更容易,有強力膠就可以解決,半圓珠我家平時都有準備。

再來比較難的就是眼神了,我用壓克力顏料加了幾筆,改得有神一點,然後又將眼皮往下調了一些,讓眼神不那麼殺。


最難的就是臉上的刺青,在第一顆百鍊生之後,我對百鍊生臉上的刺青很有研究了,第一尊百鍊生最珍貴的就是臉上的刺青,是原造型師黃皇霖師傅畫的(多年以後才知道那刺青是周銘信老師的作品,特此更正)。現在看到阿修這顆,發現刺青原本就少了三分之一,原本三分之二的畫法也不對。可是原本的刺青是模型漆畫上去的,很難去除,所以我就自己用壓克力顏料調色,取本尊刺青的形,再模仿原本的筆觸,補足了最後三分之一的刺青。



最後就是睫毛了,應該說自己玩自創木偶後,黏睫毛真的一點都難不倒我,所以在新光三越天母店才會現場幫小瑛的楓岫義診黏眉毛,自此之後,粉絲會一定要有的就是帶木偶的急救箱,幫好友們的木偶維修,金石堂城中店粉絲會幫陳若男的戢武王重新整理就是一例。

因為木偶的維修和保養很多是可以自己來的,不用再假手他人,身為木偶的主人我覺得就更要懂怎麼保養自己的木偶,原則上只要不是偶頭損壞或金油問題,大多都是自己就可以解決,所以《玩藝布袋戲》的書裡,我才會特地再多寫一章「木偶保健室」。

新的百鍊生完成了,真的很有成就感也很開心,感謝前偶主的成全,讓我收到了這尊偶,也感謝收偶這條路上和我分享收偶經驗的前輩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