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2 03:31:52紫菀

《墨色曙光》第十五章<漁父>(2)



沈奕楷走進教室時,難得有些心不在焉,果然還是受到了接下來要上的課的影響吧,他想。屈原一個打從他第一次看到他的文章時,便讓他印象深刻的文人。而他當年讀的那篇,正是<漁父>。出自好奇和某種複雜的情感,他開始去了解這樣一個人一生的際遇,和流傳後世的作品。

 

但看過了一篇又一篇,最讓他難以忘卻的,始終是初次閱讀<漁父>時,心中的那股難以言喻的異樣感覺,甚至不知不覺中竟化成了某種揮之不去的陰影。

 

「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

 

剛回過神時,自己已站在講台上念誦著再熟悉不過的句子,看著台下一雙雙專注看著他的眼神,沈奕楷知道自己必須專注在教課上,卻是難以集中心神。心思,又開始胡亂的打轉著。

 

身處混亂的時局,看著身邊的人們任憑自己放縱、墮落,自己卻是那麼清醒的看著一切,看著自己無力去阻止這一切,看著因為自己的清醒,而不被認同、接納的悲哀。

 

唐璐晴在台下,清楚的看見了沈奕楷的異樣,她鮮少見到總是神采奕奕的導師,這樣失神的模樣---除了初見面那天以外。但如果是因為課文的緣故,她好像有些能理解,唐璐晴看著同樣的一句話,神色不由得變的黯淡。

 

因為自己的潔白無瑕,不容於這個充斥著黑暗和汙穢的世界。是這個世界放逐了自己,還是自己將自己隔絕在世界之外呢?有差別嗎?終究還是落得孤身一人,蕭索的遊走於江畔,一縷無家可歸的遊魂。

 

「我想我應該理解妳的想法了,我指的是,會喜歡這個文人的緣故。」

 

耳語聲自後方傳來,金鳶帶著複雜的神情,交互看著唐璐晴和沈奕楷。一點也不奇怪,這句話簡直就是這兩人的寫照嘛,金鳶在心中嘀咕著。但讓她有些意外的是,她竟也對這篇文章感興趣了。

 

看著沈奕楷遲遲沒有唸出下文,金鳶勾起一抹饒富意味的笑容,倏的舉手發言道:

 

「老師,請問接下來句子的意思呢?」

 

唐璐晴見狀便知道某人又被引起興趣了,這樣的情形也不知是喜是憂。沈奕楷則突然有了某個想法,對金鳶說道:

 

「難得妳對國文這麼熱衷,不如這樣,在講解這段之前,金鳶,請妳來念這段課文吧。」

 

金鳶眉一挑,正求之不得呢。她優雅從容的起身,清脆悅耳的聲音在偌大的教室中響起:

 

「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醩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

 

金鳶毫不逃避的直視著沈奕楷,眼神中似是徵詢,更是挑戰。唐璐晴看著兩人像是對峙的身影,似乎明白了老師的用意。她彷彿看見了,屈原和漁父,就正站在此時此地,各執一詞,去進行一場非關對錯的人生之辯。有個模糊的聲音從內心深處傳來,其實妳清楚的還有第三種的存在。

而唐璐晴卻無暇理會那道微弱的聲音,只是有些恍惚的想著,如果打從一開始,就不曾變亂過,是不是就不用這麼痛苦的,去做出抉擇了呢
……


(悄悄話) 2017-03-29 20:33:24
珠珠 2017-03-25 14:57:45

如果打從一開始,就不曾變亂過,是不是就不用這麼痛苦的,去做出抉擇了呢……?------指誰?
何不「餔」其「醩」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請注音及解釋。謝謝!

版主回應
指本故事中的主角群們~就是差不多所有人了
也是本故事最大的主題了~
餔:ㄅㄨ ,吃
醩:ㄗㄠ ,酒渣
歠:ㄔㄨㄛˋ,通「啜」
醨:ㄌㄧˊ,薄酒
整句的意思下節會有
感謝賞文喔
2017-03-26 02:0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