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5 17:45:27紫菀

《墨色曙光》第二章<沈奕楷>(4)




旭日高掛在天,既是此時的景色,亦是此地的含意。昊日學園的開學日一如既往地盛大,此時狄斯佩爾內各方豪門、公司董事長和高階主管、教授或官員、各界的高層人士及他們的子女都聚集在此地了。畢竟昊日學園是第一學府,在狄斯佩爾非得是高階人士的子女才能就讀的。每年此時總會上演比家世,比財力的競爭場面。


唐璐晴到時正好趕上了時間,看見這空前盛況也不禁瞠目結舌。只見名牌跑車在校外廣大的面積大排長龍。校內更是熱鬧,不僅家長在相互較量,學生似也不甘示弱的炫耀比較自己的家世財富或優異的課業。而就算沒有家長陪同的也有不少侍從保鑣隨侍在側,相較之下,孤身一人的唐璐晴也覺得自己和這場景顯得格格不入。

「這根本不是開學日而是工商名流的聚會吧大學部商學院的首席教授、政務官、名法官、狄斯佩爾南區的望族,還有化工產業的董事長。怎麼覺得家長和侍從的人數都比學生還多啊?之前聽醫生說過昊日極重家世的風氣,百聞不如一見啊……


唐璐晴正感嘆間,已來到了教室,根據入學規定,入學考前三十名的能進入校內頂尖的資優班
----A班。唐璐晴一踏進一年A班,立刻感受到何謂芒刺在背。環顧四周,不意外的看見眾道不友善的眼神似利箭般想要將她變成刺蝟。唐璐晴深知其中原因,一來她是昊日學園第一名的入學生之事早已鬧得沸沸揚揚,樹大招風、人紅招嫉自古而然;二來如此重要的日子身邊竟無家長陪同,想來又被誤解成是「雜人」了。


「雜人」是指身為低階人士的子女卻寄養在高階人士的名下來藉以進入高階人士的生活圈,但多被其他高階人士所蔑視,甚至直稱「雜種」的隨處都是。果不其然,一被認定是「雜人」,立刻就有家長出言諷刺:


「原來所謂的榜首,也不過是個雜種罷了。」


不堪入耳的話唐璐晴從小到大聽多了,最令她無奈的是她本來就並非「雜人」,只是母親早逝,而那個人的身分又太過特殊,才常常面臨到這樣的局面。但是這樣直接的辱罵還是首次遇見,唐璐晴頓時有些難堪,但還是力持鎮靜。

 

那家長還不肯罷休,冷笑道:

 

「難道以為麻雀浴了火便能飛上枝頭變鳳凰嗎?笑話,不過多一隻烤麻雀罷了。雜種就是雜種,如何也改變不了。」


此話一出,便引起周圍家長陣陣訕笑,唐璐晴只覺臉上燥熱,希望能消失在這個地方。雖然已經做了準備,但沒想到情況會比以前遇到的惡劣許多。唐璐晴不自覺握緊了書包,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撐下去。眼見唐璐晴沒有反應,各方家長卻更是不饒人的出言奚落,卻突然因為一陣不該在這炎炎夏日出現的森冷氣息而毛骨悚然。


「什麼事這麼有趣,讓凌御雪加入可好?」


只見從門外走進一名年約三十多歲的冰山美人,眼神冽如冷風、寒似冰雪,不帶一絲溫度的嗓音使在場眾人無一不像被暴風雪肆虐般打起了冷顫,當場凍結在原地。唯有原先一直默不作聲的唐璐晴訝異地朝她走去,一張緊繃的小臉這才鬆懈下來。

珠珠 2016-12-17 14:18:33

凌御雪真貼心,知道要隨後來保護。讚!

版主回應
哈哈因為她很護著小晴啊 2016-12-17 22:5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