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旅遊 高鐵假期滿額折500元! 贊助
2021-12-30 22:22:31Tellme

救心

古來有句話這麼說:「開慧的楞嚴、成佛的法華、富貴的華嚴。」

為什麼叫開慧的楞嚴?第一個就修行拾識用根,捨生滅的意識心,用不生不滅的根性,用根就是不生不滅的根性。

在《楞嚴經》裡面,佛陀和阿難對機,佛問阿難「心」在那裡?

經過「七番破處」「十番顯見」,阿難終於明白修心不是修身體內這顆心,而是要救心,心若救了就能直入第九識也就是佛識成佛。

凡夫累世累劫為無明纏縛,第八識已為惡業種子填滿,修行就是要救心。

所謂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當身軀中這顆心若沒養好救好,最終一樣業隨身。

以三天的時間看完這本「救心」發現其中,王志鴻和張濟舵就像救心的當機與對機者,醫生想盡辦法以上人口中良醫大醫王角色,要救張濟舵身上的這顆肉心。

被救的「心」似乎不在乎,只一心做慈濟。似乎忘了,心若垮了,做啥呢?或許他也迷信做慈濟天龍護法,是嗎?那生死拔河中,慈濟台面上的名人都出現了,誰是護法天龍,又在那裡呢?整個醫療團隊,應該就是護法天龍吧!

進入「生死拔河」這一章節,個人突然發現,常見的人物都出現了。許久不見的(黃文欽)竟然出現了,極少出現的(曾慶芳)也出現了。可見這張濟舵在慈濟人緣人面極廣,但這章節的最後幾個字,個人想了好久一直想不懂?「王副吃素回向給他」想那大醫王還要如此這般,那他苦修的「修心」醫技豈不要退一位。

這讓個人想起一部洋片,「神蹟」片中不被瞧上眼的黑人清潔工,從偷學醫學直到被白人教授發現收為徒弟, 到最後白人教授竟是在黑人的指導下完成史上第一例的藍嬰症心導管手術。但追求名利的白人教授忽視了黑人的存在,黑人只說不受世界重視,因此他離開了團隊。後來想通了志在醫學又何必受人重視,又重回白人教授的實驗室,繼續做醫學研究

本書的王志鴻也是文中的王副,竟也如此這般的勇往直前,只是他渴望的是,世人重視的將「心」照顧好,因此將心思全放在病患身上。

全台的大醫院最難掛號的就是心臟內科,尤其是在東部王副的門診,掛號或許可以比登天還難來形容,怎麼辦?有人透露可以透過「親朋好友」幫忙!親朋好友是誰?看過此書的人就明白。

張濟舵的「生死拔河」似乎動用全院的各科室團隊,「一般」的患者登門能否也有如此的「福報」呢?不過個人相信最大的「福報」就是平時要將這顆「心」照顧好,那這「福報」就能供起來自我勉勵了。畢竟,做慈濟要做到如此這般的福緣也非短時間的付出了。

關於張濟舵在海地的付出,前年個人負責整理編輯「莫忘那一年海地篇」時,對這個名字似乎很陌生,倒是在「救心」中對他有所瞭解。其實本書中還有一個讓末學震驚的名字,張蕙芬。

張蕙芬,沒錯每一個字都一樣。四十年沒見面的乾妹妹嗎?

當年讀三專時,系上來了一位家住宜蘭的學妹。或許個人民歌唱得好,也在體育課中出手掠倒武術教練,讓她相當的注意和親近。

漂亮可愛的學妹多少人在追求呀?但她總是喜歡喊著陳哥,躲在身後讓我唱民歌給她聽。

濃濃的宜蘭腔和南台灣的土腔談得來,成了大家眼中的一對乾兄妹。個人退伍到TARI當上研究助理,還是這妹妹給的珍貴訊息呢。後來在中興讀碩士時,她正好和資訊系的男友租屋在學校附近。

但忙於學業,其實很少見面,當拿到學位時才聽說她出國了。

有一回看到矽谷慈濟的相關報導出現了「張蕙芬」三個字,驚訝的以為乾妹妹也在慈濟家庭中,但查證過不是她。

如今再一次見到「張蕙芬」滿懷興奮的期待「陳哥」的喊聲再一次在耳邊響起。但是,翻開「救心」中的照片…,又是同名而已。唉…。(2021.12.30 夜)

上一篇:朋友老的好

下一篇:出一點力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