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還能抽好禮,年終換機靠自己 贊助
2021-11-17 13:20:32流浪阿狗

塵年舊事(14)股票與新貴之不負責扯淡 (之一)

先言明,本人對於投資股票完全是個大外行,此生買過的股票次數,以十指來算恐還有剩,不過,倒是接觸過一些因股票而致富的新貴,羨慕當然有之,但也很清楚自己沒有這種命。

護國神山 】
 
1987,台積電當初成立設廠 ( 實驗工廠?) 時是蓋在我服務單位的右側,初時大家也沒在意,反正就是蓋棟樓嘛!但等到可看出外觀的形狀後,我的「老闆」非常生氣,因為以馬路為基準線往內量測,台積大樓較為靠近突出,意思是擋住了「本單位建物」的視界,不管是否破壞了「風水」,就算是一般住家應也會感到不太舒服,後經過協調,台積廠樓還是向後退縮了約1公尺 ( 對該樓大門方向來說是往右縮 )。不要說是我的老闆介意「風水」,台積電本身也是,許多人可能不知,台積電剛開始時的英文縮寫是大寫的「TSMC」,後來不知經過哪位「高人大師」的指點,認為大寫的「T」出不了頭,才改為現今小寫的「tsmc」,而且之後所有的新設廠房,大門前應該都有做「風水造景」。

圖右之二層樓建物即為tsmc最早的據點。

台積電的Logo

印象中tsmc初成立時,是要搞VLSI ( 超大型積體電路 ),其基本幹部都是由我們機構的「電子」單位spin off過去的。坦白說,當時也沒什麼特別的被看好,有些人雖有機會去,像該單位一位彭姓的廠務經理,本是第一人選,但選擇繼續留任,結果去的那位,後來還當上了「行政協理」,也早就弄到了上億身價而提前退休。另有位同事的妹妹,因喪夫故,攜9歲幼子自美返台,後被引薦在機構擔任Morris的秘書,最後,也跟著了去tsmc,雖然好像只是在「稽核」部門任職,但也是「吃飽飽」,新房子連著換,現在是過著遊山玩水的悠閒生活。人生的「機運」就是如此,有些人一輩子碰不上,有些人卻鬆手讓之溜走,但這也沒啥好怨恨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命運和選擇。



【 腳踏車與Jack 】

「腳踏車」和Jack都是我的球友,之所以會替之取「腳踏車」這個綽號,是因為這位老兄酷愛騎腳踏車至成迷,常赴世界各地騎乘旅遊兼大啖美食,而由於常騎車,被曬成像個「人乾」似的,也不是很注重穿著,若非當初和Jack倆人各開了台還不錯的同款「賓士」,還真看不出他倆是早早就退休的「新貴」。

前些年,我常有機會和「腳踏車」同組打球,有次我聊到在地的「腳踏車訓練班」,說一期學費竟然約要12000多元,沒想到「腳踏車」馬上說願幫我負擔一萬元,用意當然是希望我未來能成為他的「騎伴」,可惜我「趣不在此」。另也和「腳踏車」聊到股票投資,他說他主要是買「台積電」和「兆豐金」,理由是前者投入研發的經費甚多,前景看好;而後者有「國家」撐腰,應該也沒啥大問題。那時「台積」和「兆豐」的股價大約在140和25左右,問「腳踏車」投資獲益如何?說一年大概賺一台「賓士」吧 ( 300萬元?)!目前台積股票在600左右,不知「腳踏車」有無賺翻了?( 我自己則是在614時跳進去,至今仍住「套房」,好在只買了2張。)

我曾和「腳踏車」這批球友同赴泰國打球過兩次 ( 加上和其他不同掛的球友應有超過10次 ),第二次是去芭達雅,我倆的房間被分配在相鄰,中間共用一間客廳,晚上邊喝酒邊聊,才知「腳踏車」原是在一家「思X」科技公司,他是排第三位的funder ( Jack第七 ),最初好像是以投入3、50萬元開始,公司所開發的一套軟體,是IC設計者都可使用到的 ( 我後來上網查看,是一款屬於設計「除錯」的軟體 ),後來他又負責帶領團隊研發另套軟體,可惜失敗告終,而公司之後遭到購併 ( 恐有數十、上百億 ),他和Jack也才成為了靠打球和騎車度日的無事之徒。



【 阿忠和Z sir 】

由於阿忠和Jack同住在青草湖附近的高級社區,平時又在同個練習場練球而認識,經由Jack的介紹,阿忠也參加了我們的球隊,故也常有機會和阿忠同組打球,我對阿忠的背景並不清楚,只聽說他原來是在「聯XX」上班,因此而有「身價」也是可想像的。那時阿忠看來也才50歲左右,體能各方面狀況甚佳,有一次打完球洗完澡要離開時,我問阿忠:怎麼沒有想繼續上班工作?阿忠不解的回我:為何還要上班?搞得我一時語塞。的確,已經累積了足夠的銀子,就算仍有體力、技能,也可不必再辛苦自己了。

Jack與阿忠所居社區一隅 ( 網摘)

過了一陣子,阿忠另介紹才退休的前老闆Z sir來參加球隊,Z sir頗為客氣,第一次來就請大家球後餐敘 ( 圍桌餐還加點了一尾好幾斤重的大鱸鰻 / 三吃 )。我後來上網古狗,Z sir竟是台灣排名第46的富豪 ( 此富豪排名各媒體做的不太相同,前不久再查,Z sir已落至86名。) 我曾當面向Z sir提過此事,Z sir的回答是:現在錢對我來說只不過是個數字罷了的確,感覺Z sir不像是個愛揮霍炫富之人。

有一次,和阿忠、Z sir同組打球,那時的「聯XX」股價已掉至280 ( 之前都在300多 ),我問Z sir是否可「進場」?回說:這樣的股價以後恐不容易再見到了。就在我躍躍欲試之時,「聯XX」還在往下跌,甚至到了260,也因此使得我猶豫觀望而一直未下手。之後遇到阿忠,問他買了沒?他說有,跌到260時也還有進。再後來,「聯XX」的股價大爆發,飆到了7、800 ( 這兩天又再度站上了仟元 ),那時又在球場遇到了阿忠,問說賺爆了吧?!阿忠說,到了380時就都賣光了。呵呵呵!( 待續 )



順便來聽一首鳳飛飛的《我不能沒信心》,想發財的朋友加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