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猛小改款!最大載重 531公斤 贊助
2021-08-22 10:20:01流浪阿狗

塵年舊事(13)風水?

這是關於我的好友阿貴的故事,時至今日,我仍難以置信事情竟會是這樣的結局。

阿貴和我是同事,比我早些進機構,雖然不同部門,但同在一間大辦公室,且座位相隔不遠。才剛認識,阿貴告訴我說他服役海軍時曾和我同在DD-9 (慶陽 ),他是「砲儀士」,而我是「戰情官」,由於不同隊,我對他並無印象,但由時序及他的一些相關描述,倆人曾經同船應該沒錯,這也使得我倆的關係,不由然的拉近了一些。

和阿貴除了在工作上經常需要配合,下了班之後,我們幾位年紀相若的同事,也經常會一起打網球、聚餐和喝酒。熟稔之後,阿貴知道我喜歡蒐集刀類,告訴說他的哥哥善於打磨刀具,在地的一些小混混常會拿一些粗製的武士刀來磨,也因此常惹得警察上門。不僅會磨刀,阿貴說他哥哥還有製刀鞘的工具 ( 其實主要就是鋸子和鑿子 ),這款的「師父」要何處去尋?聽了之後我央求阿貴有機會能帶我去認識他哥哥。原來阿貴的哥哥是開了一間小型的「工具五金行」,見面當日知道來意後,阿貴哥哥說在閣樓好像還留有「一支」,聽得我是怦然驚喜,但翻找了一些時間,並未尋獲,此事也就作罷。多年後某日阿貴竟然莫名的送給了我一把小「番刀」,或許是去某處旅遊見著,想說我會喜歡而買的吧。

6吋小番刀

1987年左右,機構要蓋「員工輔建住宅」,是那種連棟透天厝,我原登記了一戶土地50坪的,但因我對建築規劃的意見頗多,搞得當時和我同住一間宿舍負責輔建的好友同事頗為困擾,為了不傷及倆人間的感情,後來我選擇退出 ( 輔建住宅蓋好後,房地產起了一波大飆漲,沒幾年,原土地50坪建二層半、只約200萬的房價成本,有同事以1700萬賣出,我也只能摸摸鼻子,嘆自己沒這個命了。)。阿貴倒是訂了一戶土地30坪的,經過抽籤,和另位同事「小廖」為鄰,而倆人的房屋位置,以一般風水的說法,是位於「路沖」,但由於是在社區內,倆人似也不以為意。


社區路沖?


同事小廖負責的工作是機構主官的專任司機,不要小看他只是個駕駛,加上超時的加班、誤餐費等,薪水恐怕和機構的業務小主管差不多了,又由於接近「老闆」,莫說要替某人「美言」幾句,能不在老闆面前替之「穿小鞋」什麼的就很不錯了。不過,小廖性格敦厚、行事低調,從未見他藉勢藉端,表現出什麼「搖擺」的樣子。

事情的發生是在阿貴和小廖當鄰居的多年後。某日,阿貴出門,冷不防的被小廖以鎚子由背後攻擊,頭上挨了一鎚後當然是立刻昏厥倒地,而醒來後似無大礙。後來我問阿貴為何會遭攻擊,他自己也認為莫名其妙,只誓言說要找機會鎚回來。其實當時小廖已離開機構,至於又從事何種工作並不清楚,好像有和人合夥投資什麼的,但境況似乎不佳。阿貴和小廖這倆對夫妻都是在地鄉親,客家人一向是以刻苦、勤儉著稱,且家庭關念頗深。倆家比鄰而居,難免會有相互較勁的意味。我猜,這「鎚擊事件」或許和小廖的老婆有些關係,當小廖的工作不順遂或是投資受挫,就會被唸說隔壁的阿貴如何如何的,或即是因此對阿貴產生忿恨而為。當然,倆人間也或有其它的磨擦。

又再過了幾個月,尚未聽聞阿貴是否報仇成功,倒是在附近的產業道路發現了一輛火燒車,車後座有一具焦屍,看車型車牌是小廖的沒錯,雖屍體已難以辨認,但聽說小廖的老婆無異意的同意結案,阿貴和小廖的恩怨也至此告終。又過了一陣子,阿貴在他處又買了新房,也就搬離了輔建住宅。

2000年,國家政權輪替,機構也跟著「改朝換代」,還好手段並沒有很激烈,坐了幾年的「冷板凳」後我選擇提前退休。而阿貴受到的影響似乎不大,至少還保有個「經理」的位子。雖然我已失勢,但只要有事開口,阿貴仍是二話不說的幫忙。而「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2017左右,眼看沒兩、三年後阿貴就要退休,但還是被當時才新上任的主管調開。聽說,由於新主管較為資淺,阿貴的情緒受到的打擊頗大。幾日後,阿貴的車停在僻靜的路旁,巡邏的警察覺得不尋常而上前查看,發現阿貴坐在駕駛座上,以美工刀將自己的喉嚨割開而亡。 【尊重生命,請打1995協助專線】

雖說世上巧合的事不少,但小廖和阿貴這兩位比鄰而居的同事都選擇在車上了結自己,真的有些不太可思議。我唯一想到的連結,難不成和住家「路沖」的風水有關?另外我深信的是,有些人在遭到重大的挫折或刺激後,的確有可能會「精神失常」或是「想不開」而做出不理性的事。

我去參加了阿貴的告別式,各方公祭時,有位林姓地方民代也是阿貴的好友,在致弔詞時竟然呼喊要阿貴化為厲鬼,去向欺負他的同事報仇,音量之大,連站在禮堂外的我都聽得一清二楚,也令人感到毛骨悚然。這位民代後來因酒駕還嗆警「垃圾」( 遭判刑6個月,但可易科罰金。),可見其性格不是一般的火爆。

適逢農曆七月鬼門開,不知阿貴有否出來逛一逛?悼念之餘,只覺此生情誼未盡,希望來世大家還能再做朋友。

(悄悄話) 2021-08-22 14:0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