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6-06 16:05:07流浪阿狗

海風亂吹(7)屏衛穿越

1978年9月,台美海軍舉行「獵鯊演習」 ( 由於次年初老美與中共建交,也成了台美海軍最後一次的聯合操演 ),當時我服役的DDG ( 飛彈驅逐艦 )正在實施年度的定期保養,原以為可輕鬆的「躲過一劫」,但艦隊司令部卻沒想讓我閒著,破天荒的派沒參演的驅逐艦的官員上潛艇見習 ( 以往並未有過 ),用意當然是在「知己知彼」,希望從實地瞭解潛艇的戰術戰法,來加強驅逐艦的反潛作戰能力。雖然要出海三天,而難得有機會可以上潛艇開開洋葷,心裡其實還是滿興奮和期待的。


當年國寶級的飛彈驅逐艦 (網摘)


一上潛艇報到,被分配到一個最上舖的床位,由於已接近艇殼上部,形成圓弧狀的切角,躺上去的感覺真的好像比躺棺材還小一些。副長安慰我,說他們都曾經睡過這個床位。當時的潛艦人員領的是和飛行員相同的「空勤」加給,副食費當然也是飛行等級,記得那時才剛開始有紙盒裝的「福樂牛奶」,潛艦官員早餐時都是隨便喝。午、晚餐就更「屁」了,坐定後每人面前是圓盤、刀叉和一條餐巾布,然後各盤菜依序端出,每人自行取用需要的份量,也有米飯,全部取用好後再一起開動,簡單講,就是中菜西吃啦!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每人還有一杯加了碎冰的果汁,好喝到讓我這在水面艦艇打拼的真是感慨萬千。飯後艦長照例會喝杯咖啡,我和另外一位老美派來的顧問 ( 來瞭解我們潛艦的戰力現況?) 也就不客氣的作陪,抽支煙聊聊天後再各自去休息。


海豹潛艦


有一回,和艦長及幾位官員坐在官廳聊天,忽然間就看他們衝了出去,原來是官廳的牆壁上也裝有一個「深度計」,由於感覺船身傾斜並看到指針不斷往下跑,覺得情況有異而致,事情是在潛航操作時,尾翼忽然卡在「下滿角」,還好值更官的反應很快,即時下令「退俥」,將艇反向往上拔,否則一直往海底衝,艇殼遲早會被壓破而沉沒,所幸故障很快就被排除,只是虛驚了一場。事後副長告訴我,這個情況只在當初接艦返台途中發生過一次,倘真有事故,我這個臨時搭艦的「黃魚」,很可能被遺忘而不在撫卹名單中。

航母戰鬥群

記得該次演習和水面艦艇操演的主要課目為「屏衛穿越」,即假設水面作戰艦圍護住一個主體 ( main body ),通常為航母,而潛艦的任務即是穿越護衛艦去攻擊主體。張艦長是位「愛國艦長」,他當然要從美艦護衛的範圍找到破口衝進去。方法我不是很瞭解,一般大概就是藉由方位的掩護 ( 誤認聲納接觸的是船團其他的艦艇 ),或是先躲在海水不同鹽分的層次中 ( 造成聲納波的折射偏差 ),也可由船隊後方欺近 ( 船尾螺旋槳產生的噪音干擾,使得聲納約有30度的死角,但潛艇的速度要超過船隊才可。)。記得當時的美國驅逐艦配備的是先進的SQS-23聲納,所發出的Ping ( 聲波 ) 力道很強,在潛艇中屏息聽來,真的是有些驚心動魄,就如同潛艦電影中常出現的場景。最後,張艦長不負所望的穿過了美國護衛艦,升起潛望鏡,對著在鏡中十字線出現的模擬主體的船拍了張照 ( 以資證明 ),並以無線電話呼送出事前約定的攻擊信號「A (Alfa)、A、A」( 意思是已發射魚雷攻擊 ) 後,該操演項目即結束。副長也告訴我,通常在這類演習完畢後的全體檢討會時,會將所拍的相片送給對方,並附上一件救生衣。


潛望鏡目標示意圖 (網摘)


三天的時間其實也滿快的,離開潛艇前,艦長發了一張榮譽證給我,至今我仍留存著。數年前,在左營球場遇過一次已退役的張艦長 ( 好像有升到中將 ),我並未與他交談,想來他也早已不認識我了。



附記:當年在左營海軍兵器學校有座「攻潛教練儀」,有模擬的「戰情室」和「舵房」,也可實施「雙艦攻潛」,我曾多次率相關人員赴該校操演,且還自認成績不錯。但真正的在海上和潛艇演練,可就不是那麼回事了,要能持續保持聲納的接觸相當不容易,無法精確鎖定潛艦的位置,也可能就是胡亂攻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