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日本最新\​夏日防曬/推薦 贊助
2022-07-02 17:18:04Solo

杭州杭州05:第一章寂寞,酒愁之歌

杭州杭州05:第一章寂寞,酒愁之歌

  小欣笑問:入夢?老心肝總監,我常常在想呀,你在杭州,晚上到底都幾點睡覺呀?因為呢,你的活動都是晚餐時才開始的!我們秘書遇到你就好像上夜班似的!以前我媽就問我,妳這禮拜為什麼都下午才要到公司呢?然後都好晚才下班!有時是四點才出門去上班!那樣不累嗎?我就跟我媽說,才不累呢!我們總監此刻在杭州,我這禮拜是他的秘書,有時早一點去公司是要準備晚上陪他去應酬,不然呢,若他沒應酬,他就約公司員工晚上聚餐,他的名堂可多著呢!我剛好趁此陪他去上上館子,西湖邊的酒館茶樓什麼的,去高檔餐廳打打牙祭!

  我笑問:這麼好命呀?那我回杭州太少次了!
  小安安:對!大俠進武林,秘書們就好命了,命都好好喔!變成少奶奶!錢多事少,每天陪總監吃喝玩樂就行了!對了,忘了說,還要體貼安排活動!大俠說,玩都不會,那教人怎麼作好工作呢!
  我笑道:對!我是安訊的外交部長與康樂股長,專門帶大家聚餐匪類的!
  阿芳問:酒愁,我記得你來杭州那麼多趟,但只有你的一位詩友來杭州玩過,還來了兩次,是一對夫婦!

  我笑道:我記得,我記得我第一次帶他們來,是在2001年一月29日,大年初六時!我記得那次我帶了七個朋友來,第一次當導遊,包括那對詩友夫妻!其實呢,我在1999年四月第一次來杭州,當時我以為我只會來這麼一次,離去時,酒鬼在西湖邊的名流為我餞行!喔,那個餐廳就在湖濱路上,現在的凱悅旁邊,但後來凱悅動工,那餐廳就搬了!偷偷跟妳們說,我那時一個人在名流用餐獨酌,看到那餐廳有一台開架式鋼琴,我寫了一篇浮水印,就寫在我當時用餐的餐桌餐巾上!因為,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她家也有一台開架式鋼琴!
  阿芳:那餐廳還在呀,在學士路湖濱路交叉口附近,那餐廳又復活了!

  我:沒機會了!我今天下午就回去還債了!杭州的債還清了,換還台灣的!但我剛剛要說的,不是這個!而是,我在1999年年底時才認識那位詩酒友!他當時在網路上對我說,我寫首酒詩,他就送我一罈酒!結果我真的寫給他,隔天我真的收到他寄來的包裹,一大罈金門高梁!之後,隔年2000年六月,我失戀了,我那晚打電話給他,心情不好,說要去找他喝酒,我跑去他在新店直潭的家,他就開車帶我到烏來山上喝酒,我還唱了酒愁之歌給他聽!那晚,他對我說,酒愁,你這個臭傢伙,你到現在已經去杭州三次了,從去年1999年四月,然後2000年一月三月,每次都帶杭州美酒來找我!你知道嗎?你在網路文壇已經是杭州的代名詞!因為,你有好多的詩,都是在杭州寫的!那你到底幾時要帶我去杭州玩呢?

  小欣笑道:結果大俠,你2000那年九月,又來杭州,第四次,還是沒把詩酒友給帶來呀!直到第五次,2001年一月底才把他帶來杭州喝酒!
  我:是呀!那次他和他太太來杭州,玩到樂不思蜀!我記得本來那時呢,二月六日他們要回台北的,但二月五日下午我帶他們在湖畔居品茶,欣賞西湖落日景色!但酒詩友對我說:酒愁,我跟你說,我太太第一次在旅行時對我說,她還不想那麼快回家,還想多待一晚,她剛剛在湖畔居對我說的,還撒嬌地拜託我!我曾帶她出國旅行很多次,也去欣賞過歐美很多的湖泊,每個都比西湖還要乾淨還要美!但這是她第一次要求要多留一晚,因為西湖之美,美在人文之深!而且,還有酒鬼與酒愁這倆個傢伙,招待得那麼體貼周到道地,賓至如歸!玩到都不想回家了,實在是太厲害了!我那時還馬上打電話給小心肝秘書,叫她速辦,把他們的機票往後延一天二月七日回,我延兩天二月八日回,剛好在杭州過元宵節!他們隔天中午離開後,我那天下午還與酒鬼陪台商去打高爾夫,打到腰酸背痛,晚餐還與他同台商朋友拼酒,拼完直接在華僑飯店找小妹妹推拿按摩!然後,子夜時,一個人又跑到華僑飯店旁邊的天上人間小酒館寫散文!

  成英笑道:可是他們不是在2001年十月時又來杭州了,你還帶他們去了桂林,直接從杭州坐國內班機飛到桂林三天兩夜,那次我是總監的秘書,所以我記得!機票也都是我訂的!
  我:是呀!那次桂林之旅,他說了他的秘密給我聽,我們是自桂林坐船,沿著漓江到陽朔,在陽朔過夜,我在陽朔陪他喝了一夜的酒,喝到半夜,他在陽朔告訴我的,他說他太太有憂鬱症,離婚一次,結了兩次婚!但他太太上回來杭州,玩到樂不思蜀,病情有好轉,後來他們在十月又與我一起來杭州!我與他對酌時,他娓娓道來,訴說他被他太太折磨,所以後來離婚又結婚!
我對詩友說:那不然我唱一首失戀酒歌給你聽聽,你以前在烏來山上小酒館也聽過的,要是我唱到失態,你不許怪我喔!我記得,我是在2000年六月時,跑去直潭找你,與你一起跑到烏來山上小酒館喝酒唱這首歌給你聽的!我還跟你說那道炸溪蝦,配上這首歌是佐酒極品,我還記得!

  詩友笑道:你還說呢,先上一手啤酒,再來喝高梁,我還記得!可是,那晚,我們倆個好像彼此都說了不少心事與秘密!你是世上第一個知道,我太太有憂鬱症的人!而我呢,是世上唯一知道你失戀的人!你這小子,居然喜歡學妹,都沒表白,你寫情書與情詩的功力跑去哪兒了呀?然後,學妹嫁人了,你卻跑來找我喝悶酒?不過,你來跑我喝酒,我也開心,那表示我是你心裡很重要的酒友!我那時還說,那酒愁你說說,你幾時要帶我和我太太去杭州玩?我們還不曾去過那兒呢!酒愁當導遊,我不管!  

  我微笑道:要我當杭州導遊當然沒有問題,我只怕你們賢伉儷玩到樂不思蜀,那該如何是好?但那樣也好,大嫂的病情得到改善,也是我對你們的祝福與本願!
  詩友問:酒愁,我問你喔,我和我太太一直很訝異,為什麼你會來杭州這麼多次?還有,你怎會對杭州那麼熟呢?
  我:我與這個地方,有很深的緣份!我曾在這兒風光過,也在這兒出家過,也在這兒乞討過,你信不信?我在1999年四月第一次來這兒,那時我出發時,以為我一生只會來這一回!後來,發生了一些奇妙的事,你想不想聽?

  詩友:當然要呀!我滿上,你慢慢說!我太太已睡著,她今天玩累了,甜甜睡著了!咱們今晚就在陽朔,我要聽秘密!
  我:好!我只有一句,酒友,詩友,你要珍惜眼前人!我是呢,想珍惜也不得其門而入!她可是,我的命根子呢!還是我的夢中女神呢!就是她,把我帶來杭州的,這兒是她的故鄉!
  詩友:你說,你這次帶我們來杭州與桂林,是你的第六次來杭州,你為什麼會來這兒那麼多次呢?其實,這也是很多詩友文友的疑問,你這個人幾乎在網路文壇已與杭州劃上等號了!
  我:那我唱一首歌給你聽!就戴著耳機清唱給你聽!萬一,我唱到失態,你可不可怪我喔!
 
  詩友大笑道:你越失態,我越爽!那表示,你在我面前越放得開!
  我:我其實在1999年四月第一次來杭州,就像是烙印那樣深刻!只是,我都沒完整寫下來過!這曲全曲都在唱著觸景傷情,但你卻尚未領會珍惜的真諦!你知道嗎?光是觸景傷情這四個字,就消滅了多少節日了!
  詩友問:那幾時可以完整寫下來?
  我:很想念的時候吧?

附註:
首度杭州又見炊煙系列直至2004年五月間完筆!因為2003年Sars,完全無法入境杭州,直到2004年五月底才回到杭州!但很貴,那系列一篇一瓶高梁酒!

  詩友問:酒愁,你到底要唱什麼歌給我聽呢?
  我笑道:一曲酒歌,觸景傷情之最的醉歌!那曲子還是你最愛的楊三郎寫的呢!你以前,不是叫我編一張楊三郎精選集給你聽!我今天下午在漓江,船一靠在陽朔的碼頭上,我就聞到撲鼻的桂花香,滿城的桂樹氣息,實在是太迷人了!所以,我酒後心情好,唱首酒歌給你聽聽!其實,你以前就聽過一回的,我這是第二次唱耶!
  詩友道:陽朔的桂樹真的很高大,一整片,那起碼都有上千年的歷史了!桂樹生長速度其實沒有那麼快的,但那些樹卻那麼高大!還有,漓江風光也是一絕,我們倆還坐在甲板上,靠著欄杆邊,在活生生的中國山水畫裡,對酌瀘州老窖,真是人生難忘的旅程,我太太也是心曠神怡,她也覺得好神奇的風景!我們在那趟旅程,找回一點約會的浪漫感覺!

  我問:那詩友,我問你,你談戀愛時,有沒有說過我愛你三個字呢?那你說的,與我說的,會有什麼不同呢?世人都可以說相同的話,但每個人說的境界與內容都不同!
  詩友問:差別在哪裡?
  我:那差別可多了去!有形式意義,有實質意義,也有逢場作戲的,差別就在實際內容,行為事實與客觀證據!可是,雖然說出來的話都是一樣的呀!我在一旁聽著當觀眾呢,我就會想,我該作怎樣的判斷?但,那會是判斷,還是武斷?還是會誤判?所以,我通常都會觀察很久,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敏敏笑道:總監,你還會當心理諮商師呀?你那對詩友夫婦,我對他們也有印象的,你在2001年一月底剛帶他們來杭州的第一夜,你們一行人晚餐喝完酒,我記得你打電話給我,他們倆是坐著人力三輪車,從天香樓來西湖邊藍山咖啡館,你一上來就笑著對我說,剛剛有一對賢伉儷,在演愛情文藝片,彷彿回到民初時代,在夜西湖的電影場景,倒流浪漫約會的時光,雖然氣溫是零下一度,而導演就是酒愁!你還對我說,要是可以叫敏敏安排馬車,妳也要去叫幾輛來!我個人是幻想著,就喚著:敏敏,麻煩把我的馬牽來,我騎馬回家,哈哈!
  小欣問:老心肝總監,那你究竟是唱了什麼酒歌,給你詩酒友聽呢?

  我笑道:我在陽朔對詩友說,傷心的悲歌,需要發自內心,快樂地唱出來,才會夠力!是吧?酒友詩友!人們常說著,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可是我很想問問,那麼,珍惜的內容又是什麼?又該如何珍惜呢?而不是一句簡簡單單一句,失去才懂得珍惜而已!你也知道,我很早就沒了母親,這一點,你也是!但現在,你比我幸福,你有個美嬌娘夫人呢!是你自己愛攝影,叫人家當你的模特兒把人追上的,你是好攝之徒,是攝影的攝,不要會錯意,漂漂大嫂因此成為你的夫人,與你結婚好多年了呢,還為你生了兩個兒子,人家她也是很辛苦的!我記得,你在烏來對我說,許多人拿詩當作化妝品,結果反而東施效顰,殊不知那也可以在生活裡!我覺得很有道理!那你也可以,把你愛護大嫂的初心,用初心在生活裡,寫出一首詩出來!就用你的浪漫,把她灌醉,就讓她醉,讓她敏感的神經得到舒緩與舒解!遮蔽的天空,需要一些浪漫的風,把烏雲吹散!

  詩友問:遮蔽的天空?這的名詞有點精準!
  我微笑道:豈止精準,簡直就是完全呼應你們的情感狀態,那其實是一部老電影!改編自1949 年保羅鮑爾斯的同名小說,以壯闊蒼涼的沙漠為背景,刻劃人內心不顧一切追求自我的渴望,與愛情難以持久的困境,當年暢銷超過40萬本,雄踞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十週之久,更獲選《時代週刊》百大英語小說、被列為二次世界大戰後最重要的美國小說,重要性不言而喻。那部電影,繼《末代皇帝》後,金獎大導柏納多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前進北非撒拉哈沙漠拍攝,榮獲金球獎最佳原創配樂、英國影藝學院最佳攝影的史詩鉅作《遮蔽的天空》。電影開場以經典的「遊客」與「旅人」辯證貫穿全片,作為現代人之自處的巧妙隱喻,獲得知名媒體娛樂周刊肯定,紐約時報同樣給予好評:「深長、優美、絕望的吶喊聲。」貝托魯奇認為若《末代皇帝》是動員了數千位演員的磅礴史詩電影,那麼《遮蔽的天空》就是屬於內心的史詩電影,並為這部作品下了一句精準的解釋:「這部片是一部愛情史詩,關於兩個人深深相愛,卻無法快樂。」義大利新浪潮導演貝托魯奇生涯爭議無數,他以細緻、豐富而帶有強烈感官色彩的影像詩聞名影壇,啟發許多演員交出生涯最佳作品,從《巴黎最後探戈》令觀眾看見馬龍白蘭度的感性與脆弱,《末代皇帝》讓尊龍、陳沖成為首對站上奧斯卡頒獎的華裔影星,《戲夢巴黎》則挖掘到伊娃葛林(Eva Green)成為新一代性感女神,輝煌紀錄更獲坎城影展頒發「榮譽金棕櫚」終身成就獎,並讚揚貝托魯奇是「義大利電影創作的巨人,將永遠是世界電影的指路明燈。」重要性可見一斑。而列入貝托魯奇重要傑作的《遮蔽的天空》,劇情講述作曲家波特和作家妻子凱特走過十年婚姻後激情不再,於是決定前往充滿未知的北非撒哈拉沙漠,希望透過旅行來修補關係。

  詩友:透過旅行來修補關係?
  我微笑道:正是!而導遊團長的杭州酒愁,就充當一回你們的潤滑劑或催化劑,黃昏鳳尾女神也有幫忙的呢!我們帶你們進入中國的巴黎,杭州,就走進充滿詩詞的愛情之湖,西湖!當我第一次踏上杭州土地時,驚奇之旅就掀起第一頁篇章了!因為,酒詩友你知道嗎?我偶遇我想念的人,她的骨架罈,那一刻我身心靈已不知該作何表達了,我的眼睛,靈魂之窗很自然地,以一條爆漲的小溪做了回應,以一條急流,就滴在她的名字上,我彷彿自此,腦袋某部分悶了很久的我,醒了!人們說陰陽眼,從此,我的夢裡就充滿了陰陽夢,前世與現世!
因我常常想,她若還在,我還能為她作些什麼?我能付出什麼?就是一種空我思想!她到夢裡對我說,你交情最好的酒友,酒鬼他常坐在鳳尾女神打越洋電話給你,也常帶杭州的酒回台北找你對酌,最後,把你帶回杭州,與我一起,同時抵達,是我把你給帶回杭州。我在以前對姥姥說的,小農夫第一次出國,一定是小茉莉給帶出國的,小農夫,我沒食言喔!而那個筧橋機場的偶遇,在我第一次看見西湖的剎那間,我只想到弘一大師,
歸空前寫下的那句:悲欣交集。是一種沉澱與昇華,交集的絕美詩境!

  詩友感慨道:是呀!我們第一次來杭州,被酒鬼與酒愁細心體貼熱情招待了九天,我太太都有點捨不得離開杭州了!所以,才在經過半年後的十月深秋,又跑來杭州,還跑到桂林陽朔!酒愁,你知道嗎?你是我的酒友之中,我太太最歡迎的人,我記得在第一次旅行之後,你來我家喝酒,我煮一道胡椒蝦給你下酒,之後你笑說,這個很下酒,再來一盤!我太太在一旁笑說,這次我來煮,你說大嫂你炒胡椒蝦,我要學,妳當我師父!於是,你就把她的胡椒蝦給學去了!我太太可是從不為我的酒友,下廚炒下酒菜的喔!你這個酒愁,是唯一的例外!後來,你來又幫我整理院子,把喇叭線拉出來,喇叭也移到院子弄成一個音樂廳,還命名為:微風音樂廳!

  我:你那個微風音樂廳,現在可是貴客盈門呢!我記得,逢年過節,你直潭山邊府上那個微風音樂廳,會有一些貴客,有李泰祥,就住你家附近管管老詩人,還有詩友楊平夫婦,再來就是咱們一群老詩友老酒友們!可是,我還是喜歡咱們單獨對酌的時刻,可以,互吐衷曲說心事!因為我曾想過,我在受苦受難的同時,是否還能用欣賞的角度,去看待人間?我所處的環境,在這樣滿目瘡痍的廢墟裡,是否還能長出新的花朵?

  小安安問:大俠,你是來人間靈修的嗎?你說的話,怎麼充滿哲思?還是你在杭州時,常跑到寺廟裡混?你有時會突然冒出和尚的話來!我以前在當你的秘書時,我就在想,到底我是你的秘書,還是你是我的秘書呢?怎麼我上車你還會怕我撞到頭?還有呀,冬天時,還怕我被車把電到手,你說,你冬天時被車把的靜電電過好幾回!可是,我一陪你去應酬,我就親見到公關的真諦!你在我耳邊說,公關就是要建立信賴關係,絕不可因小失大,也不能讓對方覺得目的性太強,咱們又不是拉保險的,哪有那麼低下?不慍不火,不卑不亢,還要賓至如歸!只要來杭州找我們談生意的客人,都是吃住免費,連離開的火車票機票,我們也都先打點好了!我那時覺得這個總監也太豪氣了吧?可是,客戶後來又與你好的要命,都全部變成你的酒友!喔,最重要的重點是,你說所謂人脈,不在於認識的人多,而在於信任關係的深淺!你說,人與人之間最美的無形資產,就是信任!我當時聽了,覺得你怎麼說得那麼精確!

  敏敏笑道:所以是,酒鬼口中的文法商全才呀!我們都是總監調教出來的秘書團隊,都是很溫柔體貼的!我看杭州的不管哪個政商,遇到大俠,沒有不俯首稱臣的!總監,杭州好像就像是你的老地盤,你怎在杭州那麼吃得開?說幫客戶訂房就訂房,就幫客戶買火車票就買,買機票就買!害那些客戶,包括日商,都快愛上杭州了,我們還沒想到,你都想到了!每個與你喝過酒,散會時都開心得不得了!我現在,真的相信,你在很古老的時候,在這兒當過狀元!還有個狀元府呢!而當年藍山咖啡館窗外的鳳尾女神呢,就是你心心念念的狀元夫人!她把你帶回杭州來了緣,還在你剛回到杭州,在筧橋機場就與你苦苦甜甜地重相逢!

  我笑道:雪,我記得以前我與冰冰在上海音樂學院,喔,還有在西湖中秋夜,有聊到鄧雨賢周添旺那二人組寫了不少很美的歌,包括雨夜花,望春風,他們就好像台灣歌謠裡的蘇詞!但這個那卡諾與楊三郎二人組寫的曲子,就彷彿是白居易的筆風那樣親民,很接地氣,充滿人間煙火味!每當好妹妹唱到最後一句時,我轉頭看她的側面,發現她微笑地歌唱著,眼角有淚,我就想起弘一歸空前寫下的那句:悲欣交集。我就對著妳唱楊三郎這首名曲,也對著西湖裡的湖心亭與蘇堤唱,唱給心愛的人聽,只有對花訴悲哀!我今天就對妳介紹楊三郎的曲子,那也是我那位泰雅族詩友的最愛酒歌之一!秘書妹妹們要聽嗎?妳們旁聽哈!這次是我第四次唱這首七言詩酒愁之歌!

苦戀歌 1947
https://youtu.be/RIXzc08Ilzg

詞:那卡諾  曲:楊三郎

明知失戀真艱苦 偏偏走入失戀路
明知燒酒袂解憂 偏偏飲酒來添愁
看人相親甲相愛 見景傷情流目屎
誰人會知阮心內 只有對花訴悲哀

明知男性真厲害 偏偏乎伊騙嘸知
明知黑暗的世界 偏偏行對這路來
看見蝴蝶結相隨 放阮孤單上克虧
親像花蕊離花枝 何時才會成雙對

明知對我無真情 偏偏為伊來犧牲
明知對我無真愛 偏偏為伊流目屎
第一癡情著是阮 每日目屎做飯吞
欠伊花債也未滿 今日著的受苦戀

  阿芳:總監哥哥,你的酒歌都很好聽!裡面的故事更精彩,難怪你在上海A7會與倆個上海音樂學院的美女,變成麻吉!

  我感慨道: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絃斷有誰聽?
  小琳問:大俠哥,你這詞是你寫的呀?還是?
  我笑道:那不是我寫的!阿芳,妳說說看,這詞是誰寫的?
  阿芳:我怎麼會知道呢?我又不是酒愁大俠!你不能突然給我考國文!
  我大笑道:我們明明在作者大門口認識的,妳還說妳不知!這是岳飛寫的小重山的最後一段!昨夜寒蛩不住鳴。驚回千里夢,已三更。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簾外月朧明。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其中的蛩就是蟋蟀,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戶,十月蟋蟀入我牀下。這是詩經《七月》中對蟋蟀的描述。而岳飛這首小重山中,對它的稱呼是「蛩」,加上一個「寒」字,意味著夏去秋來,天氣轉冷。

  雪笑道:聽你說,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我會靜靜傾聽!那句令我想起,你在99年四月第一次來杭州時,在蘇堤每一座橋都題上詩,這世上,就只有杭州大俠有那樣的功力,黃昏詩后的夕陽先生,還是院長夫婦的酒書生義子。在那首鎖瀾橋,你寫的鎖瀾(橋):江風老,晚景殘陽滴水深。簾捲星月玉樓空,眉寫滋味,以湖作淚,付予心頭人。所以身處臨安,魂在西湖,黃昏在夢裡對你說的,很古老南宋時,你說的墨盡非空,也沒說錯!

  我笑道:雪,妳不能那樣捧我!妳這樣實在是太捧場了!妳應該說呢,我覺得你作不到,那樣我就會被妳給激活了!那我再背一首給妳聽: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與疏狂。曾批給雨支風券,累上留雲借月章。詩萬首,酒千觴。幾曾著眼看侯王?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這首詞的大意是這樣的,我是天宮裡掌管山水的郎官,天帝賦予我狂放不羈的性格。曾多次批過支配風雨的手令,也多次上奏留住彩雲,借走月亮。我自由自在,吟詩萬首不為過,喝酒千杯不會醉,王侯將相,哪兒能放在我的眼裡?就算是在華麗的天宮裡做官,我也懶得去,只想插枝梅花,醉倒在花都洛陽城中。這詞呢,是宋代朱敦儒寫的,其實寫得也很狂狷,豪邁不輸詩仙與東坡!

  珊珊問:總監,你腦子裡怎有那麼多歌?不管遇到什麼人,你的資料庫檔案夾就搬出來了!以前遇到日商,你就搬出絕美的老演歌出來,連你那個詩酒友愛聽的楊三郎歌曲,你酒腦也有一大堆,還會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解他的心結!可是,你的酒愁之歌,居然是失戀歌?那太神奇了!但從你口中清唱出來,怎麼那麼有感情,比酒還烈,難怪你酒腦泡在音樂裡,喝都喝不醉!而且,越喝感覺好像打通任督二脈似的,越喝越清醒,然後打底打好了,心裡的墨磨好了,大俠就變成酒書生,開始寫詩給鳳尾女神!

  我笑道:那要不要再來第一段呀?說來就來,再不來,以後就沒機會了喔!我第一次踏上杭州,看到西湖,我心裡就對她唱這首歌,現在快要離開這兒了,也唱這首歌對西湖道別,有始有終,我今天下午四點飛香港的飛機!那歌詞裡說的:只有對花訴悲哀。我很久很久以前,都幹過的!對老家後山裡,與她一起種下的茉莉花!花的旁邊呢,就是我的愛犬之墓,一整個很完整的童年句點,距今剛好二十週年,解鈴還需繫鈴人!

明知失戀真艱苦 偏偏走入失戀路
明知燒酒袂解憂 偏偏飲酒來添愁
看人相親甲相愛 見景傷情流目屎
誰人會知阮心內 只有對花訴悲哀

酒愁 2022.0630-0702 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