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中!日本限定公仔這邊搶! 贊助
2022-03-06 03:00:00天光

【俄烏戰爭】Before the War

【Before the War】
 
   
導讀:這裡收集了在臺灣時間2022/2/14至2022/2/23,普丁還沒突然下令全面進攻烏克蘭的「戰前階段」,筆者於FB的相關貼文與留言。
  
依照時間順序排列下來,可以看見筆者如何思考判斷普丁發動戰爭的可能性有多高。
   
  
   
February 14 at 5:29 PM  
 
前言:西洋情人節快樂!
  
面對世界大局,小愛的情人節,不如擴大成為大愛,關心世界。
  
情人節,就來談談烏克蘭!
 
要選擇交往對象前,首先要懂得觀察人性。所以,這裡就來談談普丁。
    
  
【普丁的性格與作風】
 
在蘇聯解體時,西方根本無法預料這些前蘇聯獨立的加盟共和國未來到底是會走向民主或獨裁,更無法預料俄羅斯的民主化進程會否隨時逆轉回專制極權。
 
在葉爾辛時代,西方多數相信俄國會轉型成資本主義民主政權,所以對於俄國繼承前蘇聯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地位以及核武國家地位,沒有異議。
 
西方沒預料到的是,俄國經濟轉型遭遇強烈困難,人民平均壽命大降,促成獨裁強人普丁興起。這乍看很像一戰後德國威瑪政府時代的納粹崛起過程。
  
普丁出身自蘇聯時代的特務組織KGB,專幹些最黑暗的事。所以普丁的作風相當狠辣。許多俄國政商名流的死亡被懷疑是普丁當局下手。
 
曾有俄國一位投誠英國的特務,被罕見的核武原料「鈈」下毒,兇手直指普丁。
 
另外,不久前俄國知名反對派人士納瓦尼,也被俄特工從內褲用神經毒劑下毒後,卻沒死,活著揭發此事。
  
從這些事情上,普丁、金正恩、習近平,都在做獨裁者喜歡做的事:「殺人」。
   
西方媒體近來常把普丁與希特勒相提並論。
  
兩人確實有不少相似處:都懂得煽動民心、都靠民主選舉奪得政權、都充滿自戀與英雄主義情結、都懷抱強烈「擴張性民族主義」的狂熱、都想要憑藉軍力併吞「同文同種」的其他周邊鄰國、都在骨子裏「強烈反民主精神」。
  
然而,普丁和希特勒的重大差異是:普丁有耐心,不是如希特勒那樣剛掌權沒多久就到處侵略,強取豪奪。
 
普丁為了拿下克里米亞,佈局多年,開發出多種侵略新招數,這些後來都被中國仿效。
 
希特勒在佔領法國之前,英法美等國仍然天真相信希特勒只想「恢復」德意志歷史上的「固有領土」就會收手,所以缺少消滅納粹的決心,一直只採取守勢,更因為過於自信國力與軍力強大,以為馬其諾防線堅不可摧,所以遭遇德軍運用新戰法(坦克閃電戰)時,猝不及防,大半法國淪陷,英軍被圍困,差點殲滅。
 
直到邱吉爾成功實現敦克爾克大撤退,並發表著名的「我們絕不投降」演講,展現決心之後,同盟國才稍微止血。
   
若不是希特勒野心太大,冒險進攻蘇聯,加上同樣野心過大的日軍冒險偷襲美軍,則二戰歷史有可能是以軸心國的勝出作為結局。今天的我們也不會活在自由民主社會,而統治地球的意識形態將是「社會達爾文主義」(人種淘汰主義)。
  
Feb 15 Comment:
關於普丁喜歡在國外暗殺政敵。
  
  
  
 
February 15 at 10:38 AM  
 
(元宵節,祝福世界和平、圓滿、燈照暗夜、不缺光明!)
    
【俄軍真想進攻烏克蘭嗎?】 
 
雖然美國對「俄軍即將入侵烏克蘭」之說言之鑿鑿,但世界各國(包含烏克蘭自己)都懷疑美國說法,認為短期內開戰機率其實不高。
  
然而,在美國將情報大量揭露給烏克蘭與北約各國之後,如今各界普遍意識到戰爭可能爆發的危險性。美國研判,由於天候緣故,最快2/16就可能發生戰爭;且直到三月初,戰爭風險都很高。
   
近日,俄國假借與白俄羅斯軍隊聯合軍演的名義,經過連日來的調度後,目前據稱已達到俄軍做好開戰前的所有準備。
   
俄軍隨時可能開戰跡象,主要有二:
  
1.俄駐烏使館人員逐步撤離
  
2.俄假借軍演封鎖黑海,烏抗議
   
由於烏克蘭封鎖黑海將重創烏國物資供應與經濟,等同設陷阱等待烏軍開火打第一槍,因此,情勢確實相當危急。
  
然而,只要烏軍忍住不對俄軍率先開火,俄軍未必會發動入侵行動。因為美英德法等國早已撂下狠話,只要俄軍進入烏克蘭,俄國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厲經濟制裁」。
  
目前的俄國經濟狀況不佳,即使有中國援助,恐怕也擋不住西方的「金融核攻」。因此西方政要普遍相信:只要普丁有足夠理性,應該看得出此時開戰對俄國缺乏成本效益,不值得貿然開戰。
  
根據情勢的動態合理推演,在美國將俄軍動向昭告全球後,原本設想中的俄軍展開「海陸空閃電戰」突襲烏烏國首都基輔的情節,變得幾乎不可能如期發生。
  
但這並不表示俄軍不會換個時間,改以其他進攻路線或戰術發動攻擊!
 
事實上,普丁一直都有「強烈意願」要入侵烏克蘭,只是迫於歐美各國制裁壓力,遲遲未能找到全面入侵的機會,只能一直用打擦邊球的方式來蠶食烏克蘭領土(包括烏南的克里米亞、烏東的頓巴斯等地)。
   
有些專家研判,普丁有可能將俄軍於烏國邊境的施壓態勢「長期化」,隨時舉行演習,透過談判逼迫烏克蘭政府承認烏東叛軍的自治地位。這期間短則幾個月,最長也有可能達數年以上。
  
此外,在各種烏俄交戰劇本中,最大發生機率的,並非俄軍直接攻入基輔,而是俄軍開入烏東叛軍宣佈獨立的佔領區,實質接管烏東叛軍對烏政府軍的防衛,造成烏克蘭奪不回來烏東領土的既定事實。
   
目前,在各國穿梭外交下,逐漸出現的妥協方案雛形,不難預料。就是烏克蘭政府承諾不攻擊烏東叛軍(等同默許烏東入俄進程繼續前進),且北約暫停受理烏克蘭想要申請加入的進程,並承諾將飛彈往後撤,拉遠與俄國之間的距離。
  
當然,長期而言,普丁不會滿足於此,會繼續蠶食鯨吞烏克蘭。直到烏克蘭徹底淪為「親俄傀儡國」才會罷手。
 
而北約也將被普丁逼得無法不持續東擴。只要俄國明確將烏東併入領土後,持續對烏進行顛覆滲透,讓烏克蘭再度陷入政權危機時,則北約有可能最終在不情願下,「被迫」批准烏克蘭加入北約,但暫時不在烏國部署重要武器,以免過度刺激俄國。
 
Feb 15 Comment:
普丁這波進逼最大目標就是阻止北約吸納烏克蘭。若普丁只拿下烏東就收手,而讓烏克蘭成功加入北約,輸家就變成普丁。
  
    
(pic from CNA)    
February 20 at 12:58 PM    
 
【是否該入侵烏克蘭?普丁如何思考?】
   
普丁這波進逼的劇本,必然是「隨時動態修正」,且大致上必然至少有上中下三種等級的對策。
  
壹、上策-
自然是「不戰而屈人之兵」,就是還沒開火就逼到烏美歐全面讓步。
  
貳、中策-
必然是「有限入侵」,也就是當烏政府軍與烏東叛軍正式交戰開始或之前,直接把俄軍開入烏東頓巴斯地區,全面接管親俄武裝勢力的防衛,讓烏政府軍不敢攻打烏東,造成拿不回烏東的既定事實。
  
之後可以讓烏東公投入俄,或正式成為獨立建國的有效治理政權。讓親俄勢力至少在國際法上,取得有利地位。
  
這樣做的風險是,
  
第一,歐美會有「中等級」經濟制裁。
 
第二,烏克蘭政府與歐美可能受到刺激,改變目前不考慮接納烏克蘭加入北約的政策,「被迫」改為正式宣布烏克蘭開始加入北約進程。
  
參、下策-
俄軍直接全面入侵烏克蘭,用海陸空火力高強度圍攻基輔或烏軍主力。
 
這樣做的成本與風險是:
  
第一,死傷慘重。少則數萬人,多則數百萬人以上。
  
第二,歐美將會「高強度」全面經濟制裁俄國。即使有中國援助,經濟仍會重創。
  
當俄國經濟越糟,就會在政治上越依賴中國與美歐,使談判更容易處於不利地位。
  
這雖可能因併吞烏克蘭帶來的戰略利益而獲得補償,甚至長期來說可能在戰略上獲利;但至少在中短期時間內,俄國都會因無法充分消化烏克蘭,而使國力變得更虛弱,普丁政權也變得更脆弱。
  
第三,如果俄國全面併吞烏克蘭,則所謂「不想與北約接壤,應有緩衝區,以免北約軍力威脅俄國,這是俄國的安全需求」之類的說詞,將自我打臉,淪為世人眼中的騙子藉口。
  
北約失去烏克蘭,就等於被迫與俄國接壤,此時只好光明正大在歐俄邊境部署核武了!
  
第四、烏克蘭並非不堪一擊,也不是完全沒有「以弱勝強」的可能。
  
萬一俄軍吃了敗仗,或是只能慘勝而代價過高。都可能危及普丁政權。
  
若俄軍傷亡慘重,且遭到歐美制裁導致經濟重傷,則普丁未必能順利當選下屆總統。且俄國內部可能因經濟衰退出現嚴重抗爭與民變,甚至軍事政變也並非完全無可能。
  
第五,即使俄軍順利拿下烏克蘭全境,也要面臨未來至少數年甚至數十年的統治困難。烏克蘭將成為俄國的嚴重財政負擔與政治風險來源。
  
烏克蘭被併吞後,必然會出現海外烏人反俄組織以及恐怖主義勢力,隨時威脅莫斯科政權,俄政要與普丁也將面對遭暗殺的更高機率。
 
烏克蘭人民對此血海深仇不會忘記,未來世代仍將找各種機會尋求脫俄獨立。
  
第六,中國將趁俄國深陷烏克蘭泥沼之際,迅速擴張國際影響力,加速取代俄國在世界各國的影響地位。
  
這也表示俄國未來將與更多產生摩擦,而且中國將對俄國造成越來越嚴重的威脅,而俄國卻因疏於防範,全面遭中國滲透。最終淪為中國的附庸國,不是不可能。
   
而這一連串演變,第一張骨牌,就是從俄軍深陷烏克蘭泥沼開始。而這根源於普丁過於貪婪的「擴張性民族主義」野心。 
 
Feb 22 Comment:
本文才剛貼出不到2天,北京冬奧才剛閉幕,俄軍立刻開入烏東,宣告承認烏東獨立並協助防衛。
 
顯然完全和平收場的外交談判成果越來越希望渺茫。
 
接下來努力的重點,會放在避免俄軍向烏克蘭西部進攻。
  
假如德法一直像現在這樣猶豫不決,對俄的制裁態度軟弱無力,則俄軍隨時進攻基輔,可能性會越來越高!   
 
Feb 23 Comment:
普丁目前還在喊價階段。但未必不會出兵。
 
普丁這人的狂人性格隨年紀變老而越來越強烈。
  
若會幹出非理性的事,也不必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