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馬路安全王 贊助
2016-11-09 01:00:00天光

【2016美國世紀大選】真正的意義



壹、表面:希拉蕊(Hillary) vs.川普(Trump)

貳、結構:聚焦於三大議題戰場

A.反柯林頓家族 vs.反川普
B.挺移民vs.反移民
C.騙子+政客+舊勢力 vs. 瘋子+商人+獨裁者


參、核心本質:四大意識形態戰場發生美國史上最激烈戰役-

1.女性主義vs.反女性主義
2.菁英半壟斷民主vs.反智反道德民粹
3.全球化金融資本主義vs.貿易保護孤立主義
4.道德民主擴張型帝國主義vs.收斂保守型孤立主義





肆、誰勝選比較好?

希拉蕊是女性主義的代表人物之一,但她的選戰基本上並不訴求女性主義;川普不是大男人主義的代表,但他的支持者具有反女性主義的傾向。

希拉蕊是美國人民詬病已久,親近華爾街與權貴的那種政治菁英,川普本人是個土豪型的大亨,但被多數華爾街資本家與政商名流所討厭,支持他的反而多數是庶民。

希拉蕊電郵門起因,當然是為了逃避歐巴馬政府對她信件的監管,才用私人郵件處理公務。但有無重大洩密的證據?如果有,俄國駭客早就爆給維基解密了!不會等到現在還不爆。對俄國與中國來說,川普當選才符合中俄兩國的利益。因此中俄都設法在暗中幫助川普。

希拉蕊從具有理想的反越戰運動開始投入政治,但擠進權力核心之後,已成為成熟老練且帶有狡詐性格的一流政客,為了勝選,耍很多手段。她本該在初選輸給桑德斯,但她動用民主黨內的人脈,暗中做掉桑德斯。後來所幸桑德斯仍然願意支持她。

目前很多對希拉蕊的批評都只是未經證實的小道消息,可信度不高。例如有人指稱柯林頓家族身邊有幾個人離奇死亡。但初步看來,但柯林頓家族並無涉案。儘管引人懷疑,但對選情無足輕重。因為如果柯林頓家族真的涉及幾條人命的「跡象」或「嫌疑」,FBI直接調查她與命案的關聯就夠了,遠比調查電郵有無洩密更勁爆百倍,一槍斃命,今天希拉蕊不會還活在這裡選總統。

希拉蕊這人確實不誠實,就是個政客。但在美國政壇,大多數人都這樣,她並沒有比多數政客明顯更邪惡。然而,川普並沒有比希拉蕊誠實,他顯然也暗藏逃漏稅證據不敢公布,還被股神巴菲特狠酸不敢公布財產資料。

川普是個過度自戀的自大狂。能力平庸,私德差,私心重,知識水準低,缺乏國際外交視野,卻又絲毫不甩所有專家對他的建議。他缺少教養與品格,對女性不尊重,無法理解女人思維,骨子裡不曾有同理心。選民喜歡他的唯一原因,是他對民主黨的批評,講出了草根選民對政壇的不滿。選民只是因對希拉蕊和民主黨不信任,想透過他的嘴來發洩,而不是真的對他的領導力寄予厚望。

希拉蕊的優點,是對外交與國際事務嫻熟,對於照顧弱勢的社福理想仍未喪失,使她基本上仍算是個有人性的「人」,要在她任內做出令人吃驚的重大傷害性決策並不容易。今天的她,本質上還算是個『理想未泯』的人。她至少不會去幹布希家族為了石油利益出兵伊拉克這樣嚴重的事。

川普的性格類似菲律賓的杜特蒂式,都可歸類為「狂人」。他宣稱自己是基督徒,但他很像台灣那些會拜拜但根本不曾真信宗教的世俗功利人物。不是真的很信廟裡的神。有好處才信。他的人生哲學完全建立在『成王敗寇』、『競爭,否則等死』的邏輯上,不曾展現過任何『理想性』,不曾在他嘴裡吐出過任何具有寬大胸懷的理想性話語。連言語都只有這樣的格局,萬一當選總統,決策會有多糟,不難想像。

在美式民主政治裏頭的鐵律是:連好聽話都不會說的人,當選之後,更不可能去做好事!因此凡是聰明的選民,寧可把票投給偽君子,也不會把票投給真小人。

如果希拉蕊當選,美國民主體制將繼續維持庸俗與醜陋,不會改善。理論上,政局會比較穩定。而且在民主監督機制下,她能幹的壞事很有限。

但如果川普這樣的人當選,美國民主必然倒退,走向獨裁政治或寡頭政治。但在這一切發生之前,川普有可能成為繼尼克森後再度因弊案遭逼退位的總統。而他下台後,一切考量私利至上的他,是否會把任內重大機密賣給敵國,換取私人利益?很難說!

然而,若希拉蕊當選,有一種政治動盪的風險不能忽略。就是電郵門或者前面所說的幾條人命案件,說不定有新的事證發現。這可能使美國第一女總統身邊親信遭到調查,甚至總統遭彈劾。這樣發展的機率並不小。雖說目前都還只是捕風捉影的階段,但如果有檢警願意賭上生命危險積極不懈偵查,則美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會否也成為美國史上第一位提前下台的女總統?就很難說。

由於川普的政治能力平庸,因此如果他有把柄被聰明的幕僚掌握,將使他成為共和黨內精明政客所操弄的傀儡,一路睡四年。這恐怕會是川普當選後,對美國、對世界都最好的結果。不過,希拉蕊贏面還是比較大。川普就像一陣狂風,捲起千堆雪,但過後什麼也沒留下,唯一留下的是『破壞』。





伍、這場選戰的終極意義?

無論誰當選,都預告三件事-

一、美帝國統治全球的態勢,將從高原期開始往下坡期走。
二、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經濟體制與意識形態,將從高原期開始往下坡期走。
三、人類的道德民主體制,將面臨獨裁專制體制的新挑戰;可能有新型態的民主或半民主體制正在成形。

這場選舉是美帝國與資本主義該如何從高原期往下坡期走的路線選擇。若希拉蕊當選,美國是「軟著陸」,緩慢收斂對全球的統治,並透過希拉蕊精明的才幹持續改革,持續處理外交舞台上來自中俄的挑戰。

若川普當選,美國是「硬著陸」,離譜而大膽的怪異決策將層出不窮,不該刪減的預算拚命刪減,不該支出的預算卻一再暴增;不該撤兵的地方會撤兵,不該出兵的地方卻會出兵。外交上川普將逐一擁抱俄國、中國、敘利亞等獨裁國家,進行魔鬼交易。對內則必然政敵環伺,身邊無人可真正信任;因而也極容易被一小搓精明的幕僚徹底操控,「傀儡化」的情況甚至將比小布希當年更嚴重。最後,川普也很有可能成為繼尼克森後,再度提前被逼下台的總統。

無論如何,「美式道德民主主義」全球擴張的力道,仍持續發揮影響力。然而,獨裁專制政權的反撲力量,也將比歐巴馬時代更加強大。

欣喜的是,民主實驗與創新,逐漸萌芽,蓬勃發展。現行民主體制可能被迫出現富有創意的轉型實驗創新,如果成功,將是人類社會重要的文明進程。

圖片來源:
http://attach.azureedge.net/newsimages/2016/02/25/456238-PH.jpg
http://aws-cdn.worldtravelguide.net/sites/default/files/new-images/753x320/mount-rushmore-usa-899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