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惠倒數↘ 贊助
2018-09-04 21:13:07酸糖

佐櫻 Born to die 二十 完

睜開眼,一片潔白在眼前,他是到了天堂嗎?還是到了地獄?應該是地獄吧,畢竟做了那麼多壞事。掙扎起身發現手上和腹部傳來刺痛感,呆然看著手上的點滴。

 

        他還活著?

 

        床尾站著兩個人,他最討厭的兩個人站在他的床尾,其中有一個還以為不會再見面了,熟悉的墨黑和刺眼的鮮紅,日向寧次和赤砂蠍。

 

        他很確定他還活著,因為他很確定這兩個人還沒死,滿腹疑問但他還是選擇先說:『櫻呢?她在哪裡?』

 

        『她不在。』

 

兩人表情嚴肅地看著他說,看得他頭皮發麻,繼續問道:『什麼意思?她在哪裡?我要見她。』

 

說完他連忙翻開棉被,動作太大牽連到傷口,他忍不住倒抽一口氣,待痛楚過去後說:『你們說話啊。』

 

『她不在了。』

 

『她在哪裡?我要見她,我說我要見她!』

 

見沒有人要解釋的樣子,佐助想要下床,寧次便取來一台輪椅,組裝好後不甚溫柔地幫助他下床坐在輪椅上,推著他走出病房,蠍則在後頭,一同來到地下的太平間。

 

比任何地方都強的冷氣讓傷後虛弱的他忍不住縮起身子,為了見她連外套也不拿了,被推進了其中一間,白布覆蓋著平台,大手略帶顫抖取下那塊布。

 

櫻,死了。

 

他放棄克制恐懼,任顫抖嚴重的手撫著她的秀臉,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手指撫過光潔的額,過去她的自卑被他的親吻解除。來到闔上的雙眸,從前只注視他的、笑起來會彎成可愛弧線的雙眼,再也不會睜開了。堅挺小巧的鼻子,總愛從後頭擁著自己、用鼻頭蹭他的女孩,不存在了。粉色的唇變成了慘白,過往說出甜言蜜語也吐出傷人的話,再也不會有了。

 

春野櫻,死了。

 

『為什麼……』他無意識地說。

 

『我們花了點時間解決團藏,趕進去的時候櫻就沒有呼吸心跳了,至於你,經過一番搶救還是救回來了。』蠍開口解釋。

 

櫻又再次丟下他了,這次他是怎麼也找不回來了,她一個人到地獄不知道有多害怕,他說過要陪她的啊,他們許諾再也不分離、要永遠在一起的啊,她怎能沒有他的陪伴就一個人去那裡?她不再需要他的陪伴了嗎?

 

        他想回應她在生死關頭說的話,但嘴裡卻不斷要她別再說了,要撐著等到救援,不要說這種喪氣話,之後他們有一輩子好好說,如今他再也等不到她了。

 

        她說慶幸這個世上有他,讓她覺得活著有意義,他才是最能體會這句話的人。流亡期間痛苦萬分,每次睜開眼就是生與死的拉扯,若不是發誓報仇還有她的存在的話,他真想睡去不再醒來,她是他活下去的動力,一直以來如是。

 

如今她死了,他也沒有活下去的必要,為什麼要將他救回、徒留他在沒有她的世界上一個人痛苦呢?

 

『當初……她用自己來換取你的自由,她說她愛你勝過於愛我。』

 

蠍不要多加猜測也知道為什麼會有醫生來牢裡治療他,之後塞給他一筆錢將他送出國境之外,並告訴他不要再回來了,否則會引來殺身之禍,一定櫻那傻丫頭拿自己來換他,所以他要求再見櫻丫頭一次,卻被狠狠拒絕了。

 

『若當初讓她跟著你一起走,就不會遇到這種事了,或許……早就不該去帶她回來。』

 

或許他們一開始就不該相見,她就不會被他牽扯進痛苦的深淵,就不會服下zixxc,就不會痛苦流淚了,更不會犧牲生命了。

 

『宇智波佐助!』蠍怒吼後扯住他的衣領,將他從輪椅上拉起,朝他吼罵:『你真的相信她的違心之論嗎?你難道看不出來她愛的是你嗎?她對我只是感激還有內疚而已!你知不知道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都在想你?你知道她睡著的時候會哭著喊你的名字嗎?你知不知道她每次做了惡夢後醒來都會把我誤認成你?你到底知不知道她愛的是你啊?從頭到尾沒有別人、就只有你啊!』

 

激動加上許多情緒湧上,蠍的眼眶泛紅,直想捏斃眼前的男人,不,他想捏斃的是自己,好不容易在日向寧次的幫助下潛入此國,沒想到來不及見上櫻一面就永遠失去她了。

 

『她說過的……她說過啊……』

 

她說她對蠍是感情還有家人的愛,對他才是最純粹的愛情,為什麼他到現在才發現呢?

 

房間內三個人各有所想,唯一共通點是都為春野櫻傷心。

 

 

 

他拒絕任何人的陪同開車出去兜風,他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向來我行我素慣的他難得安撫人,說只是想要一個人去透透氣,不會做傻事。

 

他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開著敞篷跑車,也不知道該開往哪裡,應該說哪裡都好哪裡都沒差,因為在乎的人不會再出現在哪裡了。

 

一個閃神開上交流道,不在乎速度和罰款在高速公路上飆速,任冷風如鋒利的刀刮過俊臉,他也沒有知覺,他已經不知痛為何物了,一顆心麻木著。

 

下一個回神發現自己已經下了交流道往山區開去,開到半山腰發現車子開始減速,一路上心不在焉沒發現油箱沒有油了,又沒有帶手機,只好帶著其他個人物品走下山。

 

山區沒有什麼人家可以求教,勢必要走到山下才能找到人,天色又將晚,他可以感覺氣溫開始下降,被白天的太陽曬得滾燙的柏油路在此時釋放熱能,讓他不至於冷到打顫。

 

一步又一步慢慢往山下走,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散步了,自從當上領導人,出入有人開車、處處有保鑣,也好久沒有放任自己的思緒,他總是在思考工作上的事情,還有他和櫻之間的事情。

 

她要他為了花火和孩子活下去,他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有什麼能讓櫻如此犧牲奉獻的?連性命也雙手奉上?他突然覺得死亡離自己很近,在將卡卡西拉下台後他知道自己有一天也可能被人扳倒,卻沒想到這一天來的如此突然。

 

那個傻女孩為什麼要跟過來呢?他明明就有用眼神示意要她不要亂來,他一個人隨團藏去就好了,為何還要傻傻跟來?若她留在會議室就不會死了。最該死的人是他,為什麼不是他死?但不可否認的是當她不畏艱困也要隨他走的時候,心底的喜悅是戰勝對死亡的恐懼的,因為櫻還在乎他。

 

自從櫻為了赤砂蠍向他下跪,他就覺得曾經靠近的心瞬間拉遠,不是因為櫻說更愛那男人,而是自己去試探她的感情的舉動,光是這舉動就讓櫻心灰意冷了吧?之後他們表面正常,本質卻像沒有心的人,即使擁抱在一起還是覺得冷。

 

他將櫻的不反應當作是為了那男人而顯露的順從,所以他想抱就抱想吻就吻,必要時直接抱到床上,反正她不會反抗,因為這是他給她的懲罰。可是這樣好嗎?有的時候他問問自己;把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留在身邊有什麼意義?他快樂嗎?櫻快樂嗎?這段消耗彼此的感情真的好嗎?

 

可是,當工作或是生活上的壓力壓得他快喘不過氣時,他就會想起櫻。他會回到有櫻的房子,與她共用晚餐,光是看著她慢慢地吃飯喝湯的模樣,看著她潔完身後穿著睡衣、充滿生活感的模樣,即使什麼都不說,就能讓他緊繃一整天的神經舒緩下來。

 

夜間,看著她毫無防備的睡臉,他就想著時光能夠停在此時該有多好?櫻不再哭泣也不再憂傷,他們眼裡心裡只有彼此沒有別人,沒有權勢地位參雜其中,純粹愛著對方,為什麼這一切都走樣了?

 

是他,是他先拋下櫻和花火結婚的,是他把愛笑的櫻變得沉默了,是他奪去櫻的性命,罪魁禍首都是他,所以櫻也拋下他了,用一種他再也找不到的方式。

 

有些累了他也不硬撐,在路邊的座椅坐著休息,熱汗隨著頸部的線條不斷下滑,伸手用手背抹去,倏地一個念頭閃過腦海:為什麼他還在求生?為什麼要走下山?為什麼不坐在車上等待死亡來臨?

 

他還是有求生意志的,是因為櫻要他活下去的要求還是因為貪生怕死?櫻,你為什麼要讓我這麼痛苦?讓我再也找不到你,這就是你給我的懲罰嗎?沒有好好待你的懲罰嗎?這與之前她出逃時的煎熬又不一樣,那次是櫻生死未卜,成日懸著一顆心,這次是已知她死了,他的心也死了。

 

突然發現從前經歷的根本不算地獄,櫻不再愛他、櫻對他大喊下地獄都不算什麼,最可怕的地獄是再也見不到櫻了,他也不能去找她。讓我行屍走肉雖生猶死,你的懲罰好可怕,永遠沒有止息的一天。我知道錯了,卻再也來不及了。

 

他想去地獄陪她卻被她的要求所困,讓我再也碰不著你,你不再需要我了嗎?才會用那種要求來阻止我靠近你嗎?也是,只要他一接近櫻就會帶給她傷害,是人都想躲得遠遠的。

 

在牢裡赤砂蠍說他隨意揮霍櫻的感情,說他是單方面享受愛的人、他沒有付出過,自己不肯承認而且說也是有付出的,現在他明白在櫻的面前,他的付出是如此渺小,連一粒塵埃都比不上。

 

是嗎?如塵埃般渺小,那麼消失了也不會有人注意到吧?他開始覺得意識模糊了,待在這個山裡被人遺忘、等待死亡的來臨也好,他就能去地獄陪櫻了,雖然她可能會生氣自己沒有遵守諾言,可能會氣的打他一頓,這樣也好,他再下跪取得她原諒好了,她也趕不走他,這一次他們真的再也不分離了。

 

 

再次醒來,純白的天花板還有消毒水的味道,一旁的水月擁上來。

 

感受到佐助投來的視線,水月先開口:『抱歉,因為不放心你,所以我們在車子上放了追蹤器。』

 

聽他敘述花火原先也是在這裡的,只是她有些累了,水月就要她先回去休息,換他留守。

 

他被救回來了,還是沒能去找櫻,最該活下去的人死了,最該死的人卻活下來。思及此他用手覆蓋雙眼,沉默包覆著病房。

 

水月想起佐助失蹤的事,那時花火致電給他問佐助有沒有在他那裡,仔細追問下佐助已經一整天沒有回去了,手機也沒有帶在身上。他想起領導人的車上都裝有追蹤器,就循著追蹤器的信號來到偏遠的山區,找到半躺在路旁椅子上、意識不清的佐助,且呈現輕微脫水狀態,才結束這場驚魂記。

 

他不加掩飾地嘆氣,之後道:『我知道你很難過,但她走了你也要過下去,畢竟你的命是她給你的啊。』

 

『我寧願不要這條命。』

 

『你說什麼傻話?』水月一把拉開他的手,怒道:『你覺得她為什麼要犧牲性命保護你?因為她不想要你死啊!』

 

『我知道。』他知道,他都知道,因為春野櫻是這個世界上最保護他的人,她不希望看到他受任何一點傷害,更何況是死亡。

 

佐助的視線呆盯著天花板沒有焦距,又說:『櫻呢?她去哪裡了?』

 

『依你的吩咐葬進宇智波家的墳墓了,也進了祖譜。』

 

『水月,謝謝你……我累了。』感謝水月完成他交辦的事項,他閉上眼下達驅逐令

 

『不用謝……你早點好起來,不然就換我當領導人。』水月邊收拾東西邊開玩笑道,希望能緩和一下氣氛。

 

『呵……你要就拿去。』沒有了櫻,領導人的地位又有什麼意義呢?

 

水月似乎沒料到他會如此乾脆地讓出這位置,愣了一下又說:『我才不要呢!現在就累得像條狗了,領導人要當你自己當。』

 

聽到水月逐漸離去的腳步聲,佐助緩緩睜開眼來,又剩下自己一個人了,他發現病房的白光好刺眼,刺眼得讓人落下淚來。

 

還是睡著好了,就可以什麼都不用想,櫻,你會來我的夢裡嗎?還是連夢也不讓我夢到呢?這也是你對我的懲罰嗎?

 

 

 

宇智波佐助,火之國的領導人,傳奇般的人物,歷經流放和叛變當上領導人,任期內還經歷過叛變,幸運保住一條命,最後因為健康以及年齡因素而卸任。

 

年邁的他面對死亡的來臨不慌也不怕,或許是經歷大風大浪後的坦然,或許是因為可以見到許久未見的家人朋友,據說春野櫻一次也沒有入過他的夢。

                                                                                                                                                                                                                〈全文完〉

lovearash267 2018-09-13 15:19:02

加油加油~~期待你的新文章喔^^

版主回應
謝謝你喔!
一直以來的支持^ ^
2018-10-02 21:07:12
lovearash267 2018-09-05 11:08:31

這雖然是一個傷心的結局,卻又覺得這是他們最好的結局,
如果櫻活著!佐助和花火還有小孩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對櫻來說也會是種折磨,也許永遠失去會可以真正體會
也因為失去跟永遠得不到就會加倍思念刻骨銘心



酸糖神麼時候還會有新文章~~~我非常期待喔

版主回應
這是悲的結局,讓佐助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當他領悟時一切都來不及了
或許是悲傷的結局,也可能是最好的結局
櫻若活著就要接受佐助有妻小的事實
若要坦然接受需要有心理準備
櫻的離開對佐助而言或許是最好的一堂課
因為他真正體會到痛苦,往後都在回憶中度過了

新的文章嗎?目前沒有想法呢
如果有想要寫的東西會放上來,也可能消失好一陣子
很謝謝你這段時間以來都留言,讓我知道你的想法
很謝謝你撥出寶貴的時間來留言,超級感動的啦QQ
2018-09-11 23:2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