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不是鐵打 贊助
2021-05-04 00:42:05snow

取暖

眼鏡掉漆引發敏感,皮癢()所以買了個人史上最貴的一幅膠框眼鏡。

貧窮限制想像,我多數時候都感受不出價位對品質的細緻影響,長期都在「能用就好」的狀態,與「高質」無緣。「個人史上最貴」可能在其他人眼中屬「正常價」,已有夠我肉赤。

試戴過後店員就把眼睛包好塞到盒裡,直到打開位眼鏡盒,露出一角,突然覺得值了。

出手之前當然知道店家的背景,只是沒想過有甚麼特別記認。然後,圖案走入眼的一剎,久違的有點鼻酸。

有些話仍然天天在聽在講,每每提自己莫失莫忘,但看着世界天天變壞,愈是強行打起精神愈是時時刻刻都在告訴你世道有多悽慘,身邊的一切分崩離析,愈發不知道有甚麼可倚靠。

除了眼睛布上的圖案,再沒有其他,卻好像某個你認識的人輕輕跟你點點頭,你知道的懂的。然後,各自安好,他日再聚。

 

  

上一篇:喜慶感UP

下一篇:Punch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