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19 08:19:49荷塘詩韻 二

翠玉白菜 余光中

翠玉白菜   余光中


前身是緬甸或雲南的頑石

被怎樣敏感的巧腕

用怎樣深刻的雕刀

一刀刀,挑筋剃骨

從輝石玉礦的牢裡

解救了出來,被瑾妃的纖指

愛撫得更加細膩,被觀眾

艷羨的眼神,燈下聚焦

一代又一代,愈寵愈亮

通體流暢,含蓄著內斂的光

亦翠亦白,你已不再

僅僅是一塊玉,一顆菜

只因當日,那巧匠接你出來

卻自己將精魂耿耿

投生在玉胚的深處

不讓時光緊迫的追捕

凡藝術莫非是弄假成真

弄假成真, 比真得更真

否則那栩栩的螽斯, 為何

至今還執迷不醒,還抱著

猶翠的新鮮,不肯下來

或許,他就是玉匠轉胎


---
解讀: 首先是 人 物 分離。 玉匠和玉石毫不相關,接著 玉匠進入玉的世界, 引伸出 人有生死,但是藝術永恆 的觀點, 最後  人 物 行神和一, 玉匠化為螽斯, 擁抱翠玉白菜。

上一篇:歲月之歌

下一篇:葡萄園詩刊229期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21-02-21 16:10:25
(悄悄話) 2021-02-20 20:17:07
(悄悄話) 2021-02-20 20:0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