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級平價電動車登場 贊助
2021-07-24 12:00:00艾瑞兒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2-7

2-7 沙灘排球

 

  我們站在原地小聊了一下,直到聽見隊輔的口哨聲,才發現差不多到集合時間了。隊輔表示整片海灘都有學長姊精心設計的各個遊戲體驗,海邊的行程主要是想讓大家有更多熟悉和互動的機會,沒有競賽的意味,所以大家可以自由參加、放輕鬆玩。

 

  聽完後大家各自鳥獸散,連允涵都興致勃勃地和工科男生去玩了。我呆坐在沙灘上,用大毛巾包裹著身體。既然沒有組別競賽的限制,我正想起身去找小貝一起玩,沒想到一抬頭,小貝和郡綸已經出現在我眼前了。

 

  「辛家貝──要不要來玩沙灘排球?阿,雷宇晰妳怎麼還坐在地上,站起來玩遊戲了啊!」薏仁的大嗓門從不遠處傳來,邀請我們一起去玩沙灘排球。

 

  我四處張望了一番,才發現不遠處孫秦已經被一群學妹拖去玩水了,琳琳學姊挨在孫秦旁邊,笑顏逐開。雖然說行前很期待可以和孫秦一起玩迎新,但從活動開始到現在,每一次看見孫秦我都距離他好遙遠,而他的身邊總是有數不清的異性,根本不乏我的陪伴。

 

  「唉,看來要跟那個大忙人一起玩是沒望了,我們先自己玩吧!妳開心一點啦!」小貝在我耳邊輕聲說,拍拍我的背給我安慰。

 

  我意興闌珊地起身,發現另一邊柚子學長竟也遭遇和孫秦一模一樣的狀況,他明明是攝影組,卻被一群學妹強迫放下相機去玩水。我不禁失笑,果然所謂系草,即使不是隊輔也有隱藏不住的魅力。

 

  沙灘排球和一般的玩法沒什麼兩樣,不過輸的那一方要被贏的那一方丟進水裡面。看到上一隊的同學們不管贏或輸都一樣玩到全身濕透,畫面是有點搞笑,我也稍稍昂起了一些玩遊戲的心情,但心裡不禁想著如果輸了的話,我就得下水了啊……

 

  小貝似乎發現我的憂慮,拍拍胸鋪向我保證她會加油贏得這場比賽的。愛海的小貝,在陽光的照射下她的笑容顯得特別耀眼,薏仁和郡綸的視線沒從她身上離開過。

 

  遊戲開始前要互相自我介紹,小貝興高采烈地說完之後便轉向我,我都還沒開口,她就搶先說:「等一下──妳該不會要披著這個大毛巾玩排球吧!」小貝翻了白眼,一把將我的大毛巾扯了下來,往旁邊丟去。

 

  「欸、欸──」陽光直射在皮膚上讓我感到特別赤裸,我滿臉脹紅,但如果我表現得太明顯豈不是很像鄉巴佬嗎?於是我鼓起勇氣,對著大家微笑招手。

 

  「大、大家好,我是雷宇晰,綽號……呃,可以叫我雨妹,因為我如果沒帶雨傘,就會下雨。」我摳摳臉頰,尷尬地說完,大家停頓了半晌,不知怎地突然笑了出來。沒想到氣氛比我想像得輕鬆許多,我也不那麼在意有沒有披毛巾的這件事了。

 

  遊戲進行得很順利,我們簡直是玩開了,我甚至忘記自己是來參加迎新活動,比賽中發生許多有趣的事情,我和小貝幾度相視哈哈大笑。我突然間豁然開朗,更重視眼前一起玩的人事物,把稍早煩惱的事拋諸腦後。

 

  結果,儘管小貝、郡綸和薏仁展現超高的運動細胞,最後我們這一隊還是輸了,輸了就得被丟進海裡啊──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心裡準備還沒做足,天曉得我淋濕就重感冒的魔咒這次能不能放我一馬。

 

  小貝說要去幫我拎那條剛剛被她丟遠的毛巾,至少濕了可以趕緊擦乾,原本我走在她身後,但才剛起步,我就突然被潑了一身濕。海水在陽光的照射下溫溫的,但對方如此冒失的舉動還是使我嚇了一大跳。

 

  我睜開眼往斜後方看去,發現是對面那隊的阿緯潑過來的。

 

  「雷宇晰,不要耍賴喔,願賭服輸!」他哈哈大笑,用學長姊準備的小水桶舀了水,又準備往我潑來。

 

  「……好啦──我自己會進去水裡啦!不要再潑我喔!」我皺起眉,趕緊出手制止他,他滿意地笑,結果我才一轉過身,他又將水桶的水潑了過來,我賭氣地回過頭看,他的模樣十分狡猾,簡直就像國小生。

 

  「哈──啾──」我渾身溼答答的,反正都已經濕了,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乾脆豁出去,也把阿緯潑得一身濕,小貝回來後看到這一幕,也和郡綸一同加入戰局。

 

  薏仁這時卻不知道跑去哪裡了,他剛剛跟我們同一隊,也算輸的那一方,沒想到卻偷偷躲起來了!我暗忖原來看起來大咧咧的他玩遊戲輸了還會裝蒜啊。

 

  潑水遊戲玩到最後,工科男生不管一開始有沒有來玩沙灘排球,突然集結在一塊兒高聲呼喊要把我抬起來丟進海裡。

 

  「欸──等一下,我不會游泳啦……」他們嘻嘻笑,一人抓一手,真打算把我抬起來,我慌張地制止,他們卻以為我在開玩笑。

 

  「把不會游泳的人丟到水裡面自然就能學會游泳了啊。」有人甚至雲淡風輕地說。

 

  「喂──等等!我真的不會游……」我著急地呼喊著。

 

  就在我即將被阿緯帶頭、三人成群的工科男拉扯推擠到海裡之際,我的左手突然被一個外來的力道抓住,用力地將我拽了過去。我甚至還沒來得及看清楚是誰這麼快速地將我抽離了那群臭男生,肩上隨即被披上了一條大毛巾。

 

  「妳趕快擦乾。」那人站在我的面前,雙手扶住我的雙肩,我聽見熟悉的磁性嗓音,抬頭一看,果然是孫秦。他蹙眉,微微彎腰歪著頭看我,「是誰把妳潑濕的?」

 

  「吼,學長耍什麼英雄救美啊──還是乾脆把學長一起丟進去?」阿緯在一旁瞎起鬨,薏仁不知道何時又出現了,重重拍打了阿緯的頭。

 

  「我覺得會被丟進去的是你。」薏仁癟嘴笑道,而阿緯一臉搞不清楚狀況。

 

  孫秦將我轉過去面向大家,他雙手壓在我肩上,讓我緊緊靠著他,「我聽說……剛剛有人要把我的女朋友丟進去海裡?」雖看不見他的表情,我卻能感覺到他的嘴角正揚起報復的微笑。

 

  我咬緊下唇,沒想到孫秦會在這時候破功……我不好意思直視阿緯的表情,於是尷尬地看向別處,沒想到柚子學長竟然也和一群我們班的女同學站在現場看好戲,他扶著下巴偷笑,好像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蛤?學長你說啥?」阿緯一臉茫然。聽到孫秦這麼說,有的人一聽就懂了,有的人卻以為孫秦在演戲。

 

  「宋昱仁,上。」接著孫秦和薏仁兩個人將阿緯抬得高高的,還故意搖晃了幾下,阿緯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大聲呼喊他錯了、求求學長行行好,孫秦和薏仁直接忽視,最後真的把阿緯拋進去海裡,附近圍觀的人都拍手大笑。

 

  柚子學長走了過來,「我剛剛聽到宋昱仁跑過來大聲求救,跟孫秦說他再不過來的話雷宇晰就要被吃掉了。笑死我,他可以再誇張一點……」

 

  小貝也湊了過來,「我還以為薏仁剛剛去躲起來了咧,原來他是去幫宇晰找支援,他終於不是豬隊友了!」

 

  「……孫秦學長原來是雷宇晰的男朋友嗎!」這時郡綸突然理解到什麼一般,反應慢了別人一拍。

 

  「對,你現在才聽出來嗎?」小貝被郡綸的後知後覺逗笑。

 

  「學長有跟我聊到過他的女朋友,他說……」郡綸看著我的臉,欲言又止。

 

  「說什麼?」

 

  「他說他的女朋友呆呆的。」

 

  語畢,柚子學長跟小貝捧腹大笑。我噘著嘴,臉上三條線,孫秦這傢伙,這種形容詞不用介紹給別人知道吧!

 

  「哈啾──」小貝似乎也玩得太瘋,竟然也打起了噴嚏。郡綸四處張望了一番,跑到遠處去拎了一條浴巾,但他還來不及走回來,薏仁就從小貝的頭上拋下一條毛巾,把嬌小的小貝整個蓋住。

 

  「啊──宋昱仁你很白目欸──」小貝終於從毛巾的縫隙中將手跟臉露了出來,惡狠狠地瞪著薏仁。

 

  「誰叫妳穿那麼少!打噴嚏活該。」

 

  「靠,你給我過來──」小貝追著薏仁跑,郡綸手中還拿著剛才那條毛巾,呆呆地看著兩個活寶在沙灘上你追我跑。

 

  孫秦處置完阿緯那群後,也走了過來,剛剛那些嚷嚷著要把我們丟到水裡的男生們沒有人敢再往前走一步,站在遠處竊竊私語的。

 

  「欸,你這樣會讓學妹很難做人吧。」柚子學長雖然這麼說,卻似乎很認同孫秦的作為,嘴上的笑容惺惺相惜。

 

  「我忍不住,他們自找的。」孫秦聳聳肩,不以為意。「話說你剛剛也很忙嘛,怎麼有空過來?你們商科的學妹真的很可怕。」他挖苦地說,兩個人難得有共同話題。

 

  「你見識到了吧!幸好她們沒說要把我丟到海裡,我早上頭髮用很久。」柚子學長悠悠地說,還故作姿態整理起頭髮。

 

  我看著兩位高大的男子一左一右站在我眼前你一言我一句地聊起天來,怎麼感覺現在我才是多餘的那一位?正當我這麼想時,又走來一位讓我預料不到的人,我終於近看到她,是琳琳學姊。

 

  「我很想見見是哪位學妹有這麼大的本事,能把兩系的系草同時綁在這裡?」琳琳學姊正視我,嘴角雖上揚,但眼神帶著殺氣,明明說的話有點刺耳,卻找不出蛛絲馬跡證明她的尖銳。

 

  她穿著一身鮮艷清涼的泳裝,也套著一件罩衫,臉上亮眼的妝容更顯皮膚吹彈可破,是實至名歸的系花。她的氣場強大,光站在這兒我就打了幾個寒顫。

 

  「學、學姊好,我叫雷宇晰。」

 

  琳琳學姊突然哈哈笑了起來,「妳還真的跟我自我介紹!妳的大名我剛剛就已經耳聞了,畢竟聽說妳是孫秦的女朋友。」她挑起眉,看向孫秦。她眼底有一種懷疑、挑釁的樣子,但五官還是如此耀眼亮麗,讓人討厭不起來。

 

  「對啊,跟妳說過了妳還不相信。她叫阿晰,很可愛吧!」孫秦將我勾了過去,笑出酒窩,而我的體溫瞬間飆高。他甚至拉起我的手跟琳琳學姊揮揮手說嗨。

 

  「……你最好不要騙我。」琳琳學姊看起來被孫秦的話惹惱,卻刻意將情緒隱藏了起來,一口氣堵在胸口的模樣。她說完這句話就轉身走掉了。

 

  「我看起來像在騙人嗎?」孫秦歪著頭,似乎真的很疑惑。

 

  「乾──她是以為你只是為了拒絕她所以找學妹當煙霧彈,不是真的跟學妹在一起,你頭腦也太簡單了吧。」柚子學長說。

 

  「哦。但是如果我真的要找煙霧彈的話……不會找阿晰這種啊!」孫秦若有所思地說,他和柚子學長對看了三秒,兩人都笑了出來。

 

  「說的也是……」

 

  「什麼意思啊?我這種?我是哪種?」我抬頭看看這兩位大男生,他們笑而不答。

 

  後來柚子學長又被其他學妹拉走,這時我和孫秦終於在這場迎新活動中難得有兩人獨處的時間。我們找了一個有遮陽傘的地方坐著聊天,海風徐徐吹來,淋濕的我,感冒症狀似乎尚未發作。

 

  「這泳裝是辛家貝幫妳準備的對吧。」他瞥了我一眼,嘆了一口氣。

 

  「嗯嗯,她說這件很襯我的膚色……好看嗎?」我將毛巾褪下,想仔細瞧瞧泳裝的花色。

 

  「欸,妳聽話啦,披著。」不料孫秦馬上又把我的毛巾披了起來。

 

  「喔……你覺得不好看嗎?」

 

  「……好看啊。」孫秦默默望向別的地方,總感覺他被曬得臉頰紅紅的。

 

  既然覺得好看,卻別過頭不想看,我低頭思索難道是我的身材不夠好嗎?孫秦要不要這麼為難我啊……還是他說好看只是說說而已?真是不懂男生。

 

  「還是你都在看別人……」我嘟著嘴,抱著曲起的雙膝,懊惱著。

 

  孫秦聽到我這麼說,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他戳了我的臉頰。

 

  「妳穿這樣我怎麼還會想去看別人?擔心妳都來不及了……妳穿起來很好看,但是我不想要妳穿給別人看。」

 

  我回過神,發現孫秦已將視線回到我臉上,「這裡人那麼多,而且都是工科的臭男生,我怕妳太搶眼,會被臭男生欺負──像剛剛一樣。而且誰讓妳穿那麼少啊!辛家貝不是說妳不管淋到雨水或海水都會感冒的嗎?怎麼不好好照顧自己,阿晰這個笨蛋。」他輕輕地在我頭上敲了一下。

 

  「……喔。」我低著頭,甜甜一笑,原來他是在關心我啊。內心頓時湧上一股暖流。

 

  海風將我的馬尾吹亂,鬢角幾綹濕濕的髮絲黏在我的臉頰上,孫秦用手將我把凌亂的髮絲順著勾到耳後,然後把我輕輕拉了過去,在我的唇上簡單地種下一個輕吻。

 

  「誰敢欺負阿晰,我就欺負誰。」他賭氣似地說,我想到阿緯的遭遇,便覺得他不是玩笑話。

 

  「哈──啾──」我突然間打了一個大噴嚏,孫秦憂心忡忡地看著我。

 

  他趕緊從他的後背包裡翻出一件T恤要我套上,我照做了,這衣服有孫秦平常散發的淡淡香氣,是混合著衣物柔軟精和他本身特有的味道。他甚至用大毛巾把我的髮尾仔細地擦乾,一點細節都不放過。他邊幫我擦頭髮還邊發牢騷,說我不會玩沙灘排球怎麼還要去玩,我咕噥著說其他遊戲也一樣會碰到水啊,在海邊哪有不玩水的道理。而我也暗自竊喜,除了打噴嚏,到目前為止我的重感冒症狀似乎都沒有發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