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21-06-19 04:21:03艾瑞兒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1-2

 1-2 天然呆

     □□

 

  星期二下課後,我和小貝一如往常到咖啡店打工。小茵店長對我們莞爾一笑,和我們聊起那三個男生。甸嶼是小茵店長的高中同學,本來他們讀同一間大學,小茵店長休學後和姊姊小桑合開了這間咖啡店,因為住得很近,因此甸嶼常來光顧。而宋昱仁和孫秦是他系上的學弟,他們三個人常常同進同出。

 

  「欸欸,那個討厭的薏仁本名是宋昱仁啦!記清楚沒?嗯?」小貝故意用手肘頂我,不停挑眉,我再次白眼忽略她。

 

  「他們三個好像很喜歡這間咖啡店。」我邊穿上圍裙邊對小茵店長說。

 

  「男生嘛!聚在一起沒事做總要找個地方待著的,這裡能讓他們打發時間,滑手機打遊戲之類的,習慣成自然囉。」

 

  「那……小茵店長和那個甸嶼,是情侶嗎?」我悄悄地說。

 

  「還、還不是啦……」小茵店長臉上泛起了紅暈,害羞地摸摸劉海。這麼一說,雖然還不到情侶的關係,總該是曖昧對象了吧。我們相視,甜甜一笑,真希望小茵店長快點得到幸福。

 

  交班結束後,店長姐妹花小茵和小桑就一起下班了。平日晚上會出現在咖啡店的通常是一些跑業務的上班族、讀書的學生或形單影隻要找個地方休息的人,看著各自忙碌或放空的每一組客人,配上咖啡店輕柔的音樂,整體畫面讓人舒服放鬆,也是我喜歡在咖啡店打工的原因。

 

  叮鈴──鈴──

 

  「歡迎光臨。」聽見開門的風鈴聲,我和小貝異口同聲地說。

 

  門口走進三個人,有兩張熟悉的面容,是金髮男薏仁和酒窩男孫秦,孫秦的身邊站著一個身形稍微嬌小的女孩子。她紮著整齊的兩雙辮子,面帶淺淺微笑,從她身上穿的制服看得出是一位高中生。他們一進門便朝櫃台這兒向我點頭致意。

 

  「嗨!阿晰。」酒窩男那傢伙逕自大聲么喝著讓人害臊的本土綽號。

 

  「噓!你幹嘛啦……」我皺起眉頭,深怕引起店內客人的側目。

 

  「啊,今天的瀏海正常,也沒有披頭散髮,看起來比較像90年代的人了。」薏仁指著我綁著的包包頭,語氣是友善開朗,話語卻使我汗顏。

 

  「我說啊,你一定是那個沒禮貌的宋薏仁,對吧!」小貝雙手叉腰,對薏仁喊道。她擅於觀察,也不怕與人直接互動,從剛才進門就不發一語地在打量他們。「你是酒窩男孫秦!真的長得滿不錯的嘛,雷宇晰果然不會說謊。」她望著孫秦,露出一臉驕傲的神情,搭配自己的話語同意地點點頭。

 

  「啊啊啊──辛家貝!」我手忙腳亂地想阻止她不受控的行為舉止,想也知道成效不彰。

 

  「什麼什麼沒禮貌?欸!雷宇晰妳是這樣介紹我的嗎?」薏仁氣噗噗地向我質問。

 

  「阿晰說我長得很帥嗎?」孫秦雙眼發亮,一臉得意洋洋,身旁的雙辮女孩看著我們的互動也露出燦笑。

 

  「不、不是那樣啦……哎唷!辛家貝!」我的臉瞬間漲紅了起來,我到底要怎麼解釋才好?

 

  「咦?還少一個長得最高看起來脾氣最好的甸嶼?在哪裡?」辛家貝根本沒在乎她的閨蜜快被她賣得體無完膚,竟然還在四處張望尋找消失的第三位!

 

  「甸嶼學長晚上有事。阿妳又是誰啊?」薏仁像早就忘記兩秒前我說他沒禮貌這件事,迅速應答了小貝的疑問。

 

  「那這位是?」小貝忽略薏仁的提問,反而注意起孫秦旁邊站著的雙辮女孩,說起來,同樣嬌小的她們站在一起畫面好可愛,但袖珍型的小貝還比雙辮女孩再矮了一些。

 

  「我是宋潔晰,是他的妹妹。」她用眼神看了一眼薏仁,向我們點頭微笑。說是兄妹但兩個人散發的氣質十分不同,她就像家教良好的公主一般,光站在那而不發一語就足以吸引眾人目光。

 

  「叫她小晰或Jessie就可以了。」孫秦在一旁補充。

 

  嗯?名字一樣是那為什麼我的綽號就被取得那麼Local……突然覺得孫秦這傢伙很偏心。

 

  小晰和孫秦兩人站在一起十分登對,男的帥女的美,孫秦臉上挺拔的鷹勾鼻、粗濃眉、雙眼皮大眼睛和那一個閃閃發亮的酒窩,配上小晰精靈般大眼、甜美可人的蘋果肌和櫻桃小嘴,這畫面太合襯了。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們是一對情侶吧。

 

  「輪到我了!我是辛家貝,叫我小貝就好了,我跟宇晰是從國中就同班到現在的閨蜜,也一起在這裡打工哦!」她神采奕奕,圓潤的大眼反射著咖啡店浪漫的燈光,小貝直爽的性格一直都很容易交到朋友。

 

  「我們家宇晰有點天然呆,上次的瀏海事件請不要見怪,那是她正常發揮。」小貝帶著正經八百的一張表情,說的都是些什麼啊……這傢伙到底是誰的朋友呢?

 

  「這個不用特別補充啦!」我額頭冒出三條線,看來在這些新朋友心中我已經沒有形象可言了。

 

  聽完小貝這番話,不難想像現場的氣氛被炒得有多熱絡,你一言我一句地附和,明明才認識我兩天,對於我的粗神經就那麼有同感嗎?還沸沸揚揚地討論著──此時此刻感覺到涼的大概只有我的心吧。

 

  胡鬧的相見歡結束後,他們找了位置坐下來,小晰也是高三生,帶了教科書來讀,孫秦和薏仁時而幫小晰解決書上的疑惑,時而拿起手機打遊戲。

 

  「我記得他們明明說晚上不會來的呀,之前也沒在店裡看過他們。」我邊沖洗著空杯子邊低語。

 

  「可能妳讓他們印象很深刻吧,畢竟初次見面時妳的表現讓人很驚艷啊。」小貝刻意再提起,冷面笑匠的她居然能不帶任何表情地一再挖苦她最好的朋友。

 

  「閉嘴!妳好煩喔……」我壓壓自己的瀏海,從今以後不能再讓劉海出糗了……

 

  突然小貝若有所思地說:「其實我的直覺告訴我,那個孫秦好像應該似乎依稀對妳滿有好感的吧,可惜他居然有女朋友了──嘖嘖嘖……」

 

  「真的嗎?他怎麼可能對我有什麼好感?」

 

  「哦,」小貝刻意朝我的瀏海看了一眼,挑著眉,「也是啦……」

 

  我轉頭看了眼孫秦和小晰,說實話,我對那酒窩男孫秦也滿有好感的,但即便如此,他和小晰站在一起那麼合襯,那畫面那麼美,怎麼可能會有我的位置呢?

 

     □□

 

  那天之後,他們幾乎每天晚上都出現在咖啡店,小晰總揹著教科書來研讀,儘管孫秦和薏仁在旁邊聊天、打遊戲,她完全不受外界干擾似地戴著耳機,靜靜地抄寫書裡的重點,偶爾抬起頭來和身邊兩個男孩談笑,再立即埋進書中。

 

  她的笑如此輕柔,舉手投足都令人注目,反倒是她的男朋友孫秦卻不常注視著她,比起看著小晰,他反而更常盯著手機。

 

  偶爾,我也會不小心與他四目相對。

 

  我對於「湊巧」的眼神交會常常裝作不在意,每當我故作輕鬆將視線移開,將自己的身軀挨近玻璃杯架旁躲著,總會忍不住泛起嘴角的笑意。與其說他外表出眾,不如說是那左臉頰的酒窩實在太吸引人了,孫秦與薏仁談話總會有意無意地浮現酒窩,他笑起來實在好好看啊。

 

  我禁不住好奇,又偷偷將身子探出杯架外瞄了一眼,孫秦和薏仁說著我聽不到的一些什麼,似乎感覺到我這邊有些動靜,在孫秦準備看向這裡時,我連忙轉身假裝擦拭咖啡機。我確實感覺到自己心跳正在加速,卻不敢細想是為了什麼而悸動。

 

  「那個小晰好認真喔,同樣是高三考生,我們卻是站在這裡上班。」小貝看著小晰悠悠地說,我同意地點點頭。

 

  「而且,每天都有帥氣男友和親哥哥隨扈左右,滿幸福的嘛──」小貝繼續說,我再次點點頭。

 

  「而且,我們家宇晰的眼神還總是看著那個孫秦,真是的……」小貝沒有間斷,我繼續點頭。

 

  「……咦?」我似乎聽懂了什麼,驚訝地轉過頭去看著小貝,她正用一臉「抓包了吧」的表情偷笑。

 

  「妳這個頭腦簡單的笨蛋,妳心裡在想什麼怎麼可能逃得出我的法眼?」小貝笑嘻嘻,湊近我身邊低語:「單戀是很辛苦的,我的小宇晰別做傻事啊──」

 

  我瞬間羞紅了臉,「妳、妳不要亂說……吼──我哪有!」辛家貝這小妮子,明明只有150公分的小小身軀,卻總能輕易制伏我。

 

  小貝吐舌頭做一堆怪表情,就是不肯說自己怎麼發現這我沒跟任何人講的小秘密,她有一個讓我很佩服卻摸不透的特點,就是總能默默地在短時間內洞悉許多事情,從國中就如此了,至今我還是不解。

 

  「阿晰在幹嘛?怎麼笑這麼開心?」我和小貝專注在打鬧嘻笑,吧檯外側傳來酒窩男的聲音。

 

  「沒、沒事!」怎麼這個時候偏偏是這傢伙出現在這裡?我收斂剛剛被小貝拆穿的激動情緒,希望什麼都沒被聽見。「……那你有什麼事嗎?」

 

  孫秦搖搖頭,「就是沒什麼事才過來的。」他坐在吧檯前,鮮少有人在這裡坐下,畢竟大家來到咖啡廳就是想找個屬於自己的私人空間,吧檯這兒幾乎只有和店員熟識的朋友才願意坐。

 

  「你怎麼不繼續陪小晰讀書?」小貝挑眉,似乎比我更好奇。

  

  「哦因為……」

 

  「妳好我要一杯大冰拿……欸?」突然湊近一個點餐的客人,渾厚的嗓音蓋住孫秦的聲音,我和小貝同時抬起頭,那位客人似乎發現了什麼,我們三人同步停頓了三秒進行對看儀式。

 

  「……欸欸欸!這不是楊泯皓嗎?」小貝拉著我的衣服,聲音高八度,「你是楊泯皓對嗎?是吧!」

 

  他點點頭,一臉詫異卻有止不住的開心,「妳們怎麼會在這裡?」

 

  「我們在這裡打工呀!好巧哦!」我回答道,泯皓是我和小貝的國中同學,國三下他因為家庭因素而轉學,也沒繼續和班上同學聯絡,真沒想到會在咖啡廳再次看到他。

 

  「從國三之後就超──久沒看到你的!你長好高了喔!」小貝十分雀躍,我暗自偷笑,對小貝來說任誰都長得很高吧?

 

  「對啊超久不見的,雷宇晰一樣都沒變欸。」泯皓對小貝回應禮貌的點頭微笑後,將視線直接轉移到我身上。

 

  「我?我怎樣?」我像被老師點名似地正襟危坐,不懂他話中的意思。

 

  「阿晰從國中開始就這樣天然呆嗎?」不小心參與到我們三人相認大會的孫秦,似乎不介意剛才話題被打斷的樣子,興致勃勃地想加入現在的新話題。

 

  「雷宇晰的呆是打從娘胎出生就這樣了吧。」小貝聳肩不以為意。

 

  「嗯,是讓人喜歡的那種天然呆。」泯皓直勾勾地望著我,我有些不自在。

 

  空氣瞬間凍結,小貝和孫秦的眼神聚焦在我和泯皓之間,我歪著頭思考,泯皓的話算是讚美嗎?天然呆是說我很「笨」的意思嗎?

 

  「我哪有,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笨啊!」推敲出結論後我為自己反駁。

 

  小貝翻了白眼,「拜託,又沒有人說妳笨!但妳確實很呆,反應超遲鈍。」她心直口快地繼續說:「像是國中那時候全班早就知道楊泯皓喜歡妳,妳還什麼都不知道,超呆的不是嗎?這樣妳懂嗎……呃呃呃啊!」小貝說完才發現自己不小心說出了什麼天大的秘密,想摀嘴也來不及了,只好對泯皓擺出一張抱歉的表情。

 

  「……蛤?怎麼可能。」我神色自若,相信自己的記憶裡根本沒有這回事。

 

  泯皓看著我,眼珠子沒從我身上離開過,「國中妳不知道就算了。」聽到這裡我鬆了一口氣,沒想到泯皓卻繼續說:「之後還是不知道的話……就是真的笨了。」泯皓的雙眼依舊緊捉我不放,說完對我淺淺一笑。

 

  「啊?」我和孫秦同時發出驚嘆聲。

 

  小貝似笑非笑地問孫秦:「不是啊!雷宇晰驚訝就算了,你驚訝個屁喔?」

 

  孫秦笑著,曬出左臉頰的酒窩,「這樣比較入戲啊,阿晰很受歡迎欸。」他看看泯皓又看看我,友善的笑意反而讓人猜不透他真實想表達的情緒。

 

  小貝故作說悄悄話的姿態對著泯皓、孫秦擠眉弄眼,「其實雷宇晰這笨女孩啊!從我認識她時就一直很受歡迎,就是腦袋太鈍了從來沒發現別人喜歡她,所以要追她的人最好表示明顯一點,要直接一點,知道嗎?」小貝這傢伙,只有姿勢在講悄悄話,音量絲毫沒有減弱啊。

 

  「腦袋太鈍了什麼的……我聽得到好嗎?」我賭氣卻無奈地說。

 

  他們三個人同時轉向我,各自露出像在計畫著什麼陰謀的表情,到底在演哪一齣啊?而另我更感淒涼的是,不管是哪一齣,似乎到了最後我都會是被蒙在鼓裡的那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