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雅樂請客 贊助
2021-06-19 04:05:26艾瑞兒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1-1

1-1 阿晰

  朦朧之中我揉揉眼睛,睜開了眼,雪白無暇的天花板映入眼簾,指尖還抓握著昨晚睡前讀的書,太陽已從窗台曬進我的床角。今天星期六,小貝和男朋友去約會,我不用去圖書館,明明是一個完美的假日,卻隱約有種不安的感覺油然而生……今天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做啊?

 

  思索了三秒,房門傳來陣陣敲門聲,我聽見哥大聲呼喊:「欸,雷宇晰?妳今天不是要幫店長代班?妳還不起床嗎?都九點半了。」

 

  我皺起眉頭,哥說什麼?什麼代班?等等……

 

  「啊──對!」我頓時從床上跳了起來,打開房門,看見哥拿著一杯剛泡好的熱牛奶,右肩靠著牆壁,一臉「我就知道」的無奈神情。我不顧他的冷眼,略過他直衝浴室。

 

  「妳果然是豬。」哥毫不留情地丟下這句話,如今我也無法反駁。

 

  我在十分鐘內刷牙、洗臉、換衣服,拎起包包後不顧一切直奔咖啡店。當初打工特地找離家近的咖啡店,果然發揮用處,像這種狀態一般人都會遲到的吧,我還能安然地打到十點整的卡真是太好了。我穿上圍裙,別上名牌,總算鬆了一口氣。

 

  「欸?今天小茵不在嗎?」才鬆懈下的肩膀馬上被身後櫃台傳來的聲音給嚇著,我不由自主抖動了身子,瞪大了眼,有些狼狽地轉過頭去。我居然連開門的風鈴聲都沒聽見啊。

 

  「呃對……小茵店長今天不會來,我幫她代班開店。」我給予禮貌微笑,定睛一瞧,櫃台邊站著三人,都是男孩子。我微微抬高了視線,這三個人平均身高大概一百八,應該是大學生,對我而言全是生面孔。

 

  他們三個人看著我,雖然臉部表情變化得很細微,我還是看出來他們不約而同露出一種驚嘆的神情。想必我對他們而言也是生面孔吧,畢竟我沒有上過早班。

 

  「喔,我想起來了,她有說,我竟然忘了……」三人之中長得最高、長相最和氣的男子瞇瞇眼,搔著頭笑道。

 

  「妳是新的工讀生嗎?第一次看到耶。」頂著一頭黑髮,左臉頰有酒窩的男孩子說,眸光散發一種獨特的純真。

 

  「我嗎?也不算很新啦……可能只是沒遇到過吧。我在這裡打工三個月了,因為還讀高中所以平日都上晚班,假日沒有排班,因為高三要準備考試……」我食指勾著下巴,不知怎地,我竟也就順著他的話回了下去,而且為什麼我要回答得那麼仔細呢?班表、高三、準備考試什麼的……

 

  話說,他們三個又是誰啊?跟小茵店長好像很熟一樣。

 

  「我們晚上通常不會來這裡,難怪沒見過。看樣子真的是初次見面,妳好。」和氣男看起來很木訥,一笑眼睛就彎成一條線,脾氣感覺挺好的,大概是很難被討厭的那種類型。

 

  「嗯……你們好……那、那你們裡面先請坐吧!」我恍惚地向他們點頭,呆呆地和他們對看了兩秒,突然想起他們是客人,這才趕緊把他們請了進去。

 

  「頭、頭髮──」一直沒開口的第三個金髮男生對著我瞪大眼睛,好像要說什麼似的,話也沒說完就被和氣男和酒窩男推著進去了。

 

  我望向他們入座後的背影暗自竊笑,看來是沖著小茵店長來的啊,小茵店長有一張清秀的外貌,個性獨立堅強,有那麼幾個追求者倒也正常。不過剛才聽起來,和氣男感覺和小茵店長早就熟識,難道是情侶嗎?小茵店長有男朋友?

 

  趁著現在時間還早,也沒其他客人上門,我隨意擦拭了一下身後的咖啡機,我想假日早上大部分人都在睡懶覺,店裡應該不會太忙吧,要等到十一點半小桑店長才會來和我一起上班,這一個多小時我可以好好放空一下……

 

  「那個……」一道聲音從我後方傳來,我再度嚇著,身子大幅度晃動,連手上拿著的拭布都滑落了。

 

  「……怎麼了?」我轉向櫃台那側的酒窩男,尷尬地回答。

 

  「妳好像很容易被嚇到。」他面帶微笑,倒也不像真的要笑我的樣子,反而是十分鐘內被嚇到兩次的我覺得無地自容。

 

  「你們是貓嗎?怎麼走路都沒有聲音?剛剛從門口進來時也是……」我撿起拭布,咕噥著。

 

  「我來點餐的。」他晃晃手上的菜單,我才意識過來自己是個服務生,我居然還自顧自地想了解他們腳底下是不是真有像貓咪般的肉墊呢……我趕緊接過菜單,KEY單時卻隱約感受到酒窩男直盯著我瞧。

 

  「這樣總共兩百九十元。」我望著螢幕,確認著菜單上劃的和螢幕上的餐點是否一致,酒窩男卻遲遲沒有打算付錢,我抬頭看向他,他竟然還在盯著我看。「總共是兩百九十元……我、我臉上有東西嗎?」他看得津津有味的樣子,我好奇地摸摸自己的臉頰,沒沾上什麼吧……

 

  「臉上沒有,頭上倒是有。」他微笑著,他用食指尖點點自己的頭示意,「妳那個,是故意用的嗎?」

 

  我順著他比的對應位置,也往自己頭上探尋了一番,不出所料摸到一個魔鬼氈髮貼,還發現原來我的頭髮超級無敵亂,早上出門太急,根本沒多留意。這髮貼是昨天睡前為了方便看書隨意固定瀏海用的,看書看到一半也沒拿下來就直接睡著了,經過一個晚上的位移變化,現在瀏海的模樣肯定堪稱70年代那種狂妄的半屏山啊……

 

  這三個男生除了是貓以外,剛剛還如此無視我的瀏海跟我正常對話直到現在嗎?想著想著我肚子都絞痛了起來……啊,原來剛剛對到眼的那一剎那驚訝神情不是因為第一次見到我,而是因為我這個蠢樣子啊──難怪剛才金髮男要說「頭髮」兩個字,原來是在說我!

 

  「啊啊啊啊──這不是故意用的啦!可不可以當作沒看到……」我將髮貼取下,顧不得酒窩男已笑開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撫平瀏海,慌亂之中從褲子口袋摸到一根髮夾,幸虧有這個髮夾,我迅速夾了一個呆呆的乖學生整齊瀏海,雖然也不是我平常的髮型,但我相信這樣比半屏山好多了。

 

  「好啊!」他一派輕鬆地答應了,「但是那個,我看到囉。」他指著我的名牌,沖著我無害地笑,想也知道「雷宇晰」三個字大喇喇地亮在那兒。

 

  除了鑽到地底下,我想我已無處可去了。

 

  「給妳。」看著我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他總算甘願從口袋掏出錢包結帳,我低著頭接過他遞上的三百元,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十分難堪,不然他不會接著說出下面那句哄我的話……

 

  「其實,妳的臉撐得起剛剛那樣的瀏海啦。」他接過找的零錢與發票,對我溫暖一笑,沒等我接話,逕自轉身回到內用座位去了。

 

  我在原地呆滯了一會兒,那傢伙不僅總是在微笑,說的話還如此溫暖……就和他左臉頰上的那個酒窩一樣,好似太陽……在發光呢。

 

  爾後我將他們點的咖啡和烤吐司準備好,端著托盤走過去,因為瀏海事件讓我感到不自在,畢竟剛才實在太糗了……

 

  「你們的餐來囉。」我小聲道,不敢正眼直視他們的眼珠子。

 

  「哦,妳的瀏海恢復正常了!我就說吧!她剛剛真的是沒用好,還有那一片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黏在頭上,超奇怪哈哈!」金髮男開了口,沒想到他對我的蠢瀏海和魔鬼氈髮貼有深刻的印象,還在我面前笑得如此狂妄,真是沒禮貌啊。他看向和氣男跟酒窩男,想尋求認同感。

 

  「他開開玩笑的,別理他。」和氣男搔搔頭,對我尷尬一笑,

 

  「一片什麼?剛剛一直都夾這樣的。」酒窩男不以為意,接過我手上的托盤,「對吧!阿晰。」

 

  「嗯……咦?啊、啊阿晰?」上一秒原本還因為他替我講話感到很欣慰,下一秒馬上跳脫出溫馨小圈圈,阿晰是誰?

 

  「這樣叫比較親切啊。」他聳聳肩,好似一切再平常不過。

 

     □□

 

  「妳說什麼?什麼晴什麼雨?」晚上和國中同學兼高中同學兼打工同事的小貝說起今天代班發生的趣事,引來她高度興趣。

 

  「有酒窩的叫孫秦,長得最高、一臉好好先生的叫甸嶼,沒禮貌的是薏仁,可能他太沒禮貌了,我想不起來他本名到底叫什麼,只記得綽號,剛好我也討厭吃薏仁。」我噘著嘴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雷宇晰原來妳還會記仇啊?」辛家貝在電話那頭笑得猖狂,「妳說人家沒禮貌,怎麼不檢討自己睡過頭沒時間整理那可笑的瀏海!哈哈哈想到就很好笑!竟然把魔鬼氈髮貼帶出門,有夠糗!哈哈──」

 

  我想,要是今天辛家貝也在現場,一定會和那個薏仁狼狽為奸,把我笑到死吧,每個閨蜜一定或多或少帶點損友的成分,這點道理我還是懂的……

 

  「重點是那個酒窩男孫秦,還幫我取了綽號叫『阿晰』,妳不覺得超本土的嗎?有人會喜歡這種綽號嗎?」說完我不自主地噗哧一笑。

 

  「我只在意一件事……他們帥嗎?」

 

  雖然電話那頭的小貝看不到,我依舊翻了一個白眼。小貝這傢伙即使有了男朋友,喜愛物色帥哥這個特質卻一點也改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