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折3萬 超值入主正是時候! 贊助
2021-03-11 09:22:54來自星星的喵

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外傳)劍姬神聖譚(11)限定版(拆封不退)


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外傳)劍姬神聖譚(11)限定版(拆封不退)
作者:大森藤/(繪) 出版社:青文 出版日期:2020-12-10 00:00:00

<內容簡介>

「我……沒能斬殺怪獸。」
經過與貝爾的一戰之後,陷入低潮的艾絲心煩意亂。己身的戰鬥意義、遭到背棄的誓言、怪物的眼淚。少女懷著對一切的自覺,再度去與少年相見。
「作戰在──十日後開始。」
於是時鐘的指針繼續前進。
人造迷宮(克諾索斯)攻略作戰即將到來。一掃隔閡的諸神攜手合作,冒險者們齊心協力,異端怪物們也在那命運之日集合。等待著他們的是黑暗派系(Evils)殘黨、人族,以及──都市破壞者(厄倪俄)。賭上迷宮都市(歐拉麗)命運的戰役,現在揭開序幕!
這是另一個眷族的故事。
──【劍姬神聖譚(Sword Oratoria)】──

★本書特色:

日本<第4屆GA文庫大賞>大賞
日本<第3屆書店店員大賞>第1名
日本<2014年這本輕小說真厲害!>新作部門第1名!
日本 2015年oricon輕小說系列銷量排行第1名!

2015年本傳同名動畫在日本地區播出;外傳動畫亦於2017年4月起開始播映,系列作品持續蟬聯日本ORICON排行榜!

有別於透過主角「白兔」貝爾‧克朗尼交織而成的本傳故事,本系列是透過本傳人氣角色「劍姬」,即艾絲‧華倫斯坦來描述發生在本傳背後的另一段故事。兩者相輔相成的劇情發展將會帶領讀者進一步融入迷宮都市「歐拉麗」的世界。

這是另一個眷族的故事
-【劍姬神聖譚】-

限定版獨家附贈大森藤?老師全新撰寫短篇小冊子。

<作者簡介>

大森藤(Fujibo Omori)
以《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一書獲得第4屆GA文庫大賞的大賞,並獲得日本第3屆書店店員大賞第1名的肯定。

插畫:(Kiyotaka Haimura)
插畫家,曾替知名遊戲『擴散性百萬亞瑟王』繪製角色插畫。主要擔綱插畫的小說作品有《魔法禁書目錄》(電擊文庫)、《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 外傳 劍姬神聖譚》(GA文庫)。

角色原案:???????(Suzuhito Yasuda)
插畫家,主要漫畫作品有《夜櫻四重奏》(講談社)。主要擔綱插畫的小說作品有《無頭騎士異聞錄》(電擊文庫),以及其他多數作品。

★內文試閱:

「我們決定與『武裝怪獸』聯手合作。」
直接從結論說起吧──
芬恩在這句開場白之後說出的話,讓現場先是鴉雀無聲,接著轉瞬間變得群情譁然。
在【洛基眷族】大本營(總部)「黃昏館」的大餐廳。
此時幾乎派系所有人員都受到召集,沒椅子坐的人佇立於牆邊,沒有一個人不對團長的意外宣言心生動搖。理所當然地,也有人無法理解而跟不上狀況。
芬恩站在設置於餐廳最深處的上座,背後高掛著面露滑稽笑臉的小丑(trickster)徽章。在他的兩側有里維莉雅、格瑞斯以及主神洛基。這幅光景讓眾人知道芬恩的發言並非獨斷獨行,而是【眷族】首腦陣容的共識。
不只勞爾或安娜琪蒂這些幹部候補,就連蒂奧娜與蒂奧涅等人也睜大雙眼凝然不動。頂多只有蕾菲亞等「精靈部隊(Fairy Force)」的成員,或是在兩天前的「強襲」闖入過人造迷宮的那些人並未驚慌失措,再來很意外的是,伯特也包括在內。
「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團長!?」
「什麼叫做與怪獸聯手合作!?」
接連著有好幾名團員撞開椅子站起來,好幾人大聲嚷嚷。聲音中帶有困惑與不解,甚至還含有近乎譴責的情感。
在【勇者(Braver)】此一旗幟下受到高度統率的【洛基眷族】從來不可能發生這種場面。他們幾乎懷有叛心的模樣一反常態,足可說明芬恩投下的「震撼彈」具有多大的問題性。
轟然爆發的多個聲音與咄咄逼人的態度,把一些年紀尚輕的少女團員嚇得肩膀抖動搖晃。
在這陣叫喚的風暴中,芬恩的表情沒有半點動搖,回答了問題:
「日前在迷宮街(代達羅斯)攻防戰當中,我已經確認過『武裝怪獸』具有高度知性,足夠與我們進行『理性溝通』。」
「『理性溝通』……難道您對牠們動感情了嗎!?」
「絕無此事。只是,我從那些怪物(怪獸)眼中蘊藏的知性光芒看出了『價值』。基於這點,我認為值得與牠們聯手合作。」
「您能夠證明那些妖魔鬼怪沒有敵意嗎!?」
「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證明怪物具有『感情』,縱然是諸神也一樣。……但是,此次怪物闖入地表的相關情報當中,一般民眾以及冒險者的死者人數為零,這是不爭的事實。」
「……!」
「雖說有全都市的冒險者盡力作戰,但發生了那種大事卻沒造成人命傷亡,著實讓人難以理解……想想我們所知道的普通怪獸,牠們的做法實在太反常了。只有這項客觀的見解,我不得不提出來。」
芬恩沒有大講特講任何拐彎抹角的辯詞。他知道那些話只會適得其反。
因此,他回答了所有拋給他的質問。
團員們的困惑、不滿、憤怒與憎恨,他一個不漏照單全收,用他自己的話語做解釋。他從不挑人語病將人駁倒,絕不會犯下利用「大道理」強迫對方從命的錯誤。他只是娓娓道出已知的事實,聲調不急不怒,淡然地用嘹亮的嗓門回答問題。
芬恩此時面對的場面不是「談話」,而是「儀式」。
不是說服,是為了前進而共享「意志」。
「我已經在兩天前的戰鬥中,與『武裝怪獸』集團做過了『交涉』。不用問別人,一同闖入人造迷宮的蕾菲亞他們都能為我作證。」
「什……!?」
「這件事也許本來應該祕而不宣。……不,我就實話實說吧。我早已察覺那些怪獸的真面目,但原本打算瞞著你們。因為我早就能想像到現在我眼前的這幅光景──【眷族】的混亂場面。」
誠實地,真摯地,而且是毅然決然地。
芬恩不說謊話,坦白說出自己的想法,以及曾經有過的念頭。
團員們鎗林彈雨般的說話聲,暫時中斷了。
「……既然如此……您為何,要在這時候告訴我們?」
「為了求勝。」
對於一名男性團員求助般歪扭著臉說出的話,芬恩斷然回答。
「為了戰勝潛藏於那魔窟的黑暗子民們,為歐拉麗帶來和平。為了這個目的,我甘願成為『罪人』。」
然後最後道出的是「覺悟」。
他捨棄以往不肯放手的名聲,高舉不惜墮落為「人類公敵」的決心。
如同貝爾‧克朗尼做過的那樣。
不,芬恩甚至明白自己會走上更悲慘的末路。
事實上,芬恩絲毫不曾放棄成為「英雄」的道路。如同他對里維莉雅或格瑞斯說過的,他心中早已立誓,縱然墮落為「罪人」,也一定要成功重返更強悍的「英雄」寶座。
然而團員們並不知道他有了這種「成長」,受到的衝擊無法估量。不,就算早已知曉,恐怕也只會受到更強大的衝擊。
團員們非常清楚芬恩為了振興種族名聲耗費了多少心力,所以這時才會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他高舉的「覺悟」,震撼他們的內心勝過一切。
「還有人想提出看法嗎?我全都願意回答。我將會毫不虛偽地回應你們的疑問與情緒。」
經過漫長的時間,小人族(帕魯姆)領袖條理井然、侃侃而談地回答了所有人的疑問,反感的聲浪大致上也告一段落了。到了這時候,原先表示反對或不滿的團員們當中開始有人沉重地閉口不語。其他人也跟別的團員四目相覷,困惑地不知還能說些什麼。
然而同時也有些人醞釀出一種氣氛──認為「誰都不可能駁倒那個團長(芬恩)」。
這些團員無論如何都無法完全拋開對怪獸的舊恨。
這些人失去了心愛之人而無法看開,留下的「鴻溝」很深。不管芬恩如何說盡最誠摯的話語,都彌補不了。
現在,只要有任何人衝出房間,想必會引發一些背離者群起附和。
就在這時……
彷彿要斬斷眾人的議論紛紛,安娜琪蒂筆直舉起了纖細手臂。
「團長。」
「什麼事,安琪?」
「不說體統問題或表面話,團長您自己對『武裝怪獸』是怎麼想的?」
慢慢從椅子上站起來的貓人(cat people),聲音中帶有測試的語調。
對於她的詢問,芬恩用一如方才的聲調回答:
「我很想說我是在利用牠們……但就讓我不避嫌地稱之為『信任』吧。我認為那些怪獸值得信賴。」
「信任」這兩個字讓團員們更加鼓譟起來。
安娜琪蒂面不改色,繼續追問:
「在我們當中,有些人的夥伴死在怪獸手裡。甚至有的是家人,或是戀人。您明知如此,還是要大家信任牠們?」
「沒錯。」
假設有個矮人的夥伴遭到精靈殺害。
假設有個精靈的同胞命喪矮人之手。
難道他們必須因此,就怨恨仇人的所有族人嗎?
──芬恩不會搬出這種陳腐的譬喻,使出這種「下策」。
怪獸是人類公敵。是必須摘除的下界最大惡性腫瘤。
他很清楚這個道理,但仍聲明要吞下「毒物」。
不耍小手段,不說盡千言萬語,而是選擇揭示唯一的意志。
若非如此,怎麼能夠與「怪物」並肩作戰?
安娜琪蒂心思專一,定睛注視著芬恩毫無隱瞞,蘊含著真切意志的碧眼。
「……」
她那與髮色相同的黑眸,確實正在試著「看透」芬恩。
面對地位高於自己之人,地位較低之人投以品頭論足的眼光。這絕非不敬之舉,而是身為組織基層人員該有的正當權利。應該說少了這項權利,組織將會淤塞不通而無法成長進步。
而此時,安娜琪蒂‧奧圖姆的「目光」無限趨近於團員們的立場。
甚至可說她正是其他團員們的代言者。
平凡無奇的青年(勞爾)視線在敬愛的團長與同期入團的她之間反覆來回,那副軟弱的模樣已經傻到有點討喜的地步。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那我也沒有意見了。」
兩人的視線交錯了一會兒後。
安娜琪蒂靜靜地坐回座位上。
這表示她已對芬恩的意志心悅誠服。
同時以此為開端,團員們的意願慢慢地倒向一方。
既然安娜琪蒂都認可了團長的想法,他們也願意諒解。
無論是芬恩等人或是艾絲他們第一級冒險者,都無法像這樣推動眾人的感情。必須是身為低階團員與偉大幹部陣容之間的橋樑,又是第二軍成員排名第一的安娜琪蒂才能辦到。
(能將她(安琪)拉攏到我們這邊帶來了很大幫助……不,應該說是高明地讓她在兩者之間奔走了嗎。)
芬恩雖然絕不會表現出來,但這時內心深處卻覺得「被她幫了一把」。
假如領袖(芬恩)表現的覺悟不夠明確,安娜琪蒂想必會為了其他團員而割捨他。優秀而「公平」的她極有可能這麼做。
安娜琪蒂‧奧圖姆雖然尊敬並已宣誓效忠派系首腦陣容,但一旦遇到不合理的事,她也能堅決頂撞芬恩等人。
而從另一方面來說,她很聰明。
她明白如今人造迷宮攻略作戰在即,【眷族】該做的事是什麼。換言之就是團結一心。
她剛才是一邊測試芬恩,一邊體察芬恩的意志,才會做出那種發言。
這也可說是安娜琪蒂基於信賴對芬恩提出的問題。
從結果來說,她的應對有方讓派系的全體意見倒向了「統一」的方向。
「可以容我發言嗎?」
最後,精靈亞莉希雅舉起手來。
芬恩點頭回應後,她站起來將手放在胸前,開始訴說:
「我這條命……是『武裝怪獸』救起來的。」
她這番聽起來宛如懺悔的告白,在眾人之間掀起一片驚疑程度更甚剛才的騷動。
她自己心裡似乎都還沒有答案,臉上寫滿了深深的苦惱與糾葛。
蕾菲亞等目擊了事件整個經過的「精靈部隊」精靈們都擔心地望著她。
「那不是巧合。當然,也不是一時興起。那隻歌人鳥(賽蓮)是憑著明確的意志保護了我,而且不顧自身安危……恐怕是懷著堪稱『友愛』的心情。她的眼神,那副笑容,至今仍令我心亂如麻……」
派系的所有團員都知道亞莉希雅儘管有著年長者溫厚的一面,但也具備精靈(elf)高傲的潔癖性情。這樣的她,竟對怪物表現出唾棄以外的感情。
【洛基眷族】的成員並未愚鈍到不懂這代表什麼意思。
「我不想承認,我很難接受。但是……我不禁覺得……那是高尚的獻身行為。我忍不住覺得……如果不承認她的獻身,我們就會墮落為比怪物更汙穢的『魔物』。」
亞莉希雅多次斟酌用詞,多次語不成聲,就這樣結束了發言。
當她無力地坐回椅子上的瞬間,完全無聲的沉默落在眾人之間。
就連會議開始以來指責聲浪最大的其他精靈們,也全都抿起了嘴唇。
「……雖然順序顛倒了,我來解釋我做出這個結論的『前提』吧。」
面對鴉雀無聲的團員們,芬恩開始談起現況。
「為了與其他怪獸做出明確區分,從現在起我們稱『武裝怪獸』為『異端兒(桀諾斯)』。『異端兒』由於具有高度智慧,使得同伴多次遭到【伊刻洛斯眷族】獵捕。」
「!」
「對『異端兒』而言,與走私怪獸相關的人造迷宮勢力也是牠們的敵人。我無意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但我們『利害』關係一致。而我認為,就這次的戰事來說,我們可以『支使』得了牠們。」
「團長,您的意思是……」
「對,這場聯手合作是『僅限這次的共鬥』。純粹只是為了攻略人造迷宮……為了在賭上都市存亡之戰中獲勝。」
接下來就是「表面話」了。但芬恩的論述手法極其聰明而巧妙。
他在投下「震撼彈」之後才曉以大義,提出可供讓步的優先順序以稍稍減輕大家的心理障礙。原先表現出拒絕反應的團員們都露出了態度軟化的表情,這點證明了他已經達到目的。
以「異端兒」闖入地表的理由為首,芬恩解釋了所有必需的資訊。除了「異端兒」與老神(烏拉諾斯)之間的聯繫為防引發混亂而不得不隱瞞之外,其他事情幾乎都據實以報。
這時格瑞斯與里維莉雅才初次開口,像是要為芬恩做補充說明。
「老子我們沒要你們對怪獸讓步。老子反而還要先提醒你們,別真的對牠們敞開心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