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總說重複的話?8周有感反應快 贊助
2013-04-16 14:46:59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_卷一:歸迴大清》(6-1)

第六話|后宮爭寵

(十一)痘  瘡

沉璧與多爾袞自陵寢回盛京已有近半個月,這陣子除了忙幫玉兒安置新居外,亦忙著宮裡的登基大典,及其他瑣碎之事。一忙起來,時間竟不意飛快地就從指縫間溜走了。

登基大典圓滿落幕,沉璧終可輕鬆下來好好歇歇了。不知是太忙抑或受了風寒之故,她竟感到身子有些不適,幫玉兒整理寢宮內室的時候,竟一個踉蹌幾乎跌倒在地。

她扶著床舖,坐在地上,摸著自個兒的額頭,好似有些燙。

適時玉兒入內,見她坐在地上,擔心上前。「沉璧,怎麼了?」

沉璧抬起昏沉沉的頭,虛弱地道:「許是太累,身子竟有些不太舒服。」

玉兒一摸她額頭,驚了一下。「額頭是燙的,許是風寒發燒了吧,我請太醫過來號號脈。」

夕雲入,見沉璧和玉兒皆蹲在床畔地上,有些狐疑,趨近。「怎麼啦?」

「夕雲,」玉兒急道:「妳且去請太醫來,沉璧病了正發高燒。」

「啊?」夕雲趨近,仔細一瞧一摸。「真的高燒了。」正說話時,不意瞥見沉璧側臉上長有幾個瘡泡,心下覺得不妙。「主子,我瞧著沉璧應該不是風寒所發的高燒……

「那是什麼?」玉兒憂心問。

「許是……,痘瘡。」

玉兒與沉璧互相對視,交換了一個眼神。

玉兒有些焦急,「那還不快去請大醫?」

「好好好,我這就去請。可玉主子,您等會兒也得以燒燙的水或烈酒洗手,先別隨便吃東西喔。」

「我知道。妳快去吧。」

說著夕雲就走出內室,請太醫去了。

    ※          ※          ※

沉璧躺在房內床榻上,臉上蒼白,奄奄地睡著。太醫為其號脈,細細檢視,玉兒與夕雲則立於一旁等候。

好一會兒,太醫號完脈,才一臉沉色對玉兒道:「稟玉福晉,沉璧姑娘所患,確實是為痘瘡。」

「怎麼好端端的,會染上痘瘡呢?」玉兒不解。

「沉璧姑娘一來有可能尚未出過痘,二來近期許是有遠行,而不慎感染痘瘡。」

夕雲大嚷道:「沉璧不是隨多爾袞貝勒至陵寢守陵嗎?他們自盛京城出發,也經過不少地方,很有可能就是這樣染上的。」

太醫點頭。

玉兒心下瞭然,喃語道:「如若這般,豈不是我害了沉璧生病?」

太醫恭敬道:「請玉福晉以滾燙熱水浣身,再服下奴才所開的藥劑,應該就無大礙了。只是這沉璧姑娘,恐怕得隔離,然後另請奴婢代為照顧才是。」

玉兒關心道:「現下沉璧的情形如何,你且細細說來。」

「一般出痘症狀,初期類似風寒,會發高燒,身子亦會產生劇烈疼痛。感染約半個月後皮膚會開始出現疹子,之後會轉成膿泡,約是以膿泡脫痂及瘢痕形為其病徵。之後若膿泡能順利收縮轉乾,不久即可自行脫痂,約個把月即能痊癒。倘若膿泡惡化導致膚色發黑,那病情就十分不樂觀了。

「會如何?」

「若至痘瘡壞死病癥已發黑者,人將棄之。

玉兒搖頭,「不行,我絕不能讓沉璧就這麼死了。」

夕雲安慰她,「主子別擔心,您瞧我,」她挺了挺胸,抬起下顎,一副百病不侵的態勢。「奴婢小時候出過痘,這會兒可不是好端端地站在這兒?別擔心,沉璧吉人天相,肯定不會有事的。」

玉兒一副憂心不止的模樣,「那我便親自照顧她,直到她痊癒為止。」

夕雲一聽可不得了,「主子金枝貴體,那怎麼可以?奴婢自小身強體健,亦出過痘,就讓奴婢來照料沉璧好了。主子勿要掛心。」

「我不放心,這樣吧,咱們就一塊照料沉璧好了。」

「主子…….」夕雲企圖阻止。

「別說了,我心意已決。該怎麼照顧,就怎麼照顧吧。」

夕雲自知多說無用,便道:「那,侍候沉璧擦臉、喝藥等近身的活兒就由奴婢來做吧。主子若不放心就在一旁看著,如此可好?」

玉兒頷首。

沒多久後,沉璧感染痘瘡的事情便在宮裡傳開,許多尚未出過痘的皇親或宮人皆十分緊張,造成不小的恐慌,好似與敵軍對峙打仗一般,人人自危。

 

◆◇◆◇◆

哲哲和元側妃鈕祜祿‧珍兒在園子裡散步賞景,一旁有幾名宮婢正陪著幾位小阿哥、小格格在雪地裡嬉鬧玩耍,一地皚皚雪白,宮闕樓閣又綴以點點霜白,從迴廊底下看去,似一幅銀白錦繡,著實晶瑩亮麗,美不勝收。孩子們不怕冷,相互圍成一圈彼此打鬧,手裡揉了雪球砸來砸去,復以嘻嘻呵呵如銀鈴般的稚童歡聲笑語,聽在耳裡格外令人舒心暢懷,心窩裡欣慰著。

哲哲指著孩子們,「看看他們,渾身都是冰雪,可玩得開心了。」她看向珍兒,「對了,怎沒帶洛博會出來玩,可是身子又不舒服了?」

珍兒點頭,「大妃娘娘也知道,咱洛博會身子向來不好,都六歲多了,身子不見長肉,不盈一握,我這做額娘的看了也心疼。」

哲哲笑,「不礙事的,有的孩子小時不好養,長大了就好。妳呀,別什麼事都緊張兮兮的,把自個兒弄得一刻不得安寧。」

「娘娘取笑珍兒了。」說著,她竟不意作嘔了一番,似有些不舒服。她吸了口氣,撫一下胸口,順了順,便又好些。

哲哲見狀覺得奇怪,關心問道:「可是吃了什麼東西吃壞肚子嗎?」

珍兒搖頭,「最近一直覺得噁心想吐,老吃不下東西,身子愈發懶怠了。」

哲哲女人的直覺正提醒著她,沉吟了會兒,臆道:「會不會是……,有身子了?妳月信可還正常?」

珍兒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笑。「娘娘不提,我倒忘了自個兒月信的事了。這個月好像有點兒延遲。」

「可得請大醫號號脈,保不準有喜了呢。」

珍兒笑,「不會這麼巧吧?」

「那可難說。」她拉著珍兒,「走,咱們進屋裡去,我著人請太醫來給妳看看,確認一下。」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7697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