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日本最新\​夏日防曬/推薦 贊助
2022-07-01 21:48:45

旻城 破鞍 (三)

 

 

今天的主角大概是旻城永遠,還有大概暗示間諜是誰

 

 

06

 

「所以你要跟著我跟到什麼時候?」

韓知城手上提著熱呼呼的年糕湯,沒好氣的問道。

「直到你跟我回家呀,小松鼠」

李旻浩雙手交疊放到後腦勺,輕鬆的應答。

韓知城臉黑的不行,氣沖沖地走到地下室,蹲到熟悉的角落。

「你哪來的錢買年糕湯呀?」「搶唄,又不是沒幹過」

「我為了活命什麼都做得出來」

韓知城啪的一聲拆開竹筷,打開蓋子後香氣撲鼻,蒸氣騰騰蓋住了李旻浩秀氣的臉龐。

「這樣我才吃得下去。」

 

韓知城點點頭,繼續享用他今日唯一的一餐。

 

「真的不加入我們嗎?」

李旻浩戳愣著韓知城充滿年糕的臉頰,噘著嘴問道。

「唔要」

小孩兒語氣黏糊糊的,狼吞虎嚥的模樣讓年上者有些心疼。

「你今天只吃這餐啊?」

 

韓知城沒有回答,緊緊盯著地板。

 

「你知道我們包吃包住

講到這,李旻浩裝模作樣地挑眉,望向動作突然停滯的韓知城。

好像有用。

「也沒有門禁,你想幹嘛就幹嘛

 

李旻浩夾起一塊年糕,放到韓知城唇前。

 

「不用付租金,我幫你付伙食」

韓知城視線上移,對上李旻浩那雙漂亮的眼睛。

「怎麼樣?心動了吧?」

 

小孩兒嘴裡的年糕緩緩下嚥,喉結上下滑動。

「這樣對你們有什麼好處啊」「一個有攻擊性的sub入隊怎麼會虧呢?」

李旻浩聳聳肩,似乎沒有很放在心上。

「我不喜歡打架」「我們知道,我們也不會冒險把你帶出去打架,遇到dom就完了」

「只會讓你待在其他sub身邊」

 

韓知城嘆了一口氣,沒有再說話。

 

「總之」

李旻浩撐起身子,潮濕陰暗的地下室倏地刮起一陣風,淺淺帶起那人的髮絲。

「很安全的,考慮一下嗎?」

 

韓知城抬頭望去,李旻浩伸出了左手,

手上有不知名的傷痕,還有風屬性的韓知城能聞得出來,眼前這人的身上有淡淡的煙味,大概是幾個小時前抽的,不只一根。

 

「我討厭煙味」

韓知城嘀咕著,拍掉李旻浩的手心。

「再讓我考慮一下吧」

 

李旻浩自知理虧,尷尬地用食指指節抹了抹鼻尖。

「你如果來陪我睡覺,我戒煙」

 

 

 

 

「上次是伊恩尼寄來的信寫有動作了」

方燦情緒穩定,但不免擔憂。

畢竟梁精寅每一次的通風報信都有一定的危險,如果被發現必死無疑。

「希望上面那個破爛情報組能發揮他們的效用,一次也好」

金昇玟不耐煩地咬著早就所剩無幾的指甲。

 

他不抽煙,但他焦慮就會咬指甲。

以前他咬指甲的時候,梁精寅S級的優越感官系統都會察覺到,

他就會立刻趕到金昇玟面前,一把抓住不安分的那隻手。

金昇玟想念那時候,但他現在為了梁精寅的人身安全,已經有數不清多久沒有聯繫他了。

 

他以前可是十分鐘找不到梁精寅就會緊張的不行的人。

 

「昇玟啊我知道你的心情」「你們他媽什麼都不懂!」

金昇玟一直是隊裡情緒最穩定、思緒也最清晰的dom

但自從梁精寅離開隊伍後,只要有一點他的消息,金昇玟就會特別激動。

 

方燦嘆了口氣,將資料夾闔上。

 

「彬啊,上面提的方案看了嗎?」

被金昇玟的怒吼嚇呆的徐彰彬短暫拉回理智,呆呆的點點頭。

「是看了但也太爛了吧,感覺對面就是奔著我們的sub來的,怎麼還打算讓韓知城出去?」

 

徐彰彬斜眼瞥了從頭到尾都坐在一旁沒有出聲的李旻浩。

 

「而且他還沒答應我們」

李旻浩收起二郎腿,傾身將煙頭抵在煙灰缸裡捻熄。

 

「個人認為韓知城會入隊是早晚的事」

方燦手心撐著下巴,有些無奈的道。

「他挺單純的,不難搞,是旻浩太久沒出任務」「閉嘴」

李旻浩站起身,扒拉了幾下大衣的下襬,抿著嘴。

 

「他今天就會出現在我家客廳」

 

07

 

皮鞋鞋跟打在大理石磚的聲音譜出死亡協奏曲。

男人抬手用手腕抹了一把發癢的眉尖,猶豫片刻才敲了眼前的木門。

 

「請進」

男人清了清喉嚨,整理完大衣的領子才轉開門把。

一推開門,有一個戴著厚重鏡片的中年男人站在辦公桌旁,

坐在辦公椅的則是首領,是個年輕女人。

「一進門就讓我看椅背嗎?」

 

方燦雙手插進西裝褲的口袋,食指摩挲著菸盒的一角。

「燦,你知道的,我不是很想見人」

「少來了,我早就看過你的傷了」

 

那女人輕笑一聲便轉過身子,鮮紅的艷唇上方全是火燒過的痕跡,瞳孔是墨綠的高深莫測。

「今天叫我來有什麼事嗎?」

那女人擺了擺手,站在一旁的男人便從後面書櫃抽起一疊被長尾夾夾好的資料丟給方燦。

 

「收到戰帖了」

方燦聞言心臟一緊,眉頭重新聚了起來。

「我當然會把你們隊當殺手鐧,自然是還不用急。」

「但你也知道,這會是滿大的遊戲」

 

方燦抬眼,那女人的笑容依舊,彷彿這場遊戲的輸贏早已注定。

「雖然我覺得挺愜意,但損失是必然的」

「還有那個sub

方燦微微頷首,闔上資料丟回女人桌上。

他知道女人說的是李龍馥。

 

「我當然希望他沒事」

「但你也不要因為軟肋成為一個廢物」

 

「韓知城這個人應該很好拿下,請李大公子哥注意一點」

 

女人語畢,又重新轉過椅子。

再一次找回意識,方燦已經回到自己的會議室裡頭了。

 

這自然是難辦,也不知道韓知城發生過什麼事,為什麼會那麼厭惡加入群體。

即便這個群體對他的生存有利,他也一再三思。

 

「喔,燦哥」

黃鉉辰嘴裡含著棒棒頭,右手勾著徐彰彬送給他的餃子包,裡面都是滿滿的醫學資料。

看這個孩子兩個眼袋都快垂到嘴角了,莫名的也很抱歉。

 

「鉉辰啊」

「也要顧好自己的身體,別為了龍馥倒下了」

「我可承受不起第二人離開隊上了」

本來以為依照黃鉉辰的個性會打哈哈的帶過,卻也沒想到那人只是自顧自地走,等到和方燦並行時,輕輕地道了一句,

 

「放心吧,我這可是一次救了兩個人」

 

 

 

 

「我要的資料拿來了嗎?」

「喔,在這」

男人從大衣口袋拿出了一個白色隨身碟,在夜晚的霓虹巷裡熠熠發光。

「記得,裝像一點,他們不會拋棄你」

 

女人拍了拍身前寬闊的肩膀,轉身隱匿在黑暗之中。

男人則是愣了許久,等到雨絲填滿了天地之間的空隙,才緩慢地離去。

 

「罪的定義是什麼,挺模糊啊

 

 

08

 

「所以我說,你每天來這裡給我送飯搞得像來探監!」

韓知城拔開竹筷的時候大聲嚷嚷著,地下室都是高亢的回音。

「不好嗎?不好吃?這裡很悶啊,不來我家吹空調嗎?」

媽的,這根本是誘拐小孩。

韓知城翻了個白眼,打開外賣盒的塑膠蓋,香氣撲鼻而來。

人是很討人厭沒錯,但不要跟食物過不去啊!

 

看著眼前吃得津津有味的年下者,李旻浩也是自得其樂。

一天到晚不是送飯就是藉口說要給韓知城說個重要的事。

一來一往之下,那些重要的事不是爛笑話就是捏臉頰。

小孩兒也是不堪其擾,原本想著要逃,後來想想自己也無處可逃。

 

某一天李旻浩又給韓知城送飯,卻發現韓知城不在那。

「小松鼠,你的泡菜湯飯~」

見沒人回,索性蹲在韓知城習慣窩的那一隅,

等了兩三個小時,還是沒看到人影。

 

什麼呀小松鼠被拐走了嗎?

 

李旻浩猛然站起身就往外面跑,結果跟回來的韓知城迎面撞上。

「痛呀李旻浩!!!你幹嘛….

韓知城正想破口大罵,雙手摀著鼻子眼角泛著淚花,還沒睜眼就被拉進懷裡,熱度從上下起伏的胸膛傳來,小孩兒心頭一緊。

「你剛剛在找我嗎?」

李旻浩沒有回答,環著韓知城腰際的雙臂又緊了幾分。

「你以後再亂跑,我會找到你之後把你吃掉」

年上者的聲音悶悶的,糊在韓知城的頸窩,聽起來像快哭了一樣。

 

韓知城突然想起,之前也有這麼一個人,因為去後山的雪地玩耍忘了時間,在回家後自己撲倒了那個人,兩個小孩就這樣在雪地翻滾,停下來的時候韓知城的臉上已經都是淚水了,滾燙燒灼著那人的臉頰。

 

那時候,連好好地說句「歡迎回家」都是奢侈。

 

韓知城回過神,舉起手放在李旻浩的背上上下撫著。

「別怕,別怕」

清楚感覺到李旻浩的身體的僵了一下,韓知城勾起嘴角,壓低著聲線道,

「不然,我們回家吧」

 

 

 

全身傷痕的男人被關在鐵柵欄裡奄奄一息,雙手被銬在天花板垂的鎖鏈上,胃部因為皮肉的疼痛翻湧乾咳。

血液一滴一滴落在黃土裡頭,外面有人送了飯,男人用僅存的自尊和力氣將鐵盤撞出閘門。

 

「梁先生,你知道,這樣我們很難做事」

老人的聲音很尖,不符合年齡的尖,讓本就意識混濁的梁精寅頭更痛了。

 

看著眼前重新被推回房間裡的飯菜,梁精寅努力撐開厚重的眼皮。

 

「如果你被發現了,就乖乖待著,不要讓他們打你,知道嗎?」

金昇玟溫柔的眉眼突然映在眼前,一滴淚珠串聯起臉上大大小小的傷痕。

「我們一定會去救你」

 

低下頭咬起一葉青菜,苦的不行,嚼沒兩口硬是吞了下去。

「只要活下去就好,我一定會跑到你身邊」

 

「好乖」

那老人的聲音已經被大腦自動代換成金昇玟的,

梁精寅突然大笑起來,嚇的那老人也閉上嘴。

 

「來看看是誰撐得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