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神問卜、改命改運、靈、關聯與註解 贊助
2022-06-04 21:32:55

旻城 破鞍 (二)

 

04

 

「聽說對面又有動靜了」

徐彰彬難得沒有露出一貫的笑容,指間的香菸已經燒到盡頭。

「所以我說,你們什麼時候才要戒菸」

身型修長的男人從窗戶探進頭來,皺著眉頭道。

 

「鉉鉉辰啊!」

徐彰彬把煙頭丟進煙灰缸就連忙站起,跑到黃鉉辰身邊。

那人只是嫌棄的一把將年上者推開,嘴裡嚷嚷著煙味很臭。

徐彰彬噘著嘴垂頭喪氣地坐回沙發上,看得一旁的金昇玟直搖頭。

 

「你真是被拿捏得死死的」

方燦聞言輕笑一聲,也把煙頭撚進菸灰缸底部。

「那是必須的,不然他今晚只能睡沙發」

黃鉉辰走到三人對面的沙發坐下,空間又恢復了沈默。

 

大家都知道,黃鉉辰來這裡代表什麼。

 

「你們應該知道我來這裡幹嘛吧?」

黃鉉辰隨手拿起桌上的資料翻閱,心猿意馬,只不過是等著眾人開口回答。

 

「龍馥

金昇玟話到一半便闔上嘴,斜眼瞟了方燦一眼。

那人只是重新從盒裡抽出新的一根白條,整個密閉空間又充斥了淡薄荷的味道。

 

辦公室又恢復了靜默,空間中只有黃鉉辰翻閱資料的聲音,

徐彰彬和金昇玟垂著眼,都不敢說話。

 

「沒有醒。」

黃鉉辰將翹起的二郎腿放平,資料重新放回玻璃茶几上。

「但是分離手術很成功」

眾人聽了後鬆了一口氣,只有方燦還是一句話沒說。

 

「櫻花開了呢」

三人順著方燦的視線往窗外看去,淡粉色的櫻雨綿綿,是漂亮的樣子。

眾人都不知所以,只當方燦是不想繼續談論這個話題,不約而同地靜下來。

只有方燦知道,去年的這時候是花、戀人、天使般的笑容。

他牽著李龍馥的手,帶他執行小孩兒吵著許久的賞櫻旅。

依稀記得那時候天氣晴朗,微風徐徐,一旁熙攘的遊客都沒有注意到兩個人的不對勁。

李龍馥小臉紅通通的,在方燦耳邊輕聲道,

 

「燦尼哥」

「明年我們也要一起來看櫻花」

 

 

「喲、大家集合是為了迎接我是吧?」

一行人紛紛回頭,看到李旻浩雙手交叉放在腦後,完全沒有察覺到氣氛不對勁的樣子。

「燦哥」

李旻浩雙手插進大衣口袋,轉了轉脖子,下巴往門外撇。

「有話和你聊,抽根菸吧」

黃鉉辰蹙眉,沒好氣地看著方燦。

「不是龍馥沒醒你就能這樣折磨身體,他才剛抽完」

 

方燦嘆了口氣,擺了擺手

「我不抽,我跟他講幾句」

接著從襯衫胸前的口袋掏出所剩無幾的煙盒放到茶几上,證明自己真的不會碰。

「走吧」

 

 

又是紅磚巷弄,李旻浩吞雲吐霧,指尖點著燒紅的煙頭。

「在談龍馥的事?」

方燦沒有回答,李旻浩只當對方是默認了。

「傷害他的那混蛋還沒招供」

方燦拳頭不自覺地握緊,臼齒緊緊咬著,沒有說話。

「我只能告訴你這種沒用又晦氣的情報」

想到剛剛去逼供的時候,那張令人作嘔的嘴臉,李旻浩也噁心了幾下。

「他基本上是全廢了,但口風特緊,拿出殺手鐧也是早晚的事」

李旻浩聲線清冷的道,接著又是沈默。

 

「其實」

方燦淺淺開口,聲音有些嘶啞,是過度憤怒、是僥倖心態、是極度悲傷。

「今天是我和Lix的交往紀念日」

 

李旻浩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

 

「他和我說」

「他還想和我一起看櫻花」

 

紅磚吸煙區也是李龍馥設置的,他和黃鉉辰都很討厭煙味,

但是他知道,方燦壓力大的時候不得不來一根。

 

「這牌子的煙已經很難買了」

李旻浩似是沒有目的性地提了一句,倒能說是他獨有的溫柔。

「這牌子沒有煙味,只有淡薄荷的味道」

李旻浩腦海裡瞬間浮現李龍馥纏著方燦要他換煙的撒嬌模樣,也輕笑一聲。

 

「放心吧,我沒擔心太多」

方燦重新把雙手插進西裝褲口袋,向上望著天空。

是淡藍色的,早就已經忘了天空原本的顏色是什麼,因為人類在地球外圍罩了一層水藍色的防護網。

美其名是保護人類安全,實際上只是某些特定族群的陰謀罷了。

要監視所有人的一舉一動根本不是難事。

 

「龍馥比大家想像的堅強許多」

「他是我見過最堅強勇敢的孩子」

 

李旻浩沒有附和,斂下眼。

 

「對了,」

方燦直起身子,重新瞇起眼笑著,李旻浩愣了一會,想起這才是方燦最一貫的表情。

大概是李龍馥出事的那天後,就很少看到這樣的表情了。

 

「知城的事如何了?」

李旻浩一時語塞,背緊緊地貼著牆。

「失敗」「喔?第一次聽到李旻浩任務失敗呢?」

李旻浩翻了個白眼,深吸一口氣。

「他真的不是很好收服的角色」

方燦笑而不語,看著腳邊的螞蟻在圍著自己皮鞋繞圈。

 

「旻浩啊,你說」

「明年春天會不會來臨?」

 

李旻浩抿唇,神情嚴肅。

 

「對面又有動作了嗎?」「嗯」

方燦撐起身子,重新站直。

「是應該做點心理準備了,對面聽說收到了S級的dom

李旻浩聽了沒有什麼反應,只是撓了撓後腦勺。

「反正我們也有」

 

方燦哈哈大笑著離開巷弄,留下有些錯愕的李旻浩

「說的也是呢」

「我們甚至有S級的sub

李旻浩乾笑幾聲,聳肩道

 

「白痴,他又不會那麼快回來」

 

 

「伊恩什麼時候回家啊?我想他了」

徐彰彬手指纏著黃鉉辰的髮絲,沒有回答。

「我一定比你還想他好嗎?」

金昇玟剛從浴室走出來就看到兩個膩歪的人,嘆了一大口氣。

 

「不是呀這樣我很無聊啊

自從梁精寅去臥底任務之後,sub就只剩黃鉉辰和李龍馥兩人。

「現在龍馥兒也不會陪我說話了」「那你去幫忙旻浩哥收服那個什麼韓知城啊」

黃鉉辰嘖了一聲,沒好氣的道,

「你知道,他光是看資料上的照片就很難搞。」

 

徐彰彬聞言笑出聲,寵溺的揉著黃鉉辰的腦袋。

 

「有攻擊性的sub情緒控管不知道有沒有障礙」

「能讓旻浩哥吃鱉真的不簡單欸

 

三人心領神會地安靜下來,開始回想李旻浩各種惡行,又不約而同地嘆了氣。

 

「那韓知城肯定超難搞」

「我還是等伊恩尼回來好了

講到這,黃鉉辰站起身到臥室裡,徐彰彬也跟著進房,只剩金昇玟一個人死死地盯著地板,心情複雜。

 

所以當初不要逼他去臥底就好了,到底圖什麼。

 

 

05

 

「派你去應該很安全吧?」

「他們沒有懷疑我,都是熟人了」

電話那頭訊號微弱,滋滋地發出聲響。

 

在黑暗中的男人穿戴好黑色的手套,將肩頭夾著的話筒換到另一邊。

「你知道,那個李旻浩有特殊的能力」

男人聽了乾笑幾聲,似乎不以為然。

「普通吧,不是很好打發,也沒有傳聞中那麼難對付」

「倒是那個方燦,觀察下來能力更有一套」

話筒裡的化音女人笑得很尖,男人蹙眉,將手機丟到桌上。

 

「他弱點可大了,所以說,有軟肋的對手都不是對手」

 

桌上的通訊器亮著紅燈,男人淺淺笑著,

「你們似乎有危險了啊?」「故意的唄」

女人放鬆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大難臨頭,只當是兒戲一場。

 

「聽說他們有個新的秘密武器?或是說,你們」

「嗯,有攻擊性的sub,還沒分級。」

男人開起擴音,噠噠的敲著鍵盤。

 

「如果沒意外的話,不是A級就是S級」「行吧」

 

 

「也真是夠會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