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維佳 活出自己的精采 贊助
2021-04-03 00:33:46

旻城 phobia (有H慎入!)(一)

✩迷孩坑真的不要亂入,會出不來嗚嗚嗚嗚

總之就是被韓知城圈到之後發現他跟李知道特別有愛又入了旻城坑.....

所以就寫點東西自己安慰自己吧嗚嗚嗚嗚

STAY記得在kingdom多多支持孩子們喔!!!!

去看節目上的MIROH舞台幫孩子們衝點閱!!!!

 

PHOBIA是他們的一首歌....但是靈感卻來自ALL IN舞台的工裝....

一直都覺得旻城很適合這種題材啊......

✩✩✩✩✩✩✩✩✩✩✩✩✩✩✩✩✩✩✩✩✩✩✩✩✩✩✩✩✩✩✩✩✩✩✩✩

“LEE KNOW....你知道不能這樣的吧?會嚴重影響到我們的任務進度跟效率。”

「我知道。不需要你的提醒。我自有分寸。」冷酷的聲音從充斥雜音的對講機中傳出,吱吱的雜訊劃破寧靜的空氣。

嘈雜戛然而止,修長的身影緩緩沿著牆壁下滑,

落寞的黑色沿著地板蔓延。

是不是當初不要接到這個任務、不要認識你,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我也不會愛你愛得像個精神病,

失去的恐懼症蔓延。

떨리는 하늘 마주할 네 모습 你照映在顫抖天際中的樣子
 오늘은 더 가까워질 수 있을까 今天能夠再靠近一點嗎
 괜시리 불안해 멀어질까 봐 莫名地無法接受你離我遠去
 아 이건 진짜 내가 아닌데 啊 這真的很不像我"



「新CASE是馬來西亞走私?所以要到馬來西亞探查嗎?」

剛拿到新案子的李旻浩不甚滿意,他並不想離開韓國。

他其實就是懶。

除了任務進行中,他就慵懶的像隻貓,卻又不失優雅。

特警這個工作可能是他最大的努力了.....證明自己其實也沒有懶到這個程度。

“就認命吧,你也很久沒有到國外了。提早完成就在那裡放鬆一下吧,你也很久沒休假了。”

「不,我會盡快回來。待在那裡久還是會被盯上,那個企業的勢力不容小覷。」

已經認份的李旻浩手上正在飛速地敲打著鍵盤,搜尋著這次要處理的相關人物。

「韓氏.....企業。」

將資訊抄寫在紙條上,再摺好放進胸前的口袋,

「好的,李旻浩上工吧。」

머릿속은 늘 복잡해 腦中的思緒總是很混雜
딴생각은 벅차 난 못해 充滿著胡思亂想 我卻別無其他辦法
Don’t know why I’m like this 不知道我為何這樣
아닌 척해도 即使想裝作不受影響
심장 터질 것 같이 뛰는 但我的心像要爆炸般不斷加速”

剛下飛機的李旻浩有些睡意綿延,決定先到咖啡廳來杯冰美式。

卻也沒想過這杯冰美式會改變自己的命運。

『歡迎光臨!』有些稚嫩的聲音撞入李旻浩的耳膜,正在低頭掏錢的李旻浩猛然抬起頭。

「韓.....知城。」他有些茫然地盯著那人的名牌好一會兒,直到那人又說道:

『先生....?要來杯什麼嗎?』有些鼓鼓的臉頰增添了可愛的氣息,圓圓的眼睛有些疑惑的看著李旻浩。

這個年約18、19的男孩一看就是打工的工讀生,別的人大概會認為就是乖乖的清寒男孩出來貼補家用。

但李旻浩知道,他就是他要下手的對象──

韓氏的小兒子韓知城。

一個大型跨國企業的少爺哪需要出來貼補家用!!!!

李旻浩在心裡默默吐槽,嘴巴還是快速點了餐。

韓知城連忙點頭表示收到並重複確認餐點無誤,

『這樣一共.....』「算好了拿著吧。」

『啊...好的。』韓知城有些被眼前的這個人驚嚇到了。

這是韓知城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人。

晶亮的眼睛,高挺的鼻樑,快速走過帶來的風都有股木質香的香水味,

莫名的每個地方都帶給韓知城臉紅心跳的感覺。

在談話過程,韓知城有點被他的冷酷嚇到,

他不認為他是這裡的人,他甚至覺得他跟自己一樣是韓國人。

即便這是事實。

點完單後,李旻浩選了個最角落又靠窗的位置坐下。

黃昏灑進玻璃窗的點點金黃映在李旻浩的臉龐,讓韓知城不禁有些看得出神。

這個人很酷,韓知城默默的給李旻浩下了個總結。

『您好,您的咖啡,請慢用。』韓知城已經不記得自己是如何將那杯咖啡放到李旻浩的桌子上,腦袋只有一片白。

「你在緊張什麼?」李旻浩看著韓知城拿托盤的手微微顫抖著,勾起一邊嘴角有些玩味地問道。

『我.....我沒有....』「連話都講不好,真的沒有?」

李旻浩猛然地站起身,讓韓知城嚇到不斷退後。

真奇妙,是個很容易受驚嚇的人。

李旻浩自己心裡泛起種想捉弄韓知城的壞心態,和任務無關的,

頑皮地就像隻貓。

『嗚.....沒有.....』

「韓知城.....是嗎?」李旻浩向韓知城靠近,將韓知城的名牌拿下。

有些過近的距離讓韓知城緊張到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對方身上的木質香俄請竄入鼻腔,緋紅漸漸攀上韓知城的臉頰。

「哈哈!真有趣,像隻松鼠。」李旻浩似乎對韓知城的反應很滿意,有些寵溺的捏了捏韓知城的臉頰,多肉的臉頰被李旻浩拉的長長的,韓知城吃痛的叫了一聲。

『請...不要這樣....』生理的眼淚盈滿了韓知城的眼眶,就像一隻被欺負的小動物。

「是是是,還你吧!」李旻浩牽起韓知城的手,將名牌輕輕的放上。

啊.....手也很小很溫暖呢?

老實說,李旻浩有點動心了。

Stay with me 待在我身邊
더는 망설이지 말라고 無須遲疑不決

망설이지 말라고 別再猶豫“

其實韓知城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和李旻浩變熟的。

第一次相遇,並不是到李旻浩走出店家就結束了。

韓知城下班走出店時,他看到李旻浩正在旁邊的巷子裡餵著流浪貓。

『是愛貓人士嗎?』韓知城有點調侃意味的話讓李旻浩有點矇。

這麼冷酷竟然很反差呢??韓知城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等等.....我不能是嗎?李旻浩嘴角抽搐了幾下,想到自己家裡那三個寶貝。

 

「怎麼?」『你在等我嗎?』

韓知城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問這種問題,他們甚至根本不認識,怎麼可能會是在等自己?

不斷攪弄自己的手指,因為久久沒有得到回應,正準備開口收回自己的話,

「是。」

韓知城抬起頭,對到了李旻浩深邃的玄眸。

他掉進去了,就像掉進了名為李旻浩的深淵。

之後他們肩並肩地走回韓知城的家,路上講了很多。

韓知城說,他已經沒有和家裡聯絡很久了。

他還可愛的在李旻浩的耳朵旁用氣音說,他早就看不慣老爸都做一些骯髒事。

而且他家人都不允許他玩音樂。

他最喜歡的就是音樂,他認為那是他的續命藥。

李旻浩一路上只是靜靜地聽著韓知成抱怨,原本只是為了得到情報,但不知不覺的越聊越遠。李旻浩卻決定讓他繼續講。

因為韓知城的單純,因為韓知城的眼淚。

他不是不能體會韓知城這麼小就得靠自己生活的辛苦,因為自己也是。

父母離異,媽媽又在一次意外過世,李旻浩就被送去親戚家。

但是畢竟不是自己的小孩,李旻浩在那裡得不任何的溫暖和愛。

不斷的被暴打、餓肚子,李旻浩決定要離開這個不是家的家。

後來流浪的李旻浩被一位特警收留,那年他才15。

特警夫妻對他很好,總是待自己像親生的孩子。

但馬上,幸福就破碎了。

某一次的任務,特警殉職,而對方也找到了他們的住處,打算也殺掉特警的妻子和李旻浩滅口。

「媽媽....不可以....!」那是發誓不再信任任何人的李旻浩第一次叫那個女人媽媽。

那女人感動得流下淚,犧牲自己的性命換取給李旻浩逃脫的時間。

這或許也是李旻浩成為特警的理由。

『旻浩哥,我到了。』

思緒被韓知城的叫喚拉回,李旻浩點了點頭。

『旻浩哥要不要住我家?』

其實韓知城講出這句話時有些後悔。

因為李旻浩只是告訴他他是個旅人,說不定早就有了落腳處。

是不是太雞婆了呢....?

「不錯。」這正合李旻浩的意。

왜 이러는지 oh 나도 모르겠어 為什麼我會這樣 oh 我也不清楚

갇혀 버렸어 너란 phobia에 陷入了名為 你 的恐懼症之中”

李旻浩開始了和韓知城一起的生活,這對已經習慣一個人的生活的李旻浩來說似乎有點陌生。

買飯要買兩份、床的另一側也有心跳、洗漱要等待。

但對韓知城來說,畢竟只離家2年,感覺只是重回溫暖和又再次擁有依靠而已。

看似平和的兩人生活,背後卻是血腥的黑暗。

在和韓知城一起生活時,李旻浩也不斷在進行他的任務,

搜集情報、調動人力,任務的進度已經到70%

但是,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畢竟是很有勢力的企業,跨足了政界、商界、法界,李旻浩很快被韓氏發現和韓知城的住處。

李旻浩不得不離開了。

他知道韓知城一定會哭哭啼啼的求他留下來,他受不了 ──

他會不忍心的。

這段時間的生活,漸漸的,冰冷的心被融化,有些情愫似乎在作用中。

但李旻浩一直告訴自己不行,罪惡感也漸漸浮上。

他是要毀掉對方爸爸的壞人,也不斷邪惡的利用他套情報.....

他是邪惡的人。

每天早上的一句軟糯的早安、去接他下班時笑出愛心形狀的唇、看恐怖電影被嚇得圓睜睜的眼睛、鼓鼓的充滿幼感的臉頰、會不斷關心自己的韓知城,他沒辦法放棄,卻也不想把他捲入。

韓知城回家時是一片漆黑。

這不是正常的,因為如果李旻浩沒有來接她,他就應該會是在家裡準備兩人的晚餐。

一股不安感升起,韓知城連鞋都沒脫就急著去摸客廳的電燈開關。

喀!電燈亮起,

期待看到的人果然不在。

『旻浩哥......?不要嚇我.....你在哪....?』

韓知城急了。他沒有想過李旻浩會一聲不吭地離開,眼淚不斷溢出眼眶,韓知城不斷重新撥打著聯絡欄最上頭的號碼,卻只是不斷得到女聲說道轉入語音信箱的回應。

韓知城其實早就知道李旻浩的真實身份。

李旻浩可能是降低了對韓知城的戒心,他沒有將他搜集的資料鎖到抽屜裡。

下班提早回到家的韓知城看到桌上大疊大疊的資料上都是自己爸爸的名字,韓知城不自覺地翻看起來。

『旻浩哥....是警察。』韓知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情緒,因為他也不喜歡自己的爸爸。

他的爸爸從以前就只把所有的愛給他的哥哥,媽媽也是。

從來沒有被愛過的韓知城,在連興趣都要被反駁時終於爆發。

反正爸爸本來就是壞人,也是陌生人。

但是韓知城難過的是李旻浩欺騙他了。

他不是旅人。他甚至利用自己套出了情報,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也幫到他了。

韓知城釋懷了,一個後仰躺到床上,接收了資訊量過大的大腦有些過勞,不一會兒就進入沉沉的睡眠。

再次醒來,身上多了一件棉被。

努力撐起身子,轉頭就看見李旻浩正在看著他。

「你.....」看到李旻浩有些欲言又止,韓知城知道他要問什麼。

『哥的東西我沒碰喔,要尊重哥的隱私嘛!』李旻浩看他沒有什麼反應,應該是沒發現自己正在調查他的父親,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哥....旻浩哥.....』韓知城牽起了轉身要離開的李旻浩,頭低低的,聲音也有些低落。

「怎麼啦....?」李旻浩似乎沒有辦法拒絕這樣可愛的韓知城,只是寵溺的揉了揉韓知城的髮。

『你剛剛去哪了...?』

「去買食材啦...?嚇到了嗎....?」李旻浩有些愧疚的不斷撫著韓知城的背脊。

 

『哥.....什麼時候最幸福呢?』韓知城突然的言語打破了沈靜。

「.......」

李旻浩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到了,他自己是真的回答不出來。

我該怎麼回答....

回答是和他生活,那如果他對自己沒有這種想法呢?

回答別的就是在說謊.....

意識到怎麼回答都不對,李旻浩只能用沉默應對。

 

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嗎....?韓知城正要這麼問了,話到喉頭卻被自己硬嚥了下去。

如果他對自己沒有那種感覺呢?

有時候,一對佳偶就是會這樣錯過彼此。

 

韓知城直到現在還是沒有得到李旻浩的答案。

「我回來了~」門突然被打開,眼前的景象卻是韓知城坐在牆邊、把臉埋在自己的膝蓋間哭泣著。

李旻浩的心一抽一抽地痛。

他知道他以為自己離開了。

走到韓知城身邊,李旻浩將他擁入懷中。

「對不起....我只是去買了東西....」手輕輕地順著韓知城的背,像摸著順兒他們一樣。

過分的溫柔讓韓知城又再次啜泣起來,他生氣李旻浩!

『都不接我電話!不理你了!』韓知城掙脫了李旻浩的懷抱,跑進房間鎖起房門。

天啊,他沒辦法哄這個小祖宗了。

他拿出手機,果真看到99加的未接來電。

做好晚飯,李旻浩敲了敲房門,喚著韓知城出來吃飯。見裡面那人都沒有回應,李旻浩用鑰匙打開了房門。

韓知城抱著枕頭、帶著紅紅的鼻子、兩行淚痕睡著了,李旻浩呼吸一窒。

他擔心自己。

已經有多久沒有人關心自己了?

失心瘋的李旻浩忍不住吻上了韓知城微張的唇。

「暖的。」

李旻浩爬上床,重新覆上韓知城的唇,舌頭竄進韓知城的口腔不斷汲取汁液。

不行...不行。李旻浩明明一直對自己這麼說,但身體卻不聽使喚。

『唔.....旻.....』韓知城被李旻浩的大動作驚醒,睜眼卻是放大數倍的精緻臉蛋,嘴上柔軟的觸感讓他意識到他正在和旻浩哥接吻。

等等....哥哥也是這種喜歡嗎....?

『旻....浩...哥...』韓知城有些缺氧,輕輕地拍了拍李旻浩的胸口,示意需要換氣。

終於分開的唇齒都有些留戀,韓知城大口大口地吸著氧氣,抬眼卻對上了李旻浩滿是情慾的眼神。

滾燙竄上臉頰,韓知城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去剝李旻浩的衣服,露出了訓練過的精實肌肉。

李旻浩沒有辦法了,他陷進去了。

他沒有辦法停下,不管是愛韓知城的心情,還是現在手邊的動作。

「我最幸福的時刻.....

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時候。」

韓知城最終還是得到了回答。

내 품 안에 너를 안기에 꽤 벅찰 만 해 我想要張開雙手緊緊地擁抱你
아끼고 아껴도 부족할 정도로 소중한 사람 넌 찬란해 再怎麼珍愛也覺得不夠 對我而言你是那麼的珍貴
빛나면 빛날수록 你越是耀眼
떨려와 가까워 갈수록 當我靠近你時
불안함의 떨림이 설렘의 떨림으로 就愈發緊張地顫抖
바뀌어 가는 순간이 다가와 這種焦慮的顫抖轉變成了興奮”

溫熱的空氣中散佈著曖昧的旖旎,床上交纏的身影、震耳欲聾的心跳聲、身下人的呻吟.....

李旻浩啃咬著韓知城的喉結,留下了鮮紅曖昧的痕跡,好像在標記....

「你是我的.....」李旻浩染上情慾的嗓音格外低沉,多了幾分性感。

『唔...嗯...』韓知城有些難受的扭了扭身子,下身的灼熱一直得不到撫慰不斷的脹痛著。

李旻浩不忍心弄痛韓知城,於是打算先暫停去買個潤滑再繼續。但韓知城哪等的了?硬是把李旻浩扯回床上。

『哥....用射出來的...東西.....』韓知城講完之後羞恥的別過臉。

李旻浩被可愛到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麼這麼可愛.....」

重新升溫的空氣,纏綿悱惻的兩人。

李旻浩延著曲線一路吻下,最終來到韓知城挺立許久的陰莖。

『唔....旻浩哥....』韓知城被李旻浩熾熱的呼吸刺激的一顫一顫的。

「乖.....」乾燥的手覆上後開始了套弄,從底部輕輕地按壓,最後摳弄前端的小孔。

直到前端分泌出一點晶瑩,再將其含入。

『唔啊!!!』李旻浩富有技巧的吸吮著,細細地舔弄著柱身凸起的青筋,緩緩地前後擼動,不一會兒韓知城便繳械在李旻浩口中。

將韓知城抱起保持後入姿勢,剛高潮的韓知城身子有些不穩,被吻腫的唇依舊微張。

李旻浩將吐出的濁液抹在穴口,試探性地將一指探入,內壁馬上絞緊吸附著李旻浩的手指。

『好痛!!!!』韓知城大喊道。

「知城.....放鬆好嗎?」李旻浩真的快忍不住了,下體不斷竄上陣痛的感覺。他現在只想用力地插進去,瘋狂的抽插,讓身下的人兒緊緊的抱緊自己,再洩在他體內。

『嗚......旻浩哥........』韓知城忍不住轉回正面。

『旻浩哥....我痛....抱抱我....親親我....』

李旻浩心軟了。

尤其是面對面色潮紅的、帶著淚水的韓知城。

「好.....」『哥就這樣子進來好嗎...?』

「也可以.....」在李旻浩插入第二根手指時,韓知城又叫了一聲,環住李旻浩脖子的手臂又圈得更緊了。

漸漸分泌出來的腸液開始讓李旻浩的手指進出得更順利,擴張的差不多後,李旻浩將自己的灼熱抵在穴口。

彎下身親了親韓知城的面頰,舔去了韓知城生理的淚水。

『哥.....旻浩哥....我怕....』「沒事,我在。抱緊我。」

在李旻浩插入的那刻,韓知城覺得自己快裂開了。

強烈的痛感讓韓知城不斷求饒,請求李旻浩放過自己。

但是現在的李旻浩耳邊只有嗡嗡的雜音。

下身的未經人事的後穴不斷絞緊,李旻浩差點直接繳械在裡頭。

他真的快忍不住,於是緩緩的小幅度前後抽插著,快感漸漸瘋漲。

『啊啊啊啊啊啊哥....!』痛感開始麻痺,快感漸漸蓋過痛感,韓知城的呻吟頻率也變了,身體不自覺地向李旻浩靠去。

「知城...我愛你.....」

『啊啊啊啊啊我也喜歡哥.....啊!!!』在撞到某一點突起後,韓知城的音突然高了起來。

李旻浩知道,他找到了。

他將韓知城的雙腿張得更開一些,開始不斷往那點衝刺。

『啊...!啊!旻浩...哥!』呻吟變得破碎,快感逐漸升高,後穴倏地收縮,前端也再沒有任何撫慰的情況下射了出來。

韓知城高潮後,整個身子癱軟在李旻浩懷中。

「知城啊....我還沒射呢...?」李旻浩邪魅一笑,俯下身吻住了還在喘氣的小嘴,下身不斷的抽插因高潮絞緊的小穴。

『唔...嗯.....哈....哥啊....!』韓知城的眼淚又滴出來了,他抱緊著李旻浩,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體內的東西正在不斷漲大,甚至能感覺到每一條青筋在顫動,自己的那點敏感點不斷的被衝撞著。

不得不說,李旻浩真的很持久。

韓知城很快又迎來第二次高潮,這次李旻浩終於射了出來,韓知城的後穴被燙的不斷抽搐,又攀上了小高潮,前端也因為刺激又再次輸出一道白濁。

纏綿悱惻結束的兩人,相互依偎進入了夢鄉。

在睡前,兩人確認了彼此的心意。

李旻浩輕輕地用手梳理著韓知城額前的髮絲,溫柔的吻上他的額頭。

對韓知城來說,這份幸福真的太龐大了。

好喜歡、好喜歡不斷迴盪在韓知城的腦中。

『哥對我的喜歡也是那種喜歡吧?』

「我愛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