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感覺老心情就不好 贊助
2013-12-06 21:39:56藍曦燕

【因與聿】(少荻聿X虞因)

【因與聿】雪帽(少荻聿X虞因)
  少荻聿呼了口氣,雙手搓了搓帶著深藍色手套的手,默默的看著已經在雪地上摔的亂七八糟的大學生們,他開始計算現在要求回家,虞因會跟自己回去的機率。

  時節剛好來到冬天,打著想玩雪不用出國的廣告,新開的滑雪場馬上吸引了大眾目光,而以李臨玥為頭的招了許多人來滑雪,想當然虞因已是其中一員。

  而聽到他們要去滑雪的虞佟則是叫虞因帶自家弟弟去買能保暖的厚外套,一旁的虞夏倒是覺得滑個雪應該不會出什麼事的也懶的開口。

  不過他可不知道言東風會來。

  默默的瞇起眼,少荻聿看著對方像橡皮糖一樣黏在虞因身邊,他賭氣似的走往另一頭想離開這團人一樣。

  「……小聿?」剛好眼尖的看到自家弟弟離去的背影,虞因將言東風拖給難得跟來的一太後追了上去。

  「喂!小聿!」腳踏著不熟悉的雪地,虞因感到寸步難行的追趕,前方的人卻像是毫無阻礙的筆直向前行。

  「少荻聿你給你哥我停──唔噗!」聲音中斷,虞因臉朝下的跌個狗吃屎。少荻聿停下腳步回頭,紫眸透著無奈的走回摔倒的人身邊,然後蹲下身搓了幾下。過了三秒連個動靜也沒有,當他要在次出手時,虞因快一步抓住他的手,然後將對方外套的帽子拉起。

  「哇,還真冷!我就說帽子很適合你吧,毛茸茸的。」虞因笑嘻嘻的說著,少荻聿順著他的話摸上帽子邊的毛,然後撇過頭。

  「欸,你不要生氣嘛,哥等等買布丁給你吃嘛,小聿──」以為對方生氣的虞因努力的討好,少荻聿沒有回應他,只是將對方跟他同款外套的帽子拉上,然後往大學生的方向回去,讓虞因一個人摸不著頭緒的在後方哇哇叫。

  帽子比較適合你。他心情變好的在心裡想著。
Fin.

【因與聿】圖書館(少荻聿X虞因)
  虞因轉了轉手中的筆,墨褐色的瞳看著擺在桌上的教課書,圖書館的冷氣吹得他昏昏欲睡。基本上他會來圖書館,一是因為自己體質的關係,再家裡開冷氣很容易引好兄弟進來,二來是當了某人的司機,外加出席率太過於底限只好靠成績來補,他也就順便來讀書了。

  不過他太小看圖書館冷氣的威力了,或者說他跟冷氣分開太久,耐久度不夠。僅僅是坐了幾分鐘而已他便全身起雞皮疙瘩,只好抱著隨身的外套取暖。

  過了幾分鐘後,他已經被冷氣吹到頭痛到窩在自己的外套裡,旁邊的椅子被人拉開,虞因瞇起一隻眼,頭微偏的看向旁邊座位。

  對方戴著自己給的變色眼鏡,但從這個角度仍然能看到眼鏡後紫鳶色的眼睛。少荻聿仍舊穿著淡藍色的短袖帽T,面無表情的看著手裡的原文書,冷氣好似對他一點威脅也沒有。

  ……果然是常來免疫了嘛?虞因這麼想著,然後蹭了蹭外套以求溫暖。少荻聿看了哥哥一眼,手上的書已經被他捏的有點起皺,他從包包裡拿出紙筆。

  鉛筆敲著桌子的聲音引起虞因的注意,他看到白紙上有些抖的字,然後搔了下頭「不用啦,讓我瞇個幾分鐘就好,而且等等還要載你回家,回去睡太麻煩了。」

  原本想在紙上寫上強迫他回去的話,但想到對方的個性他最後只寫上「晚一點叫你起床」的字,虞因輕聲的對他說聲謝啦,頭埋外套裡不到幾分鐘就去見周公了。在確定虞因睡著後少荻聿呼了口氣,剛剛虞因向是小狗蹭窩的動作差點讓他堅持不住。

  真希望阿因能有點自覺……看著睡的一臉香甜的人,他在心中無限感歎。
Fin.
【因與聿】小段子(少荻聿X虞因)
(1)
  少荻聿看著睡在旁邊的人,虞因對於自己每天晚上跑來睡覺這件事從一開始的無奈到現在已經完全習慣。

  確定虞因已經熟睡,他伸手撫摸被染成褐色的捲髮,不意外的摸到突起來的傷痕。

  想到對方那時的橫衝直撞,他嘆了口氣,將唇貼上。

  我會保護你,一定。
(2)
  虞因努力的讓自己的呼吸穩住,他只是剛好醒來而已,真的!現在的他在裝睡著,雖然不是他的意願就是了。

  誰叫每天晚上都跑過來要跟他一起睡的弟弟正抱著他還在親吻他的頭啊!

  正當他在心中哀憤時,背後的人挪動了下,正當他以為可以解脫的時候,溫熱的氣息從頸邊傳來。
  「不用在裝囉,阿因。」
(3)
  虞因感到背脊發涼,背後的人給他的感覺就像他跟方苡薰在對付王兆唐那樣的冰冷又瘋狂。

  他感受到少荻聿放開他,以為能夠放心的同時冷不防的被對方翻過來,少荻聿順勢的將雙手壓在他兩耳側,整個人跨坐在他身上,紫色的眼睛被窗外的月光照的發亮。

  「……我說小聿,冷靜點。」如是平常神經大條的虞因也感到危險的感覺,嘗試想讓弟弟不誤入歧途。

  「沒關係……」

  「什麼?」

  「我會減刑。」

  聽到這句話的虞因腦袋轟了一下,意識到自己下場會比較慘後他在心裡愈哭無淚的想著。

  他第一次那麼後悔當哥。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