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有望登上美國銷售龍頭 贊助
2018-11-28 13:24:58水瓶貓熊

【電影】去年の冬、きみと別れ(去年冬天與你分別)



很久以前看過一部叫「MONSTER(怪物)」的動漫,如今情節雖已淡忘,但「有沒有人生來就是怪物」或者「人如何會變成怪物」的疑問,卻一直留在我的心中。最近看了「去年の冬、きみと別れ」,講的是「唯有變成怪物,才能超越怪物」,不由得讓人心情複雜了起來。

本片描述自由撰稿人耶雲恭介(岩田剛典飾)即將與女友松田百合子(山本美月飾)結婚,但恭介卻希望能在婚前完成一篇調查報告,即盲女吉岡亞希子被燒死在攝影師木原坂雄大(斎藤工飾)家中的離奇命案。隨著調查的逐步開展,恭介開始懷疑雄大是兇手,卻也在不知不覺間陷入了雄大的陷阱,使百合子遭遇險境,終於步上了亞希子被燒死的後塵,而雄大也遭到警方的逮捕。

看到這裡的時候,我心中格登一聲——山本美月不是女主角嗎?怎麼這麼快就掛掉了?沒想到,就在我以為山本美月領便當之後,劇情出現了巨大的反轉。

以下有雷

原來,恭介是亞希子的男友,為了調查她離奇死亡的案件,從金澤來到東京,接觸了相關人士,最後找上了雄大的姐姐朱里(浅見れいな)。沒想到,她居然要求與他共度春宵,才願意告訴他事實。在藥物的催化下,他只能選擇聽命於她,卻在之後聽到了令人心碎的真相。

當初亞希子因為恭介的過度保護而離開他,來到東京,卻被雄大看上了。朱里知道弟弟已經很久拍不出像樣的東西,便夥同對她言聽計從的週刊編輯小林良樹(北村一輝飾),綁架了亞希子,要她擔任雄大的模特兒。沒想到亞希子極力抗拒,朱里一時興起,便在亞希子身上點火,亞希子的慘叫聲和掙扎的模樣,反而引起雄大的興趣,他便瘋狂地按起快門,捕捉這難得的瞬間……

朱里一邊說著,一邊笑得好開心。然後她對著瀕臨崩潰的恭介說,他居然和害死自己女友的兇手上了床,感覺如何呢?

其實,朱里從小就遭到父親的性虐待,雄大也總是被父親毒打,於是兩姐弟的性格就在扭曲中成長。後來兩人合力殺死了父親,朱里便找來當時還是父親學生的良樹,要他各刺兩人一刀,偽裝成強盜殺人,這也使得父親之死成為一樁陳年未解決的懸案。而良樹也因為刺了朱里一刀,成為她的奴隸。

所以,為了對付這對怪物姐弟,恭介在去年冬天來到了充滿和亞希子回憶的海灘,決定變成怪物。因為只有變成怪物,才能對付怪物,但怪物不配和亞希子在一起,是以他必須和亞希子分手。這就是「去年の冬、きみと別れ」的由來。

然後,恭介隱瞞了自己的真實身分,到週刊雜誌社去找良樹,說他想寫亞希子命案的調查報告,希望週刊能夠支持。參與綁架亞希子的良樹當然知道事實真相,但他只是淡淡地告訴恭介,這個題材沒有市場。另一方面,他也暗中通知朱里,有人正在糾纏雄大,想要調查事實真相,朱里便向他要了恭介的聯絡方式,打算自己去找恭介談,但此後卻再無消息。

良樹隱隱覺得不對,悄悄找人調查恭介,這才知道他的簡歷全都是假的,而在百合子死後,他更進一步發現,恭介正是亞希子的男友!

良樹在恭介的住處發現了印成書本的調查報告,終於知道了恭介精心策劃的復仇計畫,而百合子只是恭介的棋子,用來引雄大踏入陷阱。

原來,恭介才是布置陷阱的人!

恭介告訴良樹,自己在網站上遇到了一心尋死的百合子,便找她加入復仇計畫,她也稱職地扮演了他的未婚妻,成功引誘了雄大,並在木原坂家留下被監禁的絕望日記,成為警方逮捕雄大的重要證據。

良樹激動地質問恭介,難道為了報仇,就犧牲百合子的一條命嗎?

恭介此時的表情相當曖昧,難道你不想知道朱里到哪裡去了嗎?

良樹想起,朱里在去找恭介之後就沒了消息,而他在恭介的住處又看到許多注射用的藥品,難道……?

恭介證實了良樹的懷疑,原來朱里去找恭介後便遭到監禁,最後在半夢半醒間被帶到木原坂的豪宅中……

是的,那具大家都以為是百合子的燒焦女屍,其實是點火燒死亞希子的朱里。

唯有變成怪物,才能超越怪物。

好悲傷的復仇故事,不是嗎?

回到我對本片選角的感想。

岩田剛典繼「砂の塔〜知りすぎた隣人」後再次挑戰腹黑角色,感覺演技上成熟許多,對比他那「人畜無害」的笑容,更讓人覺得心疼。或許是角色設定的關係,山本美月的表現普普,期待她能儘快出現突破之作。全片最讓人驚豔的莫過於斎藤工了,木原坂雄大完全是個變態,與「昼顔」裡的純情生物老師天差地遠,也讓我見識到他收放自如的演技。

最後我要爆一個料,就是我看電影的時候很容易陷入昏睡(可能是平時睡眠不足或是劇情太悶),觀賞本片的時候,發現開頭沒多久就打上「第二章」的字幕,讓我一直懷疑自己是不是打瞌睡而錯過了「第一章」,這個疑問直到情節進展至倒敘恭介和亞希子的過去,打上「第一章」的字幕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電影本來就是從「第二章」開始演的啊(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