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日本最新\​夏日防曬/推薦 贊助
2021-12-03 00:00:00毛‧鵝‧麥三人組

【N‧忌F】第十話

※貼心提醒,此為自創角色與故事、加上TM世界觀的二創文,無法接受者請按右上角的叉叉離開。
 
 
 
 
 
 
—噹—噹—噹。—
 
 
 
第一節課的下課鐘響起。
 
 
「啊—————。」
小日趴在桌上發出意義不明的嘆息聲。
沒想到今天早上自己跟Saber都睡過頭了,太久沒好好睡在床上,覺得太舒服就不小心睡得太沉了。
 
 
 
還好在老師點到自己名字前,成功滑壘到教室。
 
 
 
「小日妳還好嗎…?」
「還、還有呼吸…。」
「好難得…應該說第一次看到小日上學遲到呢。」
「是『差點』遲到,在老師點到名之前都Safe…。」
 
好友小月走到座位旁邊關心我。
繼小月後,神夜也走到了我的座位旁。
 
 
「真是的,剛點名時我還以為是別班的長髮女同學跑錯教室,原來是小日啊。」
「神夜,妳在說什麼…啊…。」
「頭一次看到妳沒綁頭髮呢,以為是哪來的氣質文學少女。但一開口就破功了,哈哈。」
「神夜,妳這句話究竟是褒是貶我還真的不懂呢。」
 
 
摸了一下自己的髮尾,發現還真的忘記綁頭髮了…早上真的是一陣慌亂啊…。
打開書包尋找備用的髮圈…但似乎連備用的也忘了帶。
知道我找不到髮圈時,小月突然很興奮地跑回自己的座位上,拿出了綠色的髮圈跟梳子。
 
 
「小日讓我玩妳的…不是我是說讓我幫妳綁頭髮吧!」
「小月謝謝啊…但是不可以玩我的頭髮。」
「蛤~我本來還想幫小日綁個辮子、包包頭或雙馬尾…。」
「小月妳住手、拜託妳住手…普通的馬尾就可以了!」
 
 
嗯,我又感受到班上男同學們的視線了,沒有什麼奇特的髮型可以看喔,沒有!
 
 
 
靜靜地看著小月幫小日梳頭髮的神夜,突然開了口。
 
 
 
 
「話說,這星期日要不要去一起去逛個百貨公司?我想去買些日用品、衣服跟保養品。」
「我要去!」
「哇!痛痛痛…。」
「啊,抱歉呀小日。」
 
聽到神夜的邀約,小月開心地舉起了手,但這個動作導致梳子整個扯到小日的頭髮。
 
雖然星期日應該要在外公家研究外公的鍊金術筆記…但說實在話很久沒放鬆心情了,
白天出去玩一下應該也沒關係吧。
 
 
 
到了放學時間,我跟小月、神夜說放學過後有急事,就先走了。
好期待星期日的出遊呢。
 
 
 
 
「今天早上真是抱歉,沒有準時叫醒妳。」
「沒關係啦,我自己居然也把鬧鐘按掉了…不過沒想到連Saber也一起睡過頭了,該不會上星期的傷還沒…。」
「不是的,當時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早上是因為那個『夢』的關係,使得Saber無法順利醒來。
 
 
「是說,小日,妳也很適合綁高馬尾呢。」
「這是小月幫我綁的,真是的,明明說跟平常一樣就好了…。」
 
小日嘴巴雖然這樣講,但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非常開心。
 
 
 
 
 
兩人走到了與Rider組相約見面的公園東口。
 
 
 
 
「啊,看到Rider了…咦!?」
 
Rider的外貌真的很顯眼呢…站在她旁邊的就是她的主人…吧…!?
 
 
 
「Saber,我們被Rider騙了!」
「小日!?」
「站在Rider旁邊的…就是上星期攻擊我的和服女啊!」
「啊…對我一直不知道要怎麼跟妳開口說明,關於Rider主人的事。」
「所以Saber妳早就知道了還來赴約!?」
「小日,妳先冷靜聽我解釋!」
 
 
小日抓住了Saber的手臂,阻止她繼續前進。
接著用手指指向留著黑色中短髮,穿著藍色和服,在和服外還套了一件紅色皮夾克的女性。
她似乎還背了一個用布包起來的長條物體。
 
 
「嗨。」
「嗚哇!!!」
 
 
 
正當小日和Saber兩人還在互相拉扯時,和服女神不知鬼不覺得繞到了小日身後,還跟小日打了聲招呼。
小日當然是嚇到心臟都快從嘴巴吐出來了。
 
 
小日的腦袋快速思考著,是不是該將已經套在制服底下的護甲鍊成袖劍自保。
 
改良過後的袖劍,是已經將鍊成陣刻劃在護甲上了,就算沒有換上畫有鍊成陣的手套,也是可以直接鍊成。
可是東口這邊的人實在是有夠多,這樣貿然鍊成真的好嗎…?
 
 
 
「式,就說妳不要這樣嚇奈古日。」
「我好像懂『織』說為什麼玩弄她很有趣了。」
「式妳不要這樣…。」
 
 
Rider悠哉地走到了小日與Saber的身旁,就在Rider與被稱為『式』的和服女對話時,小日察覺到了…。
 
 
 
「妳…是上星期襲擊我的人嗎?」
「哎呀,看來意外還挺敏銳的嘛…我們到那邊的家庭餐廳繼續談吧。」
 
 
小日覺得眼前這個人所散發出的氣息,跟上星期完全不一樣…?
兩儀式用拇指指了位在她身後,也就是對面街的一家家庭餐廳。
 
 
 
 
 
 
 
 
 
 
看來似乎是早就訂好位了,
我們四個人進到店裡後,服務生立刻帶我們到和式包廂的座位入座。
 
 
這家家庭餐廳的餐點品項很豐富,Saber看著菜單露出了神采奕奕的眼神。
此時的我知道,我的荷包又要陷入危機了。
 
 
 
我簡單點了一杯巧克力牛奶。
Rider跟兩儀式都點了一杯黑咖啡,但兩儀式多點了用草莓口味哈根達斯做成的聖代。
Saber的話…她的桌上有好幾盤甜點跟食物,蛋糕跟歐姆蛋咖哩之類的…我不願意去細看有什麼樣的品項。
 
 
 
「也就是說,『兩儀織』跟『兩儀式』式兩個不同的人格?」
「對,所以上星期的那個是織,不是我。」
 
 
 
『兩儀式』擁有雙重人格。
主人格的『式』,代表『陰』、『肯定』;男性人格的『織』,代表『陽』、『否定』。
『織』沒有身體控制權,僅在式失去意識或是意識薄弱時、或是式主動交換人格時才會出現。
 
 
 
「我確認一下…那天在巷口、以及這陣子所發生的無差別攻擊事件……不是『兩儀織』所做的吧?」
 
小日還是提防著眼前的人,將微顫抖的左手掌放在護甲上方,以防萬一。
 
 
「當然不是啊,巷口那個男的只是喝醉躺在地上,織只是路過在觀察他還有沒有呼吸。」
「那他當時為什麼要攻擊我!?」
「因為他當時覺得很無聊,想跟擁有同血緣的人打一場。」
「什麼爛理由!?」
兩儀式露出了事不關己的表情,聳了聳肩;吃了幾口草莓口味哈根達斯,配了一口黑咖啡。
 
 
 
「奈古日,妳不需要這麼緊張,我們真的不會隨意攻擊妳們。」
Rider聞了一下黑咖啡的香氣,接著喝了一小口品嚐。
 
 
 
「小日,這邊的餐點真的很好吃。」
「Saber妳這是太放鬆了吧!」
 
 
 
看著Saber又按了服務鈴準備點第二輪,小日只好無奈地喝了一口已經稍微涼掉的巧克力牛奶。
 
 
 
 
「好了,該進入正題了,首先,把『那個』還給我。」
「咦?」
「沒了『那個』後,我這幾天都揹著武士刀到處走。雖然用武士刀也不錯,但在某些場合上不是很方便啊。」
 
小日看了一下放在兩儀式腳邊,用布包起來的長條物體。
原來那是把武士刀啊,是武士刀的話還真的有點想看看…但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場合。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有人用頭去撞英靈,完全沒有戰術可言,亂七八糟的。」
「妳怎麼知道…啊!」
 
小日像是想起了什麼,趕緊拿起放在身後的書包,翻找了一下。 
從書包拿出了一把用布包著的短刀。
 
 
「難道說那時是妳…!?」
「真的是看不下去啊,只好把短刀射到Caster的『死線』上。」
 
提到死線,兩儀式也解釋了一下她擁有『直死之魔眼』。
 
 
 
『直死之魔眼』。
可以在絕大多物體、生物的表面目視到紅色線條;如果沿著線破壞,就會對物體、生物造成不可防禦、
不可治癒的傷害。
 
 
小日將短刀交還給兩儀式,
雖然她想跟兩儀式道謝,但心中的不甘心感遠大於感謝的心情…
有種道謝就輸了的感覺。
反到是坐在身旁的Saber代替她跟兩儀式道了個謝。
 
 
 
「今天的目的之二,要把這個交給妳。這是Rider在我老家某個堆滿灰塵的角落找到的。」
 
兩儀式從紅色夾克的口袋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小盒子,將盒子交給了小日。
 
「這是兩儀四季的東西。」
 
聽到是外公的東西,小日趕緊接下小盒子,將它打開。
裡面放著一把褐色的刀柄,刀柄上刻有『四季』兩個字。
 
小日發現它其實是把彈簧刀。
她將刀柄底部的安全鎖推開,接著把位在側邊的按鈕往上推,刀柄彈了出來。
 
 
 
 
「妳有感受到什麼魔力嗎?」
「…什麼?」
「我的『上司』有研究這把彈簧刀,發現這是兩儀四季所自製的『輔助禮裝』。」
 
 
 
『輔助禮裝』
是魔術師施展魔術時作為支援而使用的道具,擁有輔助魔術師施展魔術的機能。由於會隨身攜帶,
就形狀而言,大多是容易拿在手上的形狀;像是短劍丶短杖丶書丶寶石和各種裝備品之類的。
 
 
 
「她說這把短刀的功能是破壞結界用的,似乎可以輔助擁有者看到結界脆弱的地方。」
「看起來跟普通的彈簧刀一樣…。」
「嘛,反正算是物歸原主了,能不能發揮它的能力就看妳的造化了。」
 
 
 
 
 
 
 
 
 
 
 
『根本就不是我找到的。』
 
 
 
 
 
 
 
 
 
坐在身旁的Rider喝了一口黑咖啡。回想著式找到這把彈簧刀的過程。
 
 
 
式從黑桐幹也…也就是她的男朋友所蒐集的情報中,得知兩儀四季的孫女奈古日的存在後,
就開始在兩儀家中尋找兩儀四季留下來的東西;雖然家中長輩有阻止她,但屢勸不聽,
還差點跟長輩打了起來。
 
但因為式確定為兩儀家下一任當家,沒人敢動她一根寒毛。
最後式在兩儀家的舊倉庫發現了這把彈簧刀。
還將這把彈簧刀交給了蒼崎…我是說她的『上司』鑑定。
 
 
 
真是的,為什麼式就是不能坦率一點呢。
 
 
 
「Rider妳在偷笑什麼?感覺很噁心耶。」
「沒有,只是覺得我的主人真可愛。」
 
式聽到自己的從者說自己可愛後,露出一臉厭惡的表情。
坐在Rider對面的小日聽到後,也差點噴出喝到一半的巧克力牛奶。
 
 
 
對,小日沒有坐在式的正對面,小日打從內心不想跟式直接對到眼。
 
 
 
 
「今天的目的之三,也是最重要的事。」
兩儀式吃完最後一口草莓口味哈根達斯,開始娓娓道來。
 
 
「找到那個亂源魔術師了,Caster敗退後,這陣子所發生的攻擊事件,都是那傢伙做的。那傢伙叫做…。」
「叫做…?」
 
原本還在吃著漢堡排的Saber,也放下手中的刀叉,認真地聽著兩儀式所說的話。
 
 
 
 
 
 
 
「宮保基丁十二世。」
 
 
 
 
 
…………?
 
 
 
 
包廂內陷入一片寂靜。
 
 
 
 
「兩儀式,妳再說一次?」
「他叫宮保基丁十二世。」
「『四川菜』十二世?」
「宮保『雞』丁十二世?」
 
小日跟Saber滿頭問號地看著兩儀式。
 
 
 
「先不管他到底是叫『花椒雞』十二世還是『辣子雞』十二世。這個人不但用犯規的方式成為『第八個主人』,也召喚出了『第八騎英靈』。」
 
 
 
式妳也解釋一下『宮保基丁』這個外國名字只是剛好跟某四川菜發音相似,並不是料理名。
也不要再講出其他四川菜名讓奈古日她們更加混亂啊。
 
 
 
「那傢伙還偷了某間書店中的舊地圖,打算用來找尋冬木市靈脈的位置。」
「那個人找冬木市的靈脈是要做什麼!?」
 
 
小日心想所以那天在監視器中看到的黑色披風男子,就是宮保基丁十二世…。
兩儀式雙手交疊在胸前,語重心長地說著。
 
 
「這我也不太清楚,但在接下這份工作時,我的上司說…
『沒有阻止那傢伙的話,會發生大災難。冬木市會變成死城,絕大部分的市民會因為這場聖杯戰爭死亡。』」
 
 
小日聽到此發言,倒抽了一口氣。
 
 
「還不清楚那傢伙召喚出了什麼樣的英靈…總之如果看到『黑色披風、左臉有著一道疤痕』的男子…
就直接殺了他。」
「等等!?什麼直接殺了,就算是再壞的人…。」
「太天真了,不殺了他,就等著被殺掉吧。」
 
 
我們現在可是在戰場上,別以為敵人都跟妳一樣有憐憫之心啊,奈古日。
 
 
認真要說的話,要是奈古日當時沒召喚出Saber出來,早就被織玩弄到死了。
差點走過鬼門關的人,想法居然還如此天真啊。
 
 
 
 
兩儀式與小日對完話後,陷入了好幾分鐘的沉默。
 
 
 
 
「嘛…想交代的事都講完了,Rider走吧。」
 
式不悅的斜眼看了一眼低著頭的奈古日,將最後一口黑咖啡喝完,
背起用布包起來的武士刀後站了起來,轉身拉開和式包廂的門。
Rider向Saber示意點了一下頭,緊跟在兩儀式的身後離開。
 
 
 
兩人離開和式包廂後…。
 
 
 
「Saber。」
「小日,怎麼了嗎?」
「事到如今才這樣講…但我從沒想過要『殺人』…。」
 
小日低著頭看著握在手中的彈簧刀,若有所思的如此說著。
 
 
 
 
 
 
 
「我還是不懂耶,式。」
「什麼?」
「妳為什麼要如此協助奈古日?」
 
 
兩儀式與Rider兩人走在前往郊區的路上。
從離開家庭餐廳後,Rider跟兩儀式兩人之間沒有任何對話,Rider決定劃破沉默,詢問藏在心中已久的問題。
 
 
「沒什麼,就只是一時興起,順水推舟罷了。」
 
式將雙手插在夾克的口袋中,停下腳步,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
 
我只是好奇,被那群無藥可救的長輩稱作『叛徒』的孫女,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但實在沒想到是個如此天真、做事衝動的笨蛋…。
不過就是跟預想的形象差太多了,反而讓我對奈古日這個人更感興趣了。
 
 
 
 
 
 
很好奇這樣的人,會如何在這場聖杯戰爭中生存下來。
 
 
 
 
 
 
很好奇當她知道她的同班同學也是敵人時,她會怎麼做。
 
 
 
 
 
 
 
 
 
 
 
 
————————————————我是分隔線———————————————————
 
下一話又會進入一話短篇~
 
 
 
 
※封面圖:
之前都用CSP中的素材圖,
這次是使用了此繪師的Free素材。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65515209
 
 
                                                                             2021.12.3 BY毛
小麥 2021-12-03 01:13:56

小月真的是一抓到機會就想玩別人的頭髮耶XD
Saber那大胃口真的會不願去面對明細XD
所以式其實很關心小日?以前就是這樣設定的嗎XD(我怕我誤會什麼了所以我確定一下
然後織是以玩的的心態在逗小日是嗎XDDD

HELLO四川菜~XD

版主回應
頭髮有一定長度的人都有機會被小月玩頭髮XDD
小日的荷包持續哭泣中XDDDDD

重製版讓四川菜的存在提早被提了出來~

◎關於兩儀式:

舊版的式其實也是很關心小日的,但是是寫在忌F很後期(現在的我看不太懂以前的我在寫什麼(喂))的部份,關心的方式也較粗暴。

式說不上討厭,但也說不上喜歡,
不過確實是很在意小日的存在。
所以在重製上我修改&加強了這個設定。

織對小日的態度,可以比喻成
「貓咪(織)覺得小蟲(小日)很好玩;但貓咪會不小心把小蟲玩弄到死掉。」的感覺

順便提,
重製這邊有改的部分。
式不在意長輩口中的「叛徒」,不過裏人格的織很在意。
舊版是兩個人格都很在意。

以及舊版式是代表兩儀家參戰。
重製則是「上司」所交代的工作。
2021-12-03 01: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