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觀升級內部強化日規 2022登場 贊助
2020-09-02 13:38:55鄭敟下課囉~♡

【寂寞城市】Part4

七、

  人類真是種奇特的生物,總是期待他人的陪伴,卻又害怕失去自由、受到傷害。

  

  人啊,對於活生生的、看得見也摸得著甚至知悉背景的人們,能夠縮短空間中的直線距離與之分享同一間辦公室、同一張會議桌、同一部開飲機,甚至共用同一袋衛生用品,卻也總在臉上將「國王的面具」給戴得服服貼貼,從不輕易取下。雖然緊緊拉住彼此之間的紐帶,又對繫於另一端的人嚴加防範,絕不輕易地讓這些人渡過環繞心城的千丈城濠,衝破厚實安山岩城牆的大門。

  然而,對於素昧平生、不明底細的網友,或許因為距離能大幅減少利害的糾葛,往往防備鬆散。護城河變成了小水溝,城牆也不過是一排竹籬笆。

 

  Elaine已經習慣在每一日看見Eden傳來的問候與叮嚀,甚至產生了依賴。

  漸漸地,她在甫睜開眼的清晨,會立刻摸起放在床頭的手機,以查看是否有未讀訊息;於暮色將至的傍晚,亦分神留意可曾聽見通訊軟體的通知鈴聲。有的時候,Eden的問候來得遲了,她甚至會心神不寧地不時以眼角餘光瞄向那沉睡在桌上的6吋螢幕。

  漸漸地,她開始期待暮色的降臨。期待著在熙攘的城市逐漸安靜下來的時候和Eden分享一日當中的喜怒哀樂,交換彼此的所遇及所聞。

  即使她未曾與Eden共享同一間茶水間、同一部中央空調,甚至是同一套供電系統。

 

    *  *

 

  任務卡關是每一位上班族都會遇到的事,隨時發生在每一間辦公室當中,尤其對文創相關產業來說更是如此。雖是常態,卻叫人煩躁難耐。

 

  「好煩啊!最近正在做的這個案子不太順利,我覺得我的頭要炸開來了。」Elaine拿起手機,以訊息對Eden抱怨著。

  「怎麼了?繆思女神忘了眷顧妳啊?」Eden的回覆立刻傳來。

  「繆思大概翹班去了吧!現在與我站在同一陣線的只有能讓我咀嚼紓壓的魷魚絲。」Elaine答道,字裡行間看得出對自我狀態的嘲謔。

  「哎,稍等我一下,我的維納斯。」Eden回覆。

 

  約莫三十分鐘過後,Elaine的手機響起一串「登登登」的樂音,是通訊軟體的通話鈴聲。螢幕上顯示來電者是Eden

  「喂,怎麼了?」ElaineEden的來電感到意外。

  「被繆思遺忘的維納斯,方便出來一下嗎?只要幾分鐘就行。我現在在妳公司附近的那間便利商店。」電話裡Eden的聲音頗具磁性,稍顯慵懶卻十分溫柔。

  「咦?你怎麼來了?可是我只能離開一下子。」ElaineEden的來訪感到訝異,也對自己只能短暫離開工作崗位有點抱歉。

  「沒關係的,只是帶了個東西想要給妳。如果會造成妳的困擾,我就先離開了。」Eden回答,語氣善解而謙和。

  「你稍等,我下去一下。」Elaine說道。她認為人家特別跑這一趟,若是就這麼叫人回去,那未免有些失禮吧!

 

 

八、

  Elaine上完廁所以後,在化妝室的鏡子前迅速確認自己的妝容和髮型同早上打卡時一般精緻無瑕,便來到公司附近轉角處的便利商店。還未進店就看見Eden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等待她的到來。

 

  初次與網友見面難免忐忑。

  在短短幾分鐘的路程裡,Elaine對初見面的那一刻有過好幾回的猜想。猜想是否會看見一位與照片上的模樣顯有落差的人,猜想Eden見到自己會有什麼樣的反應。甚至猜想著這一段時間以來,心中那隻逐漸被一滴一滴鮮餾出的玫瑰精露注至半滿的玻璃瓶,是否會在終於見到被當成熱氣之來源的暖流的瞬間碎裂。

  

  幸好,Elaine一眼就認出Eden了。他與照片中的模樣並沒有太大的落差。若硬要說有什麼樣的差異,大概就是本人的氣色沒有照片上來得紅潤以及三十幾歲人的眼角難免有少許細紋罷了。

  

  落地窗旁的Eden穿著合身的西裝,俐落的短髮看得出來以髮雕抓過,髮梢挺立著,整體看起來神采奕奕。

  「Hi,讓你久等了。我不錯吧?立刻認出你來。」Elaine對眼前的Eden沒有失望,甚至有些慶幸自己的幸運。

  「那我要對妳說謝謝啦!並不認為我的照片是『照騙』。」Eden很快就接住了Elaine丟出的球,化解了初次見面的尷尬與忐忑。

  「你的照片也不過就是拍照時開了美肌模式而已吧!與本人沒有差別啊。人好看,照片自然不差啦!」Elaine察覺自己的話中存在一些迎合對方的意味。

  「妳本人也與照片差不多呀。妳的照片應該沒什麼修吧?」Eden的話讓Elaine將原先懸著的心放下了不少。

 

  「對了,究竟是什麼東西讓你特意跑這一趟送來給我啊?」Elaine想起不能擅離崗位太久,只好立刻切入正題。對於必須急著離開,她隱約覺得遺憾。

  Eden從旁邊的座位拿出一只小小的禮物袋,對Elaine說:「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一點小東西。還有……『再忙也要和妳喝杯咖啡』。」

  他拿起放在桌上的一杯熱咖啡遞給Elaine:「拿鐵,無糖。不清楚妳喜歡喝什麼。」

  「你以為你在拍即溶咖啡的廣告啊?」Elaine不禁笑了,心想這個男人也太有趣了。

  「哈哈!原來妳也記得那一系列的廣告。我記得蕭亞軒唱的那首〈最熟悉的陌生人〉好像曾經是廣告配樂?」Eden也笑了。

  「是嗎?我不記得了耶!我一直以為那首歌是從前中視九點檔『花系列』的主題曲。我記得那個系列的即溶咖啡廣告男主角是王耀慶?我之前有看他演的電影《無雙》,不僅身材、臉蛋完全沒走樣,演技也越來越好了呢!」Elaine說道。相同的成長記憶是容易引人共鳴的話題,也是打開話匣子最自然的方式了。

  「妳的記憶力真好。我們果然是同一個世代的人!那我與王耀慶相比,看起來怎麼樣啊?」Eden笑著問道。

 

  這是Elaine第一次近距離端詳Eden

  這個男人的長相雖然算不上精緻,倒也堪稱清秀端正:高高的額頭下是一對前聚後散的劍眉,一雙褐色的眼睛上覆蓋著纖細的睫毛與內雙眼皮。高挺的鼻樑有些太過窄削,鼻頭略略帶勾。薄薄的雙唇下方是略尖的下巴,下巴上有星星點點的性感小鬍渣。

  「在我看來,你比王耀慶更像明星。」Elaine並非睜眼說瞎話,只是初見Eden的心情使她願意將說出口的話修飾得稍有溢美之嫌罷了。

 

    *  *

 

  回到辦公桌前的Elaine迫不及待地打開Eden給她的禮物袋。裡頭放著一個小小的透明心型塑膠盒,盒子上繫著淺紫色的緞帶,盒中裝有三朵與緞帶顏色相同的香皂玫瑰花。

  在禮物袋的底部則有一張小小的紙箋,上頭以簽字筆寫著:「繆思女神要我把這個帶給維納斯女神。防疫期間,記得勤洗手。」

 

  「真是個肌肉娘娘腔!貝克漢的外表,楊不悔的靈魂。」Elaine在心中笑罵著,嘴角止不住揚成一彎上弦月。

 

  她把香皂玫瑰花盒擺在桌上最顯眼的位置。拿起Eden給她的那杯熱拿鐵,霎時感到手心的溫度與心頭的溫度達到了平衡……同樣地暖,同樣地足以令血流加速。

  方就口時,她卻像想到什麼似地停住了:「還是謹慎點好,防人之心不可無。」將咖啡輕輕擱在桌面的角落,微感悵惘地望了一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