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好別把毛小孩放在家 贊助
2014-09-25 03:14:39小魚魚

【自創】誰活該第二部【二十六】



均塵的心都飛了

在賞蓮亭走走看看也讓他開心,他和簡文交代他還想吃雪花糕及鮮肉湯包,回去的時候要買幾份,因為想拿回去和爹娘一起吃,這讓簡文摸著他的頭誇他孝順。

也許是賞蓮亭與花中君子有著類似的建築風格,在環境影響下,均塵心中一股濃烈化不去的鄉愁襲上心頭,他忍不住掉下思鄉思念家人的眼淚。

〝我想爹娘和我哥〞陳聿三人關心詢問下得到的回答。

「你這小子,過陣子就帶你回家了,像個小孩哭什麼?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三個大男人在欺負你。」簡文找出口袋裡的手巾。

他們四人聚在一角落,來往注視他們的人不少。

「我只是突然很想家。」濃烈的鄉愁感還是讓他忍不住心中的情緒。

「這不是勁爺身邊的三位紅人嗎?怎麼欺負人可以欺負的這麼光明正大。」

「原來是秋員外。」陳聿手一揖問候。

「秋員外也來,好閒情。」簡文問候著。

簡武手一揖,無多問候帶著均塵離開了。

「你們仗著人多欺負人,現在又要將人給帶走,怎樣?南宮勁都是讓你們這樣亂來的!」

均塵回頭看著,這莫名其妙的人在講什麼?

「公子不用怕,有什麼委屈,本員外為你做主。哎呀。怎麼一個男人長的這麼好看,這麼俊俏。」

均塵什麼話都沒來得及說就被簡武帶走了。

「喂,你們這樣做太過份了。」

「秋員外,那位公子是勁爺的朋友。」

「是這樣嗎?」秋木疑惑。

「是的。」陳聿心底暗自無奈,怎會遇到愛管閒事的秋木秋員外?

秋木秋員外當地的有錢地主之一,有錢有閒整天無所是事,愛管閒事成了他排解無聊生活的樂趣之一,這樣一個人是不討喜,可他還懂得將他多管閒事的樂趣管到窮困人的身上,窮困的農人果農向他租借田地耕種,他將租金打折再打個小折便宜租借,因為這點關係,所以他幾乎成了窮困的農人果農心中的大善人,秋員外每月收到的不只是田地租金,連蔬果都收到吃不完,不過他的大善人形象跟青雲山莊南宮勁是打不上邊的,對於他行善的舉動南宮勁認同,但對於他無謂的多管閒事舉止就嗤鼻,對於這樣的一個人,南宮勁基本上還是會給予和善的對待,只不過莊芝芝事件中,秋員外對南宮勁使計迫害莊芝芝,仍覺南宮勁實在狠毒,對一個柔弱的女人欺騙感情,甚至要殺害其性命,對這點,秋員外便瞧看不起南宮勁這個人。

「去跟南宮勁講,做人要厚道,別淨欺負人,哼!」

陳聿簡文兩人相視無言。

。。。。。。。。。。。。。。。。。。。。。。。。。。

「那人是誰?」均塵不解的問道。

「我們當地的有錢地主,愛管閒事出了名,不用理他。」簡武不多解釋。

均塵點點頭,他跟著簡武走著,這裡應該不算大,可頭一遭來,方位搞不清,就讓簡武帶著走逛。

「那邊那個亭,看蓮花一定不錯。」均塵指著不遠處的六角亭,不等簡武的先過去。

簡武緊跟著均塵走,為什麼他會覺得今天的賞蓮亭來了幾位大人物?是了,今天是十五,東方環邀了他五位結拜義兄弟來此賞蓮,難怪覺得今天的賞蓮亭人多了。

簡武陪著均塵在亭內看蓮,對面的四角亭正是東方環等人賞蓮的場所。

「他們在辦什麼活動?」均塵好奇的問著。

「他們在賞蓮,現在正在講話的人是東方環,東方道館是他所經營。」

「講這個我哪懂,不聽。」均塵對這種武林事沒興趣,他探頭看池面的蓮花。

簡武眼神對上四角亭內的人,彼此知道對方是誰。

「簡兄弟,不知勁爺是否有興趣咱們今日所辦的賞蓮?」東方環開口邀道。

「見到勁爺時,小的會通報一聲。」簡武一揖的回道。

〝江湖規矩多,客套話也多〞均塵轉身離開。

四角亭上的人看著簡武兩人,但他們卻更關心那個少年是誰,竟能讓南宮勁得力手下跟隨?這太令人好奇了。

。。。。。。。。。。。。。。。。。。。。。。。。。。

均塵繼續走走逛逛,簡文在旁跟他介紹著青華之和南宮勁的淵源。

「原來南宮勁還有從小就交往的朋友,我還以為他不需要哩。」

「你這小子講什麼話,勁爺沒你所想的難相處,這段日子你都沒感受到?」簡文戳著均塵的肩質問。

「我又沒講他不好,跟著他有吃有喝有得住又要帶我回家,他當然什麼都好。」

「你知道就好,這樣才不枉我們這麼疼你。」

均塵嘿嘿一笑,青雲山莊的每個人待他真的挺好,尤其爹娘,待他好到比自己的親爹娘還關心照顧他。

「這不是柳公子,怎麼不見勁爺?」意外相見的姚夫人問道。

「是姚夫人,今天賞蓮亭來的名人真不少。」陳聿說著。

「東方老爺辦賞蓮,我帶咱閣坊的女兒過來助興,」姚夫人巧笑著,目光盯著眼前的柳均塵,「柳公子,姚夫人日日都在盼你上咱悅君閣。」

「大嬸妳抬愛了,」均塵看向姚夫人身旁十來個美貌盼兮的絕色佳人,心有些飛了,但一看到姚夫人卻是冷了下來胃口盡失,他不喜歡姚夫人這個人,「大嬸慢走。」均塵不想與她多談。

「柳公子是怕我嘛!」姚夫人語帶挑釁。

「大嬸妳多想了,我跟妳不熟,不知該拿些話題和妳閒話。」均塵輕笑著。

大嬸兩字聽來真是刺耳,想必姚夫人是不習慣這稱呼,身後丫頭們正在為這稱呼竊笑著,姚夫人輕哼一聲,身後丫頭噤聲乖巧站好,但個個眼神都看向眼前好看男人。

「雖然我來這裡一陣子了,可是我對這裡並不熟,有些地方還是由識途的人帶著才好玩,這裡我第一次來,有人帶。」他指向陳聿三人。

姚夫人揚著那紅豔的雙唇,「我真是越來越欣賞柳公子了,真會說話。」

均塵還是笑著。

「姚夫人,東方門主一定都在等妳們了。」簡文說著。

「咱們下次見了。」姚夫人帶著她的女兒們走向那頭的四角亭。

「該回去找勁爺了。」簡武說著。

「我還想走走。」均塵不肯。

「我們等會要帶你去找映華,你不是一直想去醫館找他,我們等會帶你去。」簡武又道。

「好,找映華。」

南宮映華自小習醫,拜在醫首狄閒賦門下後醫術更上層樓,長春醫館便是青雲山莊在外經營的醫館,平日由南宮映華等人負責看館營業,因醫術藥材服務都在高品質,所以理所當然成了當地紅牌醫館。

南宮映華不是個喜歡講話的人,可是自他認識柳均塵後,話題就像被挖出般,這應該是柳均塵跟著師父朱磐丹後多少也涉及了些醫術有關,因為每次的話題醫學上的問題是佔了不少。

「好啦,走走走,我們找南宮勁,然後去找映華。」

簡武三人相視,他們怎麼會知道今天賞蓮亭這麼熱鬧,為避免秋員外及姚夫人這種人的出現,所以還是趕緊將均塵帶走。

均塵看到那頭有人在畫畫,好奇的過去一瞧,陳聿三個只好又跟上。

對畫均塵不懂,雖然爹有請畫師上門教畫,但他好玩不想學,所以對畫也僅是看看。

畫師畫的都是蓮,一勾一勒一蓮一葉運筆而出,看的均塵頻頻稱好,這又憶起莊內多幅蓮花畫作筆風和此人一同,於是他問了簡武,這才知道家中所掛皆多是出自此人手筆。

畫師又完成了一幅蓮葉蛙鳴。

「果然妙筆,哈哈──」

剛完成便有人誇讚,大伙循聲看去是個滿臉糾鬚的大漢,原來是管舟。

均塵奇怪,怎麼這人聲音長相斯文卻偏偏留著滿臉糾鬚。

「這張畫我要了。」

「送人了。」畫師將畫遞送給在一旁觀看的均塵,這讓他莫名,他沒說要畫啊。

「劉畫師謝謝啦~」簡文不客氣的收下。

「你故意的嘛。」管舟不服。

「你要了我的畫也沒用,收在床舖底下給誰欣賞?」劉畫師道。

「只給我自己欣賞不夠嘛!?」

「改天將我的畫全都掛上再來我我,否則別想囉,」劉畫師轉向簡文道,「怎麼沒見到勁爺啊?」

「勁爺正和青少爺閒談。」簡文道。

「這位是?」劉畫師看著柳均塵,他沒聽說南宮勁身旁的隨從曾跟隨什麼人來著了。

「勁爺的朋友。」陳聿解釋。

「是朋友嘛,貴姓?」他仔細的又看了看柳均塵。

「公子姓柳。」陳聿說著。

「柳?叫啥?」

「相等均衡、塵世以外,柳均塵。」

「柳均塵。」劉畫師取來一紙,就『柳均塵』三字作起畫來,字中是畫也是名。

均塵第一次看到有人將他柳均塵三字融入字畫中,有龍、有山水又有荷,真是太神奇了。

「真是太利害了。」均塵都佩服啦~~

「真有你的劉師父。」簡武誇道也收下字畫。

「哼,」管舟哼道,「劉畫師你未免太不夠意思了,只不過是南宮勁身邊的三條狗你就巴結奉承,等會見到狗主人,哎喲,我的嘴好痛──」

管舟話還沒講完竟捧著臉哀號起來,指縫滲出汨汨血液,在場大伙嚇成一團紛紛上前關心,雖然有人認為他是活該。

「劉畫師,我們先走一步。」陳聿說著。

「這小子真不該,我倒也來看看是怎麼一回事。」劉畫師怎知事情會發生的莫名其妙。

。。。。。。。。。。。。。。。。。。。。。。。。。。

均塵抿嘴走著,他的好心情全失了,那人怎麼能夠這樣說陳聿他們。

他見到了南宮勁,簡武跟他報告了剛才所遇到的人及所發生的事,南宮勁要簡武去東方環那推掉邀約,但又邀請眾人至青雲山莊茶敘。

他攤開柳均塵三字看著,嘴角上揚點頭誇著。

「陳聿他們不會在意這種事。」南宮勁說著。

「你不是幫我們教訓了。」簡文嘻笑著。

「下次見到他,我不會給他好臉色。」均塵氣忿說著。

「嘿,這小子對咱們真好,不枉疼這小子了。」陳聿也說著

「別小子小子的叫,我有名字。」均塵抗議,大伙笑成一團。

青華之看著南宮勁竟也開心的笑,他不自覺的也露出一抹笑意,南宮勁真的變的不一樣了,記得這兩年見到他時,便時常感覺到他變的有些不一樣,書蟲和狄閒賦都說他犯相思~~

青華之舉起手中的茶杯敬向他的好友

恭喜你找到這輩子讓你相思之人

也祝福你往後都像今天這般的開心笑著

祝福你

我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