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新醫學期刊發現 贊助
2014-04-30 07:06:06Olives醬

【 嗄,了一個夏 】〔第十五話〕撈金魚的貓兒



【 嗄,了一個夏 】〔第十五話〕

撈金魚的貓兒





﹣﹣由紀 ver.﹣﹣






身為獨生子,

沒有到過朋友和同學的家留宿。

但玲奈昨晚因為不想乾坐整個晚,

竟然邀請和我一起睡。




知道了玲奈很久之前也留意著我,

想和做朋友之類。



急不及待問玲奈關於 “星期一” 的事,

但她只是輕輕帶過。




玲奈才剛剛醒來,

手的事,她顯得心事重重。

我的愧疚感更重。




好像這時不適合再追問她,

包括玲奈說“我不配”的事情

反正和她都成為朋友,

來日再問問她好了。






很自然牽上她的左手一起睡,

她任由我十指緊扣,

如果可以分擔她身心的痛苦就好。




帶著手傳來一點暖意入睡,

很想,很想可以一直牽著她,

可惜,她的手已有要牽的人。

我不得醒來時放手。




那時我在摩天輪表白過後,

反而感到她不安難過。

一定令她感到困擾,還是遠遠守護她好了。

這樣傻傻不知會傷害她,

在明瞭她心情之前,

還是先別急於表達自己情素。




可能對玲奈太在意,

睡醒時才發覺自己竟然鑽入她懷中,

不但摟抱著她,還枕著她的手。



『 不會枕累玲奈的手吧!? 』



我揉著她的手,

玲奈呆呆看著我,

我們從沒有這麼近距離互相看著對方。




玲奈雙眼真的很美,

不知她在想什麼,帶著靈氣的黑白分明。

但深邃的眼神告訴我,她是怎樣一個堅強又溫柔的孩子。




正當我想怎麼也不做,就這樣待著時。




渡辺小姐靜悄悄來到病房,

她看見我們同床共枕生氣得把水壺裡水潑向我,

玲奈不顧自己再一次擋在前面。




連她受傷的右手,也被水濺得濕漉漉。






看著可憐的玲奈瘦弱背影,

慨嘆她自從認識我後儘是遇上倒楣事情。

我抱頭,不知如何向怒心中燒渡辺小姐解釋。



嬌小的渡辺小姐看到玲奈擋著更加不爽,

渡辺小姐沒給我們解釋機會:「 混蛋,同我滾出去 !!!  」





她帶著“把人吞下去”的氣勢,

氣急敗壞硬推我出病房門外,


我:「 等等,渡辺小姐

我的屁股還得狠狠坐到地上。



((( 痛 !!! ))



來不切站起來時候,

渡辺小姐已快捷地用力關上門。



她的怒氣令整個氣氛沉甸甸十分凝重,

伴隨重重鎖門聲,


任誰都覺得大事不妙。




我忍著痛站住,


但任我怎樣扭動和推著門鎖,門也沒法打開。



隔著門隱約聽到玲奈呼救:「 不要,我不要 ! 」



我心亂作一圈,

渡辺小姐不會對做玲奈什麼吧!?




我用力拍打著門:「  請渡辺小姐先開門!喂! 請開門! 」



裡面的人完全沒有回應我,

只聽到玲奈斷斷續續像求饒的聲音。



我更驚慌不安。




((  嘭嘭 !!!  ))


不理會雙手已因拍打而紅起來,

不斷急躁地叩門。





我:「 渡辺小姐!? 開門!!!玲奈沒事嗎??? 」




珠理奈愕然:「  攪什麼? 由紀姐  」

珠理奈不知可時已站到我身邊,

她大概因為昨晚被通知玲奈已醒。

我:「 珠理奈,說來話長,先叫她們開開門,
         不知渡辺小姐對妳姐做什麼,玲奈在裡面不斷求饒 」

珠理奈甩著手:「 那倒容易,由紀姐,妳讓一讓開 」

我:「 哎 !? 」





珠理奈來個短助跑,就腳一記無情踩到門上。

(((   砰   )))

砰一聲巨響,門框立即露出一個1cm裂縫。



醫院的門可是比普通的門還要厚,

而且電子鎖也普通門來得複雜。

這樣就給一個高一女生踢陷,驚訝得我木定口呆。




但透過裂縫能聽清楚玲奈聲音,

玲奈帶哭聲線:「 別這樣,我們好好說,放開我 」

「 ...」

『 哎!? 吃驚 』

我握著珠理奈的手,

珠理奈點頭示意她也聽到玲奈的可憐的聲音。




剛才巨響,已吸引了其他醫護人員和病人們朝過來看。

正當我還有點不知所措。

還是傳來玲奈聲音:「 我就是不想現在做,求求妳放開我... 」



我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 珠理奈,我們一起踢過去吧  」


珠理奈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牽著我手退後幾步,

我把所有力氣都放到腳上,生怕多一秒玲奈都會出事。


「 準備  3...2...1...」


迅雷不及掩耳,

轟響之下,我和珠理奈把門踢飛。

整個門板倒在地上動也不動。


只感到右腳又痛又麻,

差點站不穩,只能勾著珠理奈的手臂借力。


但珠理奈好像什麼事也沒有,領在前衝進去。

我要一拐一拐跟著珠理奈,


(( 劈里啪啦 ))

踏上可憐門板追入病房。




不過珠理奈卻突然停下來,

我與她背脊撞個正著。



繞過那擋著視線,

在我面前卻是最令我感到極度難過畫面。



看著心愛的女孩這樣情況下裸露白皙身體,

被人壓緊身子,強迫做著不堪入目的事。




我掩著口,不想自己失控的叫喊聲驚動門外的人。




玲奈:「 麻友,求妳停下來 」



渡辺小姐瞪著我和珠理奈,卻沒有停下來意思。


就當著我倆面前,抽動著手,由一根手指改為為兩根,

一下一下侵入玲奈的身體裡,更用力撥弄玲奈羞澀的紛嫩花瓣。




我從來沒看過A片,這樣感官刺激令我木定口呆,

我應該如何處理? 』



珠理奈生氣:「 麻友,停手! 發什麼瘋 」


玲奈聲淚俱下帶著沙啞聲線:「 求你們,求你們別看 」

玲奈掙扎只能勉強做到的,只是用雙手擋著那佈滿汗珠緋紅的臉。




我心痛難過得差點聽了玲奈說話轉身離開。

不過這刻,我知道要做的是勇敢一點保護玲奈。





『 渡辺小姐是故意在我們面前放肆,宣泄玲奈屬於她的。』




我揚起聲線:「 就算妳們正在交往,也不可以這樣不得到同意就侵犯對方。」

我上前用推開渡辺小姐的手,

渡辺小姐拉著我領口。

渡辺小姐:「 原來妳知道她是我女友的,那妳什麼爬上她的床? 
                  她是我的,這醫院是我的,床也是我的」

我甩開她的手,立即用被子圍抱著玲奈。

我也有動真氣時候:「 是誰的也罷,任誰也不可以這樣不尊重她!!!!  
                           絕對不容許妳這樣欺負她 」


渡辺小姐拉弓想掌摑過來,卻被珠理奈及時抓著她手腕。


珠理奈:「 麻友,過火了,妳這樣傷害了我姐,快對玲奈和由紀姐道歉 」

渡辺小姐:「 連珠理奈不站在我身邊嗎? 這柏木才是偽善,常常借意黏著玲奈 」

珠理奈苦笑:「 麻友應該多信任玲奈,姐不是這種人,
                   而且玲奈也要有自己空間結識自己朋友。
                   麻友怎麼到頭來像個小孩,不懂成熟處理 」

渡辺小姐甩開珠理奈:「 珠理奈,妳沒資格說我,當初是妳叫我帶喜歡的人到情侶酒店做這事情。」

珠理奈認真起來:「 我沒說過可以硬來,這樣不同意情況下是叫性侵,我現在就可以去警局了 」

玲奈:「 夠了! 別說了,妳們全都出去,讓我靜靜 」


玲奈在我懷中顫抖著,我緊抱著她不想離開。




這困窘時間,又卻多了個人。

是當見習的醫大生秋元前輩,
她小小翼翼跨過門板探頭進來。

秋元:「  妳們什麼! 哥斯拉來了探病嗎? 門板都脫開  」


秋元看著神不守舍的四人,停下腳步張開口說不出話來。


被脫下病服及內衣倒在地上,一扇被踢飛的門,
一位赤裸的人夾在中間,四人在床上床邊拉扯著的。

遲了半晌,秋元終於用低沈聲線開腔:「 不會吧(汗)」


我搶先:「 抱歉 」

珠理奈躬身:「 抱歉秋元前輩,門是我踢飛的」

我:「 我也有份踢開,真的很對不起 」

秋元:「 先別說我所認識優異生柏木竟然會幹踢飛門板的事... 

秋元不客氣拉了
渡辺小姐下床。

秋元:「 但在渡辺醫院裡,自己心愛孫兒對病人做過份的事,
            對渡辺院長來說是受不了刺激,妳可有為院長想想? 」

渡辺小姐:「 那,那就不讓他知道 」

秋元:「 妳這蠢材,這裡那麼多醫護人員,隨時一位護士也可以一傳百到渡辺院長耳裡。
            渡辺小姐,妳先離開病房 」

渡辺小姐:「 要出去的是柏木」

秋元:「 我告訴你, 渡辺麻友,我要看看松井小姐傷勢,得從新替她包紮。
           我會讓松井小姐保留追究的權利,妳不出去反省,就由我直接告訴院長,同我出去!滾! 」

「 切 」

渡辺小姐悶聲衝出了病房。



秋元看著珠理奈:「 喂,小學妹,幫我出去看著門口別讓任何人進來 」

珠理奈手摸著腦後:「 知道了,包括醫護人員和麻友不准進入吧 」

秋元:「 謝謝,也別和渡辺小姐在房門外吵嘴或打架 」

珠理奈邊行邊攤手:「 我從來不向女孩子動手,女孩子是來疼愛的  」

秋元帶著笑意:「 這點我同意 」



我打算跟著珠理奈離開,

但秋元拉著我前臂。



秋元:「 柏木,我欠一位聰慧漂亮的護士幫手照顧病人 」

我想不到拒絕理由,本來就是來照顧因我而受傷的玲奈。




尷尬不只是不知道護士是要做什麼,

最重要不知怎樣疼惜和照顧面前身心受傷的玲奈,

這一切超於我能處理的事情。



我的面色一定比身上白色毛衣更慘白,

看著屈膝捲在被窩裡發抖的玲奈,心裡很無比痛楚。




我緊張:「 我,我應該怎樣做才好?  」

秋元撫著我的頭頂:「 放輕鬆柏木,妳懂的,跟隨妳心去做就可以 」



我:「 總覺得讀了醫大的秋元前輩變聰明了 」

秋元:「 我的不是聰明,是精明,有時我選擇不說出口,只是為事情好
           一但開口,就是極為要表態的事情 。
           包括妳和宮澤,其實宮澤的事我一早知道,這事我感到抱歉 」

我:「 別再說宮澤,我和她分了 」

秋元:「  不要生她氣,罪魁禍首是我 」

我生氣:「 她不是沒長腦的植物,她為自己決定去負責好了 」

秋元:「 動真格的柏木回來了嗎?
            宮澤的事那容後再說,我們先負責松井小姐的事情 」




秋元拍了玲奈肩一下:「 松井小姐,我是見習醫生秋元才加,讓我看看的傷勢好嗎?
                                放心,除了幫手當小護士的柏木,其他人我趕了出去  」


玲奈露了點頭顱,腫起來的雙眼還帶著眼光。

秋元:「 別怕,請妳信任我,我的責任就是尊重病人、包括隱私與診治的需求。」

玲奈點頭:「 嗯 」



秋元小心翼翼解開下面被子,我感到尷尬轉身背著她們。


秋元:「 沒事,只是有點腫,少許撕裂,三、四天會自然癒合。」

松井:「 很,很不舒服,麻麻痛痛 」

秋元:「 是第一次吧,事後再按摩小腹或者用溫水敷這樣會感覺好點  」



松井:「 很痛!!! 」

我立即慌張轉回看看玲奈怎樣了,

玲奈只露出瘦削白皙的右手,而秋元正在解開玲奈右手繃帶。


我上前撫著玲奈頭頂,向後掃下頸子,

直到摟著她的左肩。


秋元:「 手的繃帶如果被水打濕長時間傷口會發炎,不過現在看就沒有,
           也幸好傷口沒有爆開,只是有點滲血,之後也要小心手腕石膏 」
           好吧先洗個澡,這樣全身都濕透會感冒,
           之後再幫妳消毒一下傷口和從新包紮就會好。」


我:「 怎麼瞪著我? 」

秋元:「 當然是柏木照顧松井小姐去洗澡 」

玲奈動著身子辛苦抓著秋元的手。

我:「 秋元前輩弄痛妳嗎? 」

玲奈搖頭。

玲奈:「 請別讓麻友的爺爺知道這事情 」

秋元:「 如果這是松井小姐意願,我什麼也不會說 」

玲奈從下面上看著我:「 由紀...」

我伸出雙臂:「 我明白妳在想什麼,我也不會說,先起床洗澡吧,再吃點好的 」

秋元笑著:「 洗澡之後,是先包紮傷口,才再吃點好的 」



我連被子帶人,領著玲奈朝向病房內浴室,

不謊不忙接上秋元遞過來新的病服。




到在浴室門外有點遲疑,但還是開口。

我:「 還是讓我替妳洗頭擦背,玲奈的右手不能沾水 」

玲奈小聲:「 我還有左手,我自己可以了 」

我:「 玲奈,不用不好意思,妳是我重要的朋友,請讓我照顧妳 」

玲奈:「 由紀,我那有重要 」

我鎖眉:「 我不知道,不論發生什麼事,
               我只想像昨晚一樣,和玲奈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擁著,一起牽著手就好
               和妳一起,我內心就不會像拼圖缺了一塊,
               拼圖和拼圖之間,扣位一定唯獨那一塊能緊扣,
               一個扣一個,再一個扣一個,互相依靠才能成為美麗圖畫,
               妳明白我意思嗎?」

玲奈再哭起來:「 由紀..... 」

我抱玲奈入懷,輕吻她眼簾:「傻瓜,別再哭,雙眼都腫得由貓兒變成金魚 」

玲奈:「 金魚和貓是兩個世界,絕對不能一起當朋友 」

我推玲奈背入浴:「 是朋友,一起洗澡的朋友 」

玲奈:「 那,誰個是金魚,誰是貓? 」

我:「 我只知道,如果我們這樣磨磨蹭蹭,出面待著的大猩猩醫生會生氣 」


看見玲奈笑嘻嘻,氣氛也轉換了。

心疼她身上她右手長長的疤,

輕輕擦著她的背,和頸子。


這金魚身姿實在太美,我像貓兒吞口水。

玲奈不論內外,真的令我怦然心動的女孩。


而在白皙的肌膚那礙眼紅棗色吻痕,

心底有種憤慨不能表達出來。


『 我多麼想愛護面前的女孩 』


從玲奈後面,我雙手繞過她的腰際擁著她,

按摩著玲奈平坦的小腹,玲奈閉起眼向後靠著我的頸窩。

我們身體緊貼著,一片霧氣之中,我在她耳邊哼著簡單音節,

很想把這溫馨感覺維持多一會。



玲奈面上泛紅:「  由紀哼著 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  」

我收緊抱雙手:「 玲奈也認識舊歌?」

玲奈:「 我媽媽很喜歡的一首歌 」

我:「 真巧,我媽媽也很喜歡,她說有天下雨天,
         爸爸來了她工作的小店裡避雨時才認識我爸爸。
         像歌詞一樣那麼有緣份 」

玲奈側著面看著我:「 她是懷著妳時候聽著這歌 」

我:「 妳怎知道的? 」

玲奈帶著笑意:「 因為我媽媽也是 」

我:「 哈哈,對,1991年 」

玲奈:「 7月,我們生日日期很近的。
            好像,因此我倆很有緣。
            未認識之前,就互相遇過對方。認識之後,又發現更多密不可分事」 」

我:「 哎,妳怎知道我是7月生日?但我也不知道玲奈是7月生日的 」

玲奈:「 那是,,,因為看到宮澤和很多同學在學校為妳慶祝 」

我:「 吶,但我沒看過有人為玲奈慶祝 」

玲奈:「 7月尾已放暑假,由細到大從來給同學忘記,也沒有朋友。除了媽媽一個人記得 」

我:「 下年的夏天,我和妳一起慶祝生日,嗯,還有珠理奈,渡辺小姐,高柳,向田 」

玲奈離開我懷抱:「 下年才算吧,我們洗了很久,別讓大猩猩醫生白等,我們出去吧 」

我雙手捧著玲奈臉旦:「 我相信和玲奈緣分真的很深,我會一直等,等玲奈給我機會 」

玲奈面紅耳赤轉身離開:「 我,我不懂妳說什麼,再不穿衣服,我真的不等妳了 」

我微笑托著頭,怎麼她連傲嬌時也這樣可愛。



『 為什麼我們明明說到這麼白,一直就互相注視對方。
    卻中間有著一道厚厚玻璃,不能接觸,真的很討厭。』




洗澡完畢,秋元已經更換病床上的床單和被子。

趕著去另一邊當值的秋元也快捷妥當替玲奈完成包紮。


我打趣:「 秋元前輩,是埃及人嗎?那麼擅長包紮 」

秋元:「 只要從小認識一班運動員就可以 」

我:「 妳指的是前田前輩? 」

秋元:「 哄阿醬,是要擅長另一項東西 」

我認真:「那是什麼? 」

秋元暗笑:「 和妳擅長一樣  」


我正哄著吃完午飯的玲奈睡,她已睡得正甜輕輕靠著我。


秋元:「 能夠讓對方在身邊愉快吃飯,安心睡覺,就足夠 」

我感嘆:「 她只是近來發生的事太累 」

秋元笑了又笑:「 所以更加需要妳在身邊令她“ 愉快吃飯,安心睡覺 ”,還不明白嗎?
                        這相剛剛掉到床鋪裡,妳代松井小姐收好,沒什麼,我得先走,下次再見 」

我:「 辛苦了 」

我接上秋元手上的相,之後向她點頭。




相片裡,是一個穿著相同病服的女士,身旁是一位文質彬彬的男士。

坐床邊是有點稚氣的玲奈,前面笑著的小不點是珠理奈。


相中玲奈手上正編織毛衣,那花紋卻很眼熟。

哎!? 不正是那件玲奈給了我的白色毛衣。

不會吧,那溫暖秀麗的白色毛衣是玲奈親手編織。



『 傻瓜,這麼重要東西幹嗎借給我? 』




我小心翼翼替熟睡玲奈蓋好被子,

再俯身輕輕親了她的眼簾便離開病房。



珠理奈像頭小犬還在盡責地守著房門。

珠理奈吐舌:「 秋元前輩已安排工作人員維修,不用我們賠償 」

我:「 珠理奈,玲奈她沒事的了,我先走了,妳也可以去休息 」

珠理奈:「 嘛,那我入去看看玲奈姐,那再見 」



渡辺小姐果然沒有離開醫院,只坐在不遠處的角落位置呆呆看著窗外。

怕寂寞的米老鼠,所以找小金魚陪伴。



我坐到渡辺小姐的身旁。

渡辺小姐別過臉:「 如果說一堆教訓的說話,那就免了 」

我:「 不,我是想說我的確喜歡玲奈,正如妳所說 」

渡辺小姐瞪著我。

我:「 渡辺小姐生氣是有理的,我沒有好好解釋,惹妳誤會是我不對,抱歉 」

渡辺小姐:「 柏木小姐有話直說,別在我面前惺惺作態 」

我:「在今日之先,我已向玲奈表白,但是她一口拒絕了我,
        以她意向,她應該只想和我做好好的朋友
        雖然我不知道有什麼原因,有幾多原因,或者顧慮什麼。
        但渡辺小姐也一定其中之一,如果她不重視妳,也不會有那天約會的事 」

渡辺小姐:「 哼! 妳求愛不遂,那就別爬到她的床  」

我:「 是她不想我整晚乾坐,才邀請我一起睡,
          我們什麼也沒做,一切出於朋友關心和愛護 」


渡辺小姐面色一沉垂下頭,

我把手上相片交給她手中。


我:「 她媽媽病逝,爸爸整天不知所蹤,現在女兒入院也不來探望。
         妹妹喜歡惹事,又剛剛寫作的手受了重傷。
         她撐了那麼久,還受著這麼很大打擊。

         妳今早還這樣對她,這對她很不公平,也很不尊重她意願,
         讓她更受多一重傷害。
         如果妳不愛惜她,重視她,之後請不怪責我,我會搶她回來。
         盡一切疼愛她,不論以朋友身份,還是戀人身份。」


渡辺小姐:「 我不會怕妳,我們今天起公平競爭,
                  看誰更懂疼她,看玲奈比較喜歡和誰交往 」

我:「 請渡辺小姐好好向玲奈道歉,這事她是受害者。
          錯的是我,要恨就恨我好了」


渡辺小姐:「 不用妳說,我也會好好道歉
                  我有反省,是我錯,我太自私 」

我站起鞠躬:「 也請替玲奈收好她那珍貴相片。
                     今天托妳照顧她,我先離開,
                     以後多多指教,明天見,渡辺小姐  」


我行了數步,聽到渡辺小姐在後面的叫喊。

渡辺小姐:「 謝謝妳對我坦白,
                  叫我麻友就可以,
                  多多指教,明天見,由紀姐 」






我帶著笑意離開醫院。


那傻瓜金魚一定會原諒米老鼠,

唯叫金魚記憶力不好,從不記恨。

也像水,有溫柔包容力。





『  不過,貓兒才是最深愛那住在魚缸樂得自在擺動小尾的內向小金魚。』





回家路上,寒風下形單影隻。

那記恨貓兒無限怨念OS :

臭老鼠強奪弱不禁風的小金魚第一次,害得小金魚差點缺氧死掉。

不懂養,就老老實實讓給我養嘛。













因為大病後,還有段時間康復。

所以今次更文,還是慢了點。

感謝大家靜心等候。


其實入病院之前,已收到下訂玲奈的寫真集。

不知為什麼,真的覺得她的想法很不錯,

個性也很可愛呢。








文中提及一首日本舊歌 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

是來自日劇東京愛情的故事。

一想到雙大出世年份1991年,就這樣聯想起來,

同時擁有彼此。



如果喜歡的人哼著自己出世年份歌曲,

好像很浪漫吧。
Rena黃雪 2014-04-30 09:53:44

終於等到前輩的更文了!!也看完了~~
好期待下一章的劇情^^
前輩有好點了嗎??要好好照顧身體壓~~
加油!!永遠支持你!

版主回應
謝謝 :DDD
你也加油~
2014-04-30 15:5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