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日本最新\​夏日防曬/推薦 贊助
2022-03-26 23:15:19阿婆

今日談笑

 


雖說是談笑,認真的說:是笑不出來!

一直故意樂觀的我,心中的早上總是清爽美好的,可近幾日來,就算睡得好,又是初春,一睜眼感覺就是混濁不清

上一篇:蔡詩萍vs阿婆

林步竹 2022-03-28 18:04:27

我只是國中學歷,在印刷廠當撿字排版工人,我住一棟大廈的第八樓,七樓是妙音禪寺,晚飯後,我便在樓下的禪寺當義工,直至十時。八時許,我正想下樓到7─11買口香糖,電梯門開了,我讓一位美女先進禪寺。見到了美女,我佛性大作,回過頭,我說:「阿彌陀佛。請教芳名?」
「哦,阿彌陀佛。叫我阿西。」
「第一次來?」
「是的,第一次。恰巧路過,看見妙音禪寺擺放在騎樓的宣傳廣告。」
「阿西願意到會客廳嗎?我是禪寺的義工,叫阿竹。」
會客廳只有我和阿西兩人。我們並肩坐在藤椅上。
阿西說:「我讀過很多佛經,但還是失戀了,也許我患有輕度精神病,所以想進一步鑽研佛理。」
「我們真是有緣,」我說:「讀過《六祖壇經》嗎?」
「讀過!但感覺沒什麼意思!」
「為什麼?」
「全都是空。」
「壇經中最精華的名言是: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意思是生、老、病、死,四大皆空,因此,解脫了,學理工的可細心大膽地發明,學文藝的可細心大膽地創作,學醫的可成為華陀在世等等。」
「哇!我領悟了!阿彌陀佛。謝謝阿竹!」
「不介意到八樓寒舍坐坐,喝杯冰咖啡吧!」阿竹興高采烈地拍了拍阿西的左肩,「禪寺的大型冷氣正吹著,妳穿著這麼性感,怕妳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