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級平價電動車登場 贊助
2021-09-13 21:11:48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18)

從媽祖廟參拜回來的陳家一行人,在客廳討論著今天參拜的內容,陳媽媽一臉憤憤然,像是吃了火藥一般,陳爸爸在一旁不住勸著

 

陳媽媽:要不是剛剛霍老爺在,我還真是想罵罵那死霍伍,你瞧我哥,加入了基督教,連爸媽的神主牌都不去拜,還要我一個嫁出去的女兒張羅東、張羅西,這種不懂得飲水思源的宗教,到底是有什麼好?

 

陳爸爸:你就消消氣吧!你哥是個人行為,你沒瞧你外甥女琥珀那麼乖巧懂事,來找怡安和香均時也都很禮貌,那就代表基督教本身並沒有不好,是加入的人自己的問題比較大。

 

陳媽媽:我不管啦!反正在我心中,基督教就是邪魔歪教,我那哥哥一天不祭拜祖先,我就不可能改變對基督教的看法。他愛怎麼教小孩我管不著,但是不要影響我們家小孩就好,琥珀這小女孩單純,就怕被洗腦洗壞了!怡安呀!你有空給琥珀說說,讓他退出基督教啦!我真怕她一個這麼乖巧的女孩,變成了數典忘祖的渾蛋。

 

怡安:媽~~琥珀絕對不會成為你說的那種人啦!我最近有聽琥珀說,基督教有慢慢在改革,以後如果可以拿香祭拜了,她一定會給外公外婆祭拜的,現在她也都用禱告在幫外公外婆祈禱,希望他們可以上天堂享福。

 

陳媽媽:上什麼天堂?我們要去西方極樂世界啦!誰稀罕他們的天堂?

 

香均:媽.......你別生氣啦!生氣會長皺紋唷!我喜歡媽媽美美的,不要生氣好不好。

 

陳媽媽:唉.......被你一撒嬌,我都不來氣了,香香兒,你幫媽媽說說理,這基督教分明就不好,怎麼還蓋起了那麼大的教堂,還越來越多人加入?我真是想不懂。

 

香均:再大間也比不上咱們媽祖廟興旺呀!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實?媽媽你為這種小事生氣真是一點都不值得,小均兒看了都心疼。

 

怡安:對啦!媽,這樣生氣不值得啦!況且我們也沒有嫌祭拜外公外婆是件麻煩事,如果媽媽你覺得累,以後讓我跟小均兒幫忙就好了,我們都長大了,這種事還是可以處理好的。

 

陳媽媽:是呀!你們都長大了,可今天在媽祖廟裡怎麼就沒求到你們的姻緣呀?你們兩個都是那麼善解人意的女孩,媽媽都替你們著急。

 

陳爸爸:也許是心有罣礙才求不到,老婆呀,如果你寬寬心不要把自己逼那麼緊,下次說不定我們就問出來了?

 

陳媽媽:你還算說了句人話,的確人是要心無罣礙才容易求得神明的回應,還不都是在媽祖廟遇到了霍老爺他們,不然怎麼會想起那死霍伍,害我整個心情都亂了。

 

怡安、香均:好了啦!媽~~笑一個,別再氣了啦!

 

********************************************

 

香均:姊,你知道琥珀姊是什麼時候加入的基督教?我怎麼都不曉得?要不是上次普渡的時候聽她提起,我還真看不出來她是基督徒。

 

怡安:她好像是上了大學以後才加入的,因為教會不希望未成年的小孩受到父母的強迫而加入教會,將來怕給教會帶來一些不好的困擾,除非本來就是基督世家,不然一般都會等到小孩成年以後再自己決定是不是加入,之前應該都是去打醬油的,不算真正的教友。

 

香均:所以琥珀姊也是才加入兩三年而已?那琥珀姊加入基督教有找你討論嗎?

 

怡安:她蠻喜歡跟我說福音故事,我也覺得她說的故事都很正面,所以當她跟我說要加入基督教的時候,我並沒有像媽媽反應這麼大,就是說希望她照著自己的心意去決定,我不會干擾她的信仰,也跟她說不管她信仰什麼宗教,我都是她的好姊妹。

 

香均:你跟琥珀姊同年,兩人從小就形影不離,要不是舅舅惹媽媽生氣,我們還可以更常在一起玩!真搞不懂大人們都在想些什麼,這樣吵來吵去比我們小孩子還幼稚,孝順爸媽又不是掛在嘴上說說,或是用些儀式表現自己就好了,是真的把爸媽放在心裡,遵守他們告誡自己的話,我才不信外公外婆在天上會樂見舅舅跟媽媽這樣吵來吵去。

 

怡安:大人的事我們不要管,管好我們自己就好,就像你說的,孝順爸媽是要把他們告誡我們的話記起來,確實去執行,所以我們就乖乖地不要去碰基督教,讓媽媽省點心。說到這,你新來的主任是教會的執事,那他會不會給你洗腦,希望你加入基督教呀?

 

香均:我覺得應該不會,主任他人很好相處,而且聽說也是最近才剛加入教會,因為媽媽討厭的那個霍長老一直跑去找他,他才被說服的,我就好幾次看到霍長老出現在我們的會客室,不過都是其他同事去招呼的,我還沒正式跟他會過面。

 

怡安:既然這樣,那你這助理應該不會太難當,忘了問你求到什麼事業籤,是好的還是要留意的?

 

香均:我求到己丑籤,不過忘了問一下沈大爺籤意,媽媽求不到姻緣籤就急急忙忙走了,都忘了要問工作運這件事,她是有多想我們快點嫁出去呀?

 

怡安:我上網幫你查一下就好了,媽媽也是為了我們好,上次不也說了,女孩子的青春是不能揮霍的,......你說是"己丑"?哇!是上上籤呀!時運很旺,好好發揮有高昇的機會呀!

 

香均:真的嗎?謝謝姊!如果我真的高升了,一定請姊吃大餐慶祝一下!

 

怡安:下次我們兩自己去求姻緣籤,有結果了再跟媽媽報告,讓她放心一下,不要一直這樣掛心。

 

香均:姊~~怎麼連你也迷信啦!幸福是要自己掌握的啦!與其去求姻緣,不如好好留意一下工作崗位上的小夥子還比較實際。

 

怡安:小均兒你說得對!不過咱們媽祖娘娘這麼靈驗,參考一下也是不錯的啦!別光說我,你那堆情書清空之後,有沒有再多一堆出來呀?  *^++++++^*

 

香均:姊,其實我有對象了,只是還沒確定下來,所以就沒跟你說,也許過陣子比較穩定了,也確定彼此關係了,我就讓姊瞧瞧他,現在先保密。

 

怡安:小均兒~~~你手腳這麼快呀!都偷偷來的,那看來我也要努力了。

 

香均:嗯!我們一起加油吧!  *^________^*

 

 

********************************************

 

" 鎮皓,我又回到單身了,只是現在的你,還是單身嗎?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記得我嗎? "

 

書涓來到別墅外的一個小倉房,走進倉房後在一處工作櫃旁拉開了暗門,打開燈,裡面擺滿了當初從家鄉帶來所有跟鎮皓在一起的回憶:照片、抱枕、皮夾、衣服、球帽、......這個房間,是書涓這麼多年來的精神寄託,她跟老公不能說相處得不好,一直都是相敬如賓的態度,但或許就是太相敬如賓了,客氣到總像是面對客人一般,沒有親暱的感覺,加上老公又是工作狂人,兩人幾乎沒怎麼行房,直到老公過勞病逝,他們還是沒有子嗣,獨守空閨的書涓,常常會躲到這個小房間裡,回想著鎮皓的溫暖,回想著彼此間的默契,還有他身上揮之不去的香氣,只是自己沒法鼓起勇氣去聯繫他,因為當初帶走這一切的人就是自己。

 

事過境遷,現在自己又回到孑然一身的狀態,繼承的企業也都有專業的人在為自己打打下手,空出來心裡的位置,又重新被鎮皓所佔據,濃濃的思念,讓自己忍不住幻想起和鎮皓一起翻雲覆雨,上了年紀,對異性的渴望又更加劇烈,但所有的渴望,就只留在這個小小的房間裡,走出這裡,書涓又是不可一世,神聖不可侵犯的企業總裁。

 

這一天,幾位經理向書涓報告著企業的動向,目前正規畫和資通、服飾、醫材、與物流合作,家鄉的幾間公司被納入了觀察對象,其中有建安、彤彤、與冒冒所在的資通公司;有曉雅代理的時尚女裝;還有主打醫材與工安的祥永商社;及一些中大型的物流型商場,經理們分析著這些公司營運的狀況,一大堆的數據報表,讓書涓很是心煩,連書涓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心煩,畢竟這些都是他曾經輕車熟路、駕輕就熟的工作,只是染上了家鄉的氣息,就讓自己變得煩躁不已。

 

終於,報告結束了,大家等著書涓下指導棋,書涓朝著醫材起了個頭

 

書涓:如今全世界流行病大增,醫材的需求相較往年成長了超過三倍,接下來將企業裡一半的資源先投入這個領域,用最短的時間槓桿資金,與此同時,資通的布局要跟進,用大數據密切觀察金流變化,當成長到達七成,就全面投入各領域,有人要提出問題嗎?

 

經理們對這個霸氣十足的女總裁,其實心裡都非常欽服,因為書涓的投資眼光獨到,而且行事果斷不拖泥帶水,大多時候指導的方向都有超過120%的回收效益,讓整個企業每年都能以至少20%以上的成長率穩定成長,因此對當下書涓所提出的執行方向,沒有任何人敢有異議,一致通過。

 

書涓:那會後馬上把執行方案完整企劃出來,明天我要看到所有的執行細節,大家加油吧!散會。

 

所有經理立馬離開會議室,馬不停蹄地去把企劃給生出來。書涓癱軟地坐在位置上,嘆了口氣。

 

" 是不是該利用這次考察的機會,回家鄉看看,順便探探鎮皓的消息? "

 

" 如果不知道他是生是死,我大概不會死心吧? "

 

" 聯絡一下以前的好姊妹們,先有個落腳的地方,再慢慢熟悉以前的感覺吧! "

 

" 遇到他,該說什麼呢?什麼都不說就給他一個熱吻? "

 

" 我想你了,鎮皓...... "

 

*********************************

 

" 誰還記得我們  曾多奮不顧身

  失去你的人生  我像一棵樹被拔了根

  如果只能依賴自己  我只能逼自己更獨立

  雨再大過了總會天晴  不過時間而已 "  很久以後 -- 鄧紫棋

 

*********************************

 

夜裡,下了場大雨,也許時間還不夠久,書涓的心裡,還未天晴。

 

(待續)

(悄悄話) 2021-09-14 11:56:46
(悄悄話) 2021-09-14 11:46:37
(悄悄話) 2021-09-14 10:4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