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不能喝茶?選對就可以! 贊助
2021-09-11 22:10:35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16)

" 你是我曾經的甜蜜 我是你愛情的過去

 那一段美好的記憶 我們都不能夠忘記

 因為我很愛很愛你 所以能微笑著離去

 雖然我不會再見你 幸福是我們曾經在一起 " 

                                    當我們同在一起 -- 王羚柔

 

*************************************

工作中的譚牧師,給家裡打了電話,說是晚上回去一趟,有些事想跟爸媽聊聊。自從當了牧師,譚牧師就自己一個人住,比較少回家裡了,因為教會派任的地方離自己家裡遠得多,除了交通是個問題,作息時間也是個問題。譚媽媽很開心今晚兒子要回家,已經開始張羅豐盛的晚餐,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

 

工作到一個段落,譚牧師也沒有回自己住的地方,直接就回老家,因為怕回去晚了,爸媽會等自己吃飯,此刻的譚牧師,心情有點複雜,上帝一下子丟了太多訊息給自己,怕是一時半會兒也消化不完:先是地震讓自己跟與書涓很像的星牧告白,又是新聞讓自己知道了書涓守寡的消息,自己曾經那麼愛書涓,現在書涓正在與命運奮戰,自己該不該去關心?該用什麼名義去關心?自己已經跟星牧確定了關係,那星牧又會怎麼看待這段過去?特別是如果星牧發現了自己非常像書涓這件事?

 

譚牧師很想理直氣壯的說,自己是愛著星牧的,絕對跟書涓沒有關係,但是潛意識裡又抗拒著,分明就是星牧長得像書涓你才喜歡人家的,你根本就是愛著書涓......人的七情六慾非常可怕,往往在一瞬間,善與惡拉扯的過程中,自己就迷失了。就在此時,過往跟書涓相處的情況又像跑馬燈一樣不斷地在腦海裡閃過,最終的畫面,卻是星牧依依不捨送自己離開,那殷殷期盼趕快再見面的眼神。

 

到家了,這是自己療養情傷的避風港,此時此刻,自己需要一個可以讓心靜下來的地方,需要爸媽溫暖的建議,更需要好好跟上帝對話。

 

鎮皓:爸、媽,我回來了。

 

譚媽媽:是鎮皓呀!晚餐煮好了,就等你回來呢!餓了嗎?去洗手準備吃飯囉~~

 

譚爸爸:今天怎麼有空回來?明天不是還有工作要忙?還是你遇到什麼困難了?今天我看報紙,有看到一則新聞,我猜你可能會有興趣。

 

鎮皓:是書涓的新聞嗎?

 

譚爸爸:......原來你已經知道了!怎麼看你沒有很開心呀?你找書涓找那麼久,現在終於知道了,難道沒有什麼想法嗎?還是你已經釋懷了?

 

鎮皓:如果那麼容易釋懷,我之前就不會低潮那麼久了,只是,我現在有更重要的責任,也許再也沒有立場關心書涓了......

 

譚媽媽:鎮皓,你說這話是甚麼意思?難道,你交女友了?

 

鎮皓:媽,還是妳瞭解我,真是什麼都瞞不住妳。

 

譚媽媽:是誰家的女孩這麼出色,能吸引我家兒子的注意?這麼多年了,你連一個約吃飯的女對象都沒有,怎麼今天忽然就蹦出了個女友了?

 

鎮皓:......確實,是今天才確認關係的......

 

譚媽媽:啊!這麼巧!怎麼我們也是今天知道書涓的消息,你就交了女友了?

 

鎮皓:而且,他長得很像書涓......

 

譚爸爸:我總算是知道你今天回來的目的了,先吃飯吧!慢慢說給我聽聽,我幫你理理頭緒。

 

鎮皓: 謝謝爸。

 

譚牧師是個孝順的孩子,從來就很少違背爸媽的意見,即便有意見不和的時候,也會耐著性子先理解爸媽的想法,再找看看有沒有可以溝通的空間,也很少瞞著爸媽自己的心事,因此一直以來,爸媽對譚牧師總是很理解的,也不太會用強硬的態度逼迫譚牧師順從。就是這樣的相處模式,才讓譚牧師在當初的情傷裡,接受爸媽的邀約四處旅行,也才有機會認識上帝進而走出情傷。

 

餐桌上,譚牧師說了今天地震的事,回家時已經拆掉了頭上的包紮,身上的包紮則因為衣服的關係,所以也沒被爸媽察覺,但此刻說了出來,爸媽還是很擔心地看了一下傷勢,好在真的沒有大礙,才放下心來。隨後提到了告白的事,譚媽媽聽得春風滿面、花枝亂顫,原來咱家的兒子這麼有魅力的,把人家小姑娘哄得心花怒放,真有他老爸的範兒;譚爸爸則是直搖頭,你都年紀一大把了,還去禍害小姑娘,到時候人家童心一起,要你跟著遊山玩水,還不累死你。

 

不過說到重點上的時候,爸媽都沉默了,因為星牧長得像書涓是不爭的事實,而譚牧師剛開始也確實因為星牧長得太像書涓,才喜歡上星牧的,如今書涓出現了,如果就這樣跟星牧坦白,後果會怎麼樣還真是難以預料;但如果不坦白,不就變得自己偷偷摸摸、心裡有鬼,畢竟那麼多人知道譚牧師與書涓曾經交往的事。

 

譚爸爸:鎮皓,我問你一件事,就你跟星牧小姐的相處,你覺得她的個性跟書涓像嗎?

 

鎮皓:認真說,其實不像,書涓很大器,牧牧很療癒,兩人個性上完全是不同的類型。

 

譚爸爸:既然如此,那爸爸覺得你應該跟星牧小姐坦白,而且要真誠的坦白,抱著就算因為這樣被討厭拒絕了,也還要把人家追回來的心意去坦白,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譚媽媽:你爸說得對,既然你都已經追求人家了,就要對人家負責,坦白你的過去,是信任的第一步,雖然媽媽知道你對書涓還是有點心思,但別忘了你們當初的約定,就是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既然已經擁有過了,就讓他留在過去的美好,不要帶到你現在的生活,變成你的困擾,甚至是地獄般的噩夢。知道嗎?就算你完全不去找書涓,你也沒有對不起她,因為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你就已經給了她全部的你,你已經給過她機會了,現在,就好好對待你的星牧小姐吧!

 

譚爸爸:再講個更現實的層面,書涓現在是大企業的總裁,你的身分怎麼跟人家匹配?哪怕有機會在一起,那些閒言閒語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扛得住的,當初她就不能為你拋棄這樣的身分,現在更不可能了,不是嗎?

 

譚牧師陷入了沉思,仔細想想,自己真的很難再跟書涓有交集,不管是生活圈,還是共同興趣,通通都不存在了,唯一顧慮的,是萬一書涓自己主動找上門,那又該如何面對?

 

鎮皓:爸、媽,其實你們說的我都懂,也都考慮過了,我擔心的是,如果書涓像我以前那樣,不斷透過我曾經的社交圈找我,那我該怎麼回應?我瞭解她的個性,想要的就一定會盡全力獲得,況且她現在擁有的能量那麼大,我怕我很難全身而退,要是因為這樣傷害到牧牧,我一定會難過死了。

 

譚爸爸:萬一真的走到那一步,只要你的心意是向著星牧小姐的,書涓那邊爸媽幫你扛起來,哪怕要對抗多大能量的獨角獸,我們也都會盡全力守護你們。

 

譚媽媽:人與人相處,忠誠與信任是最重要的。鎮皓呀!如果你的心已經確定在星牧小姐身上了,就不要動搖,上帝一定會拉你一把的,就像幫你對星牧小姐告白一樣。相信你自己的決定,爸媽一定會站在你這邊。

 

鎮皓:嗯!我知道了!謝謝爸媽,我現在豁然開朗了,是時候真的跟書涓告別了。

 

譚媽媽:你能想通就太好了!下次回來,把星牧小姐邀請來家裡坐坐吧!好想瞧瞧你說的靈巧大方又俏皮可愛是什麼樣子,希望她不會嫌我們老傢伙囉嗦才是。

 

鎮皓:媽~~你想多了!牧牧人真的很好,只要你跟她相處過,你一定會喜歡上她的!

 

譚爸爸:想當然爾,不然像你這麼挑,哪裡能動心?

 

鎮皓:爸!我哪有很挑啦......就只是不來電嘛!

 

哈哈哈~~~

 

解開了心結,餐桌上又恢復了笑聲。都說家是所有人的避風港,中秋節快到了,記得回家團圓嘿!

 

*************************************

 

另一方面,星牧家別是一番風情,星媽回家的路上,特地去採買了豐盛的食材,因為聽說上成功嶺就得吃戰鬥餐,星辰還長著身體,需要營養,趁現在多多補一補,星牧見媽媽買了那麼多的食材,直說媽媽偏心,自己也長身子呀,怎麼就沒特別補一補?

 

星媽別有心思地瞧了星牧一眼,拍了一下自己的頭:是呀!是該補一補,這身板太單薄了,以後生小孩可餵不飽,去買些青木瓜來燉排骨,天天給牧牧補一下。

 

星媽不說還好,這一說被星牧翻了個白眼:人家哪有那麼單薄,我有C了好不好?

 

星媽:可小蓮都要D了,你都比人家大那麼多歲,還只有C,不行不行,要好好補一下。你瞧媽至少也是D快E,你們年輕人營養比我們這年代都好,怎麼可以長不夠。

 

星辰一個男孩子,聽著兩個女生C來D去,一頭霧水,一臉尷尬,提著食材走離得遠遠的,怕是等一下不小心被捲進風暴裡,自己有理還說不清了。好在媽媽跟姊姊沒有在這話題上討論太久,但還是買了些補身體的食材回家加菜,晚上要是爸爸看到了,不曉得會怎麼想?

 

回到家後,星牧就開始幫媽媽整理食材,不只是晚餐的,還有麵攤要用的,這是每天的例行工作,星辰因為快要上成功嶺了,所以認真地開始打包行李,打包好也一起幫媽媽跟姊姊的忙,晚餐又是非常豐盛的一桌。

 

星岩回到家,遠遠就聞到飯菜香,見一家人都在廚房忙著,自己放好了公事包,也到廚房來幫忙,看到了青木瓜燉排骨,有點詫異,是老婆要補?還是女兒要補?又看到了一堆食補,現在不是暑假的嗎?吃補不會上火唷?

 

星媽:老公你回來啦?這些菜是我想著辰辰要上成功嶺了,到時候一定吃不好,現在先幫他補足,才有氣力轉大人,然後,牧牧說我偏心,所以我也幫她把身板給補一補,就弄了這一桌菜。然後又想到你上班那麼累,體力損耗大,所以也幫你準備了......

 

星爸:老婆呀!最需要補的人是你,瞧你整天忙進忙出,又要顧麵攤,又要做家事,弄這一桌菜不把你累的,以後簡單弄就好了,我們家都很好養的,只要是你煮的都好吃。

 

星牧與星辰見爸爸一回家就灑狗糧,都偷偷笑了起來,因為老媽臉上就是一臉幸福陶醉的樣子,爸爸果然是好榜樣!學起來!

 

餐桌上,星媽給星爸夾了菜,然後就準備要爆卦了

 

星媽:老公呀!今天有地震說,你公司那邊有沒有怎麼樣呀?

 

星爸:還好耶!我們那棟建築還挺牢靠的,雖然好像感覺搖得有點用力,但大家都平安,沒發生什麼事,家裡這邊還好嗎?

 

星媽:好,而且還好極了!

 

星爸:嗯?地震還好極了?怎麼回事?

 

星媽:這地震幫你搖出個女婿......

 

星爸:啊!搖出個女婿?今天又是演哪一齣呀?我們家最近還真是熱鬧呀!

 

星辰:媽,我來說我來說。爸,你知道我跟姊今天去探勘的事吧?

 

星爸:是呀!霍長老早早就約好了不是嗎?探勘有趣嗎?有沒有幫上忙?

 

星辰:探勘是還好,不過地震的時候就很有趣了。

 

星牧:辰辰!不准說......

 

星媽:那我來說好了,牧牧呀!早說、晚說,總是要說的呀?

 

星牧:那我自己說,免得你們加油添醋。事情是這樣的......

 

星爸聽完女兒輕描淡寫的說明,轉頭看向自己的老婆

 

星爸:老婆有沒有要補充的?怎麼覺得牧牧把重點都跳過去了?

 

星媽:讓辰辰告訴你好了,他才是當事人,保證繪聲繪影,原音重現。

 

星辰:姊,對不起啦!既然爸想知道,妳就忍耐一下吧!

 

星牧:.....ㄚㄚㄚ~~~沒臉見人了啦!   ~(///o///)~

 

聽完了星辰的描述,星爸開心地笑了笑,告訴星牧說

 

星爸:牧牧,這是妳的第一次,要好好珍惜,如果能修成正果,那就再好不過了;如果不能修成正果,也希望會是妳最甜美的回憶,不要留下遺憾。然後一定要知道,不管結果如何,爸一定都站在妳這邊支持妳,因為妳是爸最愛的上輩子的小情人。

 

星牧感動地看著爸爸,雖然小時候爸爸陪自己的時間很短,但每次回來總是帶上自己最喜歡的東西,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自己身上,自從一家團圓後,就一直彌補著以往沒能陪在身邊的缺憾,經常給自己加油打氣,聽了今天這番話,星牧忍不住衝上去抱住爸爸,眼眶噙著淚水,對爸爸說

 

星牧:謝謝你,爸,我也最愛你了.......

 

星爸:好好好!才剛第一天,爸就有點捨不得了,看以後怎麼辦唷......對了,你們是約周末要見面的嘛?讓爸爸幫你好好鑑定一下,看看你以後要怎麼對付他,讓他乖乖聽話。

 

星媽:老公!哪有人這樣教女兒的,你不把人家嚇跑了才有鬼。

 

星爸:要拐走我小情人的傢伙,當然要好好對付囉!不然還跟他客氣?

 

聽了星爸說的話,大家都笑翻了,原來星爸這麼霸氣卻幼稚的呀?一家人就在這歡鬧的氣氛中,吃了一頓很補的大餐,不僅身子補,腦子也補!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