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那麼傷 贊助
2022-05-26 20:23:48獨行的真實

今年疫情的省思---急診篇

今年疫情從四月底爆發至今一直到上個禮拜才有新聞提到黑數問題說一定有很多輕症或無症狀的人沒被發現這是個廢話又不是廢話的新聞說它是廢話是因為這樣的結論不用新聞報導大家也都能想得到在絕大多數人已經打完兩劑疫苗甚至三劑的情況下,染疫了但症狀不嚴重的話當作沒這件事絕對是最合乎人性的選擇,只要口罩戴著繼續上班或者是請個病假就好不會想去做快篩或是pcr,因為要是驗出確診的話很麻煩(多麻煩應該不用描述了)。而要說這新聞不是廢話,是因為它可以和前兩個禮拜急診醫療接近崩潰的情況做比較,既然都說輕症的話當作沒事是最合乎人性的,怎麼還會有這麼多輕症的人擠爆急診室,反而排擠到真正需要急診醫療的人呢?原來是為了申請保險,且這些申請保險的人裡,居然還有很多是重複投保想賺一筆的人。

我在之前的文章也曾提到,打從一開始推出防疫保單,我就沒想過要買,到了後期瘋搶的時候,發現有很多重複投保想藉染疫或居隔賺一筆的人的時候,我原本是將其歸因於這就是台灣人,但後來仔細想了一想,不應該說只是台灣人,而是這種不加限制的保單只要推出來,不管在哪個國家八成都會演變成相同的結果---只要這個國家也有像台灣這麼便宜的全民健保的話,因為貪婪是人的本性。

防疫保單的本意當然是好的,因為在疫情爆發的期間,人民一旦確診或者是居隔,第一個損失就是因為無法工作失去收入,而如果居隔不能一人一戶的話,還得自己花錢去住防疫旅館或居家檢疫所,後者政府雖然一直說有補助,但實際上並沒有全額,而且資格還有限制,只有財源比較富裕的縣市能夠全額補助。理論上或者理想上,關於這兩種損失如果政府能夠全額補助是最好的,比如工作上的損失以最低月薪折算天數彌補、居隔全面免費等等,可是這需要預算、需要財源,政府似乎沒有那麼多錢,所以金管會才協調保險公司推出防疫保單,內容大概就是一旦確診或居隔就賠償固定的金額云云。

本意很美好,現實很扭曲。為什麼一開始保險公司要將保費定得那麼低呢?因為要吸引人民投保;因為保險公司沒想到疫苗會打那麼快;因為保險公司沒想到新冠肺炎會變得更快速傳染與輕症化;因為保險公司沒想到台灣會那麼快的走向與病毒共存,只要保險公司能夠事先考慮到其中一兩項要素,他們都不敢將保費定得那麼低又或者沒任何限制。對投保的人來說,一開始搶保單通常只是為了安心,畢竟保單便宜,這時候應該還沒有想要藉投保賺錢的想法,因為去年的delta殺傷力比較強,當時的媒體又為了攻擊政府將病毒的威力渲染得太嚴重,而且那時疫苗覆蓋率還不高,但在疫苗打完兩劑後,蠢蠢欲動的人就多了,在這時候又一堆保險公司推出了第二批、第三批的防疫保單,最後就演變成今年台灣急診醫療接近崩潰的情況。

確實有部分輕症的人去急診做pcr只是單純為了學校或公司請假需要證明,但絕對有一部份是為了申請保險理賠,這確實是他們的權益,但讓無關的人因此受到連累也是事實,這與政府準備是否充分根本無關,因為台灣的醫院及醫護就只有這麼多,而坦白說,要避免這樣的情況也很簡單,只要一開始將這種防疫保單的理賠改成實支實付或者限制不能重複投保就好了,這種限制並不會抹滅原本的美意,且在沒得賺的情況下,肯定大部分的輕症或無症狀者不會去擠急診想證明自己確診,急診醫療自然能讓給真正需要的人,其實現在很多醫療險都已經有這種限制了,為什麼這次的防疫險卻不加上這種限制呢?保險公司也是自作自受,只是這也是事後諸葛了,就像我之前說過的,誰想得到會因為這種鳥事讓台灣付出這樣的代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