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小白看這邊 贊助
2021-04-14 20:00:00太皮

珍寶可樂走冰之契妹

 

 

 

鄉魂旅思(五十三)

 珍寶可樂走冰之契妹

太皮

 

  我還記得珍寶可樂走冰。

  那年,在工人球場踢完波,你拉着我的手,跑到最近的水坑尾M記,從我口袋中掏出錢,買了兩杯珍寶可樂。

  “走冰!”你對正在往杯中放冰的服務員大吼。

  那服務員白了你一眼,轉向我:“你條女?”

  我一臉窘迫,“契妹……”

  “上咗床未?”

  我咳了一聲,不置可否,又用毛巾擦汗。工人球場泥地場曬了幾日,上層的土都乾涸了,微風一吹,就揚起塵土,我們的腳就是人肉剷泥機,踢起塵土好比一場沙塵暴。塵土沾上汗,幸運的成為老泥,不幸的變成沾在表皮上的薄膜,一下就擦掉了。

  聽到我的回答,你轉過頭來,大眼睛在我眼底下眨巴眨巴,不知甚麼用意。我嘗試不往淫賤之處想,只從正經的方向考量:你這眼神,是埋怨我不回答剛才的問題嗎?事實上我真想與你上床啊,撫摸你那雪白的、像注入溫水的氣球一樣的雙乳啊……

  經理從廚房轉出來,見到我,喜道:“進榮?剛踢波?幾時回來幫手啊?”

  “學業緊張,最近都不打算找兼職了……”

  “掛住溝女啩?”經理說着隔着櫃台用手肘輕撞一下我的心口。這茂利以前對我呼呼喝喝,見美女就飄飄然了。

  兩份珍寶可樂送到。其實我一直不知道該用“支”(瓶)還是用“杯”來形容珍寶可樂,32安士近1公升的份量,當年踢完球一口氣就能喝完了,有時消化速度也很快,那個空杯就還可以二次使用。

  但那次,我沒喝完珍寶可樂,因為之後我就上了你的家,在你的家上了你。你在我耳邊悄悄說的那句“來我家”,從我踢完球開始,已在腦裡響過一百萬次了。望着你那圓潤結實的臀,我的小兄弟已經按捺不住。

  你打開門。門後沒人。沒有我想像中你的家人,也沒有我想像中你的惡作劇,你一直拉着我進房間,又用那雙冷靜的大眼睛看着我。我與你順理成章地上了床。兩杯珍寶可樂同時放在床頭櫃,盜汗水從杯身滲出,又慢慢流到櫃面。我們兩人都剛做過運動,全身汗臭,碰巧你家的冷氣又壞了,我們的汗都粘連在一起,汗與汗之間的交媾,比起我們的性愛更水乳交融。電風扇傳來沉悶的聲響,我們相擁着睡。你緊閉的雙目曾睜開,望着我笑了一下,把頭埋進我胸前,又睡着了。

  在做過無數次愛的今天,我仍然懷念十七歲與你上床的滋味。

  不少澳門人,在中學時代就物色了伴侶,這地方小啊,人物關係緊密,分手的原因難找,處理人際關係的難度也較大,很多人怕麻煩,迷迷糊糊就與中學時代的戀人結婚了。如果我們的關係是公開的話,也可能會如此,也許我的命運就會改寫,我也許會從事一個比較低風險的職業,但我與你的愛情卻從未曝光,我們瞞着彼此的情侶,透過夏天那場儀式似的性愛,完成了契哥與契妹的使命。

  然後,我甚至都不記得我們從何時開始感情變淡了,漸漸的竟如同陌路,最後竟在對方視線中永遠消失。

  我與你的那一段交往,彷彿就像這個城市的許多事物一樣,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珍寶可樂沒有出現過,契妹這種生物沒有出現過,工人球場沒有出現過,塔石運動場沒有出現過,紅樹林沒有出現過……彷彿恆久以來,在澳門存在的都是那份量越來越少的食品、是觀音兵、是隱敝的新工人球場、是塔石廣場、是路氹城……

  只是我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重遇你。正當我要金盆洗手之際,萬料不到,你來找我了。你是我最後一個客戶,又是我最後一個目標……你,賣兇殺死自己……雖然,我很想知道你為何尋死,但職業道德卻約束我,不要詢問客戶的原因……而到死,你也不會知道殺了你的人是我……

  我知道,作為一個職業殺手,我不應該如此多愁善感……看着你吃過安眠藥後安詳的睡相,我忘不了那個夏天,你羞澀卻又帶一點勇敢的神情……

  “好痛……”

  “這樣舒服一點嗎?……”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