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感覺老心情就不好 贊助
2020-02-07 20:00:00太皮

集郵生涯(七)幫人購郵誤失金錢

集郵生涯(七)幫人購郵誤失金錢
太皮

  收集郵票的方法不外乎兩種,一就是剪下信封上的郵票,用水浸泡使郵票脫下,再晾乾收藏;二,無非就是購買,兩者各有各的樂趣。作為童年至少年過渡期的最大興趣,我幾乎只有透過購買的方式來收集郵票,因為沒多少人與我家通訊,收集信銷票無從談起。於是,四出尋找出售郵票的地點成為我那時重要的消遣。方家見到我寫那些出售郵票的地點可能要見笑了,比我熟悉的大有人在,只是那些場景給我不少美好回憶,仍值得稍為記下,以免再過幾年,想記憶也無從談起了。

  除了竹林寺外,以前在澳門以攤檔形式出售郵票的場所,當然還有不少人熟悉的蓮溪廟與永樂戲院之間的一段大纜巷,那裡現在人稱「天光墟」,以前是沒這種叫法的,或者有人就誤稱那裡做「爛鬼樓」。現在,那裡早上出沒的已多為東南亞人,本地居民買少見少,畢竟近年經濟發展,澳人衣食豐足,而且以前的常客──老人家,近年福利也大增,部分人再毋須賣買破爛度日。以前,有一些郵票販子會在那裡擺賣,具體有幾多檔,或是否經常有不同的人擺賣已忘了,只記得自己在那裡買過很多郵票,當然,還是那句,都是一些便宜郵票,估計做成一筆生意,檔主也只是賺我一兩元錢。

  記得一個檔主是位膚色黑黑的阿姨,似灣仔賣花婆多過郵票商人,蹲在路口處擺攤,地攤上放着一些集郵冊和郵品,選購郵票的人就蹲在地上,翻閱着冊子,遇到合適的郵票,檔主會直接將郵票取下來,或從其它地方翻出來交給買家,也不記得她有沒有用郵票鉗。

  除了跟這位阿姨買郵票外,我與她之間還發生過兩件事,說起來竟都是「慘痛」的經歷。第一次,是在郵政局發生的。那時,郵政局叫郵電司,想當年郵市亢奮時期,新發行的郵票轉個手就可以賺一倍乃至幾倍錢,每次有新郵票發行,往往吸引大批市民排隊購買,人龍蜿蜒至廣場上。

  我記得那天,發行的是《傳說與神話》的第二組郵票,與第一組剛好儲齊「八仙」的人物,因第一組大受歡迎之故,那次郵票的發行自然吸引了不少居民前往輪候。那位黑阿姨就站在我後面,不知怎樣開始,我們聊起來,她知道我不夠錢,不會用盡郵局限定的購買郵票的額度後,便提議我容許她把錢給我,使用我餘下的額度向郵局買郵票,再交給她。我心想既然自己也無損失,助人為快樂之本,自然無所謂。

  不料「慘劇」發生了。買完郵票後,我心滿意足,竟然聽從她的計算方法,將她那一份分給她,在回家後才發現,自己拿的一份竟然少了!不要說幫她購買郵票等於白送錢給她(因新郵票一轉手就可賺錢),而且還要倒貼,當時實在感到痛心疾首。只因家貧,自己可支配的錢少之又少,如此平白無辜損失百多元,對少年時期的我來說,那心情實在不足為外人道,因此一直引以為憾,記到現在。(二十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