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時間運動? 贊助
2019-04-05 20:00:00太皮

雨和霧



雨和霧

太皮

  最近終於病了,真是拜澳門潮濕的天氣所賜,令細菌孳生,病毒處處──其實也不能怪天氣,怪只怪自己休息不夠,免疫力低下,不過,這兩個月來澳門的天氣確實令人鬱悶啊,不是大雨就是大霧,誓要令人鬱出個病來。

  澳門這個雨季確實有點長,三年前澳門曾經有破紀錄的暴雨,多處地方水浸,連平時唔浸的地方都浸,相信大家會記憶猶深,但那次的雨只是暴烈了一點,玩夠了也就離開了,不似今次的淘氣小嬌娃,像玩弄毒男一樣糾纏不清。

  因為放狗關係我幾乎每晚都外出,印象中,近幾年除了三年前那一回(那是五月份,即是說今年最惡劣的日子還未到),下雨的日子都似乎沒今年這般多,也許厄爾尼諾現象作怪吧!翻查氣象局的統計資料,澳門近三十年平均每年降雨的日數達130日,換言之一年裡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日子在降雨,如此說來,我們實不應對下雨天有少見多怪之感。

  歌仔都有唱:「分手總要在雨天」,其實也不是甚麼玄乎的事情,既然一年有三分一日子在下雨,單就概率而言,正常情況下在雨天分手的機會就是三分之一,況且雨天令人陰鬱,情緒引向負面,也令情侶間容易發生磨擦,所以「分手總要在雨天」不是浪漫,而是概率和天氣的關係而已。

  我記得韓寒似乎對這些「浪漫」的事情反感,他曾說過為甚麼分手一定在雨天呢?情侶重遇又為何一定在大街而不在公廁外?(大意)其實說白了也不是人類主觀的浪漫,而是客觀的事實,試問我們在大街的機會多還是在公廁的機會多?我的長篇小說《草之狗》,很多場面都在雨天,我也只是遵從自然定律去創作罷了。

  雨還好,霧就有點擾人。如果一年裡面有十幾天是大霧的,那也不錯,感覺也很好,適合幻想,適合悲傷,情感總要找到釋放的空間和時機嘛,但如果連續一兩個月隔三差五大霧,那就讓人有點吃不消,大霧代表潮濕,早前更曾達到濕度百分之一百,衣物難乾,暗角又易滋生霉菌,令人很不舒服。

  杜甫都有詩云:「南方瘴癘地」,雖然瘴氣不等於霧氣,但估計在古代中原人的觀念上兩者是差不多的吧(就好像現在北方人九唔搭八將南方的霧拉下水說成「霧霾天氣」一樣),如此潮濕的天氣易使人生病,不論是心理上和生理上,霧實在不怎麼友善呢。係,我鍾意浪漫,但都要講番實際,都想啲衫曬下太陽,所以,霧啊,我又愛又恨的霧啊,今年你任務完成了,明年再來吧!

上一篇:背誦不可或缺

下一篇:堅過石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