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2 10:55:42季節風

作了個夢



作了個陪父母去了幻境的夢
那地方有些荒謬
漫遊過程已記不得了

還記得的是夢醒前的片斷

母親在車站的另頭,跟這她其他已經有車票的人們搭乘另一班車
我跟父親則在這頭排另一班車,而且我們還沒有車票
整個夢境裡,我急著帶母親過來會合,卻連一句話也沒跟母親說上,母親只是在擠在另堆人群中,望著我,卻沒過來的意思

母親生前私下找人算我的命,曾對我說,我是那種陰邪近不得身、陰魂無法託夢的命格……
這種話我不曾相信

我信的只是母親不曾來入夢,所以才還記得這話

這夢也只是我日有所思的想而已
終究早是塵緣已盡,天人永隔
母親早已遠離穢土,而我們猶身處濁世中…繼續腐朽著

夢裡見著了的母親,容顏是病前的依舊,也沒變得更老,沒想跟我說啥,也沒想走過來

望著我的表情很平靜




上一篇:祝妳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