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01 14:22:50大雨

媽媽遠行

 

5/27() 前一日醫生約談

媽媽仍無意識,醫生原相約要討論後續長期照護,但,媽媽狀況突然惡化急轉直下。

哥哥答應過媽媽,如果真到那一步,不急救,媽媽不要沒意義的生命也不想我們受苦。

爸爸說如果醫療已是無效,如果媽媽想就此放手,就讓媽媽好好走吧;爸爸說可以的話,讓媽媽回家再看一眼;爸爸說媽媽很怕冷,絕對不能讓媽媽受到冰凍。

爸爸自言自語著媽媽吃了30年的藥,很辛苦了,說媽媽近日連起床都困難,很可憐。

爸爸叫大家別在媽媽面前哭天喊地,要讓媽媽健康輕鬆沒有牽掛地走。

 

 

5/28() 5:44媽媽離去

清晨接到醫院電話,我們去帶媽媽回家,秀玲一路與媽媽說話,謝謝媽媽當我們的媽媽。

勇敢的媽媽,撐到可以辦理出院回家,撐到秀玲居檢結束,撐到可以好好辦理後事。

媽媽不想拖累爸爸與我們,選擇以最體貼的方式告別,我知道媽媽是有意識的。

親戚多人來助唸,我們輪流輕聲向媽媽告別,媽媽像在睡夢中離去,是媽媽期待的方式。

一直想著媽媽可有何未了的事需辦理?好像沒有,媽媽把一切都妥善安排好了。

媽媽交託了70萬辦她的後事,已選好長眠之處,房產分配妥當,一切都事先交代了。

 

 

5/29 () 大殮日 

媽媽像只是睡著了般,遺容好漂亮好福相,化妝師幫媽媽配了氣質高雅的耳環。

爸爸手發抖地輕喚著Akiko,要媽媽一路健康自由好走,這小名世上只剩爸爸仍在喊。

媽媽是以最體貼子女的方式離去,在兒女心中留下最美麗的記憶與最深刻的感謝。 

秀玲堅強也冷靜,爸雖落寞卻理性,原本擔心秀玲與爸,謝謝媽媽撐到讓二人得以一見。

 

 

5/30() 大伯母很傷心 

堂姐說大伯母的悲傷更甚於大伯父離世時,相處60年,不單是妯娌。 

大家都擔憂五嬸的憂鬱症會更嚴重,因五嬸平日只聽得下媽媽的勸。 

三嬸四嬸暗自流淚,以前凡事有二嫂商量或扛下,以後沒有人帶頭了。 

媽媽是大家族裡的精神領袖,地位重要,叔嬸們擬將媽媽安放在家墓的中位。

 

 

5/31() 媽媽交代過爸爸讓她先走

三嬸說媽媽告訴過爸爸讓她先走,媽媽生活全依賴爸爸,如果爸先走,媽媽自己將無法繼續生活,所以媽媽吩咐過爸爸一定要讓她先走。

爸爸仍靜默,叫大家無需準備他的三餐,他說他要自己弄,他吃不慣我們準備的。

只要想起大殮日爸爸手發抖且聲輕顫地呼喚著Akiko,我的內心就糾結刺痛難受。

這一場人世,媽媽過得精采尊榮受肯定,爸爸總是靜默隨行相牽,不曾一日鬆手。

 

 

6/1 () 媽媽走後第五天,正常上班

仍沉澱整理心情中,時不時低聲流淚,媽媽是世上最包容我的人,以後還有誰會為我辯解屁股大、腿粗是健康?還有誰會笑著欣賞我的頭髮少、臉皮花?還有誰來教導我要一生體貼弱勢、感恩擁有?

媽媽交代不急救不臥床,她自己辦到了;媽媽要回家一趟,醫生幫我們辦到了;媽媽希望在睡夢中無痛漂亮離去,也都辦到了。

圓滿,圓滿,圓滿,無論怎麼回想這一段,都是圓滿。也必須這樣想。

 

 

6/2() 夢不到媽媽媽

媽媽住院時,只要沒夢到媽媽就覺得心安,那表示媽媽還在努力沒有離開。 

媽媽走後,卻依然沒有夢到媽媽,是媽媽沒有特別掛心要交辦的事吧,也好。

大哥容易號哭,仍難承受沒了媽媽;二哥最深的痛是媽孤單在醫院的那二星期;秀玲堅強忍淚,媽媽幾乎沒留時間給她;我無悔無愧,只是非常悲傷。

四人分別以自己的方式去沉澱與整理心情,爸媽對我們太好,多少人很年輕就面對父母老病歿的難關,而我們直到五、六十歲才遭逢。

坐下來摺蓮花與元寶時,相互交換著心情。大哥要我們感謝二個嫂子,還要我們不能因媽媽走了就感情散了;二哥覺得陪爸媽生活的那一個星期,讓他擁有比我們更多的記憶;秀玲每日靜坐在媽靈前唸經迴向給媽媽,還想要帶爸爸去換新的助聽器,覺得該讓爸爸有較好的生活品質;我一心想讓媽的最後一程圓滿,凡事的思考都以讓媽圓滿為依據。

四個兄弟姊妹,生命經驗中不曾如此親密同心過,謝謝媽媽。

 

 

6/3() 頭七蝴蝶飛來

二哥與侄子說一早8:00見到一隻黃蝴蝶飛來,是媽媽回來看我們吧。

秀玲選了一件媽媽喜歡的洋裝要燒給媽媽,那是媽媽在喜氣場合最喜歡穿的衣服。

禮儀公司說盡量幫媽媽挑顏色亮麗的衣服,好讓媽媽在另一世界能更漂亮大方。

嬸嬸與堂姐們都來助唸,媽媽的後事圓滿地進行著,為人子女盡最大的努力在做。

爸爸依舊在端午時節去三腳渡當節令活動工作人員,我們覺得這樣很好,分散爸的心思。

 

 

6/5() 探看媽媽長眠之處

媽媽生前即已吩咐要長眠於紀家家墓家塔,那處已有阿公、伯父,將來還會有爸爸、叔嬸等人,是媽媽10年前提議設置的,共規劃有49個位置。

先前為媽媽究竟該安置何位有些議論,爸媽雖隨和沒意見,但大家族眾人意見不一,後經二哥數番辛苦溝通協調才有了共識,大哥也才放下心中的沉重大石。

年輕一輩的孩子們無法理解為何家族長輩說的話就一定得聽進甚至照做,這層傳統大家族的倫理牽絆,至少我輩至今仍難掙脫。

在八里的山海之間,遠望是台北港,視野開闊,涼風徐吹,自由自在,難怪媽媽歡喜十分,多年來數次自豪於這處的選擇與設計。

對於媽媽能於此處長眠,我們也感到平和心安,媽媽的想望與安排,盡皆圓滿。

告別式將於6/24舉辦,大家的心情已逐日沉穩坦然,大哥仍易傷心痛哭,但強度已可控。

 

 

6/6() 二七整理媽媽的衣物

原本告別式後才要清理媽媽的衣物,但為找各七法事要燒給媽媽的衣服,就先簡單整理。

看到媽媽較年輕時的長版毛料大衣,我私心自留紀念;看到畢業後領第一筆薪資買給媽媽的黑底白點襯衫,決定三旬燒給媽媽,二哥也說媽媽很喜歡這一件;看到由日本帶回來給媽媽的春秋外套與絲巾皮包等;看到年初怕媽媽冷才送上的厚重羽毛背心;看到秀玲由美國寄來的紅色防風L外套;看到媽媽日常使用的圍巾披風;看到許多許多的溫暖與媽媽的氣味。

爸爸要我們各自選擇喜歡的帶走,也吩咐可以把還能穿的送給慈善機構,其他太舊或貼身的,就逐次清掉。

秀玲想起媽媽習慣戴錶,也想起媽媽說過有很漂亮的紙紮錶,二人迅速在創意紙紮工坊選購紅佳麗腕錶,剛好可以在三七女兒旬時燒給媽媽。

想起媽媽多年戴著的是我蜜月旅行時由瑞士帶回來給媽媽的樸素金錶,媽媽一戴近三十年,直至去年才壞掉換新錶。

點點滴滴都是記憶。

禮儀公司搬來三個骨灰罐讓我們選,二哥徵詢媽媽的同意後,我們挑了粉嫩溫玉款,覺得很適合媽媽的為人溫暖體貼睿智形象。

爸爸吃得少,說是勞動少所以食量也變小了,哥嫂們都很關注。有哥嫂在爸身邊,我覺得感動也安心。

 

 

6/11() 三七女兒旬

媽媽的後事依家族慣例做好做滿,雖稍顯守舊落伍,但一日日度過,卻覺得拉長時間有其必要性,傷心的人因此有足夠的時間沉澱心情。

三七是女兒旬,姑姑與堂姊建議這日幫媽媽做藥懺法會,好好幫媽媽解病痛。其他七唸經二小時,三七法會則是四小時,當中穿插煎藥、斷病痛等儀式。

法師特別交代秀玲與我,其他人累了可以稍坐,但我們二人得一直站著;這毫無問題,即便要跪,秀玲與我也不會猶豫。

一切順利圓滿。法師在我擲筊聖杯後表示「妳媽媽真的很疼妳」,聽聞此話,原本忍得很嚴密的淚就再也藏不住了。與媽媽感情太親密,面對媽媽離去,理性上知道是必然,情緒上卻好難過,我是,秀玲應更是,只是她比我更堅強。

法師仔細看了外盒是勞力士包裝的要給媽媽的優雅紙紮腕錶,對著我們的淚眼笑問編號,我們答不出來,法師才又說是故意開玩笑讓氣氛緩和,法師安慰著要我們放下別太難過,說三七過程如此順利圓滿,可見媽媽多滿意女兒的孝心。

三七是大旬,又剛好在星期六,來助唸參與法事的親友眾多,依習俗需供餐,疫情期間又空間限制,爸爸吩咐用麵包餐盒取代,原想從新竹訂春上布丁蛋糕,卻剛好春上暫停接單,只好仍麻煩嫂子就近訂西點餐盒。

凡事都像初學習,插香、擲筊、誦經、做七、供餐等等,即便有過送走公公的經驗,媽媽這一段路仍諸多新經驗,更懂「父後七日」的畫面了。

下午五嬸來上香,憂鬱症纏身的五嬸至今無法接受媽媽離去,哭著抖著說她覺得很不捨,她仍一直在等媽媽出院…

五嬸是我們最擔心的長輩,相信媽媽也難免掛心。二哥用很正向的態度告訴五嬸「媽媽很好很圓滿,大家把自己照顧好就能讓媽媽更感到安慰」。我好希望五嬸能有更多力量好好正常生活,好希望能有人像媽媽一樣傾聽五嬸並走入五嬸心裡。

稍後娟堂姐也來上香,一邊安慰我們,一邊表示媽媽的生命結束得很漂亮。娟堂姊是醫護人員,她說她許過願,她知道多數生命會終結在醫療程序中,但她希望自己在生命終點前頂多臥床一星期就好,她說就像媽媽這樣,這才是最有福報的狀況。

謝謝娟堂姐的同理,確實這二星期以來,我們越加覺得媽媽的選擇是最好的結果。

 

 

6/12() 婆婆給媽媽上香

原想以疫情考量避免高齡婆婆來上香,但婆婆畢竟很掛念媽媽,還是跑了一趟。

婆婆特別提醒爸爸要照顧好自己身體,爸爸以一貫的靦腆回覆答謝。

爸爸的身體狀況是OK的,但生活重心需重新建立。每每想起爸爸自此沒有媽媽可以相牽,做子女的還是心疼心酸。

 


6/14(二) 四七開始告別式事務溝通

四七唸經二小時,師姐請大家坐著唸,但大家都仍站著唸了二小時。結束後師姐再次溫馨提醒五七時要準備椅子坐著唸經,因為五七要做水懺,時間長度是四小時,那真的會很累。大哥回覆坐著唸會否對媽媽不尊重? 師姐表示媽媽已解脫,現在重要的是我們把自己顧好,媽媽不會想看到大家為了她太累,大家該以自在自然的方式凝聚力量唸經迴向給媽媽。我覺得真有道哩,希望總是悲傷難自抑的大哥可以逐日想通。

開始討論告別式當日安排,五叔說各家一水果籃就好,蘭堂姐說出嫁的姪女們要二人一水果籃;三嬸說水果籃的答禮不能600要2200;四嬸說媽媽的乾兒子輝應該負擔一份燒庫錢...

大家族人多意見多,長輩們各有堅持的點,這讓只想求程序妥善圓滿的我們頗感困擾。幸好承辦的禮儀公司與紀家很熟,家族的喪儀全由該公司承辦,老闆娘理解大家族喪事的複雜,每每主動擔負起與各家溝通的橋樑的角色。這點真的很厲害,每次做七就出面協助化解一些雖細微卻僵持不下的紛爭。

原先介意為何大哥不找龍巖那種有信譽的公司,隨著喪儀事務的進行,越加理解媽媽生前就告訴大哥找這家公司的用意。當然,最深刻的體會是,以前有媽媽在,家族中這些立場不同的爭執與堅持,媽媽自會圓融一一處理,如今媽媽不在,家族中長輩無人可以站出來說話協調,只得由外人來疏通了。

禮儀公司老闆娘告訴我,因為知道媽媽是如何圓融的好人,她有義務與我們一起讓媽媽的最後一程圓滿順利,不能讓這些小事影響了媽媽的圓滿。

大嫂與二哥開始思考整理媽媽的資產與辦理繼承等事務,希望能在秀玲離台回美前處理完畢。想起優秀的高中同學20慧,打了電話簡單詢問,二哥在一旁聽了我與慧的通話內容,覺得慧既真誠又專業,立刻決定委託由慧協助辦理後續事宜。

 

 

6/17 () 二哥夢見媽媽,媽媽很好

從媽媽5/13入院起,日日交換有否夢見媽媽的訊息,但大家都沒有夢見。

6/17,媽媽遠行的第21天,二哥昨晚夢見了媽媽,大約短短20秒,但畫面很清晰。

二哥夢見他在誦經,媽媽坐在他面前,媽媽張開眼睛對他說她很好,還說要我們保重自己。

媽媽很好,那就好。媽媽總算傳遞了訊息給我們,我們一直在等這一刻。

我們誦經,媽媽感受得到。妹夫說子女為父母誦經的功德是滿分有用,如果可以多誦佛說阿彌陀佛經49次以上並且迴向給媽媽,功德可說是圓滿,如果可以持齋七日,將更功德無量。

告別式在台北,又疫情期間,懇辭同事前往弔唁;同事集體以送花表示關心,共35人,查了查,需以毛巾回禮,就告別式後再處理。

 

 

6/18() 五七水懺法事

五七說是姪女負責,堂姐妹們對媽媽極敬重,決議進行四小時的水懺法事,幫媽消除所有的惡業安抵樂土。

伯母、嬸嬸、堂姊妹、堂弟等約二十人來參加法事與唸經,加上十幾個自家人,小小的靈堂容納不下,擠到門口去。疫情期間,在小空間這樣群聚,其實大家都有顧慮,但更想用虔誠的心送媽這一程。

下午大姑姑來上香,提及爸媽在家族中的正向力量。說媽媽一走,沒人有能力凝聚紀家人了。還說爸爸做好事無數,身上滿是功德與正氣,是家族中最勇敢的人。我們於是交換著爸爸河中救人與撈屍、抬棺與撿拜佛像等作為,現今社會幾乎沒有這樣善良無私好心的人了。

禮儀公司提醒告別式當晚要請親友一起吃飯,這是很舊的習俗了,但爸爸覺得當然要,所以二嫂快手快腳地就去訂了附近的餐廳。伯母、嬸嬸、叔叔們都老到行動不便了,既不能就近街邊辦桌,那就選最近的餐廳把儀式做圓滿。

媽媽的後事多數靠大嫂與二嫂每日分工合作備飯菜、打點做七等一切繁瑣事務,這讓嬸嬸們很羨慕,多次提及媽媽真的是好命,兒、熄、女、婿、孫都團結在幫媽求圓滿。

 

 

6/20() 六七外孫主拜

事先並不清楚六七要由外孫主拜,這麼巧,阿帆由台東回來,剛好參加了六七法事。

當法師點名外孫往前站時,秀玲與我都慶幸有阿帆在,雖然阿帆不太聽得懂法師的台語也不會擲筊,甚至流程也完全不知道,但阿帆極認真地全程配合並跟唸藥師經。擲筊時並不順利,於第四次仍笑杯時,法師要求阿帆跪下擲筊,然後就聖杯了。

四嬸把我叫到一旁,說我應該站到前面來告訴媽媽阿言上班並源洋在美國,請媽媽不要生氣,我說我在過程中有一直告訴媽媽這些事,四嬸說但媽媽還是很介意才不給聖杯,一定還有些甚麼原因。

稍後傳來在法事期間的9:05花蓮6級地震,大家恍然大悟,媽媽一生最怕地震與颱風,這一大震,媽媽一定是嚇到躲了起來還在怕,媽媽忘了自己當了神仙根本不用怕了。

阿帆問著萬一他沒來,一個外孫都沒到,那怎麼辦? 我猜法師就會再點名其他輩分的人當六七的主拜者。但反正我們順利地做了六七,冥冥之中都有最圓滿的安排,就好。

 

 

6/23() 滿七誦父母恩重難報經

一早大哥說他前一日夢到媽媽。夢中下雨,大哥招待媽媽到星美飯店的咖啡廳躲雨喝咖啡,後來來了一輛遊覽車,車上乘客有的站有的坐,媽媽上了車,當大哥也要上車時,媽媽出手阻擋大哥並告訴大哥留在原處,大哥追問媽媽要去哪,媽媽沒有回答,車子起步後,媽媽微笑著向哥哥揮手道別。

大哥睜開眼睛後急著要告訴大嫂這個夢,結果不慎跌倒弄得膝蓋受傷。大嫂說是大哥太激動了,我說媽媽是微笑的真好,車上乘客多也很好,媽媽喜歡熱鬧怕孤單。

媽媽分別藉由二哥與大哥傳來她遠行很自在愜意的訊息,是想安慰二個哥哥讓他們放心吧。

帶領唸經的師姐說滿七要大聲念誦國語版的父母恩重經,我們覺得很好,人多,一起大聲流利地誦經,媽媽必更能接收到。

爸爸全程跟聽誦經,之前各七爸爸來來去去坐不住。

 

 

6/24() 接柩、告別式、火化、燒庫錢、入塔、感恩餐會

一早6:00法師來家中確認流程,而後二個哥哥搭佛車去一殯領柩,嫂子與妹妹及我則直接到二殯接柩。原本擔心也聽說停柩太久又天氣熱,會有異味飄出,結果並沒有發生,猜測是入殮時處理得很好,也或者我們特別精挑的棺木夠好。

7:30告別式開始,我們沿襲家族慣例披麻戴孝,家族各輩分穿戴不一,是對媽媽深深孝意的最後公開呈現。

老司儀先前已把媽的生平及家人的資訊問清楚,所用的語句充滿感情,甚至與媽一樣稱呼妹妹小玲、叫我阿芳,這層專業功力,除使人止不住淚外,也有效凝結了莊重又親密的氣氛。最深刻的是多位行動不便的叔嬸姑們也都到場,爸爸特別吩咐不能讓叔嬸姑出現跪的動作,這點於典禮前已請司儀協助。

媽媽德高望重,出席的親友很多,家族晚輩數十上百人到場送媽最後一程,媽媽應該很高興看到大家都那麼愛她。許多年前媽告訴過我,她的最後一程想要遊街,她說她要再看一下士林也體會一下熱鬧,那時我笑她土又俗。這幾年喪事遊街的人少了,媽也不曾再提起。告別式雖止不住哀戚,但場面大方隆重又人氣聚集,相信能滿足媽媽再熱鬧一次的期盼,媽媽一定是安慰的。

行動不便的舅舅進行封釘程序。舅舅與舅媽十數年未曾來過家裡,母親節時卻突然來訪爸媽,那時覺得驚喜,後來覺得是一種徵兆嗎? 姐弟再好好見一次,因為就要道別?

告別式結束後護送媽媽火化。曾經媽媽抗拒火化,後來可以接受,但真要把媽媽推進去那一刻,大家還是崩潰了,大哥跪地痛哭無法自己,大嫂與侄子邊抑制自己的淚邊拉起大哥。

人世82年,換來一罈白骨灰,媽媽真的沒有了...。

爸爸跟大家一起燒庫錢。爸爸不願先回家休息,二個姑姑說不要去管甚麼未亡夫不能參與的禮俗,就讓爸爸參與一切吧,姑姑說爸爸那麼在乎媽媽,要讓爸爸看到大家是多慎重送媽媽,爸爸才能放得下。

下午要把媽媽的骨灰罈安放到八里山上的家墓家塔裡。上車出發時開始下大雨,到八里時無雨,待儀式完成上車返家時,又下起大雨。大家都覺得神奇,也覺得是媽媽的功德與神力很夠,一切簡直太圓滿。

原本以為就自家人十多個人上山,實則親友共四十五人同行。大家藉此看看祖父與大伯,多位堂弟妹是第一次來到家墓家塔處,都覺得位置好又視野優,最重要是大家族長輩於此長相伴,不會孤單。

晚上在大哥家附近餐廳舉辦謝宴,席開五桌。爸爸要我們謝謝所有親友的幫忙,我們鞠躬謝謝長輩與晚輩們的用心讓媽媽後事圓滿。這幾年因疫情停辦家族聚會,這一場謝宴,是久違的家族餐會,五叔說是媽媽把大家又圈在一起了。雖然不免憂慮疫情期間聚餐的風險,卻又覺得能讓家族人兒團聚交流感情,是很美好的事。謝謝媽媽。

一切都圓滿完成。爸爸說哥嫂都很照起工辦事,說他觀察二個嫂子都很安分辦媽媽後事,說秀玲與我得好好謝謝兄嫂,說秀玲與我要去挑幾件媽媽的衣服,說他自己做不了甚麼事,說媽媽真的很辛苦了,說媽媽下輩子一定要健康一點才好...。

爸爸在餐會上喝了高粱,有些醉意,我知道爸爸很落寞,也很孤單。爸爸的生活重心都在照顧媽媽,如今沒了媽媽,爸爸該怎麼辦? 想到爸爸,我會很想哭。

 

 

6/25() 剪髮

媽媽的後事圓滿辦妥,依俗剪髮並清理儀容,開始回歸正常生活。

三嬸說媽媽把四個子女教得很好,大家都看得出兄弟姊妹的團結齊心讓一切順利,說媽媽真的好福氣,說大家都羨慕媽媽。

無論怎麼想,都覺得能當媽媽的子女很幸運。

 

 

6/26() 整理媽的衣物

陸續與小玲及大嫂、二嫂整理媽媽的衣物,是實體遺物的清理,也是心底對媽媽萬分留念的緩慢梳理。

媽媽的東西一一清走後,爸爸原本四處堆疊的衣物就有了空間可掛。爸爸說要把房中壞掉的老衣櫃丟掉,以為太舊太爛的全要丟掉,結果爸說有二個櫃子是媽媽的嫁妝,他要留。

抽屜深處找到媽媽的耳環,很富貴的款式,夾式。其實並不適合我,但我搶著要。

好幾件質料極好的長版高雅深色旗袍,媽好似穿過又應該沒穿過? 大嫂猜測著或許是祖母留給媽媽的。我選了一件絨質黑紫細花帶回家。

又翻出許多老照片,有爸媽的結婚照,大家驚喜地輪著傳看,待要拿給爸看,爸不願看。

二嫂說要把空房的舊床丟掉換新床,讓大哥與二哥輪流去陪爸住。

二哥說爸爸約他去吃他自己炒的青椒牛肉。媽媽不吃牛,爸爸數年不碰牛肉,如今已可自在吃牛肉。如同五穀飯,原來爸並不愛吃,為了媽媽,爸爸近年幾乎沒吃過白飯,直到這幾天總算可以全白飯,我們也才頓悟爸爸不愛吃五穀飯。

討論著是否帶爸爸重配助聽器,但爸爸拒絕。戴助聽器並不舒服,如果靠近爸的耳朵並大聲說話,爸是聽得清楚的。爸說以前戴助聽器純粹是為了怕沒聽到媽叫他,如今媽媽不在了,不會有甚麼緊急呼喚的狀況,他不想再那麼辛苦戴助聽器。

未來路長,我希望爸爸能慢慢適應沒有媽媽的日子,恢復原本的豁達。

 

 

6/27() 結束與開始

打電話謝謝高中同學20慧幫處理遺產與繼承事務,也告知未來退休後將搬到北投當她的鄰居,結果慧竟剛好是新房建案的土代,實在是太巧了。

慧說她這二年把她媽媽接到北投一起住,因為北投環境與生活設施較好,我想這是生為女兒的心意,陪伴媽媽是太重要的事了。我告訴慧我很遺憾沒能趕得及讓媽媽看到我的新房,在台北買房本來是希望就近陪伴爸媽也讓爸媽為我感到榮耀與驕傲。

千萬次回想這一段路,最謝謝媽媽勇敢撐到解隔,讓我們好好辦了這場後事,一切圓滿無憾。

我的媽媽,於民國111年5月28日(農曆四月二十八日)乘風離去,以最體貼丈夫與子女的方式。享壽82歲。

子女將長長久久思念著。

 

 

上一篇:哈拉電影-2

may 2022-06-23 18:12:14

一直關心著,總覺得你一定會留下文字與記錄,果真在紀媽告別式前,看到你的全文記錄,這一路的心情點滴,我完全體會與了解,你與紀媽如此親密,也傳承媽媽體貼照顧眾人的個性,一切求好,求圓滿。
紀媽媽的遠行,又再次把紀家人圈在一起,整整一個月,果真做好做滿。

明天紀媽遠行,願一切順利圓滿。

版主回應
May,

凡事以爸爸的意見為主。把媽媽的後事辦圓滿,目的是在安慰生者吧!
思及此,媽媽撐到解隔出院,真的很偉大。
但想到媽媽就此孤單地越走越遠,還是極難過與不捨。

妳在多年前已經歷過這些,如今我更懂妳的痛。
謝謝妳的細膩關心,我會堅強勇敢,那是媽媽印象中的我。

今天做滿七,唸的是感謝父母恩重經,國語版,大家都唸得很大聲。
相信媽媽可以接收到我們感恩的心,明天含笑放心瀟灑離去。
2022-06-23 22:26:27
Ariel 2022-06-20 23:31:31

當年父親離開我們的頭七那日,我夢到父親回來看我們,像往常一樣,他關了店後習慣性到樓上來看看已入睡的我們。夢中他推開門的身影清晰而溫暖,至今那晚他惦記我們的神情,依舊鮮明地印在我心底。多年來,我脆弱徬徨無助時,總會想起那一幕。父親疼我愛我的守護情,陪我度過很多難關。

紀媽媽很愛你們,不要你們為她掛心,希望你們都好,所以特地入夢告知。吿別式在即,祝禱紀媽媽離苦得樂,功德圓滿。

版主回應
Ariel,

謝謝妳。
隨著日子前進,媽媽離去的事實已更能面對與接受。
思念或許會在往後的無盡的時間裡慢慢浮現,但此刻,平靜。

謝謝妳~~
2022-06-22 16:52:57
Ariel 2022-06-10 22:11:02

隨著你的文字敘寫,勾起我許多回憶。
父親已離開多年,但對於那段守靈的日子,我印象鮮明。當時兄妹都未成家,事情來得突然,也不知道父親的心意,凡事只得聽從家族長輩的安排。
印象最深的是自己被嫌棄不會哭(那種呼天搶地哭爹哭娘的嚎啕大哭),因此吿別式那日,家族長輩特地請來孝女白靈代我哭泣。我不喜歡,但當時軟弱的自己沒有勇氣表達想法,只能一路流淚,值至今日,想起來仍是心痛。

你們能順著媽媽的想望安排就是最佳的圓滿,我想紀媽媽會開心微笑的🥰

版主回應
Ariel,

有妳來說話,真好!

今天做三七女兒旬,選擇藥師懺經唸滿四小時,希望幫媽媽解掉病痛難苦。
一切圓滿。只是法師在順利擲筊後說:「妳媽媽真的很疼妳」,原先努力忍住的淚自此再也藏不了了。
有人說媽媽與大哥最親,有人說媽媽最疼妹妹,而我知道,媽媽最放心與信任的是我,自小就知道,每一年都更肯定,今天再次確認,未來,也將帶著這樣的放心與信任前行。

以前覺得自己理性冷靜甚至嚴肅,面對媽媽離去,才知自己其實也脆弱。
與爸媽感情太親密,每一次想起媽媽與爸爸,仍多是心酸。

當然,慶幸身邊有個老的,他總是溫暖陪我走過風雨。
謝謝妳來走動說話。這些年,妳媽媽也辛苦了,妳一定要好好陪伴媽媽。
2022-06-11 20:2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