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NY新品潮鞋獨家優惠85折 贊助
2016-04-06 08:00:00路痕

五個女人的故事



「方塊酥好嗎?」
「不要!」
「不然這個…檸檬薄片不錯吃哦!」
「不要!」她嘟起小嘴。
「好吧,不然這水果軟糖,不要老是說不要啦!哈,女人說不要就是要。」
「不要,不要,就是不要!我不想吃了。」說著轉身要離開,你在她閤上了門前把糖果塞到她手裡。
搖搖頭,笑笑地嘆了一口氣。你沒好氣地把打開的抽屜推了回去。
她看來很年輕,才到公司半年,亮麗又勻稱的身材,清正的臉蛋,稱不上大美人,但還滿耐看的。於是你就請她吃零食,有時也偶爾一起共進午餐。
後來她告訴你,她離過婚,有個男孩,前夫因為工作,後來外國另結新歡,關於這點她說:「既然變了心,何必勉強,離就離,我又不是沒人要!」
你本來同情單親女人,但又欣賞她的有自信,她也對你有好感。
「難道妳不想再找個對象,追求妳的幸福?還這麼年輕。」
「不想結婚了!又不是沒結過,過得開心就好。」她說:「而且休假還要帶孩子,不想拖累人家。」
有時她會站在你桌旁,嘟起小嘴。
「幹嘛?」
「呶…打開抽屜啦!」
「可是沒什麼東西呀。」
「我不管,我要吃…」
「厚…這麼難邀飼又挑食…」因此,你總是準備了小零嘴,不時應付她挑食的嘟嘴巴。
…………………………………………………………………………
「去吃麵好嗎?」
「嗯。」
「不然去吃日本料理?」
「嗯。」
「吃完想去哪?」
「去哪都好,只要在一起都一樣。」
因此你們吃完,在長長的堤岸散步。
你以為她任勞任怨,但卻聽她發了一堆牢騷,強勢的同事如何如何欺侮她,她說:
「什麼事都要指揮,一下要往東一下要往西。錯了還算在我頭上…」
「妳不必聽她的呀,妳又不是她的跟班。沒有她妳不是也做得很好?」
「就是說呀,可是同事才幾個,不想傷和氣…如果她像你一樣貼心就好了…。」
你知道她要養兩個孩子,薪水又很薄。所以有時把多餘的餐票給她去用,有時接濟她一點應急的小錢。她說:「像你這樣好的人那裡去找?」
…………………………………………………………………………..
你看到樹葡萄就想起她。
她說她所嫁非人,先生把她的積蓄輸得精光。這讓你想起了那詩句:他拾來的松枝不夠燃燒,蒙地卡羅的夜呀!他要去了我的髮,我的脊骨…。
「唯一的兒子又不學好,警察三天二頭找上門,成天惹事生非,除非要錢,否則根本看不到人影。」她又說:「現在我也看開了,自己一個人過得好就好,管不了他們那麼多,最好都別來煩我。」
長長披肩的秀髮,瓜子臉看起來比實際年輕了十歲,身材一級棒,搞過餐廳,煮得一手好菜,又懂美容和妝扮,正是男人無法抗拒的成熟嫵媚。
這麼美的一個女人,芳心寂寞卻又懂分寸,但是紅顏多薄命,卻是個失婚的女子。
那一次見面你和她邊吃著西點,應該是長年的寂寞無人傾訴,你聽著打開話匣子的她一一陳述著不堪的過往,好像從前那些驚心的劇情一幕又一幕清楚地在眼前上演。
你想起第一次見面,她跑了半個台灣去見你,那麼大方和藹又親切。你想起她親手做給你吃的點心,想起她在超商體貼地為你準備的餐食…你想起最後離別前車站的溫暖擁抱。她說她愛吃甜甜酸酸的樹葡萄,但那不是你所愛,你不喜歡樹葡萄粘粘毛毛分不開又有核的漿果,那不是原產地的外來種,像是不清不楚,不乾脆的愛情。
…………………………………………………………………………
「我為了娘家的債務,犠牲了一輩子的幸福。現在已經不再有負擔,所以要追求自己想要的,過自己的人生!」她邊動著畫筆,邊訴說著一段人生的滄桑,好像說的是別人的故事?
你無法想像,長女為了還債而嫁給了不愛的男人且為他生子這件事。你更不能明白,一個一起生活了二十年依舊不能愛自己丈夫的女人,對於重新過自己生活有多麼的渴望?!以至渴望到終於和家庭絕決,單獨出來租屋過著自己的日子。
但是你發現她真的每次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穿美美的衣服,妝化得濃艷,原來不起眼的矮個子蹬上了高跟,顯得不再卑微。後來你又發現,她的文筆不錯,且會攝影,果然是個有才華的女人。
「我喜歡藝術,也自己塗塗鴉,想要更上層樓,所以來學畫畫。」
她告訴你原委,你在忖度著:以她的資質,能學到什麼地步?
「不管是素描或是水彩,畫畫只有兩個重點:層次和對比。層次越多就越精致寫實;對比越強就越清楚突出。」
你拿著2B鉛筆在她的畫面上比劃著。但腦海裡還浮現著一幕幕她陳說的那些發黃的情節。她只是你的學生,但對你傾訴。
…………………………………………………………………………
你明白,當一個女人願意把自己不堪的過去對你傾訴,就是把心交給了你,問題只在你願不願意。
你沒經歷過婚姻,但經歷過很多女人。最後那女人傷得你很深,在一起十年,朝夕相擁而眠,最後還不是為了一個男人背棄你而去…。這使你在面對其他的女人時有了恐懼症,你雖和她們無所不談,和她們相知相惜,還是保持著最後的距離。
甚至當你默默地愛上了她們,卻依舊不敢開口表白。
因為你一直無法抹去她離開時最後的坦白,那教你痛徹心扉的一句話:
「我愛他,沒錯!我們遲早會分手的。但那不能怪我…那是因為…我們只是蕾絲邊,你永遠無法取代真正的男人。」


 

上一篇:酒和咖啡的愛情故事

下一篇:往日女神

(悄悄話) 2016-04-16 16:32:10
(悄悄話) 2016-04-15 21:16:50
(悄悄話) 2016-04-15 12: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