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蒜拳骨激辣拉麵禮盒組 (4盒) 贊助
2021-10-22 09:51:10淨植

割喉

媒體上公開報導過兩次割喉案件:

 

202167日下午,復旦大學數學學院教師姜文華,早年通過人才引進計畫進入復旦。因“非升即走”的考核不通過,科研任務未達標,在學院宣佈解聘前,姜文華持刀割喉殺死學院黨委書記王永珍。

 

2021751710分許,上海楊浦區《上海市政工程設計研究院》市政院一名海歸人員疑因合同到期,領導沒有為他續約,在電梯內將所長割喉。這名海歸人員據說是一個景觀設計師。

 

與看見其他殺人的新聞不同,我看見這兩條新聞的時候若有所思,特別的一點是,我看到第一條割喉新聞以後,甚至心裡生出了等待下一條類似新聞的念頭。這是怎麼回事呢?這要從我的3個惡夢說起。

 

20201021日晚我夢見一個女人:她仰起頭給我看,她脖子上被割開一道溝——血淋淋的一道溝,很深,血肉模糊的,最可怕的是她好像是在專門仰起頭給我看???我當時覺得這個惡夢是不是在警示我有割喉危險?

 

笨笨的我實在是沒想出辦法,怎麼應對這個凶兆?貌似老天沒有放棄我,還在給我智慧。這個含有預兆意義的惡夢居然像連續劇一樣,還有下一集、下兩集……。202135日和202165日,我分別夢見血衣領。也就是說我先後夢見了兩次血衣領。我好像明白了,如果這個割喉是一種邪術的力量,那麼邪術應該是做在我的衣領上,已經到我身邊了,他們在自己家裡念咒就能讓我遭受割喉的厄運?!這種大型巫術絕對不是一個人能做到的吧,(我在廣東)能全國調配力量的只有共產黨政府了。那也就是說我的衣領上已經被施咒了。我就第一時間處理了我的衣領。

 

我做這些動作的時候,我的想法是深信不疑的,這是上天示警,保護我呢。別人可能會覺得我神經過敏或者迷信吧。不管別人了,反正我對自己的安全最負責了。我倒是沒想到,我處理過衣領以後僅僅3個月,就看到了割喉的報導。這只是巧合嗎?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他們是遭咒術反噬

 

給我念毒咒的都是領導呀?共產黨這是一套什麼制度啊?巫蠱和降頭大行其道的制度?難道中共的領導人都是按照魔道的道行高低來定官位的?我還想一件事,這些被割喉的領導的家人會怎樣面對眾人?他們的子女也許也在學術圈子裡,人們都知道他們的父親遭報應、被割喉了。他們的子女從前也都練巫術?他們將來還練巫術?不怕也像他們的父親一樣遭反噬嗎?我周圍的臥底們,還敢繼續用巫術害我嗎?不怕死的就來吧!我的保護神也不會放過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