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狂抽衛生紙,益生菌啟動強健防護 贊助
2015-02-06 10:26:54梁成明

石頭記 (3)

坑道口那頭有人在大聲喊叫,聽不清楚在講什麼。見我們埋頭繼續挖石頭,他們喊得更急了。一面喊一面走了過來,叫我們趕快離開。

「離開?可是還有一車的量還沒湊足啊!我們長官規定要裝八車的。」我急急地跟他們解釋。

「好啦,別搬了,要炸山了,再不走被炸到會死人的。要搬明天早點來,要不然反映到防衛部去,你們長官也都會倒楣。」他們一面趕我們走,自己也避到老遠的山崖邊上。

楞了半晌,只好趕快集合帶走,繞出曲折的小路,來到環島南路上時,遠遠地聽到沉沉的爆炸聲。又猶豫了一會兒,才帶隊離開,沿途送各連工差回營。這時各單位已經關閉陣地,宵禁開始,全島不久就會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我的心情卻陷入一團紛亂憂心中,第一天上工就漏氣,少了一車的進度,讓咱們營的金字招牌蒙塵。怎麼會這樣呢?

晚上會談電話中營長倒沒說什麼,只勉勵大家要加油,明兒個就把差額給補回來。但我還是覺得丟了大家的臉。

接下來的兩天,我全被海上漂來漂去的老共漁船纏住了,營長叫我到海邊據點坐鎮,隔幾分鐘打兩發五0機槍,打了一整天還驅離不走那些船。聽說最近兩岸開放交流,外島的百姓和對面的漁船也熱絡地做起生意,那些就是等著交易的船隻。他們知道我們只是裝樣子嚇唬人,不會玩真的,也就那麼若即若離地漂在那兒。煩死人了。

孫國華知道我第一天少搬了一車石頭,當然不敢馬虎,一上工就催著阿兵哥們動作快,希望將差額補上,替同學出口氣,也展現自己高人一等的能力。

這天的進度是十六車,早上八車,下午八車,還算合理。聽回來的弟兄說,那些土山比前一天的幾座高很多,早上一到工地,有好幾個單位都在那裡,大家各疊各的石頭堆,沒多久土山就萎縮,只能在泥土堆中向下挖。有個單位似乎是有備而來,每位弟兄發了口罩,等土山矮了,就進入坑道裡搬,看他們一個個從裡面抱出來的石塊,源源不絕呢。國華當時也找了一些人跟進坑道裡撿,但進去沒多久就出來了,煙塵太濃,眼睛喉嚨都受不了,更別說要抱個大石塊往外送。他已向營長報告,隔天去的人要準備口罩,隨時有進坑道搶石頭的打算。

早上剛好拉了八車的量,但下午土丘矮了,再拼命也只挖了六車的進度,又少了二車。晚上的會議中,國華沉默了許多,他一定覺得沒面子,又偏偏石頭就少,拼足了力還是沒能挽回前一天的頹勢。此時他那鬱卒的心情就屬我最瞭解了。

陳茂元帶工的那天出了新狀況。上工的弟兄都帶了口罩,石材漸少時,部份兵力也投入坑道中,一早上竟搶了九車的進度。一時間士氣大振,弟兄們也沉浸在亢奮狀態,卯足勁兒向下挖。就在下午裝石頭上車時,兩個阿兵哥喊著一、二、三,一起丟石頭上車,其中一個縮手不及,手被石塊壓在車板上,痛得哇哇大叫。折騰了半天,正差人送病號就近到三連包紮,偏偏禍不單行,另一個弟兄又被石頭砸到腳。原本超前的進度就這麼給耽擱了。加一加,十五車,還是少了一車。阿元氣斃了。開會時營長大發雷霆,海削阿元一頓,大聲強調工作安全的重要:

「他媽的,找你們去就是要你們盯著阿兵哥別出事,督工督到手腳全廢了,再沒幾天我看全營都攤了。我警告你們,再出事我就辦人!明天起督工加派人手,一個連長搭配一個輔導長,好好給我把兵看著,那些傢伙一累就神智不清,這時你們就得提醒或要求他,別等壓壞了手腳再來處理,正常事都別幹了。嚴格的要求就是給官兵最大的福利!別裝濫好人,其實是自己懶,還好只是手腳,萬一死了人,看你怎麼向人家父母交待。安全規定一定要講清楚說明白,讓每個人都知道。」巨大的音量像連株炮般爆裂在耳際,嗡嗡作響。

隔了兩天,又輪我到工地帶班。這些天大夥兒拼盡氣力,卻老是少一車兩車的石頭,轉了一輪下來,大家發現自己並沒有特別厲害,也就沒有人再講大話或風涼話,雖然旅長營長沒有苛責我們的意思,一顆心仍然懸虛著,很不是滋味。尤其在拼命之餘,還得針對工作安全下功夫。

阿兵哥每天夜裡起碼會輪到一班衛哨,站洞兩或兩四的尤其累,來搬石頭的工差一大早就得出發,遠一點的據點要走個二三十分鐘,到連部吃過早飯,再一路走到夏興,開始構工,當中只有零碎的時間休息,你沒事就會看到縮在角落打盹的弟兄,他們真的很辛苦。但誰不辛苦呢?流汗總比流血流淚好,這個孤島不就是靠這不懈的精神撐下來的?這些任務也不可能因為累就不做,換個方式說,敵人也不會因為你累就饒了你。衛哨打盹,整個據點被水鬼摸掉,能因累就鬆懈嗎?擺在眼前的,就是搬足一車車的石頭,別再胡思亂想了。

「注意!各連工差集合。」這任務已好些天,有些人也來了好幾次,似乎拼地有些筋疲力竭,懶洋洋地過來集合。

「各位弟兄大家好,我是一連連長趙揚生,今天帶班搬石頭,首先跟各位講解安全規定,在構工期間如有砲擊、敵機臨空等狀況,立即不待命令疏散掩蔽;另外,搬石頭時要注意別砸到手腳,尤其是裝石頭上車的時候,前幾天就有人受傷;拿磅棰敲石頭時,也注意別打到旁邊的弟兄……」我絮絮叨叨說著幾個易出意外的狀況,但不少阿兵哥仍兩眼發直,有聽沒有到。

講完了安全規定,我點了後排一位步三連失了神的弟兄,問他剛才宣佈了那些事情,他楞了半天答不出來。

「來,來前面,跳二十個交互蹲跳,大聲答數。」那弟兄開始邊跳邊吼著。隊伍裡一陣騷動,有的在問發生什麼事,有人回答連長在問安全規定。在他們還來不及互傳訊息前,又有兩個弟兄加入了交互蹲跳的行列,答數聲彼此應和。之後,再問到的人都能把剛才講的規定覆誦個大半。差不多了,他們的魂都回來,可以上工了。二十個交互蹲跳對他們來說是小意思,卻是回神保命的仙丹妙藥。

今天要搬的車數少了兩車,但其中有一車要碎石。心情頓時輕鬆了起來,每回也就是少那一兩車,這回達成目標應該不成問題了。況且碎石體積小,應該比較好撿拾。

 

(未完待續)

 

本文獲得國軍第三十九屆文藝金像獎小說類金像獎 九十二.十一.二十四

 

上一篇:石頭記 (2)

下一篇:石頭記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