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9-10 05:54:02PChome書店

手槍女王 HAND JOB QUEEN:一個從業職人的真情告白


手槍女王 HAND JOB QUEEN:一個從業職人的真情告白
作者:涼圓 出版社:大辣出版 出版日期:2021-07-02 00:00:00

八大行業第一手現場直擊
女大生慾海浮沉十年磨萬劍最真實的告白
打手槍也有職人

「不管成為多資深的小姐,
每次打開包廂門前,我還是會感到緊張。
因為我永遠不知道門後是一個怎樣的客人。」

「我的人生很無聊,只是打了一萬隻雞雞!」

涼圓的身分特別,她既是性工作者,又不是過去傳統形象中的為錢下海或者拜金,涼圓給了台灣社會一個當代性工作者的故事和生命經驗,她不是因為家裡欠債而下海,也不是因為拜金而淪落風塵,而是「打手槍是我那時候能選的最好工作」。這種誠實的說法可能顛覆許多人的想像。

好在我們有涼圓,那是一個真人,在台灣長大,有屬於台灣的經驗和人生,同樣喜愛動漫、閒聊八卦。她說的故事無從辨別真假因為獨一無二,她的文字直接告訴你當代職場充滿歧視,所有的待遇都不好,打手槍雖然被歧視,但至少是個「誠實的工作」,銀貨兩訖,提供台灣男人最需要、最原始的生理需求服務。

這本書寫的故事正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她自認為自己是手工業者,踏實認分地打著一隻一隻的雞雞,賺取她的「手工費」,有需求才有存在,她解決男人們的需求後,誠實地告訴你這是她的選擇,她有這樣一段的人生,她打著一隻一隻的手槍來養活自己。

「在八大,一旦迷失方向,
就會失去自己本來想要得到的東西,
甚至會更多……」

涼圓有著微豐腴的身材,上圍有點傲人,笑容點靦腆,長相甜美……有點宅男女神的特質,所以在她成長人生中,總是不斷地遇到被騷擾或侵犯,真的是罄竹難書,從西門町的怪阿伯、油膩肥胖的房東、網咖怪客人中年大叔、騙色的中醫師、餐廳的廚師等等,不勝枚舉。在他們臉上,顯露著涼圓從小見到大的,見獵心喜的神采,那種只是視線就足以侵犯她的眼神。

貧窮會消磨一個人的志向,什麼氣質啦、目標啦、展望啦,那些在吃飽飯面前,都是虛的。
「不當小姐,我也能活著。但是當了小姐,我才活得像個人。」
涼圓接受命運,她願意吃別人的剩菜剩飯、做最髒的工作,甚至不惜進八大行業做個小姐,扛起沒有家人陪伴和支撐的命運。她在書中寫道:

「哈哈,真是……原來被性騷擾也是會習慣的呀。你們都想幹我,是嗎?幹不到至少也要占點便宜,對吧,不然枉費你們對我那麼好。」
「好呀,我同意你們的遊戲規則,我跟你們交換吧,我出身體,你們出錢。但是,想上我,不可能。誰都不會得逞,你們越想要,我就越不給。我不會讓你們任何人得到我的身體,我絕對不會讓你們任何人得逞,絕對不會!」
於是,有了「涼圓」。一個以處女之身闖蕩八大行業的荒唐事蹟。
啊啊……又是這個眼神。
我還是很討厭被男人當作獵物打量,但是包廂裡的男人另當別論,他們才是獵物。
「大哥您好,我叫涼圓,怎麼稱呼您呢?」
眼前還是那座獨木橋,我毅然決然地踏上去。讓那些長長的怪手爬上我的腳踝、撕開我的衣服、那一條條的舌頭舔舐我的嘴唇和皮膚,甚至私處。而我只是握緊那些陽具,站穩,往前走。
「有點噁心,但是,可以接受。」
姿態難看了點,但穩,能過橋。
只要不要掉下去被刺穿,怎樣都好。
「做了,就輸了。」

這是一本笑淚交織――手槍女王「涼圓」的自白書,
為我們揭開平常那些道貌岸然男子,可說是猥褻與低俗的一面,
如果你也想要一窺八大行業,這本絕對是首選,讓人瞠目結舌!
這本非關道德,只是一個曾經入行十年,如今已經上岸的煙花女子,
三十世代的她,想要為自己的生命歷程留下紀錄,於是寫了這本
獻給在慾海浮沉的――你/妳

*本書封面及內文插畫,邀請圖像創作者水晶孔Crystal Kung參與,更增添了作者文字的想像魅力。

★名人推薦:

許佑生(性學博士)
鄭家純(藝人)
林立青(《做工的人》作者)
大坦誠(小說家)
陶曉嫚(作家)
――激情推薦

「性,乃人類古老的行業。當中,蘊藏了最曲折、糾葛、繁雜、爭議、振奮、療癒的人性。《手槍女王》揭露一樁最大秘密:所謂「人性」,一半是「人」,一半是「性」,缺一不可! 」
――許佑生(性學博士)

「這本書寫的故事正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她自認為自己是手工業者,踏實認分地打著一隻一隻的雞雞,賺取她的「手工費」,有需求才有存在,她解決男人們的需求後,誠實地告訴你這是她的選擇,她有這樣一段的人生,她打著一隻一隻的手槍來養活自己。」
――林立青(《做工的人》作家)

「穿越《性感槍手》故事到真實世界,一代慾海奇女子涼圓的大辣自白書!」
――陶曉嫚(作家)

★內文試閱:

#為什麼要來做這個?
有不少客人問過我:「為什麼要來做這個?妳有沒有想過以後妳的孩子問起妳的職業、或者以後要去其他工作面試,面試官問妳以前是做什麼的,妳要怎麼回答?」
我一臉莫名其妙:「我現在就連能不能撐到有那種煩惱的未來都不一定了,還考慮那麼多?不如這樣,為了地球的未來,我們現在開始都別呼吸,人生最沒煩惱又節能減碳。」
客人:「……」

#粉紅屌
精蟲上腦的男人說話是沒有智商可言的,他們可以說出同為男人聽了都覺得丟臉的說詞,比如:
「妳不跟我做是不是因為覺得我不夠帥?」不我只是嫌棄你窮到連錢都不提。
「妳跟○○小姐感情不錯吧,上次她有免費幫我吹,身為好姐妹,妳是不是也該免費幫我吹?」那你爸幹你媽,身為好父子你是不是也該幹你媽?
「我是真的很想跟妳做,可是我現在沒帶錢,不然妳銀行帳號給我,做完我明天匯給妳。」……你怎麼不說我銀行帳號給你,你匯完錢再來找我?
最無恥的,還有同事說S可接,結果客人加碼要求無套:
「那要是我懷孕怎麼辦呢?」同事有心拒絕,故意嬌嗔推拒。
哪成想客人一個忠實體現了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的概念,毫無心理障礙地道:
「那不就很好嗎,妳這三個月都可以接無套S,然後快滿三個月再去打掉就好啦?」
我從沒覺得自己是個多高尚的人,但這句話真的太刷下限,已經不是自私而已。
諸如此類。雖然我不接S,但這年頭想打炮還不容易嗎?出來玩就是帶錢,如果要用嘴說到小姐跟你免費做,那去交女朋友就好啦?所以不提錢或壓根不想給錢的客人,我連推給別的小姐做都要招她們嫌棄。
我聽過最幽默的騙幹話術,出自一個五十多歲、發福凸肚禿頭的客人口中。之所以最厲害,並不是因為他那話術能成功,而是他說出口的內容臉皮厚度的要求之高難以想像:
客:「難道妳看到我的老二,都不會想坐上來嗎?」
我:「……蛤?」
客:「老二啊!妳不覺得我的老二長的很漂亮嗎?」
我:「……」
客:「粉紅色的、形狀優美、大小又剛好。」
我:「……」
客:「多少小姐搶著要坐上來我都不給她們坐,要是弄髒了怎麼辦?」
我:「……」
客:「所以說,妳看到我的老二,都不會想坐上來嗎?!」
「……咳。」大哥,原來你不知道我不回話是給你面子嗎?
被連番逼問,我只好秉持敬業的精神,露出甜美的笑容答道:
「哇~您這麼一說,果真是好美的老二啊。我覺得這麼漂亮的粉紅屌不能只有我看到,不然我幫您拔下來送給博物館參展吧?」
勸你是不要小看平常被連篇幹話洗禮鍛練過的小姐哦。

#處女情結
不得不說台男多少還是很有處女情結的,而且我發現通常越是放浪不羈越是輕浮的男人,意外的就越重視這片薄膜。
從我幾次在包廂差點被性侵時,情急大喊:「我還是處女!」後立刻被放下雙腿,還有不少年輕客人表達對處女之身的佩服、聲援我繼續難攻不破可見一斑。
其實……我當時只開十萬。那些穿著潮牌、染著特殊髮色、眼神輕佻的客人,聽到後痛心疾首,好像我賣的是他女兒的初夜:「什麼十萬!就算客人開一百萬也不可以賣、最起碼只有這個要給妳喜歡的人,知道嗎?啊?」
我們先不糾結十萬也沒賣出去的面子問題。我隱隱約約覺得,處女的下體似乎是許多男人心目中的某種淨土?神聖不可冒犯的那種,有的職業客一聽處女連摸都不敢摸,就怕不小心摸壞啦、弄破啦什麼的。
最誇張的一次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半老男人,在很普通地結束服務之後,期期艾艾地搓著手掌問:「我活了這麼大半輩子,還真沒有看過處女的下面。妳真的是處女的話,可以借我看看嗎?」
我:「……」
「哦妳放心啦,我保證我只是看看,我不伸手摸,妳也不用擔心我藉機挖妳,我真的只是看看。」
他都說成這樣了,我也不好拒絕,搞的好像認定人家是強暴犯似的:「可是包廂裡很暗,我怕我掰開你也看不到什麼。」
「沒事!為了這一刻我特地帶了手電筒!」
「……」
於是就變成我很滑稽地躺在美容床上、打開腿、掰開自己下體,一臉便祕地讓阿伯開著手電筒,像研究生第一次看標本一樣:「哦~哇~居然是長這樣的啊~」
「呃……有差嗎?」說真的,醫生都說世上其實沒有處女膜了,那也就是說外觀上應該沒什麼差異吧,用肉眼怎麼可能看出來是不是處女……
客:「當然啦!完全不一樣啊,妳的洞超小的,簡直跟針眼一樣!」
針眼你也能看到?太誇張!該不會你反正沒看過,也不知道看哪裡所以隨便說說吧?
最後結帳送客的時候,客人滿面春風,邊掏錢邊感嘆:「哎呀~連我老婆都不給我看下面,沒想到活到這把年紀居然還可以得見處女的下面啊!好感動,我完成了畢生的宿願,今天來這趟真的值了。」
櫃台:「……」
我:「……」我求求你這話在包廂講就好!畢生的宿願是看處女下體你的人生到底有多空虛!
不過後來我才了解他不是第一個……真的有不少客人要求過希望見識一下處女的下體,他們還會跟我分享不看下體分辨對方是不是處女的偏方。

#聊天
和客人聊天其實是很有眉角的,因為談吐會暴露很多事,比如個性、年紀、教育程度、心態、生活態度……最直接的,就是自己最近在做些什麼。
「――然後啊……」我聊著聊著,看到客人手腕上掛著的五彩編織帶,「哎呀,這個編織帶好眼熟,我也有一個耶,我朋友編給我的,好巧哦。」
「……噗。」客人從進包廂就沒有接過一句話,卻在這時笑了出來。搞的我一臉問號:「你在笑什麼呀?」
客:「沒,我在笑妳從進門到目前為止,說的話都還跟上禮拜我做妳說過的一模一樣。」
我:「……」從此以後我了解到梗要不定時換。

也是有那種很難聊的客人,每次我遇到都會覺得很無奈。
我:「帥哥你好,我叫涼圓,怎麼稱呼你呢?」
客:「隨便。」客人翻了個白眼,彷彿我在說廢話。
我:「……隨便哥,您是做什麼的呢?」
客:「都可以。」
我:「……都可以……哥有什麼興趣嗎?」
客:「都還好。」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但我是真的再接不下去了,這啥態度,還現場挑的我呢,要是不喜歡,一開始就不要選就好了,幹嘛這麼不耐煩。
好吧,也許人家就累了不想講話。可是一直到後半段,我都脫完幫他開始打了,卻看見他從頭到尾雙手抱腦後,一臉無趣地盯著天花板。別說動情,我感覺他都不曉得自己人生的意義是啥。
算了,大腦很厭世沒關係,小頭還會硬就好,打的出來也還是一檯。沒必要和錢過不去嘛,我認命地開始擼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客人的肩膀突然猛烈地抽動了下,雙眼瞪大。
這是有反應了嗎?摸到敏感帶了?我試著在剛剛磨擦過的部分再搓一遍。
客人激動地坐了起來,雙手用力地搭上我的肩膀,神情激動:
「――現在播的這首歌,是蕭敬騰的嗎?」
我:「……」
脫光衣服幫男人打手槍還比不過蕭敬騰的一首歌,我的自尊受到了極大的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