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券無上限 五購給力 贊助
2021-09-05 07:02:02PChome書店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IX)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IX)
作者:香月美夜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21-08-16 00:00:00

<內容簡介>

羅潔梅茵強忍淚水為斐迪南獻上祝福,
依依不捨的第四部完結篇!

隨書附贈:「別離」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離別後的冬天生活」短篇集+番外篇〈兒子的出發準備〉、〈回憶與別離〉+〈輕鬆悠閒的家族日常〉四格漫畫!

進入神殿後一直在斐迪南悉心教導下的羅潔梅茵,儘管忙於交接工作與預習貴族院的課程,心卻始終靜不下來。
斐迪南出發的日子逐漸逼近,羅潔梅茵一面幫他整理行李,一面為他舉行餞別會,兩人還不約而同地送禮物給對方。
然而,身分不明的匪徒竟趁他們不在的時候闖入神殿,不僅擄走灰衣神官,甚至偷走了聖典。緊接著更因為突如其來的噩耗,使得「別離」不得不提早來臨……

<作者簡介>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由於多了不少動畫相關的工作,這次連續四個月發行讓人忙得天昏地暗。
能夠順利達成真是如釋重負。

繪者:椎名優
本集的封面主角是羅潔梅茵與斐迪南。
還有兩個人被藏在書名底下,請大家務必拉開海報確認喔。

譯者︰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內文試閱:

序章

「直至時之女神德蕾梵庫亞所交織的命運絲線再度交會,願諸神的庇佑與您同在,一切平安康泰。」
「是呀,我會祈禱時之女神德蕾梵庫亞的命運絲線圓滿交錯。」
勾起紅唇說完,喬琪娜便坐上馬車,幾輛馬車相連成行,朝著亞倫斯伯罕啟程出發。艾倫菲斯特的騎士團護在馬車隊伍兩側。他們將一路同行,直到馬車離開艾倫菲斯特的城市為止。
儘管馬車漸行漸遠,喬琪娜最後的笑容與她道別時代表「不久後再會吧」的問候語,依然在芙蘿洛翠亞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她沒來由地感到一絲寒意,緊緊交握在身前併攏的雙手。
……那個笑容真是教人心生不祥的預感。
上次喬琪娜來艾倫菲斯特拜訪時,曾去探望過關在白塔裡的母親薇羅妮卡。當時她回頭看向自己的母親後,臉上正帶著與剛才十分相似的笑容。那之後的狩獵大賽上,兒子韋菲利特便在貴族們的慫恿下進入白塔。後來聽完兒子的主張,也得知貴族們為了解救薇羅妮卡所採取的行動後,芙蘿洛翠亞總覺得是喬琪娜在背後操控一切。當然她沒有任何證據,卻仍是抹不去心頭那股好像又有事情即將發生的不安。
……齊爾維斯特大人對她也非常警戒……
芙蘿洛翠亞看向喬琪娜停留期間,一直留意著她動靜的丈夫。他表面上對喬琪娜幾乎可說是畢恭畢敬,但與嫁往法雷培爾塔克的另一個姊姊康絲丹翠相處時,態度卻完全不是如此。上次喬琪娜來訪時,芙蘿洛翠亞便對此大感吃驚。
喬琪娜一行人所乘坐的馬車消失在視野裡後,緊張的氣氛總算稍微緩和,羅潔梅茵開口詢問齊爾維斯特。
「養父大人,亞倫斯伯罕捎來的緊急通知是什麼呢?」
在周遭眾人的注視下,齊爾維斯特輕輕擺手,說著「不知道」敷衍帶過。
「消息是從國境門送來的。雖然檢查過內容,但信上只寫著『即刻返回』。多半是發生了不想讓我們知道的事情吧。」
……從國境門送來?
芙蘿洛翠亞不自覺倒吸一口氣。在領主一族拜訪他領時,若有任何緊急通知,一般都會透過僅有領主可以使用的水鏡。換言之,奧伯.亞倫斯伯罕現在極有可能正處在連水鏡也無法使用的狀態嗎?
……想不到事情真如斐迪南大人所言……
聽說在齊爾維斯特仍想阻止王命訂下的婚約時,斐迪南告訴他,奧伯.亞倫斯伯罕很有可能在訂婚期間就病倒。儘管情報來源的可信度似乎不高,齊爾維斯特卻盲目地信了斐迪南這番話。
但在芙蘿洛翠亞聽來,她只覺得斐迪南當時這麼說,是為了讓無法接受王命的丈夫能夠接受這個結果。畢竟春季尾聲在領主會議上見到奧伯.亞倫斯伯罕時,他看起來十分硬朗,而且既然喬琪娜與蒂緹琳朵能安心前來拜訪艾倫菲斯特,代表至少出發前奧伯並無異樣。
「往會議室移動吧。」
齊爾維斯特下達指示後,前來為喬琪娜等人送行的高層們接著往會議室移動。接下來召開的會議,是要了解每個人在喬琪娜她們停留期間所蒐集到的情報。芙蘿洛翠亞在齊爾維斯特的護送下一邊移動,一邊抬眼看向身旁的丈夫。
……齊爾維斯特大人沒事嗎?
領主會議期間,得知斐迪南接下了王命時,不管是問也不問自己一聲便相信他人話語而下達命令的國王,還是未經領主同意就擅自答應的異母弟弟,抑或是受到亞倫斯伯罕操控而聯合起來的他領貴族,齊爾維斯特全都表現出了無法遏制的憤怒。
……希望斐迪南大人的入贅一事,能就此平安無事落幕……
艾倫菲斯特的排名不高,絕對違抗不了國王的命令。芙蘿洛翠亞邊在心裡祈求著一切能平穩畫下句點,卻也強烈升起難以抹除的不祥預感。

「各位得到了哪些新消息?」
齊爾維斯特如此起頭後,會議便開始了。眾人開始分享,自己在喬琪娜她們出席的茶會或餐會上蒐集到了哪些消息。一般在集結了領內高層的會議上,與會者多是男性,但今日卻是女性占了多數。這是因為喬琪娜與蒂緹琳朵皆是女性領主一族。兩人多參加僅有女性出席的茶會,而這種情況下是由芙蘿洛翠亞與艾薇拉帶頭蒐集情報。
……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我很想在開會之前,先向羅潔梅茵與夏綠蒂聽取她們蒐集來的消息,好好整理一番呢。
在來艾倫菲斯特拜訪的這段時間,喬琪娜全面交由斐迪南陪伴蒂緹琳朵,自己則是辛勤地參與各種社交活動。而芙蘿洛翠亞也為了蒐集情報,忙著向自己能夠信任的女性貴族下達指示,幾乎沒有時間與孩子們說上話。尤其是孩子們造訪斐迪南的宅邸那次,她還沒能聽取到詳細的報告。既然那場聚會的目的是訂購髮飾,那麼比起韋菲利特,最好是找羅潔梅茵或夏綠蒂了解詳情。芙蘿洛翠亞一邊在腦海中想著今後該做的事情,一邊聆聽艾薇拉的報告。
「雖然只是從喬琪娜大人離去前露出的微笑來推測,但她停留期間出席過的茶會與餐會,可能都有什麼重要線索。在出席者多是舊薇羅妮卡派貴族的茶會上,喬琪娜大人似乎曾多次提及齊爾維斯特大人在他領眼中並不是好領主,也常問起即將成為她女婿的斐迪南大人風評如何。」
艾薇拉受斐迪南所託,傾注了全力蒐集情報。
「喬琪娜大人似乎也曉得了書籍與印刷的存在。而且多數舊薇羅妮卡派的貴族都認為,真正推出這些新流行的人,其實是羅潔梅茵大人的監護人斐迪南大人,我在猜想或許喬琪娜大人也如此認為。」
重新蒐集情報以後,便能發現不少舊薇羅妮卡派的貴族們都認為,創造出這些新流行的是斐迪南,而不是羅潔梅茵。他們的想法不外乎為以下幾種:譬如斐迪南是在薇羅妮卡失勢後終於能施展才華、他是為了讓原為青衣見習巫女的養女能提升地位才提供知識給她、斐迪南是為了在艾倫菲斯特領內握有大權而利用羅潔梅茵……
……但只要近距離觀察,便可以看出其實是斐迪南大人在管束著羅潔梅茵,不讓她太過失控呢。
斐迪南似乎也曉得貴族們都是如何談論自己。聽了艾薇拉的報告,他點點頭予以肯定。
「嗯,他們確實那麼認為。連蒂緹琳朵也問了我,在我入贅至亞倫斯伯罕時要帶幾名專屬過去。」
「那斐迪南大人如何回答呢?」
這對艾倫菲斯特來說也是一件大事。芙蘿洛翠亞不認為斐迪南會做出對領地不利的事情,但結婚時帶走幾名自己的專屬工匠本就稀鬆平常。只不過帶走的人越多,越有可能影響到今後推廣新流行的腳步。
在眾人的注視下,斐迪南冷笑了聲。
「我告訴她,一切都會比照大領地亞倫斯伯罕。」
這句話解讀起來可以有兩種意思,一是「比照大領地該有的規模」,二是「參考當初奧蕾麗亞嫁來時只帶基本人手」。從斐迪南那充滿嘲諷的笑容來看,意思恐怕是後者吧。但亞倫斯伯罕本打著想要獲取新流行的如意算盤,倘若斐迪南真的只帶基本人手過去,只怕無法與那裡的人相處融洽,也會影響到他今後的待遇吧。
……雖然一般的出嫁,與看中男方能力而要招贅的情況可能不太一樣……
對斐迪南的未來感到不安的,肯定不只有芙蘿洛翠亞。特別偏袒他的艾薇拉以及在他監護之下的羅潔梅茵,應該更是心生強烈的不安。
「但手裡是不是多點籌碼比較好呢?我建議您還是該帶幾名工匠……」
艾薇拉提議後,卻遭到斐迪南斷然回絕。
「不了,沒有這個必要,況且王命並沒有要求我帶工匠同行。再者現在也無從判斷平民工匠到了亞倫斯伯罕後會受到怎樣的對待,得費心照顧的對象只會變成我的負擔。艾倫菲斯特的工匠還是留下來,為領地所用吧。」
斐迪南毅然堅決的模樣,令芙蘿洛翠亞暗暗嘆氣。基於好意所提出的建議卻被拒絕,早已不是一次兩次,但斐迪南的態度始終這般拒人於千里之外。
……可是,誰也無法預料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喔。
芙蘿洛翠亞決定分享自己擁有的情報,希望能讓斐迪南改變想法,多去思考要如何保護自己。
「這是我從舊薇羅妮卡派的下級貴族那裡聽來的消息……聽說因為現在這樣,等於亞倫斯伯罕帶走了在魔力供給與公務處理上都備受重用的斐迪南大人,所以等到那邊的情勢穩定一些後,有計畫要把他送回艾倫菲斯特。」
「妳說什麼?」
「在集結了舊薇羅妮卡派核心人物的餐會上,喬琪娜大人似乎說過這樣的話,只不過提供消息的下級貴族並非親耳聽到。可信度雖低,卻是我最為在意的一項情報。」
聽了芙蘿洛翠亞提供的情報,在場眾人一致面色沉重。只要看過亞倫斯伯罕現在的情況,任誰也知道要讓領內的情勢安定下來並非易事。
「等亞倫斯伯罕的情勢穩定下來?那是什麼時候?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難道姊姊大人有什麼對策嗎?」
齊爾維斯特盤起手臂,一臉感到莫名其妙。用指尖輕敲著太陽穴的斐迪南也臉色凝重。
「她所謂的穩定究竟與旁人的認知相同,還是有自己的定義,解讀後的結果也會大不相同。更何況……」
說到這裡,斐迪南不自然地打住。「更何況什麼?」羅潔梅茵開口催促後,他卻搪塞回道:「不,沒什麼。」芙蘿洛翠亞知道斐迪南個性謹慎,除非有確切的證據,否則任何消息都不會輕易透露;但如果是他非常在意的事情,報告前便會先向齊爾維斯特聲明「我還無法肯定」。因此,這次她也無意深入追問。
但是,羅潔梅茵顯然不這麼認為。她沒有接受搪塞,輕睨了斐迪南一眼。
「不可以有所隱瞞喔。因為我們必須預想各種情況,做好準備。」
如果斐迪南願意在這時候便說出來,那確實再好不過。會議室裡的眾人皆看向他,表示對羅潔梅茵的支持。斐迪南對著多嘴的羅潔梅茵板起臉孔後,說出自己的想法。
「……我只是在想,自己被送回來時是否還活著都很難說。」
聽了斐迪南可怕的預測,會議室內的氣氛瞬間凍結。
「請、請不要說這麼恐怖的話!」
「我本來已經打住,是妳硬要追問的吧?」
「雖然是我硬要追問的沒錯……」
羅潔梅茵嚇得小臉僵硬,但這次芙蘿洛翠亞完全能理解她的反應。竟能這般冷靜地預想到最糟糕的情況,斐迪南的理智固然令人佩服,但也太過客觀、淡然,教人不明白他是否理解到了那是有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對了,雖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感覺……」
芙蘿洛翠亞開口,試圖稍微緩和現場的氣氛。
「這次來訪,喬琪娜大人與舊薇羅妮卡派貴族們的交流似乎不如以往熱絡。儘管在各種場合上都有接觸,但他們談論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靠近亞倫斯伯罕的基貝們也在結束一定程度的交流後,便返回自己的土地。我總覺得有些奇怪。是不是因為在提防我們,所以刻意減少接觸呢?」
儘管眼線們帶回來的消息都沒什麼重要性,芙蘿洛翠亞卻覺得喬琪娜眼中帶有的狂熱比以往還要強烈,離去前的那抹笑容也令人毛骨悚然。
……過幾日也問問孩子們的想法吧。
這次喬琪娜在參加社交活動時,感覺就只是做做表面工夫。不過,四處傳來的消息皆說,蒂緹琳朵的表現倒是任性而為。說不定在拜訪斐迪南的宅邸時,她曾透露過有關喬琪娜的行動或想法。會議結束後,芙蘿洛翠亞決定向孩子們送去茶會邀請函。

「夏綠蒂,歡迎妳來。」
「我正想著這陣子應該有時間與母親大人說上話了,很高興能接到您的邀請呢。」
受邀前來交換情報的女兒在環顧了屋內後,微微側過臉龐。
「母親大人,您並未邀請哥哥大人與姊姊大人嗎?」
現在麥西歐爾仍顧著先說自己想說的話,導致報告的聽取有時無法順利進行,知道這一點的夏綠蒂也就沒有提及麥西歐爾。這是她們母女倆都懂得的默契。
「我也邀請了,但兩人都表示無法出席。因為斐迪南大人確定要入贅以後,韋菲利特已正式開始接受下任領主的教育;羅潔梅茵則是為了處理神殿的交接工作以及預習貴族院課程,必須馬上返回神殿。」
斐迪南不僅會幫忙齊爾維斯特處理公務,也會代替已經引退的波尼法狄斯做些領主一族該做的工作。包括魔力供給在內,在他離開以後究竟該如何填補這些空缺,將是一大難題。神殿那邊的工作,已決定交由羅潔梅茵與她的近侍接手處理;但城堡這邊的工作,除了齊爾維斯特必須更加不遺餘力外,也得把波尼法狄斯喚回來,或是讓下任領主韋菲利特幫忙分擔,才能勉強維持正常運作。
「哥哥大人正在接受下任領主的教育嗎……」
「是呀。韋菲利特向我報告過,之前去萊瑟岡古拜訪時一切都很順利,還取得了那邊派系的支持。艾薇拉也說那次拜訪並沒有什麼過失,羅潔梅茵同樣表示過,與前任基貝.萊瑟岡古會面時一切十分順利……妳不是也這麼說過嗎?」
「……但哥哥大人認為的順利,我想和其他人有很大的落差唷。除了哥哥大人,其他人應該都只是覺得這次的拜訪還算圓滿達成吧?至少我沒有感受到明顯的變化。」
夏綠蒂拿著杯子,蹙眉回道。與前任萊瑟岡古伯爵會面時夏綠蒂也在場,而在她看來,萊瑟岡古的貴族們並不是開始支持韋菲利特成為下任領主,單純只是接受了羅潔梅茵不願成為下任領主的事實而已。
「他們似乎已經接受了姊姊大人不想成為領主一事,所以不會再積極反對哥哥大人成為下任領主吧……」
「但是,這並不代表韋菲利特得到了他們的支持吧。」
聽懂了夏綠蒂的弦外之音,芙蘿洛翠亞不禁看向遠方。「不反對」與「支持」之間有著極大的差距,韋菲利特是否真的明白這一點呢?從母親的角度來看,她也覺得韋菲利特有時太過天真,未能清楚意識到周遭眾人對自己的看法。從第三者的角度來看,一定更是這麼覺得吧。明明上次喬琪娜來訪後,蠢蠢欲動的貴族們還誘使他犯錯,真不知道他是已經忘了,還是沒有學到教訓。芙蘿洛翠亞輕輕嘆氣。
「妳能告訴我拜訪斐迪南大人宅邸時的情況嗎?與韋菲利特近侍們的報告相比,想必又會有出入吧。蒂緹琳朵大人是位怎樣的人呢?」
「哥哥大人是怎麼形容的呢?」
夏綠蒂這麼反問後,芙蘿洛翠亞一時有些語塞。韋菲利特對蒂緹琳朵的評語,是「與祖母大人很像、個性溫柔的人」。好像是看到蒂緹琳朵會為擔心姊姊的近侍著想,還極力想讓姊妹倆見一面,所以有這樣的感想。
「關於這個……他說蒂緹琳朵大人與薇羅妮卡大人十分相像。」
芙蘿洛翠亞答得有些含糊。大概因此感受到了什麼,夏綠蒂微微一笑。
「哎呀,我的感想也與哥哥大人一樣呢。蒂緹琳朵大人真的與祖母大人十分相像。」
字面上的感想雖然一樣,字面下的意思卻與韋菲利特截然相反。與容貌神似父親、從小備受祖母寵愛的韋菲利特不同,容貌更像母親的夏綠蒂遭受到的冷落,難以想像她同樣是薇羅妮卡的孫子。而芙蘿洛翠亞也不曾對薇羅妮卡留下過好印象。
「妳說的相像是指這些方面嗎?比如面對不喜歡的人會分外冷漠,還傲慢地認為別人都該答應自己的要求……?」
芙蘿洛翠亞語帶確認地詢問後,夏綠蒂僅是加深臉上笑意,喝了口茶。她沒有明白說出自己的想法,僅以一個笑容就告訴對方答案。多半是因為在貴族院與上位領地的貴族有過交流,夏綠蒂成長了許多。芙蘿洛翠亞為此感到欣慰的同時,也拿起杯子喝茶。
「聽到叔父大人要搭配髮飾的時候,蒂緹琳朵大人明顯表現出了不滿。此外,她似乎也對即將嫁予第一王子的阿道芬妮大人有些怨言。」
聽了夏綠蒂的報告,芙蘿洛翠亞漸漸感到頭痛。即便她不是齊爾維斯特,也開始擔心斐迪南的入贅一事。凡事都想做到無可挑剔的他,這下還能順利辦到嗎?
……但也是斐迪南大人完全不找齊爾維斯特大人商量,擅自接下了王命呢。
「對了,韋菲利特還告訴我,後來羅潔梅茵跑去看書,並未與蒂緹琳朵大人進行交流……」
「是我建議姊姊大人這麼做的。總比讓她與蒂緹琳朵大人發生衝突要好吧?」
先前韋菲利特只說,羅潔梅茵一看到圖書室便興高采烈地衝過去,因此夏綠蒂的回答令芙蘿洛翠亞眨了眨眼睛。
「姊姊大人與叔父大人的關係非常親密……幾乎就像家人一樣,在神殿還會共用侍從。蒂緹琳朵大人的言行又經常流露出對叔父大人與艾倫菲斯特的輕蔑,所以我認為與其產生不必要的衝突,不如讓姊姊大人待在圖書室裡看書。」
「他們兩人會共用侍從嗎?」
芙蘿洛翠亞自己從未去過神殿,很意外兩人的關係親密到了這種地步。
「是呀。叔父大人因為管理宅邸的侍從人手不夠,便帶了神殿的侍從過去幫忙,其中還包括姊姊大人的侍從。我雖然嚇了一跳,但姊姊大人的近侍們都很鎮定呢。聽說這就和我們出外舉行儀式時,把侍從借給我們一樣。」
經夏綠蒂這樣一說,芙蘿洛翠亞才意識到自己的孩子們,其實也在與養女羅潔梅茵共用侍從。她真切地感受到了儘管言行舉止同是貴族,常識卻大不相同。
「我聽姊姊大人的近侍說,叔父大人會在神殿教育侍從,再把優秀的侍從派到姊姊大人身邊指導她。之前我一直十分納悶,為什麼明明有父親大人這個養父了,叔父大人卻依然當著姊姊大人的監護人,但得知姊姊大人受洗前都是在神殿接受叔父大人的教育後,我便稍微可以理解了。」
負責管束羅潔梅茵的一直是斐迪南。齊爾維斯特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時,一向更看重芙蘿洛翠亞的意見,但與羅潔梅茵有關的事情,卻是以斐迪南的意見為優先。芙蘿洛翠亞也早就注意到,即便艾薇拉在洗禮儀式後成了羅潔梅茵的親生母親,還是有無法過問的事情,但想不到兩人的關係比她預想的還要緊密。
「至今一直是叔父大人在當姊姊大人的精神支柱,所以我對往後非常擔心呢。」
「哎呀,羅潔梅茵剛好可以藉此機會獨立,不再需要斐迪南大人的庇護啊。畢竟今後能夠照顧羅潔梅茵的,只有她的未婚夫韋菲利特而已。」
「哥哥大人照顧得了姊姊大人嗎?」
夏綠蒂一臉不安地低喃。但他們已經是未婚夫妻了,今後只能兩人相互扶持。縱使斐迪南沒有前往亞倫斯伯罕,兩人也必須以未婚夫妻的身分互相照顧。差別只在於時間早晚罷了。
……不過,看來必須盡快增加韋菲利特與羅潔梅茵的相處時間呢。
就芙蘿洛翠亞的觀察,可能是因為羅潔梅茵在亮相前的教育與白塔一事皆伸出過援手,韋菲利特已經習慣性地認定凡事都該仰賴她的幫忙。然而對照之下,羅潔梅茵卻曾明白說過,如果是有廢嫡危機也就罷了,但她不想花更多心力去照顧韋菲利特。
再結合羅潔梅茵至今的言行,除了斐迪南再三提醒「要多輔佐韋菲利特」的時候,她其實什麼也不做。不過,芙蘿洛翠亞認為她不是故意的,而是從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韋菲利特的存在。對此芙蘿洛翠亞多少也能明白,因為她自己有時也會遺忘很少待在城堡的羅潔梅茵。偶爾晚餐時間看見羅潔梅茵出現,她還會嚇一跳。羅潔梅茵在城堡裡的存在感就是如此薄弱。所以有必要先讓雙方意識到彼此的存在,多做溝通交流。
「夏綠蒂,我明白妳的擔心,但妳也不該僅憑自己的判斷,便抹殺羅潔梅茵能夠累積社交經驗的機會喔。畢竟她將來會是第一夫人,必須累積經驗才行。加上她對此並不擅長,更是需要練習吧?」
韋菲利特若能娶到負責社交活動的第二夫人,那自然是最好,但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雖說只有迎娶萊瑟岡古的女性貴族為第二夫人,才能避免令人頭痛的對立,但考慮到現正計畫著的冬季肅清,再考慮到派系的人數比例,應該避免繼續重用萊瑟岡古。
「可以的話我真希望羅潔梅茵能離開神殿,多累積社交經驗呢……」
芙蘿洛翠亞忍不住發了牢騷後,夏綠蒂的藍色眼眸亮起帶著譴責意味的光芒。
「母親大人,您對姊姊大人抱有太多的期待了。叔父大人離開以後,姊姊大人就得一個人維持神殿的運作,今後恐怕會往神殿那邊投注更多心力吧。因為姊姊大人不僅是神殿長,還是孤兒院長唷。光這樣就已經很忙碌了,大家還理所當然地認為她應該把印刷業推廣至他領,還得在貴族院取得最優秀的成績。如果連領內的社交活動也要求她兼顧,未免太強人所難了。請您至少等到她已經習慣了叔父大人不在的生活。」
發覺夏綠蒂與羅潔梅茵建立起了如此深厚的信任和情感,芙蘿洛翠亞感到安心的同時,也無法理解這般重視神殿的必要性。
齊爾維斯特曾說,神殿其實是羅潔梅茵能夠不必在意貴族眼光,與家人放心見面的地方。因為艾薇拉若頻繁出入城堡,或是羅潔梅茵返回老家的話,會引來各種無謂的揣測。但如果是一般貴族絕對不會前往的神殿,便能以開會為藉口,保有與家人共處的時光。不過,芙蘿洛翠亞無意向夏綠蒂說明這些隱情。
「可是,對羅潔梅茵來說,第一夫人的教育應該比神殿更重要吧。能讓領地保有富饒的儀式固然重要,但羅潔梅茵也可以和你們一樣只舉行儀式,把神殿長之位與日常公務託付給其他青衣神官呀。反正她神殿長的任期也只到成年為止。」
芙蘿洛翠亞知道近年青衣神官的人數減少了,但也聽說負責協助他們的灰衣神官變多了。得由羅潔梅茵完成不可的工作應該不多才對。若想減少她待在神殿的時間,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第一夫人的教育更是等到成年後再說也無妨吧。父親大人還年輕,身體也很健康,哥哥大人應該還要許久以後才會繼任。我個人倒認為比起姊姊大人,哥哥大人更應該先接受教育,而且最好也要重新評估他身邊的近侍。」
夏綠蒂出乎意料的發言,讓芙蘿洛翠亞直眨眼睛。雖然她也注意到了先前因為只重視韋菲利特在貴族院的成績,導致其他方面的教育都有顯著落後,卻沒想到現在就連近侍也該重新評估。
「……重新評估韋菲利特的近侍嗎?」
「自從訂下婚約,哥哥大人的近侍們便越來越傲慢自大。給我的感覺,就彷彿祖母大人還在那時候。」
聽說奧斯華德為了讓自己的主人能以下任領主之姿立下功績,許多事情都要求夏綠蒂退讓。儘管如此,韋菲利特卻全然沒有留意到近侍們的這種行為,就算夏綠蒂為了不使氣氛鬧僵而委婉提醒,他也絲毫沒有意會過來。
「母親大人曾說,要我與同母手足建立起緊密的連結,將來在嫁往他領時才能擁有靠山,所以我也盡量包容。可是,倘若只有一次也就罷了,他們的要求卻越來越多。我不想再協助哥哥大人了。」
芙蘿洛翠亞感到太陽穴隱隱作痛。看見自己的主人度過了兩次廢嫡危機,重新成為下任領主,可想而知近侍們一定都欣喜若狂,更會急著想讓韋菲利特立下功績吧。也或許是他們只懂得薇羅妮卡那時的做法,認為為了下任領主,要求夏綠蒂退讓也是理所當然。然而,如今已與當時不同,韋菲利特擁有的後盾不多,實在不該採用這種會與夏綠蒂鬧僵、使她不願提供協助的做法。
「夏綠蒂,我會盡快了解情況,倘若真如妳所言,便將奧斯華德等人解任。」
其實,早在發現韋菲利特並未在亮相前獲得充分教育,後來又發生白塔一事時,奧斯華德就該引咎辭職。但當時因為採納了羅潔梅茵的建議,認為在首次亮相之前,最好別讓年幼的孩子感到不安;也因為韋菲利特在擅闖白塔、犯下過失以後,沒有人想接任成為他的近侍,才讓奧斯華德繼續留任。看起來他與韋菲利特相處愉快,但倘若並未跟著艾倫菲斯特的腳步一起成長,僅是變得目中無人的話,那就需要重新對其評估。現在既已內定韋菲利特為下任領主,應該會有人想成為他的近侍吧。
一思及此,芙蘿洛翠亞不由得重新意識到,艾倫菲斯特領內的情勢確實是一直在不停變化。
「韋菲利特現在這個年紀,應該接受得了近侍的撤換,也能明白若讓近侍擅作主張,情況一旦失去控制會有多麼危險吧。」
「……是呀。畢竟哥哥大人甚至還說,他得到了萊瑟岡古的支持嘛。重新評估近侍的時候,只要母親大人指示他也從那邊的派系挑出人選納為近侍,哥哥大人再怎麼無憂無慮,應該多少也能看清現狀吧。」
大概是對於奧斯華德的作風,以及對此毫無所覺的韋菲利特已經忍無可忍,夏綠蒂說起話來難得句句帶刺。看來她心裡真的累積了許多不滿。
「夏綠蒂,忍讓這麼久真是辛苦妳了。謝謝妳告訴我這些事情。」
由於孩子們現在都與近侍住在北邊別館生活,很多事情實在難以察覺。能與孩子建立起願意向自己詳細報告近況的信任關係,可謂至關重要。

因斐迪南入贅而帶來的領地關係變化、離去前露出可疑笑容的喬琪娜、至今仍對王命無法釋懷的齊爾維斯特、怎麼也學不會察言觀色的韋菲利特、躲在神殿逃避社交的羅潔梅茵,以及對同母兄長心懷不滿的夏綠蒂。問題實在太多太多了。芙蘿洛翠亞悄聲發出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