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劇學韓語一舉兩得 贊助
2021-06-13 15:23:08Kitty

【短篇小說】獨男毒女

 

(這篇小說的插圖也是我自己畫的,最初想用水彩效果,但水彩效果畫那個孤島不夠層次感,為了畫出孤島的立體感,試了很多筆刷,做了很多圖層,也許最後結果不算完美,但總算盡力了。人物的填色手法很特別,一開始將整個人塗上肉色,然後每個部份透過調較色彩對比度而變成不同顏色,算是新玩法。每次都學一點新技巧)

「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而婚姻制度企圖透過法律將兩個人綑綁在一起,完全不合理。兩個人要是兩情相悅決定一起生活,那很好,因為那是基於他們的自由意志,但如果有人為了滿足別人的期望而勉強自己走進婚姻制度,那不是荒天下之大謬嗎?」

對於衛承毅的言論,我的腦筋轉不過來,我無法理解他為甚麼有這樣的想法,但也找不到適當的言語駁斥他,最後決定直接放棄跟他談論婚姻制度,反而想了解他一直保持單身的原因。

「一個人不寂寞嗎?」我問。

「一個人的時候為甚麼會寂寞?」衛承毅的眼神並沒有任何挑釁意味,他大概真心疑惑為甚麼會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

反倒是我被他質疑以後,開始反思為甚麼會覺得一個人很寂寞。

大概因為我成長於一個大家庭吧。我有四個兄弟姊妹,我排行第三,從小家裏總是吵吵鬧鬧的,我在外面遇到甚麼開心或不開心的事,回到家裏必定第一時間跟家人分享,大家會跟我一起笑一起哭。假日的時候,總有人安排好節目,有時是父母,有時是兄弟姊妹,有時由我負責統籌,總之我在家裏從來不愁寂寞。這樣的家庭背景讓我難以想像一個人的生活,回到家裏只有自己一個,開心是一個人,難過是一個人,連放假也是自己一個,怎麼可能不寂寞?

「獨身主義並不是不交朋友呀。我跟大多數人一樣擁有精彩的社交生活,而且還擁有高度的自主權,我做甚麼不做甚麼都是基於我個人喜好,不會受任何人影響。我喜歡這樣的生活,不打算改變。」

我猶豫著該怎麼回應,衛承毅又問我:「你害怕獨處嗎?」

「不是害怕不害怕的問題,」我突然感到詞窮,該怎麼解釋我的感覺呢?我不是真的害怕獨處,只是不想一個人過生活。「但如果可以有人陪伴在側,有人跟我分享感受,不是更好嗎?」

他側側頭,「每個人的感受也不同,我不需要陪伴,更不需要跟別人分享我的感受。」

「所以你連一個社交帳戶也沒有。」我像解開了謎底一樣雀躍。他因為不喜歡跟別人分享自己的生活,也不關心別人的生活,所以從來沒開設過任何社交帳戶,大概也沒計劃這麼做。

「我是一個老派的人。」他將杯中的最後一口酒喝完。

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也不盡相同,甲之熊掌,乙之砒霜。我不應試圖改變他的想法,如果我真的想愛他,便得先扭轉自己的觀念。如果我做不到,也只能夠退下來。

難怪他身邊從不缺女伴,卻始終沒有一個女人能長期駐守在他身邊,而跟他交往過的人從來沒有對他抱怨過,因為他從一開始就表明立場,他是獨身主義者,並不打算跟任何人建立長期關係。

然而,他每次也真心對待女伴,浪漫、溫柔、激情、忠誠,只是一切的美好都短暫。

也許就是因為短暫,才會如此美好。

我盤算著我跟他能維持多久的關係,一晚?一個星期?還是一個月?

只要一旦擁有過,我只會變得越來越貪心,想擁有更多,想一直擁有下去。

所以,我應該在開始之前就切斷情緣吧,這樣我往後便不會受到傷害。

只是他真的太吸引了,嘗過總勝過從未開始吧,至少我不會帶著永遠的遺憾過未來的人生。

這時我才明白,愛上他的女人根本是作繭自縛,不管如何選擇到頭來結果都是一樣。

我望進他的眼眸,像跌進一個深洞,再也爬不出來。

他微微一笑,眼眸裏的笑意讓我徹底投降。

我還是放棄掙扎好了。

* * *

「新來的小吳真的愛上那個毒女嗎?」嘴賤的張主任說這話時連表情也很賤。

大家都嘻嘻哈哈的叫他積一點口德。

他口中的毒女是人事部的行政秘書靜恩,明明年紀輕輕,言行舉止卻像一個上了年紀的大嬸。

不管他們在討論甚麼,靜恩也無法融入話題,她總是表現得畏首畏尾,彷彿害怕說錯一句話便會惹來厭惡的目光,但是她那樣的表現也不可能得到別人的喜愛,於是最終形成惡性循環。

她從來不參與同事間的聚會,一下班便匆匆忙忙趕回家,同事組織的假日活動她統統拒絕,總是說要陪母親吃飯逛街。

張主任曾經見過她一個人在火鍋店吃火鍋,從此向同事宣稱她是「毒女」,他說連「宅女」也不足以形容她。

雖然有同事反駁說一個人吃火鍋沒甚麼問題,但張主任嘴巴不饒人地說:「問題不是出在她一個人吃火鍋,而是她在三天前才拒絕我們的火鍋約會,當時她堅定地說她不喜歡吃火鍋。」

所有人登時靜了,彷彿說甚麼也挽救不了一個撒謊被抓個正著的小女孩,反正大家跟她並不熟稔,沒必要維護她。

自此之後張主任和某幾位同事持續開她的玩笑,而且每次他一強調「毒女」,大家都心領神會知道他正在講靜恩,漸漸的,大家都有意無意疏遠這個被標籤的女孩。

小吳新進公司還不到一個月,對文靜的靜恩心生好感,其他人太吵了,聽到他們一天到晚吵個沒完沒了便感到心煩。

每個中午,他都見靜恩熱過飯後回到自己的座位默默地吃著,她甚至在吃飯時沒有使用手機,她就是專心一致地吃著飯,表情專注而悠和,飯後她會立即清洗飯盒,返回座位後從手袋中取出一本小說安靜地閱讀。

觀察靜恩一個星期之後,他確定對方就是他夢寐以求的女孩。

他像中毒一樣愛上她,假日時因為無法跟她見面而感到滿身不自在,心癢難耐,這讓下定決心追求她。

後來聽到張主任叫她毒女時,他理所當然地認同這樣形容她再貼切不過了。她對他來說就是毒物一般的存在。

小吳投其所好,暗中觀察靜恩在看甚麼小說後,立即到書店找來同一本書再徹夜追看完整本小說。

小川系的《暖和和手套國》,像童話一般的小說,那夜他看完小說後心裏暖洋洋的,多渴望能夠像男主角那樣掏心掏肺愛著女主角,兩個人過著平淡而幸福的小日子。喜歡看這種小說的女孩肯定心地善良。

翌日靜恩繼續拿出小說看,小吳等到靜恩看到小說尾聲時靜靜地流下眼淚,他抖著手將紙巾遞給她。

「昨晚我讀這本書時,也很感傷呢。」小吳用小說打開話匣子,令靜恩對他另眼相看。

兩年之後,小吳與靜恩結婚,他們一致決定到拉脫維亞渡蜜月,那是《暖和和手套國》所設定的夢幻國度的原型。當他們手牽手踏進拉脫維亞時,心裏多慶幸這個國家在毫不察覺的情況下,為他們牽上了紅線。

* * *

我從來沒有後悔過誕下女兒。

縱使做單親媽媽從來不是我人生的選項,但當我知道意外懷上女兒時,我一刻也沒有想過要放棄她。

生命如此寶貴,更何況我深愛著她的父親,怎麼想那也是上天的恩賜而不是懲罰。

單親媽媽的路不易走,但我甘之如飴。我珍惜著女兒的存在,她讓我的生命變得色彩斑斕,我永遠也不會是一個人。

我沒想過我跟衛承毅的關係會因為女兒而有了延續的可能。

當時我們的關係還沒結束,但我不敢對此有任何期望,我絕對不會利用女兒的存在而對衛承毅提出違反其意願的要求,我甚至想像到他知道我懷孕後會立即離我而去。

雖然作了最壞的打算,我還是鼓起最大的勇氣才能面對衛承毅。「我必須告訴你,我懷孕了。我已經決定了要將孩子生下來,但你沒必要負父親的責任,那單純是我的個人決定,只是我也不能將此事隱瞞你,畢竟他也是你的孩子。」

我努力保持鎮定,但全身還是微微的顫動起來。

他聽到後沒有驚愕也沒有不悅,只是溫柔地將手覆蓋在我的手背上,「我知道了。」

他不會作出任何承諾,這點我早已知道,他沒有抓狂或一走了之,對我來說已是喜出望外。

衛承毅並沒有因為女兒的誕生而改變任何生活方式,我很高興他能夠忠於自己的生活態度,但更高興的是,他願意承認自己父親的身份。

雖然他是一個經常缺席的父親,但至少他沒有完全棄我們於不顧,而且我看得出他真心愛著女兒。

我當然理解他缺席的原因,可是隨著女兒漸漸長大,她在不同時期便會提出不同的疑問。

五歲的時候,她問我:

「為甚麼爸爸都不願意跟我一起生活?是因為我不夠乖嗎?」

「當然沒有這回事。」

「那到底是為甚麼?」

「妳會覺得我不夠好嗎?」

「不會,妳是最好的。」

「爸爸是否跟我們一起生活,跟我好不好,跟妳乖不乖一點關係也沒有,純粹因為這樣的生活方式對他來說是最自在最開心的,我們都想爸爸開心吧。」

她點點頭。

「況且,他一直很疼妳,不是嗎?就算他不常在,但他跟我們見面時,都是全心全意愛著我們,不是嗎?」

當我這樣告訴女兒時,也像是在安撫著內心的惴惴不安。

九歲的時候,女兒問:

「要是爸爸不再回來,我們怎麼辦?」

「有甚麼需要擔心?就跟我們現在的生活一樣啊。」

「可是現在我偶然還會見到爸爸,但如果他不再回來,我就永遠見不到他。」

「我不能代妳爸爸答應妳甚麼,可是我可以答應妳,我會一直在妳身邊」

「如果妳突然死掉呢?」

「妳還有外祖父外祖母,還有舅父姨姨,我們每一個人都十分愛妳。」

我希望讓女兒知道,她一直是被愛著的。

十四歲的時候,她最後一次提出對父愛的質疑。

「如果連爸爸也不愛我,我憑甚麼得到別人的愛?」

「我們並不需要靠別人的愛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我們只需要好好愛自己。」

「所以沒有人愛我也沒有關係嗎?」

「無論如何,我也愛妳啊,所以妳不必自傷自憐,請千萬記著,有一個人一直毫無條件地愛著妳,妳是一個擁有許多許多愛的女孩。」

她深深的嘆氣,也許當時她還無法完全明白過來,但我知道總有一天,當她找到一個用心愛著她的人時,她就會明白,她一直值得被愛。

有時我覺得女兒的孤僻個性跟她父親的若即若離有關,但我可以做的只是更用心地愛著她。

因為這樣,我跟女兒的關係一直非常好,好到她一下班就趕回家陪我,連假日的活動也是陪我吃飯逛街。

我常常勸她多跟朋友約會,不用老是惦掛著我,年輕人就該有年輕人的生活,但她總是笑而不語。

我曾經擔心以她這樣的個性,可能會交不到男朋友,沒想到某次我們跟衛承毅吃飯時,她竟然帶來了男朋友。

對方外表老實,言行有禮,看來是可以付託終身的對象。

我很高興女兒終於找到愛她的人,倒是衛承毅顯得渾身不自在,就算他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對於女兒身邊出現另一個男人還是會產生妒火。如果女兒遇上的是跟他一樣的獨身主義者,他大概會痛揍對方吧。

誰能欺負我們的寶貝女兒啊?

女兒跟丈夫到拉脫維亞渡蜜月的那天,衛承毅問我:「竟然連女兒也結婚了,我大概也該定下來。」

雖然已經一把年紀,聽到他這樣說,我的心還是異常地快速跳動。

「反正女兒搬出去了,妳一個人住我放心不下,不如退租搬來我家吧。」他說得輕巧,語氣卻異常認真。

我深呼吸叫自己冷靜下來,盡量以漫不經心的語氣說:「我考慮看看吧。」

其實沒有甚麼需要考慮的,但姿態上總不能讓他予取予攜。

他向我投以溫柔的眼神,微微一笑,「妳慢慢考慮。」

該死,他的笑容還是那樣迷人,我再一次舉手投降,誰叫我一直深愛著他呢。

愛情,原來真的沒有年齡界限。

任何年齡的人都可以對愛情著迷。